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璀璨(金玉王朝第三部) 作者:风弄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金玉王朝 Ⅲ 璀璨01  
 
 
文案 
 
昨日白雪岚的种种明明那麼不顺眼,
可对於如今许下承诺的宣怀风来说,
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胜却他人无数。
 
但宣怀抿和年亮富突然间的来往甚密,
却为他们天上人间似的幸福生活,
添上重重一笔难扫的阴霾——
展现在浓情蜜意的两人面前,是随时骤下的暴风雨。
 
金玉王朝第三部《璀璨》,乱世浮生中,他们将献上最灿烂夺目的双人华尔滋—— 
 
 
 
金玉王朝 Ⅲ 璀璨02
 
作  者: 风弄 
绘    者: 王一 
出版社: 威向 
书籍编号: BK1016-10002912 
I S B N # : 9789862961209 
出版日期: 2011/11/1  
 
 
文案 
 
恋爱让人患得患失、失去抵抗,
即便白雪岚再霸道无理再流氓强盗,
宣怀风终是沉溺在白雪岚的蛮缠温柔里,不可自拔。
 
只是,隐患就如火种一般,风一吹就起火——
对上宣怀抿的阴谋、林奇骏的反扑,
在这气焰高涨、外强环伺的世道,
雷厉风行、为所欲为如白雪岚,也不得不退让。
 
这把恶火就要烧上身,
白雪岚该如何扫除这些棘手的绊路石子,
护得他亲亲爱人周全? ……   
 
 
 
金玉王朝 Ⅲ 璀璨03
 
作  者: 风弄 
绘    者: 王一 
出版社: 威向 
书籍编号: BK1016-10002938 
I S B N # : 9789862961285  
出版日期: 2011/12/06 
 
 
文案 
 
大兴洋行的查办失利,只是灭他几分威风;   
但宣怀风被他质问时的反应,却令他心灰意冷!  
他白雪岚之於宣怀风,就是这麼可怕可恶,令人畏惧?  
原来所有的感伤郁愤,也不过是他自轻自口口。  
  
深爱的两人,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冷战——   
白雪岚和宣怀风明知放不下彼此,   
却不愿失了底线,丢盔弃甲似的投降;  
同居却不相见,更成了天底下最难受的事!
而救人心切的宣怀风,浑然不知暗算在即,   
只身赴了一场有去无回的「鸿门宴」 ……
 
 
 
  第一章
 
 
  两人静静拥着,似乎心跳也趋一致。
 
  白雪岚似在梦中,浑身说不出来的舒坦,又像醒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享受着晨光抚在身上,却不想起床的那点舒适安逸,这滋味甜蜜极了,只是,又非甜蜜二字足以形容,倒是饮了陈年佳酿的微熏。
 
