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界限+番外 作者:得菩提时

字体:[ ]

 
文案
就算是爱,也不是毫无原则的。
你知道爱的界限在哪儿吗。
攻风流成性,受一直隐忍,终于忍无可忍大爆发扔下攻跑了。
攻后悔了重新追求受的故事。
狗血老梗,第一个长篇,随便写写。
 
内容标签: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宇,唐衣 ┃ 配角:黄子琛,黄曦 ┃ 其它:花心攻,温和坚强受,不虐
 
 
唐衣正在灶台前准备晚上要做的菜,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唐衣擦了擦手不紧不慢的到客厅里去接了电话。
只是听那边的人说着什么,然后默默的嗯了一声。最后又默默的撂了电话。
他呆坐了很久,直到厨房的锅沸了把盖顶开的震动把他惊醒。
他急急忙忙跑了回去关掉了灶火,然后继续准备晚饭。
方宇一反常态的按时回了家,看到室内透过来的光,心里隐隐松了口气,但是又有些失望。
“回来啦。”唐衣听到门响迎了出来,接过他身上的大衣挂好,“饭都做好了,就等你呢。”
语气自然,态度亲昵。仿佛对白天的事情毫不知情。
“哎,好。”方宇应着,像往常一样从容的坐到了饭桌前。
方宇心里有愧,唐衣心里有事,两人都吃的索然无味。
饭罢唐衣收拾完碗筷,然后扯住了方宇:“我有事想和你谈谈。”
方宇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
同居两年来,这是唐衣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跟方宇说“谈谈”。
“……白天的事……”唐衣绞着手指,心里在想着措辞,“方宇,我跟你一起,也两年了。”
“是啊,挺久了,都老夫老妻了。”话里有些调笑的意味。方宇看着他绞在一起的手,想起来就是这双手,为自己操持家务,打理生活,心里有些感慨,就想扯过来把玩,“不容易。”
唐衣却堪堪避过了他伸过来的手,一时气氛有点尴尬。
“……你也……该腻了吧。”唐衣喃喃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方宇听出来他话里的意味,一把压住坐在对面的人的肩头,语气凛冽。
“别别别,方宇你别激动。”唐衣握住扣在肩头的大手,试图缓和他的紧绷,“……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如果,如果你烦了我,就,就直说……我……”唐衣的眼眶有些红,“我不会死皮赖脸耗着你的。”
长时间的静默以后,方宇叹了口气,然后把唐衣搂到怀里,“这次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唐衣靠在他的肩膀,没有回应,目光有些失神。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偷腥这种事,真的会上瘾。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方宇刚开始还知道背着点唐衣,被发现以后也是小心翼翼的解释哄弄。唐衣一直淡淡的,也没什么剧烈反应,倒是落得方宇省心,到后来,索性也不再遮掩了。
全公司上下都知道方董有个同居五六年的同性恋人,全公司也知道,方董在外面玩的也特别凶。各个项目负责人为了讨好方宇也变着法子把人往方宇床上送,方宇也没拒绝过,看得上眼的,尝尝鲜也不错。
也有不长眼的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唐衣的存在,特别烂俗的给唐衣打电话约见面,可是都没了下文。
旁边人也就清楚了,玩玩可以,方宇家里可有一位正主在呐。
 
当唐衣再次接到方宇“今晚有应酬不回去了”的电话时,未来的及应和一声,电话已然被掐断。
长时间的滴声里,唐衣突然泪流满面。
在一起五年多,说是没有留恋是假的,更何况两人本就天雷勾动地火,轰轰烈烈的爱过。方宇对自己的体贴,温柔,那些手足相缠的日日夜夜,唐衣也都一直记得。他刚出校门就被方宇给逮住了,这些年来他也只有方宇这么一个男人,他没有父母,方宇是他的爱人,也是他的亲人。唐衣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起了离开他的心思。
爱都是自私的。
唐衣以为包容和忍让,就可以让方宇懂得自己的好,可以一心一意的在自己身边。
可是结果呢。
偌大的房间,大部分时间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跟他养在外面的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时间更长了一点,更加乖巧了一些。
还不是个宠。
唐衣自嘲的笑了笑。
东西没多少,打包收拾一下不过一个行李箱的容量,刚刚好。
方宇送的东西都摆在原处,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
打量了一下房间确定没有遗漏,唐衣放任自己陷在那张和他无数次激情交缠的大床上,几乎一夜无眠。
方宇彻夜未归。
唐衣又笑了,笑的不能自已。你还在期盼什么呢,明知道结果的不是吗。
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原来这就是心灰意冷。
 
