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关先生 作者:薇诺拉(上)

字体:[ ]

《公关先生》
  
作者:薇诺拉
  
 文案
 
    方馥浓他妈跳楼前给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个名字,特别崇高地想着“授人玫瑰,手有余香”,但她压根没想到长大后的方馥浓南辕北辙,竟变成了个“捅人刀子不见血”的坏坯子。
    然而自以为可以一生风流快活的方馥浓在他三十三岁时遇见了人生最大的危机,同样与他劈面相逢的,还有一个完全难以取悦的家伙……
 
    雅痞攻X女王受,一个化妆品公司PR与老板间火花四溅的故事,可能涉及部分化妆品行业内/幕及美容知识,半真半假,仅供一笑。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馥浓,战逸非 ┃ 配角:滕云,许见欧,唐厄,严钦 ┃ 其它:1VS1,HE
 
 
 
 
 
引子
 
方馥浓这三十三年的人生里出现过两个跳楼的女人。一个是他的亲生母亲叶菡青,还有一个是他十三岁时住在隔壁的舞蹈老师。
  
叶菡青跳楼的时候方馥浓尚在襁褓,没印象也在所难免,所以他只能从姨妈叶浣君的嘴里得悉母亲当年跳楼的真相。
  
叶浣君是叶菡青的双胞胎姐姐,人近中年依然未婚。她至今未婚的原因除了常年服用激素导致脾气暴躁,体型走样,还有一个就是她那张一打开就似机关炮般的嘴。叶浣君总喜欢一边翘腿在沙发上修指甲,一边喋喋不休地数落自己的妹妹当初是多么瞎了眼。
  
方馥浓见过父母的照片,母亲叶菡青年轻时算得上是远近驰名的美人,但还是不若父亲方瑄长得好,外国人般挺直的鼻梁,招摇的嘴唇,还有一双分不清是深邃慵懒还是城府颇深的眼睛。可惜皮囊这东西真的不能当饭吃,方瑄留给方馥浓的全部印象,除了一张堪比阿兰·德龙的英俊脸庞,就只剩下叶浣君无休无止的抱怨:他是一个吃软饭的混蛋,好吃懒做,贪杯嗜赌,而且还打老婆。
  
当时方家住的是非常老旧的一室户私房,房子中间拉了一袭帘子,就算隔成了两间。据说在方馥浓出生之前,叶菡青曾经怀过两个孩子,都因为方瑄酒后的暴力相向而流了产。叶菡青每天起早贪黑地摆地摊挣钱,回家之后要清理满地的瓜皮烟蒂,还要为牌桌上的方瑄和他的狐朋狗友们端茶送饭,方瑄赢钱的时候温柔甜蜜得像个谎言,但一旦输钱就要动粗,每次动粗必要见血,这个女人常常被丈夫打得头破血流,鼻梁骨、肋骨都断过,还险些摘除了一个肾脏。
 
一年年的春天蹑手蹑脚地来,私房外的老杏树开起花来总是摧枯拉朽,芳香四溢。又一次被打得满脸青紫的叶菡青终于意识到这样的日子永无尽头,她本想抱着襁褓中的儿子一起自杀,但在堕楼而下的最后一刻,还是听从姐姐的劝告留下了孩子。
  
她寄望此生的不甘全都能由这个孩子补偿,她希望他聪俊勤勉,与人为善。
  
她希望他做个好人。
  
叶浣君每次说起这些都会放下手中的指甲钳,神情复杂地望着方馥浓,眼角眉梢间还带着点救命恩人的沾沾自喜。但方馥浓这个时候总是不受控制地走神,他不太能入戏,也理解不了父母那辈因贫穷而产生的爱恨情仇。
  
但另一个跳楼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她实打实的在他眼前摔了个脑浆四溅,一地血腥。
  
方馥浓跟着叶浣君长到了十三岁,住的是侵华日军留下的独栋别墅,外头看上去是红砖绿萝,分外洋气,但其实一栋别墅里挤了七八户人家,而大多数人家祖孙三代都住一起。这条迂折的弄堂里还有一座废弃了的教堂,算是这片地界最高的建筑。
  
那个跳楼的女人是叶浣君对门的邻居,带着一个七岁的儿子,却没有丈夫。有些不太好听的流言说她是个小三,迟迟没有扶正后被赶到了这里。
  
那一年,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刚在北京举行,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未吹绿这片土地,自诩正经的妇人们对“小三”唯恐避之不及,却没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却一见那个女人就心笙荡漾,总要寻着借口上前搭讪。
  
而这一地域所有的良家妇女里,最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当属叶浣君。她们曾因一点琐事产生过口角,叶浣君人高马大,嗓门也大,女人吵不过她,只好趁她得胜而去的时候偷偷骂了声:“肥婆!”
  
回到家里的叶浣君嚎啕大哭,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这个死三八尝点苦头!
  
对门的这户人家给方馥浓的感觉一直有些古怪,女人鲜在人前露面,她的儿子更是几乎从不出门,他们家始终门扉紧掩,偶然门开漏出的也是森森鬼气。尽管如此,十三岁的方馥浓仍然无法否认这个女人的漂亮,她的肢体柔软得像水葱,头发长至腰际,漆黑似墨,眼睛既细且长,眼梢似妆后的伶人般微微上吊,一张薄施脂粉的脸总是依稀带着泪痕。
  
成年以后他曾在某一刻恍然大悟,她就像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时的贝鲁奇,成就了一个少年对于异性最初的幻想。
  
“没来由遭刑宪,受此大难……”
  
