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镇帝将军(惩罚军服系列完美大结局之十)+番外 作者:风弄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惩罚军服系列完美大结局!第十部——《镇帝将军》
 
作者:风弄
规格:A5,上下两本
绘者:深草 
H度:有 
语言:繁体中文
字数:二十三多万
内容取向:女性向
社团名称:迷羊麻辣锅 
出版日期:2012/12/16
惩罚军服系列之十 《镇帝将军》
作者:风弄
 
文案
  猝不及防被捧上将军宝座,外人看来风光无限,淩卫却深陷内外煎熬的泥沼。
  外有强敌觊觎,内伤亲人离逝,独占欲和控制欲一发不可收拾的淩涵,强拥著未来的将军,沉溺于背德癫狂的情爱。
  “宁愿让哥哥记住被我弄疼的感觉。也不许哥哥躺在床上,想淩谦想到天亮。”
  “那种悔恨的孤单的痛苦,不许哥哥体会!”
  不容置疑的强势和温柔,是否能治疗水华星留下的绝望伤痛?
  因淩谦而缺失的空白,是否将永远空白?
  不!绝不接受!
 
 
第一章
  “我,淩涵,举荐联邦的战斗英雄,前任正T极一号防线战役总指挥官,淩卫准将,为淩承云上等将军继任人。”
  淩涵的话,宛如在军部最重要的会议上丢下了一枚深水炸弹。
  首先被炸晕的,就是站在他身后的淩卫。
  我一定是……听、错、了。
  淩卫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得出以上结论。
  难道艾尔·洛森刚才不是胡扯,自己的精神状态真的出现问题了,以致于出现这种竭斯底裏的幻觉?不!即使是幻觉,也是令人发指、大逆不道的幻觉!
  唯一有资格继承爸爸上等将军之位的人,一直都是淩涵。
  只有淩涵!
  自己这个养子,算什麼呀?在淩家的庇护下得到了这麼多,现在可以站在淩涵身后,就已经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听错了,绝对的。
  大概把淩涵的“涵”字听成了“卫”,淩涵身体不好,吐字有点偏差也无可厚非。
  心裏强调著这些,但是,当目光扫过忽然变成坟墓般安静的会议室,看著那些震惊到痴呆一样的高级军官们的脸,淩卫的呼吸本能地停止了。
  “少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麼吗?”
  “上等将军之位不是可以轻忽之物,淩涵少将,请你慎言。”
  “其实这是你和联邦政府达成的协议吧,把军部百年来的传承视之无物,太狂妄自大了!即使是淩将军,也会对你这不孝子失望!”
  反应过来的高官们,震惊之下都忘记遵守规矩举手了,一个接一个发出尖锐的质问。
  淩卫僵硬地站在,视线迟钝地掠过巴布总统欣慰的并不张扬的微笑。
  心脏仿佛被刺了一下的狠狠收紧。
  那种收紧是无止境的,从肉呼呼的一团往内紧缩,紧缩,直到缩成一个看不见的原点,然后彻底消失了。
  空荡荡的痛楚猛然爆发出来。
  淩涵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心血来潮。
  他拱手献出了自己的上等将军之位,是为了让巴布总统撤销禁锢自己的那条法律!
  他是为了我……
  不!我不可以让他为了我做出这样的牺牲!就算被艾尔·洛森带走,我也绝不夺走属于淩涵的东西!
  觉悟而尖利的声音在胸膛裏嘶喊回荡,淩卫使唤著僵硬的身体,试图做出示意,可他的举动,仿佛早被淩涵预料到了。
  淩卫微微一动,手腕就被淩涵垂在轮椅旁的手抓住了。
  五指环住腕部,传递的不仅仅是热量和力度,还有让人不可忤逆的威严。
  “哥哥,”淩涵不曾回头,声音低得只能让站得最近的人听见,“信任我。”
  淩卫蓦然一僵。
  如果淩涵说的是别的,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反对,他会坚持到底,无论如何,淩涵才是最适合成为上等将军的人。
  但淩涵说,信任我。
  信任我。
  在经历了这许许多多后,这魔咒般的三个字,被赋予的力量实在太巨大了。
  过去彼此守护的日子,在这三个字出自淩涵之唇时,宛如做了一次高速回放,一幕幕在眼前闪过,瞬间回溯而感概万分,淩卫缩成原点而消失的心都回来了,不在他的胸膛裏,而在淩涵的手上。
  就握在他所信任的,淩涵的掌心裏。
  于是,淩卫莫名其妙地镇定下来了,一种了然的,一切听凭你决定的心态微妙地充斥著血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新坚定地在弟弟身后站直了身躯。
  好。
  不管你做什麼,哥哥信任你。
  哥哥再也不会,让你失望。
  淩卫默默地咬牙想著,在军部众人剑雨一般的目光下站得矫健挺拔,如他坐在轮椅上正承受种种非难的弟弟,坚如磐石。
  艾尔·洛森从淩涵丢出深水炸弹的那一刻起,就在留意淩卫的反应,看著淩卫从不敢置信,到拒绝,到坚定。
  到被淩涵低声说出简单的一句话就安抚下来。
  啡色眼眸微微眯起,惊讶之后,闪耀出复杂深思的光芒。
  说起来,淩涵对狂风暴雨完全无视的风度,也不禁令人佩服。
  艾尔可以看出来,淩涵此刻的泰然自若,并不是强装出来的,即使是将军亲生血脉,但二十岁的年轻将领,能有如此强大的心理素质……
 
