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希宇期许+番外 作者:栗竹幽

字体:[ ]

 
 
香花飘香香百里,醉酒欲醉醉千年
文案
那一年,思宇握着俊希的手说,哥哥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这一年,俊希冰冷的将掌风扫向思宇,我变成这样都是你的缘故。
父辈,他用力的抓住床上人的衣领,我是不会生下你的孩子的。那人越痛苦他就越开心。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诗俊希,苗思宇 ┃ 配角:雷石,莫静希,靖南落青 ┃ 其它:小包子
 
PS:第14章为锁章,非缺。
 
第1章 第一章
第一章
床帏微闭,隐约可见一身着衾衣的男子躺在其中,他手指轻抬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触手所及的却是清凉柔滑的丝绸。
俊希猛的坐了起来,胸中一阵钝痛,右手无力的抚了抚,打量四周复古而陌生的环境。
“天啊,我这就是所谓的穿越了。”俊希开始还有一些小兴奋,随即而来的是漫天铺地的悲伤。家中还有五旬父母和女朋友需要养活,这世道竟如此不公。还有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内伤吗
“少爷您可醒了,您知道吗,您昏了一天一夜,庄主都担心死了。”一个清秀的小丫鬟说道,另一个丫鬟忙跑了出去。
俊希有些好笑,你们这是守病人受了多久,都睡着了,那个跑出的丫鬟是给庄主报信吗
“少爷,您怎么了。”绿云发现少爷醒来变得温和了而且有些傻傻的。
俊希做出了一万种假想,但最切合实际的是自己是回不去了,而且是以后会面对诸多不知名的困难。唉,爸妈你们一定要保重好,儿子在这里替你们祈祷了。
俊希望向了铜镜,镜中的年轻人皮肤白皙,略显消瘦,一双丹凤眼画龙点睛含情似水,增添不少韵味。这样的容颜,俊希是绝对不会满意的,太过女气了,但无耐既来之则安之。
“庄主对你们好吗?”俊希试探着问,他不想说自己失忆了这个老套的剧情,说了也白说,还是要看一堆大夫,和一些如墨汁一般的苦汤药。俊希比较相信自己的适应能力,只要摸清楚了顶头上司庄主的性格,再取得了他的信任,逃出去应该就不难了,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呆在这一个武林高手云集的地方,随时都有掉脑袋的可能,还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比较好,娶一房媳妇在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庄主对我们很好,他武功高强,为人庄重,相貌英俊,仪表堂堂。”提起庄主锦云就两眼放光芒,口水都快留下来了,可惜丫头有情,庄主无意,只好独自做做春梦了。
可能这些话,任何一个古代女子听了都会为之痴心迷醉,但俊希并不感冒,反而有一些恐慌,这不就是所谓的武陵盟主的征兆吗,那自己的伤是不是因为未完成任务被庄主赏赐的,唉,出师不利,小命休矣。
“少爷,不是您想的那样,锦云只是随口说说,请少爷不要放在心上。”锦云看见俊希脸色苍白,双手略略颤抖,心想坏了,少爷一定是想多了,修长的葱指仅仅的绞着手帕,真怪我多嘴,少爷一定更加误会庄主了,该死的绿云怎么还不回来。
“那我想的是那样,锦云你说清楚点。”俊希听的不明不白,自己似乎还和庄主有另一层更深的关系,听他的意思似乎自己和庄主还有一腿,俊希马上被自己可怕的想法吓到了。
锦云有了刚才的经历说什么也不肯再说了,只是低着头看自己的绣花鞋。
屋内瞬间恢复了沉默的气氛,温度瞬间掉了十几度,俊希有些不安,在面对巨大的恐惧面前,他的胸有些闷,似乎有种撕裂般的疼痛,一股热流向上涌。
晴空万里,园中溢满花香,绿云奋力的向前奔跑,大滴的汗珠顺着光洁的额头淌了下来,她顾不得擦汗,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脚下一滑,瞬间天翻地覆,锦云暗道不好,刚换的衣服就要被弄脏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扶起了她。
“谢谢,雷小姐。”绿云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跑去。
“绿云,什么事这么着急。”雷云紧紧握住绿云的手,淡淡的笑容中暗藏杀气。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要劳烦庄主。”绿云努力保持镇定,低着头不敢看雷云的眼睛,如果让她知道少爷醒了的话,只怕又是一场打斗。