某一天方馥浓放学回家,耳边忽然飘来了几句京剧的唱词,他循着这润丽的声腔找过去,不知不觉就出现在了浴室门外。
  
浴室与厕所由三家人家共用,粗心的女人没有锁门,方馥浓透过门缝可以清楚看见一具美丽的女性裸体。她刚洗完澡,一件崭新的的确良衬衣就放在身旁。她的脸蛋很红,缭绕的水蒸气让那双细长的凤眼带着醉意,整个人似仙子一般绰约。
  
“你干什么!小小年纪那么下作!”女人意识到对门的少年正在偷窥自己,立即手掩胸部,破口大骂。
  
方馥浓微微感到有些耳热,却没有出声辩解。自己绝非存心偷看,对于一个十三岁少年而言,看见这样的肉体并不会马上心生浮想。他只是窘迫于不知如何圆场。
  
大约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了头,女人在柔软的嘴唇前竖起食指,轻轻“嘘”了声,她冲这个手足无措的少年眨眼微笑,示意对方不要声张,这是他们间的秘密。然后她就流动眉眼,摆动手臂,做了几个京剧花旦的功架。
  
年龄相差悬殊的女人与少年同时笑了,如同形成了友谊。
  
“不要脸!”叶浣君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了起来,像尖锥一样扎向了他们的耳膜。
  
“你也太不要脸了!居然脱光衣服,去勾引一个未成年!”她站在黑黢黢的楼道里望着仍半裸上身的女人,大喊大叫着引来了整栋楼的人,满心都是报复的快感。
  
“你说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当人家情妇也就算了,还勾引中学生!”
  
“我上次看见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在勾搭你家老王,裙子穿得那么短,胸口开得那么低,她还一边吊嗓子,一边抛媚眼……”
  
“老李媳妇你要小心啊,你家老李上次帮她换了个液化气罐,她硬要拉他进屋喝茶,手都摸到老李的裆部去啦!”
  
在叶浣君的刻意挑拨与搬弄下,里弄里的女人开始对“不要脸的狐狸精”展开了围剿。电力公司不久前刚刚调整了电价,几乎每家每户都为涨了价的电费感到不安,正好顺理成章地找到了撒气的地方。不时有人把垃圾倒在女人的门口,还故意大起嗓门:“你要不要脸啊!居然勾引一个中学生!人家还是孩子呢!”
  
为了维护母亲,足不出户的七岁男孩将门开出一道缝隙,对在门口指指点点的妇人们哭喊道:“你们滚开!我妈妈不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日子并未维持多久,在一个天气挺好的早晨,女人从废弃教堂的楼顶一跃而下,结束了这场为人指戳脊梁骨的纷争。
  
除了早起去买早饭的方馥浓,当时四周没有人。
  
十三岁的少年本想立刻叫人来救命,可怎么也难以张嘴发出声音。濒死之人的四肢一下下抽搐,除了溅落满地的脑浆与鲜血,她还失禁了。
  
这个死状丑陋的女人给他带来了一种痰积泄泻似的难受感觉,也打碎了他曾因她产生的所有美丽遐想。
  
起床倒马桶的叶浣君是第二个发现的人,随着她一声足以撕破人耳膜的尖叫:“有人跳楼啦!”里弄里的人一下全涌了出来。奇怪的是,当她活着的时候,每个人都咒她去死,可当她真的死了,大伙儿反倒急于表达起自己的同情心来。人们围绕着这个将死未死的女人,连连摇头,啧啧叹息——
  
“唉……谁活着没受点苦,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
  
“好可怜啊……这么年轻……这么好看……她这样死了,儿子怎么办呢?”
  
“肯定是被谋杀的啦,当小三也不看看人,我听说那个原配很有来头的,公安局也管不住……”
  
“……”
  
救护车没有及时赶来,女人在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不多久她那七岁的儿子也失去了影踪,而方馥浓跟着叶浣君离开上海,去了北京,直到大学才重回故土。
  
第二个跳楼的女人对方馥浓的一生都影响深远。即使过去多年,他发现女人阖眼咽气的那幕画面依然清晰如昨,让他感到自己犹如一盏被拨亮了的灯。他始终记得那一日他看见了紫气东来,听见了钟磬齐鸣,那个死而复生的年轻女人在一片光明的幻景中劝谏他:
  
勿负良辰。
 
 
 
 
第一章 我非池中物
 
滕云接到方馥浓电话的时候没少吃惊,因为这个有阵子没打照面的老友开口就说,“借我点钱,利息你看着算。”
  
俩人中学就在一块儿,此后彼此一路趋步相随,直到大学才你南我北地各行其是,期间也没断了联系。滕云深知方馥浓的脾性,凡事死好面子,不到情非得已绝不会拉开脸来借钱。何况他一直听闻对方这几年公司经营得不错,所以多少带点不可置信地问:“多少?”
  
“你有多少?”
  
这话一出滕云就知道事态的严重性,马上大方地表示,“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来见你。”
  
春节的喜气刚刚过去,三月的风在光秃秃的枝头寻寻觅觅,等着白捡一树的新绿。正值华灯初上,色彩炽艳的霓虹似透芽的春天一样妆扮起了这座城市,车流不息的街道简直像一首流动着的交响乐。十岁的滕云跟着父母告别家乡小镇,踏出火车站的第一眼就觉得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破壁离开了。
  
那东西一离开就再没回来,心里空落落的大洞逼着他这些年囊萤苦读,清华毕业后就南下发展,一直不遗余力地优秀着。
  
迈进一家咖啡馆,这个时间点人不多不少,滕云还是一眼就把方馥浓认了出来。他本想着既然沦落到张口借钱的份上,怎么也该看着特别憔悴,特别落魄。可方馥浓现在就坐在那里,侧脸望着窗外,霓虹广告牌倒映在了他似精心修裁的眉间。这个男人依旧穿得品位不俗,不是那种贵的离谱的名牌,可偏偏搭在那模特般的身体上就水绿山青,一点看不出已是落架的凤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