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做我的人+番外 作者:云鲤

字体:[ ]

 
文案
“那么听我话,那我让你喜欢我,你听不听?”
“我听你个头,迟点你肯定得寸进尺让我亲亲你什么的,别以为我猜不到……”
季凡突然转过身来:“杨文韬,他亲了你哪里?”食指轻轻碰了碰杨文韬微张的唇瓣,“全亲上去了?”
杨文韬手还半举着棉花,正骨水的刺鼻味道在空气里一点点蔓延,他愣愣地看着季凡凝视自己嘴唇的双眼,感到对方指腹的按压,他莫名心悸:“没,就亲到了边上……”
“这儿?”季凡的指尖点了点杨文韬翘翘的嘴角,“真是令人厌恶的家伙,得找人截他往死里打一回。”
“什么?”杨文韬话音没落,眼前一暗,嘴边传来了温热柔软的触感,等他回神,季凡已经稍稍离开了,盯着他眼睛问道:“他伸舌头了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凡,杨文韬 ┃ 配角:陈钟,李浩贤,张灿然 ┃ 其它:
==================
 
  ☆、01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最初作为同人文发表
  季凡醒醒睡睡几次,房间一直是阴暗的,应该是雨天。窗睡觉之前没关好,冷风不停灌进来,被子有点不够长,遮不住脚板,他把腿一蜷再蜷,也懒得起身去关窗。再次醒来,有点光亮慢慢投进眼底,他慢慢眨着眼,半晌才清醒了些,意识到宿舍的两盏灯中离自己床铺稍远的那盏开了。
  ……开了?谁?
  他缓缓坐起身,一只手去揉太阳穴,眼睛适应那光之后,他看到一个人在他放电磁炉的那角落转来转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来干吗。”
  杨文韬被吓了一跳,手里的酱油瓶子差点抓不住。他转过身来:“你醒了?是不是睡了一天,饿了没,我在给你煮面……”
  “谢谢了,不麻烦你,我自己来就行。”
  杨文韬有些手足无措:“不麻烦……你上次不教了我怎么煮吗,我还没试手过呢,今天刚好……”“真的不用,你回去吧。”
  杨文韬手里握着酱油瓶十分尴尬,这时候锅里的水煮沸了,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他忙回头处理面。酱油倒进去,手一个控制不好,倒多了,他惊呼一声,笨手笨脚地放下酱油瓶,又拿起一个鸡蛋敲进去。鸡蛋敲了好几下只敲破了一点点口,没敲开,而锅里的白色泡泡越冒越高,他急了,在锅的边缘用力一敲,鸡蛋顺着缝隙流得锅里锅外到处都是,连他的手都是了。这个时候那白泡泡冒上来了,他手忙脚乱地扔了蛋壳,终于按下了关火的按钮。砰砰砰……又响了几下,房间就渐渐安静下来了。
  连煮个面都能弄得一塌糊涂的人,更别说想处理好跟季凡的关系了。
  杨文韬其实有点怕季凡看自己的目光,但他更怕季凡跟他形同陌路,他不明白,做兄弟,就不行吗?
  可惜季凡的字典里没有暧昧不明,也没有模棱两可,杨文韬不是他情人,他就不想要杨文韬这个朋友。以所谓朋友的身份相处,继续亲密下去,他会再一次误以为他跟杨文韬有可能。与其这样煎熬,不如尽早脱身,这对谁都好。他知道杨文韬还关心自己,但他并不为此高兴,不是他想要的关心,他宁愿不要。他倒希望杨文韬对他冷漠点,好断了他的念想,但很明显这个傻瓜不仅没疏远他,还找上门来给他煮一顿失败的晚餐。
  季凡披了件外衣走过去,从柜子里拿出碗筷,把面夹了起来。看到杨文韬愣愣站在一边,他道:“还不去洗手?”
  “噢,嗯!”
  季凡失笑,把面晾在桌上,然后收拾残局。杨文韬磨磨蹭蹭地洗完手出来,电磁炉那一块已被季凡收拾干净了,那碗面看起来有点糟糕,但季凡去简单洗漱完之后,毫不犹豫地坐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杨文韬看他大快朵颐的,忍不住问道:“好吃吗?”没想到季凡鼻子里哼一声:“难吃死了。”杨文韬没来得及失落,又听季凡说道,“不过你做的,所以觉得很开心。”
  闻言,杨文韬的肌肉一下子绷紧了,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季凡见他这紧张的模样嗤笑道:“郁闷吧,被男的调戏,不爽的话赶紧走。”