  忽然,听见「呀」的一声。
 
  伏在胸前的宣怀风轻轻动了动。
 
  白雪岚惊醒过来,忙问,「怎么了?」
 
  宣怀风抬起头问,「现在什么钟点了?」
 
  白雪岚说,「问钟点干嘛?」
 
  宣怀风说,「你真是混忘世情了。自己召开的赏荷会,还叫了一群客人来,难道主人家就从此消失了?」
 
  白雪岚说,「那打什么紧?那些当官的有吃有喝,有荷花赏,有外国曲子听,早占了大便宜。凭什么还要我舍弃了现在的好时光,辛苦地出去应酬他们?」
 
  宣怀风笑道,「对不住,我的几位朋友可不是当官的。我请了他们过来,总不能丢下人家不管。」
 
  说完,从白雪岚怀里直起腰,用手去捞丝绸床单。
 
  白雪岚把他一拉,又扯回来,咬着他的耳朵轻笑,「哪个朋友这么要紧,比得过我去?你是脸皮薄,怕外面的客人说我们俩在一起,是不是?」
 
  宣怀风把耳朵从他嘴边拉开,转头眯起眼说,「我就是脸皮薄,我承认了,这又怎么样?」
 
  捞着床单,往身子一裹,下床溜到屏风后头去了。
 
  这份亲昵,真是更上一层楼了。
 
  白雪岚大得意趣,在床上伸个懒腰,两手枕着后脑,往软枕上一靠,就等着宣怀风从屏风里出来。
 
  不一会,宣怀风从里面出来。
 
  他刚才穿的长衫已经被白雪岚这肉食动物撕了,所幸衣橱里衣服多,不想被人注意到自己进来一趟就换了衣裳,特意挑了一件颜色一样的长衫换上。
 
  宣怀风手里握着怀表,对着灯下一照,诧异地道,「原来只过了一个钟头。」
 
  白雪岚问,「你以为有多久呢?」
 
  宣怀风说,「刚才像只是过了一小会,但我后来一估计,又恐怕至少过了两三个钟头。」
 
  白雪岚便点头,扬着唇微笑,「有理,有理。所谓山中只一日,世上已千年。」
 
  宣怀风知道他心情甚好,这个人得意起来,嘴皮子就不肯饶人,自己说一句,他定要调侃一句才舒服,便着意不和他争。
 
  宣怀风打量着白雪岚,问他,「你怎么还躺着?」
 
  白雪岚反问,「我不躺着,难道还光着身子到处走吗?」
 
  宣怀风说,「谁要你光着身子,快穿衣服。」
 
  白雪岚左右看看,「衣服呢?」
 
  宣怀风说,「我知道了,你这是等我伺候你。难道我说了跟你一辈子,就是从现在开始,一辈子给你端茶递水,送衣服,像牛马一样伺候你吗?」
 
  白雪岚忙道,「别生气,你要我伺候你也成。」
 
  宣怀风本来脸已渐渐绷了,见他急忙从床上跳起来,忽然又忍不住微笑,说,「不敢当,还是我伺候你吧。谁叫你是总长,我是副官呢。」
 
  走到衣橱里,替白雪岚也取了一套小衣加一件长衫过来,递给他说,「那套皱得不成样子了,穿这个吧,颜色差不多。」
 
  白雪岚欢欢喜喜地穿了。
 
  两人从房里出来,往待客的地方走去,远远看着楼上楼下每个窗户都透着电灯光,音乐笑声都从那里传出来。
 
  再往右边瞧,廊下挂着一溜宫灯,发着红色的喜庆的光。
 
  如今不时兴用蜡烛,电线顺着廊檐里头走,宫灯里其实都装着灯泡,外面捂个严实,灯罩是红的,光便是红的了,比用蜡烛的亮很多,也不怕风吹。
 
  沿着那灯过去,远远的就是赏荷花的池,隔得远,用尽了眼力也只瞧见月下影影绰绰几个人影。
 
  大概许多树下还藏着聊着私话的三两密友吧。
 
  宣怀风和白雪岚并肩走着,只觉得这一切真是太美好了。
 
  不管是月色,还是晚风送来的花香,还是别的朦朦胧胧的声音,都很美好。
 
  白雪岚偶一侧过头,看见宣怀风脸上淡淡的安甯,也觉得很是美好。
 
  到了楼前,喧哗声越大了。
 
  宣怀风毕竟没白雪岚那样开放,总怕一进去被人看出什么,对白雪岚说,「你先到大厅去,招呼一下你请的客人,我到楼上看看我的朋友,好不好?」
 
  最后这「好不好」三个字,可圈可点。
 
  完全是一副和白雪岚有商有量的伴侣的口气了。
 
  白雪岚心里直乐,知道他腼腆,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的?等一下你可要快点过来陪我。」
 
  宣怀风和他开玩笑说,「不行,有朋自远方来,今晚我可要陪他们。」
 
  白雪岚把手一松,宣怀风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转身就往楼梯那头去了。
 
  
 
  白雪岚看着他高挑修长的身影在楼梯尽头不见了,直笑着摇头,喃喃叹道,「不知天上人间,不知天上人间……」
 
  舒了一口气,精神奕奕地踏进客厅。
 
  客人们见主人家出现,都和他问好,有几个隔着半个客厅见了他,顾不上别的,端着装了小糕点的珐琅瓷盘子就往他这方向来,似乎有事要和他谈。
 
  白雪岚先不理会别的,把孙副官招过来,沉声问,「那姓展的走了没有?」
 
  孙副官说,「早被宋壬从后头的小门撵出去了。不过那家伙真凶横,连宋壬都敢打,要不是看着他副官是宣副官的弟弟,日后大家见面不好意思,宋壬那群兄弟早让他见血了。」
 
  白雪岚冷哼,「有什么不好意思?揍得他满地找牙,才知道厉害。我看,怀风那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别让他再出现在我的地方。」
 
  孙副官讶道,「宣副官他们兄弟感情不好吗?」
 
  白雪岚皱眉道,「这我倒不清楚,总之跟了这么一个王八蛋,能好到哪去?」
 
  孙副官这才知道,他顶头上司正吃着严重的飞醋。
 
  这是白总长和宣副官二人世界里的事,孙副官敷衍着一笑,也就过去了。
 
  
 
  宣怀风上了楼,到了小单间外,已听见里面谈笑风生,奇怪的是,竟又多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清脆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熟悉。
 
  他一边想,一边掀开门帘,嘴里说,「抱歉,怠慢了,不曾陪客……」
 
  一现身,众人更喧闹了,纷纷说,「你就是个大忙人,刚才敷衍我们两句就走了,连来打个转身都没有。」
 
  承平笑道,「既然你知道抱歉,必然就是认罚了,来,先罚酒三杯。」
 
  低头要去桌子上找酒杯,忽然想起今夜赏荷,上的是茶,倒没有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