雷云自幼父母双亡,与哥哥流浪街头,被心灵善良的老庄主所救,教他们武艺,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庄主的依赖也日益增多,她性格开朗活泼,为人友善,是庄中公认的女主人,但老庄主的临终遗言却打破了这一切,雷云十分痛恨,但也无可奈何,毕竟是寄人篱下,公认又如何,到底是庄主说了算。
“庄主正在和哥哥商谈事务,有什么事我替你转告。”雷云挡在绿云的面前,紧盯她逃避的双眼,似乎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
“谢谢,雷小姐,只是一些细碎的小事就不用麻烦您了,绿云自己去就行了。”绿云的声音微微发抖,少爷已经受伤了,要是让雷小姐再去插一脚的话只会伤得更重。绿云暗下决心,右手袭向雷云。
雷云冷冷一笑,果然如此,身体微微向后,左手向前拍去,绿云倒在地上。
“得罪了,绿云,俊希是不是醒了?”雷云的双眼似在喷火,按住绿云的手更加用力。诗俊希,你到底有什么好,连一个小丫头都要维护你,为什么。
“雷小姐,求求你不要,少爷已经受重伤了,你就放过少爷吧。”绿云用力抱住雷云的腰。
“你放开,诗俊希那是活该,苗大哥对他那么好,他还不知足,”雷云用力拍向绿云的肩膀,“我今天要提苗大哥好好教训诗俊希,绿云你放手。”
“小姐,不要,你这样做了,庄主是不会放过你的。”绿云无力的瘫了下去,注视着雷云从她眼中飞了过去,有心无力。
微风吹拂雷云的发髻,似在她心中的火焰上加了一把油,愈燃愈烈。香花配美人,但现在的雷云却是怒火中烧,俊眉紧皱,诗俊希,你终于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了。冲动是魔鬼,怒发冲冠的雷云是不会考虑到她现在的言行会为她自己惹多大的麻烦。
“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也打破了这尴尬的沉寂,俊希刚缓了一口气,但马上就被吓到了。一个漂亮的美人怒气匆匆的指着他,身上的杀气令他倒退三步,心跳不已。
“雷小姐。”锦云连忙用身体挡在他的面前。“您有什么事吗?”
“诗俊希,你给我出来,你还是男人吗,躲在女人后面。”雷云用力推开锦云,双手抓住俊希的领子。
“小姐有什么事好好说行吗?”俊希皱皱柳叶眉,用力将雷云的纤手从领子上扯下,他见过美人不假,但没见过这样英姿飒爽双目喷火的美人,感觉像是自己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俊希十分不爽,但他不想对女人动手。
“都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清纯,是个大男人做了就应该承认,我真为苗大哥感到不值,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不但没感激他反尔更恨他,”雷云挥起了拳头,“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
“小姐,如果你真的认为打了我能够解气的话,那麽请便吧。”俊希已经被搞糊涂了,需要一个弱女子为堂堂一个庄主出气,这个身体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俊希的胸口又开始微微的发闷了,大脑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起来。
“小姐手下留情,我家少爷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忍心哪?”锦云跪在俊希的面前,“如果小姐真的想杀少爷,那就从我的身体上踏过,望小姐三思。”锦云看着俊希,脸色苍白,右手扶住胸口,嘴角隐隐似有鲜血,十分心痛,心中暗暗祈祷,庄主你一定快点来,少爷快不行了。
“你别在这里给我装可怜,我不吃你这一套。”雷云用力拍向俊希的胸口。
俊希的胸口像炸裂一样的疼痛,口中一阵甜腥,鲜血像串子一样从嘴角滴落,身体失去了平衡,锦云连忙起身扶住俊希。
“少爷你没事吧。”锦云轻轻的将俊希扶到床上,回头充满怨念的看了一眼雷云“雷小姐,你伤了少爷,庄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事,你不要哭。”俊希用手拭去锦云脸上的泪花,安慰似的笑了笑。但胸口的疼痛却预示着他很快就会离去。