  杨文韬听了这话气反而给顺直了,他一屁股坐下,耍起无赖:“我也是男的,我怕什么,我还练了十一年武术呢,要发生啥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不是习惯说重话的人,他又补充道,“我也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季凡抬眼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你真觉得你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吗?”
  杨文韬有点坐不住了,但还是佯装镇定:“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想什么啊?其实我们像之前,那样不好好的吗?为什么非得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季凡把面吃完,不再理会杨文韬,洗好碗筷晾着,然后坐下看起书来。杨文韬被无视了个彻底,更加如坐针毡。平时季凡看书,他会用他电脑打网游,不时翻箱倒柜找点零食吃,现在他只能呆呆坐着不知道干吗好。
  又坐了一阵,杨文韬见季凡没半点搭理自己的意思,忍不住打破沉默:“你这几天干吗不去上课?虽然老师没有点名,但你不是所有的课都跟我一样,不知道有些点名没。”
  “嗯。”
  “呃,今天中午饭堂有烤鸡吃耶,黑钟吃了好多。”
  “嗯。”
  “啊对了,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衣服又要不干了,能不能用你的干衣机?”
  “可以。”
  “黑钟的衣服昨天才洗了一大机,能不能……”
  “杨文韬。”
  “啊?”被点名的人马上挺直腰背坐正。
  “你别再提陈钟,你要把他衣服拿来干直接拿就行,不用告诉我。”
  “哦……”干吗不给提,之前经常提也没见季凡说什么啊?
  自那天后季凡像被按下了一个转变开关,杨文韬心想,就怪自己当时没能忍住,季凡不过在他睡觉的时候亲了亲他额头而已,要是他能忍住了装不知道而不是惊讶地蹦起来,那一切还好好进行着,他还是季凡的跟班小师弟。
  杨文韬进大学的第一天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宿舍长。他问陈钟:“为啥我是舍长?”杨文韬放假的时候住过武术馆的宿舍,高中也是住校,但当舍长还是第一次。
  陈钟懒洋洋道:“看年龄吧。当舍长咋了,一个宿舍就两个人,不辛苦的。”
  “哦!”杨文韬除了小学当过小组长外就过过官瘾儿,没想到大学还能有机会,虽然他不知道舍长要干吗,但还是莫名兴奋。可惜没多久他就当厌了——舍长要去缴费,领工具,开会,传达通知,最无聊的是要每天报数。就俩人有啥好报的?心里不重视,他自然经常忘记,每每晚上十点半,助班打电话过来了他才想起。
  他们班有两个助理班主任,其中一个是个大三的师兄,叫季凡,听负责跑宿舍的另一个师姐助班说,吴助班品学兼优,打篮球也厉害,可是人不怎么好相处,所以杨文韬跟吴助班电话里报数的时候,回回听着他那低沉的声音都胆战心惊的,何况杨文韬还常忘记报,更是心虚。
  这样没过多久,助班终于找上门来了。国庆假后没几天的夜晚,上完晚课的杨文韬跟陈钟说笑着回到宿舍,只见宿舍门口对出的走廊上站着个面容好看的高大男人,杨文韬多看了几眼,没想到那人竟然叫出了杨文韬的名字,杨文韬一愣,马上躲到陈钟身后,伸出脑袋试探着问:“助班?”
  吴助班点点头,不悦道:“躲什么,过来。”
  杨文韬一步步挪过去,被黑着脸的助班带走了。
  一个小时后,宿舍门才再度打开,陈钟打算对被抓去做教育的杨文韬幸灾乐祸一番,没想到后者笑容满面地进来,然后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助班带他去学校后门的小吃街吃了什么。
  陈钟问:“他没骂你?”
  杨文韬摇头:“没有哎,好奇怪。”
  “师姐又说他难相处?”
  “他话是不多,但是人超级好,我跟你说,那个车轮饼我去到的时候刚做出来,香得不得了……”
  
