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灰狼的暖床小白兔+番外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字体:[ ]

 
文案:
8岁的的时候,陆子放第一次见到于小乐。脏兮兮的小脸,哆哆嗦嗦躲在于爸爸身后。他觉得他讨厌这个懦弱的男孩。
12岁的时候,陆子放想尽一切办法恶整于小乐。意料之外,于小乐每次被他欺负之后都不会哭泣,更不会找父母告状。陆子放想,这个看似弱小的家伙有点意思。
16岁的时候,陆子放硬逼著于小乐跟他填了相同的志愿。这个时候的于小乐已经退去了少年的稚气,一张清秀的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会有小小的酒窝。有时候会看得陆子放心脏砰砰直跳。
20岁的时候,于小乐牵著秦越的手走到陆子放面前,『子放,他叫秦越,是我喜欢的人,我们在一起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子放,于小乐 ┃ 配角:尚思航,易君然,蒋雨泽 ┃ 其它:腹黑霸道攻,苦逼受,HE
 
 
第1章 拒绝收留
  8岁的的时候,陆子放第一次见到于小乐。脏兮兮的小脸,哆哆嗦嗦躲在于爸爸身后。他觉得他讨厌这个懦弱的男孩。
 
 12岁的时候,陆子放想尽一切办法恶整于小乐。意料之外,于小乐每次被他欺负之后不会哭泣,更不会找父母告状。陆子放想,这个看似弱小的家伙有点意思。
 
 16岁的时候,陆子放硬逼着于小乐跟他填了相同的志愿。这个时候的于小乐已经退去了少年的稚气,一张清秀的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会有小小的酒窝。有时候会看的陆子放怦然心动。
 
 20岁的时候,于小乐牵着秦越的手走到陆子放面前,『子放,他叫秦越,是我喜欢的人,我们在一起了。』
 
心中密密麻麻难忍的疼痛令他抑制不住将咄咄逼人的话脱口而出,『于小乐,怎么可能会有人真心喜欢你。你真是蠢死了。』
 
自那之后,陆子放再也没有见过于小乐。看到于小乐脸上羞涩的笑容时,陆子放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都爱着那个初见时脏兮兮又胆小怯懦的男孩。光阴流转,于小乐终于还是成了别人的于小乐,而陆子放还是陆子放。
 
大学的时候,陆子放不顾父母的强行反对要留在国内,考到外省市,孤身一人在一座寂寞的城市里度过了4年的时光。他偶尔从易君然那里听到关于于小乐的消息。比如于小乐为了秦越不惜跟父母闹翻,于爸爸一怒之下将于小乐赶出家门,而于小乐真的就这么走了。
 
『不劝劝小乐吗? 』易君然给陆子放打电话的时问道。
 
陆子放自嘲地笑了笑,『关我什么事。他要为了谁离开家,又不是我能阻止的。』
 
『陆子放,有时候低低你的头颅,也许小乐会选择你也不一定。 』
 
易君然叹息之后挂下电话。陆子放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眸也瞬间黯淡下来。他跟于小乐认识多少年?从8岁到现在,他想尽一切办法欺负于小乐,让他惧怕自己,可是最后他还是跟别人走了。易君然说的没错,他自恃过高的骄傲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于小乐爱上别人的事实。
 
七年之痒。再深厚的感情也抵不过岁月的变迁。
 
陆子放毕业之后重新回到本市开启了当地红火的酒吧──相思。易君然曾嘲笑他说,『子放啊子放,相思相思,你思念的是谁呢? 』酒吧里肆意放纵的音乐,也掩盖不去陆子放眼底深处无尽的落寞。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他跟于小乐整整分开四年,不曾相见。每次拨出于小乐的号码,却在一声滴响之后被陆子放果断地切断。最怕相顾两无言。那一年一时心直口快的话切断了他跟于小乐之间的联系。陆子放记得于小乐瘦弱的身体转身时毅然绝断的样子,甚至没有回头。
 
陆子放会时常去看看隔壁楼于小乐的父母,自从于爸爸将于小乐扫地出门以后于妈妈几乎每日以泪洗面地指责于爸爸,『孩子喜欢谁就喜欢谁呗! 你干嘛非得把儿子赶出去!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我不求别的,我这辈子只求他过得开开心心,你忘了为什么我们给他取名于小乐吗?不就是希望他快乐吗? 』于小乐向来一根筋,被父母赶出家门后,就真的没再回过家。连一通电话都没有,连于小乐现在做什么工作都是于妈妈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以前其乐融融的一家,失去了于小乐,也失去了原有的生气。
 
就在陆子放以为于小乐的名字就要在生命里淡去的时候,他却又一次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生活。于小乐狼狈地拖着行李箱,就像这四年他们从未间断过联系一样,脸上挂着傻笑道,「子放,收留我吧。」
 
开什么玩笑。大清早的,他还以为是谁,居然是四年未曾谋面过的于小乐。还一副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于小乐的神经有时候真是大条得可怕。
 
陆子放二话不说准备关上门,于小乐急急地走上前,「诶──子放,你别关门啊!」
 
「开什么玩笑!?」陆子放一个转身,将跟上前的于小乐逼回门口,「谁他妈要收留你!你最好给我哪来滚哪去。」
 
「子放,我们朋友一场……」于小乐企图用多年来青梅竹马的情意感动眼前无动于衷还带着起床气的男人。
 
「于小乐,你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谁跟你是朋友──」于小乐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陆子放就想起七年前于小乐跟着秦越绝然转身的样子。他们早就不是朋友了。谁他妈要做你的朋友,「妈的──谁告诉你我住在这里的?」
 