“我的提议,有任何违背军部守则的地方?”淩涵冷静地回应,“如果有的话,请各位同僚举例说明。”
  众人被他气得一窒。
  军部守则?又是军部守则!
  这真是将军的亲生子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场提出破坏军部传承的制度,却又像书呆子一样,把军部守则倒背如流,每时每刻拿出来当百宝箱,简直岂有此理!
  在场的大部分是军部高官世袭制的受益者,嘴上不好意思说,但心裏的担忧都集中在同一点——假如上等将军的血统继承制可以被打破,那他们这些靠血统背景爬上来的中将、少将怎麼办?他们的子子孙孙,侄子外甥,怎!麼!办?!
  绝对要反对到底!
  “上等将军之位,历来由将军之子继承。从军部设立三大上等将军之位那一天起,这个规矩就没有变过。”
  “淩卫也是上等将军之子。”
  “那是养子,谁都知道淩卫准将是平民的血统……”
  “养子也是子。有合法的收养手续,在法律上就享有和亲生子相等的权力。这个问题,我想在场有专业人士可以代为证明。”
  淩涵所说的专业人士,当然就是巴布总统的书记官。
  书记官阁下不负所望,两三下就把联邦法律条文找出来了,内心热情万分,但表面保持著高级公务员应有的庄重,把条文清晰地读了一遍,最后确定,“养子和亲生子,在法律上享有完全一致的权力。”
  血统派将领们面面相觑,立即明白,今天和联邦是一定要撕破脸了。
  别的还有商量的余地,可是,触到我们世世代代的官位利益上?一根毛都没得商量,总统和法律都给我死一边去!
  “哼,原来巴布总统今天过来,是早有预谋的。存心要干涉只有我们军部内部才能讨论的继承问题。”
  “联邦法律管不到军部的传承,我坚决反对!”
  “我誓死反对!”
  “军人们保家卫国,在前线牺牲流血,联邦政府却坐享其成,在背后使这种伎俩,企图把一个毫无建树的平民推上军部最神圣的位置,居心何在?”
  “放你娘的屁!牺牲流血的是你们这些信口雌黄的家夥吗?没有平民的军官和士兵在前线杀敌,你们能坐在这裏大谈传承?传传传,传你奶奶的头!”
  伍德中将一声咆哮,再次差点震碎会议室昂贵的水晶灯。
  历来为自家高贵传承自豪万分的将领们,气得鼻子都歪了,要反唇相讥时,却痛苦不堪地发现……找不到话反驳?!
  横亘在他们面前的,可不是别人,而是刚刚打跑了帝国两个宇宙军团,从前线立功而返,声势正在最高点的伍德中将。
  太过分……
  是哪只猪头擅自提起前线这个字眼的?
  郁闷了半天,总算有人重新振作起来,对这嚣张的老将做出严厉指责,“伍德中将,你说话太没有礼貌了!这裏可是军部会议室!”
  “对啊,在这裏说话要注意用词。没规矩。”
  嗤。
  噗嗤。
  伍德中将身后坐著的十来个下属,嘴裏喷出笑气,做著各种奇怪表情。
  更把优雅的血统派气得倒仰。
  这群……没教养的平民!
  “够了!”修罗将军愤怒地一拍桌面,“你们把这裏当成菜市场吗?你们都是军人!给我正经点!”
  “将军,”修罗派系的一名少将立即响应,很规矩地举手,然后站起来发言,慷慨激昂地带头,“我表态,反对淩涵少将刚才所提出的建议。”
  “反对的原因?”在修罗将军说话之前,淩涵抢先问道。
  得到的回答斩钉截铁。
  “虽然军部守则没有相关规定,但军部有军部约定成俗的传承方式,淩卫准将并非亲生血脉,无权接掌上等将军之位。我相信,在场的大部分同僚,和我的意见是一致的!”
  “嗯。”淩涵点了点头,闲闲反问,“这麼说,如果按照约定成俗的规矩,由我这个上等将军的亲生子继承,你是完全赞同喽?在场的大部分同僚,也和你相同想法?”
  可怜的少将,瞬间被淩涵诛心的反问秒杀。
  脑袋嗡地一声,差点栽到位子底下去。
  因为继承体制受到挑战而热血上涌的脑袋,好像被人淋了一桶冰水,汗淋淋地回想起来,今天的会议目标是什麼?
  是瓜分淩家啊!
  是永远不让淩家再度上台啊!
  可是,自从淩涵提出那个建议后,大家都被炸得一愣一愣的,场面立即失控。话题就此被淩涵撩拨到极危险的边缘,刚才修罗将军拍桌子,明明是要借威势纠正话题——现在不是养子能不能继位的问题,而是淩家不管是亲生子还是养子,都必须打压下去的问题。
  万恶的淩涵,居然如此狡诈、无耻、卑鄙!
  自己真是猪啊,想都不想就站起来表忠心,给淩涵制造了完美的狙击机会。
  这位修罗派系的少将欲哭无泪,看著修罗将军居高临下的视线,大有一副想把他拖出去枪毙的痛恨。
  将军,不用你动手,我自己都想枪毙我自己……
  其实,也不能怪这位忠心耿耿的少将,淩涵的策略实在太不厚道了,完全是剑走偏锋。
  从会议一开始,联邦总统冒头,闻所未闻的通讯系统,联邦法律的忽然废除,大家被接二连三的意外震惊,神经绷到极点的时候,忽然听见这个破坏血统传承制的恐怖议题,在那一瞬间,谁还能保持军官的理智?怎麼可能不乒乒乓乓地炸锅?
  甚至在一开始,连两位上等将军都被震懵了,明白后企图纠正过来,却被某个急于立功讨好的下属气得七窍生烟。
  在底下作壁上观的佩堂斜斜眼,看过去,心裏冷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