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角视野(第三部) 作者:卫风/云芊

字体:[ ]

 
第一章 
几点了? 
致远困难的在狭小的单人床翻个身,房间是黑暗的,他摸索到一个小夜钟,发现上面亮着03:20。 
他悄悄地起身,走到床前的书桌,打开台灯继续他没有念完的课业。 
大概在五个小时之前,他也如此伏案念书,却被他任性的恋人所打断,直接架到床上去,随他任意的需索。 
高二下是一个尴尬的时期,用功的学生意图努力打下基础,以便进入冲刺的第三年,而松懈的学生,心存侥幸的想要在进入高三的地狱之前,多一些玩乐的时间,享受一些属于年轻的青春。 
致远是前者,而他躺在床上的恋人是后者。 
心念及此,他回头看看,于心安稳的睡着,赤裸的身体很坦然的暴露在空气当中,致远笑了一下。 
他走到床旁边,帮于心盖好被子,坐在他的身旁,看他沉睡的脸。 
交往已经接近半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依然是好友的表象,只是他来于心家过夜的次数变多了。 
他伸手搔搔于心的头发,致远老是情不自禁地想要碰触他,即使是一根头发,一只手指,他都想要从这种碰触当中感受真实的幸福。 
他跟于心是真的相爱了,而不是致远单方面的相思。 
结束长达四年的暗恋,致远对这样的幸福感到不真实。 
正想回到书桌旁念书,于心却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致远坐在身边盯着他。 
「你睡醒了?」 
「还有一部分没复习完,我不放心。」 
于心笑:「你刚才色眯眯地看着我干嘛?」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很......很诱人」于心不喜欢人家说他漂亮,致远连忙换个形容词 
「有没有迷倒你?」 
「有。」 
致远口气平淡,像在开玩笑,一点也不像被诱惑的模样。 
于心皱皱眉头。 
「过来。」 
于心把致远拉近,凝视着致远的眼睛,他说:「我爱你。」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就算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情感,还是困扰于这句话表达不出这份爱意的万分之一。 
他不知道有哪一种文字才能精确地传达自己内心对致远的感觉。 
致远响应他一个唇上的轻吻:「我也爱你。」 
「我爱你。」于心又说了一次。 
「我用我的生命、我的心、我的一切去爱你。」致远用唇在于心的唇上许下誓言。 
一样的对答,他们每天重复着,却让于心更不安 
似乎这个对答只是种习惯,等同于「你好」、「早安」。 
「致远,你真的爱我?」 
「当然!」 
致远奇怪地问:「于心,你干嘛这么怀疑,我做了什么会让你怀疑的事?」 
「没有,可是我就是会不安啊!」 
致远搓揉于心的头发,他突然想要拥抱于心,用行动来证明他的爱。 
可是于心快了一步,他用力的揽过致远的身体,将他压在自己的怀中,这种姿势才会让他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否则,他总是感觉不到致远对他的重视与爱情。 
致远嘴巴上说爱他,可是他的一举一动却跟交往前完全相同,没有丝毫的改变,他不会对他说甜言蜜语,他也不会刻意的增加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这种感觉让于心相当不安。 
「要我帮你吗?」 
发现于心已经亢奋起来,致远很主动的提议,他将手往下移动。 
「不,我来帮你。」 
于心强势地帮致远脱衣服,他看进致远英气勃勃的脸庞,不管什么时候,他看起来都这么迷人,一双有自信的漂亮眼睛,男子气概的脸部线条,他顺着他的脸颊抚摸。 
「致远,你好美。」 
致远可以了解为什么于心不喜欢有人说他漂亮了,他一个男孩子被于心说「好美」,果然让他觉得怪怪的。 
他啼笑皆非的说:「比不上你,你是我们翔鹰高中的白马王子。」 
「可是,翔鹰高中十大之列,你才是首位。」 
「我想应该是家庭因素。」致远不否认他的家境优渥,的确让他比其它人多了一些可以骄傲的地方。 
「有钱人总可以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加分,我们这种穷人家一辈子也出不了头,唉!穷人家总是被人瞧不起的。」 
「于心,我从来也没有瞧不起......」 
「嗯!别说了。」于心用嘴唇堵住致远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他另外一只手爱抚致远的下半身,挑逗着他的欲望,使他慢慢的坚硬起来。 
「于心......嗯......」致远轻轻地呻吟。 
「舒服吗?」 
看到致远点了点头,于心用舌吻继续挑逗他。 
「于心,刚刚已经做了两次,我该念书了。」 
致远知道于心想要做什么,连忙提出抗议。 
「是吗?不放你走。」 
于心用一种女孩子抱洋娃娃的姿态,很用力的把致远搂在怀中,不顾致远比他高了几公分,臂膀也比他宽阔一些。 
他宠爱的舔舔致远的脸颊,用一连串的吻沿着致远的颈项而下,那边是致远的敏感带,他的手插入致远的发中,将他的头调整成适合接吻的角度。 
他席卷致远的唇齿,用舌头缱绻着致远优美的唇形,。 
于心满意地看到致远张开迷蒙的眸子,致远已经被他弄得意乱情迷,根本忘记明天是重要的期中考了。 
于心偷偷的笑。 
「啊......啊......」致远突然大口喘起气,于心的手指巧妙的潜入,在他的身体进出,一阵身体颤抖,致远整个身体酥软在于心的怀里。 
不知何时,致远的身体已经赤裸,在他意乱情迷之际,于心俐落的褪去他所有衣物。 
似跳水前的专注,他用心的将自己的男性象征对准目标。 
于心温柔的一吋吋占有致远的身体,他悄声的用言语爱抚他:「致远,你觉得怎样?不舒服要告诉我哦!」 
于心忍耐着自己强烈的欲望,只希望致远可以得到满足,他缓缓的进入、又缓缓的抽出,这体贴的动作,却让致远更加情难自禁,伸手抓住于心的身体。 
知道致远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于心开始加快速度。 
「嗯......嗯......于...于心」致远失去意志的呢喃,于心听到他在激情中呼喊自己的名字,更加狂野地让自己在致远的身上放纵起伏。 
致远的眼睛发着火光,他身上的炙热使于心更加兴奋。 
他们在全然交合的快感当中载浮载沉,汗湿的身体,伴着不连续的喘息,于心的一进一出,牵扯着致远攀上高峰,达到无法形容的高潮。 
一阵热流随着于心的瘫软冲进致远的体内,于心倒在致远身上轻喘,致远又怜又爱的亲吻于心的眉、眼。 
在*爱编织出的天堂中,致远混沌的灵魂突然有了一点点不安:明天的考试怎么办? 
 