「我打电话给君然……君然说他不方便收留我,所以让我来找你──」于小乐战战兢兢地解释道。
 
「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总之别来烦我。」陆子放甩上门,继续滚回房间。于小乐被陆子放关在门外,抿了抿嘴唇,干脆一屁股坐在门口,哪儿也不去。
 
陆子放在床上又翻来覆去了几下。于小乐一来就搞得他心神不宁。原本他都已经对这个人死心了,现在又突然出现算什么。说起来,还得怪易君然那个贱人。二话不说,陆子放拿过电话,还没等易君然开口,他就破口大骂道,「易君然,你他妈给我搞什么名堂!你把于小乐弄来我家是怎么回事!?」
 
靠在易君然怀里的人动了动毛茸茸的脑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着,被电话铃吵醒的他有些不开心地咒骂道,「卧槽!谁啊……吵死了。」
 
易君然看到怀里的楚沐泽被吵醒了,便安慰性地亲了他一下道,「是子放……」紧接着用慵懒的声音对着陆子放道,「于小乐去找你了?」
 
「废话!刚才就在门口呢!」陆子放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是挺好吗?你想见他很久了吧。」易君然一边摸着怀中的人,一边应付电话另一端的陆子放,「你也别太低不下头。」
 
「易君然,你是跟我在说笑话吗?秦越呢,那个小白脸呢?」陆子放想起于小乐刚才手中还拎着行李箱,一副无家可归的样子。这些年,他应该都跟秦越在一起,怎么会突然没地方住来求他收留。
 
易君然翻了个身,将怀里手脚不安分的楚沐泽压到身下。警告身下的人不要玩火自焚。继续对付电话另一端怒气滔天的陆子放道,「他跟秦越分手了。」
 
「哈──?」陆子放现在的心情不是用『草泥马』可以形容的了。于小乐当初为了秦越跟家里闹翻的事情,他们一整个院都知道了。如今这算是什么。众叛亲离的下场吗?
 
「具体的经过我也不清楚,总之他们两人分手是肯定的。」易君然有些索然无味地拎着电话,一边吃着怀里人的豆腐,时而不时地逗弄楚沐泽几下。
 
只听到陆子放不由自主地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对着易君然恶狠狠道,「这笔账我晚点再跟你算!」
 
「妈的,着陆子放这次又是什么事啊?」楚沐泽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易君然,他不喜欢陆子放,因为陆子放那张嘴实在太贱了。陆子放和于小乐的事情他多多少少都听易君然讲起过。
 
「于小乐去找陆子放收留他了。」易君然说这话的时候暗含深意,说不出是笑还是玩味。
 
「找陆子放收留他?」楚沐泽一下子引起警惕,从床上做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慵懒地躺在床上的易君然道,「于小乐怎么了?」
 
「他跟秦越分手了呗。」易君然无所谓地耸耸肩,起身从衣柜里翻出今天要穿的衣服。
 
「分手?!为什么分手?我怎么不知道?」楚沐泽这一惊一乍的性格还真是不像已经习惯了闪光灯的演员。
 
「对啊。只是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没跟你说。」易君然说得轻描淡写,又加了一句道,「他跟秦越分手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能熬七年。」
易君然出门前在楚沐泽脸上亲了一下,不放心地嘱咐道,「今天还有通告,别迟到了。」
 
「知道了——大叔。」楚沐泽漂亮的脸上扮了俏皮的鬼脸。易君然无奈地笑了笑,便出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啦。。开新文啦。。。窝要披着小白文名写虐文。。握拳
 
求收藏=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应该是个中长篇www
 
 
 
 
第2章 没有离开
被易君然挂了电话之后,陆子放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易君然那句:他跟秦越分手了。他不是不知道于小乐当初有多喜欢秦越,不然以于小乐的那种性格也不可能放弃父母也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可如今两人却分手了。陆子放觉得不甘心。如果是这样,那他当初的放手又是多么得一文不值。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于小乐感觉自己又要睡着时,陆子放家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陆子放没想到于小乐居然还没有离开,就这么睡在他家门口。一肚子莫名的怒气冲上心头。
 
「你怎么还在这里!」陆子放紧了紧手中的钥匙,不愿意去面对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脸。现在的于小乐看起来比七年前还要瘦小。
 
「子放,你就让我跟你住一段时间吧。你知道爸妈那里我回不去的。」于小乐咬紧了下嘴唇,手心紧张的冒汗。如果不是真的无处可去,他也不会来求陆子放。
 
「不管怎样都好,我不会收留你。于小乐,我没有收留你的理由。」陆子放微微撇过头。于小乐此刻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陆子放,好似他从来就没认清过眼前的男人,「外面房子那么多,你去租也好,买也好。总之不要再来烦我。」
 
果然陆子放讨厌他。当初他将秦越介绍给陆子放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陆子放眼里不屑的眼神。甚至还说出不可能有人真心喜欢他这种话。到底是有多讨厌,才会一而再再而三说这种恶毒的话来伤害他。
 
「我没钱。」于小乐的话说的很轻。但是陆子放还是听到了。
 
陆子放微微皱眉,侧过头,「没钱?你不是有工作?不会连个房子都租不起吧?」
 
「我被辞退了。」于小乐咬了咬牙关道,「我跟秦越的事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公司知道了。领导说,他们公司不能接受一个同性恋职员。所以我被辞退了。」
 
「呵、」陆子放轻笑了一下,更多的是不屑。于小乐颤抖了一下,他不该来求陆子放。
 
「于小乐,你真的是无处可去了吧?」陆子放突然语调轻松的说道,「是不是除了我这里就无处可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