 
  ☆、02
 
  前一晚杨文韬尴尬地离开,季凡以为起码好几天见不着他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笃笃笃地敲门。
  季凡翻个身,把头埋进被子里。
  笃笃笃,笃笃笃……
  敲门的人锲而不舍。
  季凡忍无可忍,一脸阴沉地起床猛地打开门,门外的杨文韬手还举在半空中作敲门状。
  愣了两秒,他举起右手晃了晃:“嗨,凡哥!早餐我买了,你快去刷牙,我跟你一块去上课。”
  “……”季凡沉默地转身,杨文韬以为他要上阳台洗漱,谁知道这人直直向床铺走,然后竟干脆利落地往床上一倒。
  “喂,还睡!八点的课哎,你昨儿不睡一天了?你以前没这么懒啊,有段时间不还早起晨跑来着……”
  当时时值十月初,清晨薄雾笼罩的校园里空空荡荡的,杨文韬跟季凡是为数不多清醒的人之一,两人每天沿着校道慢慢跑着,一步一步,从晨光熹微到旭日东升,两人最初的友谊就是从一块儿晨练建立起来的。到十一月底,杨文韬跟季凡熟识了,季凡却以太冷的借口不起来了,现在看来季凡也不是真的想锻炼。
  季凡拉过被子遮住脑袋装作没听到,两只大脚丫露在空气中。杨文韬气乐了,把早餐扔一边,一屁股坐在那团被子山旁边,伸手推了一下:“起来啦。”
  岿然不动。
  再推一下。还是不动。
  不停地推:“季凡季凡季凡……哇!”
  被子里的人突然伸出一只手,然后一股巨力将他拉倒在床上,杨文韬眼前一花,他师哥的头径自埋他颈侧,呼吸挠得他脖子痒痒。杨文韬边推边缩脖子,可是身上的人沉得要命,他动弹不得。
  杨文韬把手绕出去用力拍季凡的背:“你耍什么流氓,起开!”叫了半晌,身上那人竟然“嘘”了一声。
  杨文韬气炸了:“嘘你妹啊!早知道我就不管你了,我自己上课去,管你被不被记名。”
  季凡终于坐起来了,他翻身坐在床沿,背对着杨文韬,睡衣皱巴巴头发也没理好:“我没叫你管我,我让你来叫我起床了?”“没,可是……”“那就行了。”
  杨文韬支起身子,看着季凡头发凌乱的后脑勺:“你这人怎么就,非得……以前那样有什么不好的?”
  “那是你的想法。算了吧杨文韬,少个人宠没必要这么遗憾。除非你当我的人,不然以后别靠近我。”季凡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他把话说狠了,五分是真心,五分又带着期待。他这样逼杨文韬是卑鄙,但他没有更好的方法。
  等了半天,身后的人一句:“早餐赶紧吃,我先上课去了。”床铺一轻,然后是门被带上的声音。季凡久久坐着不动,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看不清他眼神。
  &lt&lt&lt&lt&lt
  杨文韬望着课室门口发呆,自上周自己落荒而逃起就没再见到过季凡身影。不止没找自己一起吃饭,一起打球,一起逛街,这门自选课季凡也没有来上。虽说以季凡的能力就算一直不来,平时成绩为零了,也可以靠期末考试的分拉上去,但他就是觉得别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