「考的怎样?」 
「唉!」致远叹了一口气「不好。」 
「少骗了,每次说不好不好,结果考出来还是全校前几名。」于心笑笑地抱怨。 
致远很真诚的又叹了一口气:「这次真的不好,精神不济,有几题粗心错了。」 
他翻翻课本,半抱怨半自责的说:「你看,这一题八王之乱的复选题,我居然把司马炎选进去,传出去真丢脸。」 
「嗯....」于心左耳进,右耳出,对他来说,会把八王之乱是哪八王都背起来的人才不正常呢! 
会出这种题目的老师也不正常,都哪个世纪了,还出这么钻牛角尖的问题。 
于心邪邪地笑,靠在致远耳边说:「昨天累着你啦!抱歉啦!今天还要不要来住我家?」 
「于心......你真是的,以后不要这么胡闹,要多念点书。」致远脸色严肃的说,完全没有受到于心话语的挑逗。 
「你别训人啦!反正我可以保送,几所大学已经指定要我了。」于心看到致远的眉头拧着,忍不住心疼的拉住他的手:「来啦!今天再到我家念书。」 
于心想着,他会让致远高兴起来,在床上好好的让他开心。 
于心这番单纯的心思,致远一点都没有领情。 
仗着自己是跳水冠军,于心对功课一向可有可无的,只求能升级就好,平常致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此刻因为考得不好,心情欠佳,忍不住多说了一句:「于心,就算保送也要考学科啊!只有术科强,你大概只能进排名后面的体育系。」 
「你在骂我?」 
于心嘟起嘴巴,本来拉住致远的手也放开了。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致远发现于心有点生气,连忙放软口气,于心的脾气坏,他不想让他心爱的恋人生气。 
「那你今天要不要来念书?」 
「我回家念,比较专心。」 
「反正你就是嫌我打扰你?」 
「我没有这样说。」 
两人口角到这里,都发现对方不会让步。 
致远想了想,决定先低头:「那我去你家念书到十点,然后就回家,好不好?」 
看到于心气的吹胡子瞪眼睛,致远直觉是自己不对,于心向来任性,在他可以做到的范围,他希望多对于心好一些。 
致远总觉得奇怪,他越是容忍于心、一次次的容忍他发小脾气,于心就得寸进尺的要求更多。 
他是不是不应该在这么宠着于心? 
这个疑问慢慢浮上了致远的心头。 
「好吧!那你快收书包」于心不甘愿的说。 
「好!」 
致远将桌上的一些考卷、计算纸有条不紊的收进书包,于心站在旁边默默的等着他。 
虽然这件事情两人各退一步,可是一种争执过后的沉静却悄悄的蔓延。 
「去!统统都去死好了!」期中考最后一科的钟才打完不久,二年十班突然传出一个生气的怒吼。 
于心用力的砸了一下墙壁,气匆匆的往校外走去。 
「于心在气什么?」 
「刚刚好象听他在跟致远吵架,什么辩论队的事情,于心气得这么厉害,鼻子眼睛都皱成一团,待会儿走在路上,会不会吓坏一狗票拥护者?」 
「他们最近好象常常吵架?怎么了?」 
「不知道,致远这么高傲的人,可是总看他对于心低头,真可怜。」 
班上一些放学后还没离开的同学议论纷纷的,回头一看,致远表情冷漠地整理书包,他垂下头,下意识的往窗外看去。 
落寞的神色如秋色撩人,让许多人心跳漏了一拍,没想到致远忧郁时,尽是如此的楚楚可人。 
「致远,你们怎么啦?」 
一个大胆一点的女同学走近致远询问,致远「统治」二年十班的作风虽然是以斯巴达式著称,可是同学却都崇拜他,对他又敬又爱。 
「没什么,你们别担心。」致远露出平静的神色,刚刚的落寞一扫而空,恢复他向来的自信。 
「致远,你不要老是让着于心。」另一个女同学也劝致远。 
「奇怪,今天你们不站在于心那一边啦?我可不敢得罪于心亲卫队。」致远露出迷人一笑,他环着双臂,悠闲且从容的看着同学。 
「嘿!我们身为于心的同班同学还不清楚他的个性吗?一张脸长的比女孩子还漂亮,笑起来灿烂的会刺伤人的眼睛,可是脾气坏得很,一受刺激就喜欢跳起来打人,对别人还会维持形象收敛一点,但对你他从来不会收敛自己的坏脾气。」 
「喂!彩蓝,你不要把于心说的这么坏啦!」另一个女孩子听不过去,忍不住帮于心辩驳「于心亲切热心,对人又和善,脾气一点都不坏呢!」 
「但他对致远老是发脾气,让致远跟他赔罪。」叫彩蓝的女孩义愤填膺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