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暴君[3部完结]+番外 作者:风弄

字体:[ ]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暴君1》作者:风弄
 
  作者:风弄
  绘者:艾利卡
  页数:192页
  规格:A5小说本,彩色封面
  语言:繁体 中文
  级别:激烈强H
  出版日期:2013/03/03
 
 
  文案:
 
  古策,散发着邪魅光芒的黑夜帝王,是女人心中象征着狂野诱惑的黑马王子。
  但是,在孤傲冷漠的杜云轩眼里,古策只是一个——十足的暴君!
  猝不及防的相逢后,紧接着的,是邪恶的圈套、要胁、侵犯、恐吓、监视……
  对于自己认定的唯一的那个人,古策不在乎手段,他只要,牢牢抱在怀里,再也不许离开。
  「滚开!」
  「我是你的男人。你他妈的敢叫我滚开?」
  当独裁霸道的黑夜帝王,遇上才华横溢的珠宝设计师
  当狂傲不羁的男人,找回曾经失去的可爱小熊。
  暴君的种种行径,究竟意味着……
  
  楔子
 
  铃——
  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响个不停,严重打扰了正全神贯注工作的杜云轩,他扫了手机屏幕一眼,确定来电显示的并不是某个叫人头疼的号码,才老大不愿意地接通。
  「你好,我是杜云轩。」用词礼貌但语气生疏。
  「我今天早上十二点抵达机场,你来接。」话筒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随意简短的一句话,与其说颐指气使,不如说是充满自信的吩咐。
  杜云轩明显沉默了一下。
  他把手机拿到眼前,再度确认了上面的电话号码并不是自己刻意不接的那个,只能说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又使了卑鄙的伎俩。
  应该把一切陌生来电都屏蔽掉。
  杜云轩正在心底懊悔,话筒另一边继续传来男人的话,像吩咐小弟一样轻松随意,「十二点,别迟到。」
  「我今天很忙,有一份设计稿……」
  「我给你选择权。」对方截住了他的解释,轻描淡写地说,「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你看着办。」
  嘟嘟————
  电话挂了。
  杜云轩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太阳穴突突抽痛。
  他保持冷静,先灌自己喝了一大杯凉开水,迈开长腿,不紧不慢地走进浴室,把浴缸塞堵上,开始放水。
  水龙头哗哗流淌,不一会,浴缸底下荡漾了浅浅一层冷水。
  杜云轩脸上没有表情,默不作声,把手机丢进浴缸,冷眼看着手机屏幕在入水后骤然变黑。不想再多看被自己处决的手机一眼,他扭头走出浴室。
  几秒后,他又猛地冲回了浴室,强行自控的冷淡面具崩裂后,羞愤像火山爆发的熔岩一样布满俊美的脸庞。
  「去死!」
  俯身捡起浴缸里的手机,砰地砸在浴室地砖上。
  手机摔得七零八落。
  杜云轩胸膛激烈起伏,不解恨地用穿着白袜的脚去碾地上的碎片,就像碾碎那个恶棍!
  「去死!古策,你去死!」
 