“不是我的事,他本来就受伤了,不是我做的。”雷云慌忙地跑出去,刚才的勇敢和怒火一散而去。
绿云低下了头假装昏倒,等到那片白衣飞去才缓缓抬起沾满污渍的瓜子脸,紧咬下唇,坚强的从地上爬起来,一阵眩晕,顿了顿,用力向前走去。
雷云天资聪明,自由可刻苦,那一掌虽用五成功力,但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绿云想到少爷重伤未愈又要对付雷云攻击,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少爷你一定要撑住了,绿云咬牙加快了速度。
“庄主,少爷醒了,庄主少爷醒了。”绿云感觉全身的力量在慢慢耗失,看见门口的守卫,她的心渐渐沉了下来,只能破斧沉舟一试了。
绿云紧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内心暗暗祈祷,双手紧紧的扯住衣角,不敢眨眼睛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耀眼的太阳渐渐隐去,乌云爬上天空,起风了,树枝疯狂的舞动着,花瓣漫天飞舞,一朵桃花落在绿云的发梢,映衬她那明丽的容颜。
绿云焦急的向前望着,但紧闭的大门却打落她心中唯一的希望,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容颜冷峻身体颀长的墨衣男子走出。
“庄主,少爷醒了。”绿云十分激动,无论少爷做过什么,在庄主心中都是占有一定位置的。
“好。”苗思宇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眼神略有忧伤,醒了,终于结束了。
“庄主,您不去看看少爷吗?”绿云有些失望,难道庄主真的放弃少爷了吗,虽说少爷有些过分,但庄主也罚过了,昔日情分怎因此而消散。
绿云或许未经历过,她是不会明白思宇的心情的,愈爱愈无法放手。爱是一种素裹,止住了你的脚步,爱是一种伤害,让你遍体鳞伤。
“他未必想见到我。或许不见更好。”思宇不敢面对俊希,更不敢面对自己竟然打伤了他,深深的感情建立在仇恨之上又怎能继续,倒不如就此结束。
思宇想要放手,但和俊希早已无法分开,二人已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思宇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以前是俊希不知道,自己可以忽略,但现在俊希已经知道了,又该作何解释,为什么,自己身上的担子要这么沉重。
“庄主,少爷,少爷他。”绿云想说出雷云的名字,但转而一想,这可能对自己不利,马上闭上了嘴。
“俊希怎么了?”思宇焦急地问,是不是自己当日出手太重了,如果不是因为,思宇伸手抚了抚腹部,这是思宇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了,他一定要好好保护。
“少爷吐血了,您快去看看吧。”绿云急的跳起来了,心道这下少爷有救了,心稍缓了缓。
思宇运起轻功赶去房间,父债子还,俊希给我一年时间,我会自行了断的,希望你能走出这段黑暗,有一个新的开始吧。
绿云放松的瘫在了地上,她这都是为了少爷好,希望庄主不要怪罪她。如果庄主和少爷能够不计前嫌在一起了,那她可就是大功臣了,想到这里,绿云还有一些小兴奋,但她不知道俊希和思宇的隔阂有多深,深到延续了上一辈的恩怨。身上背负着杀父之仇的俊希是根本不可能和思宇重归于好了。玉一旦有了瑕疵,是不能还原如初的,感情亦是如此,只有找到解决办法尚可,但真正的解决却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思宇不求俊希能原谅他,但求俊希能够放下身上的包袱,幸福的生活下去。但他不知道失去了家的孤雁如何还能幸福,如何还能找到家的温暖,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上的伤疤可以好,但心中的伤却无法愈合。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天阴沉沉的,柳树使劲挥动着自己的枝条,思宇如瀑布般的秀发随风飘扬,眉宇间略显忧郁,右手抬起,缓了缓又放下。
俊希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自己,思宇的右手紧握,指甲深深地嵌进血肉,鲜血滴滴躺在地上,身体的疼痛无法缓解心上的痛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