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程之三]如果 作者:蓝淋

字体:[ ]

 
      “那我先走了哟,明天见~~” 
 
 
 
      我笑著朝他点点头:“谢谢你的人情巧克力。” 
 
 
 
      上个月刚来的工读生,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又很勤快,而且机灵,多亏他的照顾,书店才撑得住。我这个穷老板其实给不了多高的时薪,难为他还这麽卖力地做下去。 
 
 
 
 
 
      我一个人的话,其实做事很费力。大概年纪大了,恢复得慢,植物人般的一年多过去,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多少都萎缩了。 
 
      虽然看起来很工整健全,腿脚却还是不灵便,脑子也比以前要慢,做点什麽都要认真想很久。 
 
 
 
      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微微的灰心。 
 
      但死过一次的人,就什麽都觉得珍惜,就算是一天只有一碗泡面的人生,也要小心翼翼过下去。 
 
 
 
      何况儿子昨天还刚给我打过电话,虽然我不大好意思接,听著他那边说话的声音,还是很高兴,尤其他还叫我“爸爸”。 
 
      “爸爸,你不想回来吗?” 
 
 
 
      我想念他,也想见见卓蓝,但要跟他们住在一起,那就……太多了。我这样一个累赘。 
 
 
 
      今天情人节,装潢简单的小书店没有什麽生意,工读生也提早让他去和女朋友约会,更冷清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不会再有顾客,就站起来收拾东西,关灯,到外面把铁门放下来,准备慢慢走回去。 
 
 
 
 
      适当多运动,对身体有好处。比记忆里细瘦得多的四肢,总让我觉得无奈,而且自卑。 
 
 
 
      才走两步,就看到停著的那辆深色房车,还有站在打开的车门前的男人。 
 
 
 
      “你好。”我朝他礼貌点头致意,态度和对我的得力助手工读生并无分别。 
 
      “今天比较早。”他没了印象里的张扬,虽然还是刚硬,但温和很多。 
 
      “没什麽人来。” 
 
      “会累吗?” 
 
      “还好。” 
 
      “接下去……有空吗?” 
 
      “啊?” 
 
      “一起吃饭吧。” 
 
      “我中午剩了饭菜,晚上不吃会坏。” 
 
      “不是有冰箱吗?” 
 
      “坏了,没修……” 
 
 
 
      我们已经只剩下这样平淡简单的对话,他也很习惯。 
 
      因为我想不了太多的东西,光是打理自己的日常生活,就让我手忙脚乱,冰箱坏了很多天,我总是记不住要叫人来修,即使每天都要贴一次便条提醒自己。 
 
 
 
      真的是,老了,虽然我才四十一,还不是腐朽的年纪。 
 
      但我的记忆力,和一些其他的身体机能一样,已经坏掉了。 
 
 
 
      “我送你回去。” 
 
      “谢谢。” 
 
      车里很温暖。有这麽一位故人,其实真的不错,我买不起车,受不了挤,享受这样四平八稳的舒适和便利,只能是沾他的光。 
 
 
 
      等他准备发动车子,我突然记起来一件事。我现在这麽坏的记性,能不靠便条想起点日程安排,真是不容易,所以赶快抓得紧紧的,在忘掉之前叫他一声:“对了,你等一下。” 
 
 
 
 
      “恩?” 
 
      “我今天取了钱,”我翻著口袋,“这个月要还你的那部分,喏,这些,你数一下。” 
 
 
 
      “……”他的脸瞬间僵硬,眉尾微微挑起来,发怒的前兆。 
 
      “小辰,”他说,口气还是平静,“你能不能不要,再跟我计较这个?” 
 
      我没有吵架的意思,把钱塞进他西装口袋里,诚恳地微笑一下。 
 
 
 
      出院以後我的身体和脑力状况,再也做不了原先的工作了,但总不能坐以待毙,就借了钱开这样一家书店,赚点蝇头小利,糊口而已。 
 
 
 
      当然,他是打算送我很多东西,而除了搭便车这类的便利,其他的我都不能收。 
 
 
 
      他无非是想补偿,为了以前我受过的伤害。 
 
      他有理由送,可我没有理由收。 
 
 
 
      过去的经历并不是筹码,可以用来自由换取现在需要的东西。连吃苦都变得这麽商业的话,我会很想苦笑。 
 
 
 
      我早就过了可以撒娇的年龄了。挨了鞭子以後就该去讨糖果,这对我来说没那麽理所当然。 
 
 
 
      而且我记性这麽坏,以前的事,不去想的话,可能就,不记得了。 
 
 
 
      他一路都抿著嘴唇,不太愉悦的表情,很多人都怕他,这个叫陆风的,什麽都有的,强势的男人。但我在他面前很坦然,什麽都没有的人特有的那种坦然。 
 
 
 
 
 
      “可以上去坐吗?” 
 
      “好。” 
 
      我爬楼梯的速度很慢,梯道又窄,想必他被挡在我後面会很心急,但也没办法,只能慢慢来,除非我想从这里滚下去。 
 
 
 
      打开租用的小公寓的房门,就听到哗哗水声,我怔了怔,然後跌足:“坏了,忘记关浴室的水……” 
 
 
 
      整个客厅都已经惨遭水祸,幸好我没钱铺地毯,光秃秃的地板好处理一些,只是家具就糟了点,最让我眼前发黑的是堆在一边的书,店里放不下才先存在家里的,现在都浸在水里变了形状,就算晾干了,搞不好打三折也未必卖得出去。 
 
 
 
 
 
 
      我已说不出这是天灾还是人祸,只急得满头是汗,弯腰伸手,不知道是该先抢救哪一些。手指刚碰到冰冷的水,就听到他在旁边沈著嗓子:“你别动。” 
 
 
 
 
 
      轻而易举就被打横抱起来,放到一边沙发上,还剥了鞋子。 
 
      “你坐著就好,脚也给我放上去,对。我来收拾。” 
 
 
 
      他的确是一如既往地高大,而我比以前更瘦更小了一点,在体力差距下我只能沈默著服从。看他脱下西装卷好袖子,开始在客厅和浴室进出著整理这一地狼籍,搬东西,清水,拖地板……看著看著有点走神,以他现在的身份做这些,很不搭调,也不知他觉察了没有。 
 
 
 
 
 
 
      但诚然他干得很漂亮,不多久,屋子基本上恢复原状,我担心的书也摆到阳台去吹干。 
 
      我边说著感谢,边在努力想,招待客人用的一点上好茶叶究竟到哪里去了。 
 
 
 
      “还有什麽要我帮忙的吗?” 
 
      “没了,谢谢。” 
 
 
 
      他没有告辞的意思,还是坐在对面用微凹的深邃眼睛望著我,我顿时为泡不出一杯好茶来表示谢意而冒出点冷汗,完全没有可以待客的东西,实在是很失礼…… 
 
 
 
 
 
      “你……” 
 
      “要一起吃晚饭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