唐衣其实是来过一次方宇的公司的。
那时候两人在一起没多久,他兴冲冲的来公司给方宇送午餐,却被前台拦了下来。
唐衣手足无措的之下给方宇打了电话,方宇面无表情的下来接人。方总有个同居人的事情这才曝光。唐衣见他不豫的脸色,从此再也没来过方宇的公司。
这次……
他提着行李箱,攥紧了手里的信封,走了进去。
前台早已换了人,当年匆匆露了一面的他当然也不会有人记得,再次被拦下来也是理所应当。
唐衣却不再像第一次那般失措,只是笑着把信封推给前台:“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用特意通报。我这有点东西,帮我转交给方总好吗,告诉他感谢他的照顾,我走了。”
前台小姐被他温润的气质晕了一下,然后才说:“好的,我会转交的,请问先生贵姓?”
“唐,我姓唐。”说罢又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大厅。
谁他妈说仰起头眼泪就掉不下来……真他妈扯淡!
唐衣这样想着,又回到出租车上,拉上了门。
“年轻人,失恋了吧?”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近50的大叔,言语间却有些八卦,“哎,吵吵嚷嚷才是过日子,我年轻的时候,天天和我婆娘吵架,这么多年不也过下来了?”
唐衣听到一个外人安慰自己,有些好笑:“没呢大叔,我这是沙眼,见风流泪。”
“哦哦这样啊……”大叔又天南海北的扯开了。
唐衣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着瞎扯,郁卒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非你不可。
 
方宇出电梯的时候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直跳。他突然有些想念每次他头疼的时候,唐衣按在他额头上的手指。今天回家吧……
他想的太过专注,以致路过前台的时候忽略掉了前台小姐的呼唤。
“诶诶方总!”前台小姐不得已又提高声调喊了一声,女人又尖又细的嗓门让方宇有些莫名头疼。
“怎么了?”
“方总,今天上午有个姓唐的年轻人送来的,让我转交给您,说谢谢您的照顾,他走了。”前台小姐把信封递给他。
“唐?”方宇接过信封,握出里面物品的形状,脸色一变,“什么时候?!!”
“今,今天上午……”前台小姐被方宇的脸色吓了一跳。
方宇大步步出大楼奔向停车场,一边掏出手机给唐衣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存在。”
方宇的双手都抖了。
不会的,唐衣不会离开我,除了我他还有谁?
勒令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奔了回去,打开家门,玄关处的感应灯应声而亮,整个室内整整齐齐,似乎跟往常没有差别。
但是方宇知道,不一样了。
唐衣不在这里了。
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唐衣把自己生活的痕迹清理的几乎一干二净。墙上挂着的照片,书柜上他喜欢的摆饰,卫生间里的毛巾和牙刷……通通不剩。
干净决绝,没留下一点痕迹。
“吧嗒”一声,一直被方宇紧握的信封掉在了地上,方宇木然的拾起,倒出一把钥匙,钥匙圈上还拴着一枚戒指。
银色的,细细的,小小的。
方宇想起来这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唐衣买的对戒。
“方宇,我,我这个人很笨,也很容易当真,”尚还青涩的唐衣鼓起勇气给方宇戴上戒指,“如果有一天,你不需要我了,把戒指还给我,我自己离开,绝不纠缠你。”
方宇当时被他的羞赧全然吸引,把他扯过去压在床上:“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戒指……我的戒指呢!下意识的寻找,目光却在逡巡中瞥到日历牌,昨天的日期被唐衣圈了一个心形,上边标注着“第六年”。
方宇突然有些头晕目眩。
他低头试图在信封上找出别的蹊跷,但是干干净净,一无所获。
唐衣走了,一干二净。
 
唐衣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28岁的男人或许已经在某个城市闯出了一片天,至少,有个安稳的工作和生活。
可是唐衣遇见了方宇。
方宇剥夺了他正常的生活。
他现在这幅不事生产的样子,也是方宇有意养出来的。
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如果可以,他愿意让方宇一直剥夺下去,那样他会觉得,他并不是多余的存在,他也是,被需要的。
如果啊……
可惜没有如果。
唐衣回了老家。
唐衣的老家是个小乡镇,并不落后,但是也没有多发达。至少房租很便宜。
他大学学习的是汉语言文学,有些冷门的专业,配上他温润的气质,倒颇合适。
这年头的大学生都喜欢往大城市跑,像他这样高学历还愿意回到乡镇的并不多见,履历也挺干净漂亮,就是长达六年的空白期让人疑惑。
唐衣坦然的笑了笑:“照顾人。”
对方理解的点了点头。
唐衣应聘的是镇上一个中学的语文教师,学历是足够的,人也令主任们非常满意,几乎没有悬念的,他被录取了。
十几岁的孩子正是活泼爱凑热闹的年纪,听说学校来了新老师,办公室的门口早早的凑了无数个小脑袋瓜,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唐衣。
唐衣也大大方方的冲他们打招呼:“孩子们早啊。”
“哄——”的一声,孩子们跑了一大半。
几个小女生更是满脸通红的跑了回去。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哈唐老师魅力真大啊那群猴孩儿你一句话跑了一大半哈哈哈一物降一物哈哈……”
“赵老师你喊他们猴孩儿,你成了什么了?大王?”唐衣顺嘴揶揄了回去。
“噗咳咳咳……”赵老师呛了一下,“得得得,我这教数学的说不过你教语文的,认输,哈,认输。”
唐衣笑笑继续手头的工作。
 
来这里已经月余,虽然已经有六年没有接触过社会,但是毕竟是自己生长的地方,唐衣还是很快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备课,上课,管教一下学生。两点一线的生活,简单,却并不枯燥。
跟孩子们在一起久了,仿佛也回到了自己在校园的那些时光,算不上活泼开朗,却温文的让人移不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