  第一章
 
  十二点的班机按时抵达。
  专门为头等舱客人服务的空姐向古策露出迷人的微笑,「再见,古先生。希望下次还能为您服务。」
  古策随意地点了点头,从头等舱的通道离开。
  不用回头,他也能轻而易举地猜到自己的背影后,空姐膜拜又失落的眼神,在飞行的途中,这位漂亮的空姐多次殷勤地过来嘘寒问暖,古策知道,如果自己愿意的话,她也不会介意做一点不在空姐职责内的服务。
  类似的艳遇,碰到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透过女人的微笑,还有她们含蓄而热烈的眼神,古策很简单就能洞穿她们内心的欲望。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这种风流韵事偶尔为之还行,太多次之后就会很厌倦。
  有一段时间古策专心为事业打拼,把床笫之事看得很轻,但是倒追他的女人还是不少,其中一两个还属于穷追不舍型,让古策很不耐烦,最后还是动了手段,逼得对方那个颇有威严的大家长出面,压制了小辈的花痴行为。
  古策对不知羞耻的主动很不以为然。
  一个人像苍蝇嗜血一样,缠着另一个人,苦苦追着、求着,使手段,耍无赖,就是为了让对方和自己在一起,这是自己找罪受,自轻自贱。
  男人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犯贱。
  床伴比比皆是,找谁不行?看中了,一拍即合就做两场,不愿意就滚一边去,别演可笑的贞洁戏码,在本少爷面前拿乔,这是古策的床伴观。
  不,这是古策在遇上杜云轩之前的床伴观。
  「策哥。」
  「策哥出来了。」
  古策的身影一出现在通道出口,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恭恭敬敬迎上来。古策吩咐过要保持低调,今天谁也没敢带一班小弟过来。
  这几个当年其实也是小弟,从小跟在古策身边,鞍前马后地效劳,如今已经是咳嗽一声都让人冒汗的大哥级人物,但是在古策面前,就像朝九晚五的白领一样老实。
  「都过来干什么?没事做?」古策扫他们一眼,把公事包递给双手伸过来殷勤接包的林勇。
  「策哥回来了,不来机场接一下,心里怎么也过不去。」张恒谄媚地嘿嘿笑着。
  古策对张恒的话不置可否。
  他在意的是,应该出现的人没出现。明明上飞机前,还特意打了电话通知。
  古策看看手腕上的金表,表情冷静,眼底却有了一丝愠意。他知道杜云轩不会按时过来,所以下飞机时并不着急,几乎是刻意慢悠悠地出来,心里有一点难以出口的小憧憬,到出口时也许可以看见那熟悉的身影。
  只要是和古策见面,找藉口磨磨蹭蹭已经是杜云轩必做的功课,古策去年曾经为了这事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接下来半年,杜云轩都不敢太乱来。
  看来,这次去密西西比公干了两个月,这家伙又故态重萌了。
  真是不长记性。
  「策哥,车在外面等着。」
  「你们先回去,我叫了人来接。」
  几位黑道精英彼此看了看,自然明白古策说的是谁。
  但是,那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虽然古策面上没什么,林勇他们都猜到,策哥现在心里很不爽。
  策哥不爽,所有人都要赔小心。
  「策哥,我们来的路上看见了一起车祸,货车撞计程车,路上应该正在塞车了。」
  「是啊,塞车。」
  「策哥,天福码头那块地,你不是说想拿下来吗?拍卖资料我拿到了,不如你先看看?」林勇掏出一叠资料。
  跟了古策这些年,林勇做事也有了章法,考虑到见到策哥可能会被问起公事,把备用的资料都随身带了,免得临时答不出来丢脸。
  古策瞥林勇递过来的文件一眼,不甘心地抬起眼眸往机场入口方向扫,蓦然眼底跳起一簇火焰。
  人潮中出现了他等待的身影。
  入口的人很多,但要把杜云轩一眼分辨出来实在太简单了。杜云轩个子高,就算和身材高大的古策相比也只矮了一点,修长笔挺的身段在人群中本来就显眼,尤其他是不紧不慢地步伐,身上冰冷、坚硬的气息,让人即使想忽略他的存在,也很难做到。
  然而他的长腿和手腕都偏细,眉毛也是清晰细致的,像天公用一双巧手认真描绘过,显出一丝不经意的脆弱,这种脆弱和冰冷、坚硬的气质混合在一起,让男人蠢蠢欲动。
  古策在众人的簇拥下,站在原地等杜云轩过来。
  杜云轩远远就感觉到被古策盯住了,十万个不想靠近,但他也知道自己躲不开,只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过来。
  就像孤傲的猎物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端着枪的猎人。
  越接近,越能感觉到古策盯视所带来的压迫感,古策的视线一点也不犀利,似乎是饶有兴趣的,嘴角若隐若现地漾着弧度,好像带着点宠溺的微笑。
  但就是这种并不犀利的目光,让杜云轩感到毛骨悚然的危险。
  当年他第一次察觉到身边出现这个叫古策的男人时,还不明白这种饶有兴趣的微笑意味着什么,不过后来他就用相当惨痛的方式明白过来了。
  在古策面前停下,杜云轩被古策的盯视和微笑逼得不能不主动开口道歉。
  「对不起,迟到了。」
  「迟到一会有什么要紧,没必要露出这么严肃的脸。」古策宽容地笑了,「你来了就好,我们走吧。」
  黑道精英们都有自己的车,和古策打了招呼后纷纷离开,林勇被古策点名留下来,「地皮拍卖的事我要和你谈谈。」
  林勇挟着一叠资料上了杜云轩的车,在后座和古策小声汇报起来。
  杜云轩做了司机。
  其实有林勇同车,杜云轩感到挺幸运,如果要单独载古策,不知道上车后会发生什么,光是想到古策很可能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打量开车的自己,杜云轩就捏一把汗。
  现在为了谈公事,古策令人欣慰地坐到了后座。
  「地质勘测报告呢?」
  「在这里。这是有政府认可资质的地质实验室的完整报告副本。」
  车厢里传来轻微的纸张翻动的声音。
  古策看着报告副本,双腿往前伸,但受到了限制。他的腿又结实又长,这不是他常开的路虎,而是杜云轩开过来的君威,后车厢不够宽敞,难以让他舒适地伸展。
  提到轿车,古策就挺不舒服。
  不止一次和杜云轩说过要换车,有几次,古策亲自挑好了最新款的跑车,送到杜云轩楼下,但杜云轩就是摆出一副我要用我自己的车的态度。
  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和古策划清界限,不肯花古策的钱,用古策买的东西。
  古策开始还勉强忍耐,考虑到他吃掉杜云轩时用的手段不怎么上台面,以杜云轩那么骄傲的性格,不可能太快投降,至少要给点适应期。
  所以,一向霸道的古策罕见地控制了自己的脾气,不断用糖衣炮弹和温柔安抚炸毛的小猫。
  但杜云轩就算是猫,也绝对不是普通品种的猫,几次下来,杜云轩的毛还是一样硬硬地竖着,甚至成了坚硬的刺,每次都刺到古策头破血流。
  之所以敢刺古策,是因为杜云轩认定古策是条卑鄙无耻的恶棍。
  其实杜云轩搞错了,古策不是恶棍,古策是连恶棍见了也要恐惧的恶魔。
  几次硬扛过后,古策没了耐性,杜云轩几乎是顺理成章地受到了一顿地道的教训,整整一个礼拜下不了床,后来虽然可以下床了,手腕上铐出来的淤青和脖子上难看的咬痕还没消退,只能大热天穿着严严实实的长袖衫回公司,还被上司关心是不是晚上吹空调感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