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算命Ⅱ 作者:lyrelion

字体:[ ]

 
 
《算命Ⅱ》作者:lyrelion 
 
【内容简介】
 
小老儿学名不甚雅观,小名不便透露,昵称暂时没有。网络中曾以lyrelion为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现实中实则无趣猥琐阴郁低调老头子一个,唯一兴趣乃抽烟喝酒。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日前手机被偷,N个班的课看要把小老儿由电线杆变为竹竿。
于是惆怅乎,郁郁乎,心有不满而不得解乎——
某夜晚自习后骑电毛驴儿回家。是夜月黑风高星光黯淡,实乃杀人越货最佳时机。小老儿身无长物只余怀中今日考卷,谁想一时不察老眼昏花,毛驴儿叫堆狗屎滑倒,一个踉跄闪身跌入下水道。
耳边只听得一阵邪恶笑声:“出来混,迟早要还——”
小老儿伸手疾呼:“苍天无眼!小老儿自问谨守本分!”
“你若谨守本分,世上再无流氓痞子一词。你胡说八道良久,也该自个儿尝尝滋味!若你想回来,必须做个极品!”
“极品?”为何小老儿觉得如此耳熟?
那声音嘿嘿- jiān -笑:“男人嘛,能进能退,能屈能伸,能文能武固然是好,但若能男能女,能攻能受,大小通吃,才是极品!”
小老儿不及辩驳,眼前一黑这便晕死过去。
待得醒来——
看官们,还是自个儿看吧,此乃血泪史,不堪回首。如今言时,小老儿亦是风中凌乱无语凝噎。
友情提示:此乃抽风脑残文,头脑正常脑筋清楚者,慎入!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邓满(大师兄),郑庭(二师兄),邵草(四师弟),邵小草(五师弟) ┃ 配角:陶峰,陆云,明鉴,明秀,尚飂,夏鎏,小老儿(老三,三师兄,某L) ┃ 其它:算命,林子潇,大色猪,小美人,黑皮猴儿
 
 
【第一卷 狗屎篇】
 
第一章 狗屎穿越
 
  
  小老儿头疼。
  多麽恶俗,居然因为被狗屎滑倒掉进下水道。正想拍拍身上,期盼我的试卷还在。
  然后一个双面人头出现在我面前:“三师兄,三师兄?!!”
  小老儿眨眨眼睛:“妖怪?”
  一个人头摇头。
  “神仙?”
  另一个人头也摇头。
  我摸摸下巴:“谢谢。”
  其中一个人头突然分离出来,带着他的身子扑进我怀里:“哇——三师兄,虽然你不喜欢师父给你取的名字,也不用逃进浴桶里自杀啊——”
  我头更疼,但是看清楚了不是双头妖怪,而是两个面目相仿之人一前一后站着而已。我伸手揉揉额角:“三师兄?”
  我怀里那个抬起头来看着我:“三师兄,我是小草啊!你不认得我了?”
  “小草?”我皱眉。
  “邵小草啊,我是你五师弟啊。”邵小草抬起头来泪眼蒙蒙看着我,“这是我孪生哥哥邵草啊,你真的不认得我了?我们以前还一起抓鱼摸虾鸡鸣狗盗强抢民女调戏民男——”
  我听他絮絮叨叨的头更疼,这就抬眼四下打量。约莫是个山洞,我睡在一堆稻草上,身上盖着大概是棉被的东西和这棵小草,旁边点着蜡烛。
  我叹息。
  K,穿越!
  我再叹息。
  怎麽办?
  这麽麻烦的事情居然让我遇到?还要不要人活了?
  反正我是没想出来,邵草拉过邵小草:“三师兄刚睡醒,你不要吵他…”我点点头,这是个正常的,他又继续说,“估计是师父太刺激他了,你也知道,三师兄一向和师父不对盘。”
  我眨眨眼睛,和师父不对盘?刚才又说甚麽名字的…我试探道:“师父…”
  邵草转过头来看着我:“三师兄,师父也不是故意的,咱们的名字都是定了的。你还是认了吧。”
  我捂着额头:“甚麽名字?”居然折磨这个人要去浴桶自杀?
  “还是不告诉你的好,免得你再自杀一次。”邵草面色冷峻,两眼放光。
  我立时一口血就想吐出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血那麽贵,学校门口的小吃店卖的旺子还三块钱一碗呢。
  我抚摸着我坚强的心脏把那口血咽下去:“给把刀,麻烦你了。”
  邵小草转头看着邵草:“哥,这个人也这麽说。”
  邵草利索的从腰上抽出刀来:“你不是我三师兄,你可以死了。”
  我看着他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不由咽了咽口水:“你你你,甚麽意思?”我宁可自杀,也不想别人动手。万一没杀死,多疼啊。
  邵草冷冷的看着我:“从三师兄意欲在浴桶自杀晕过去到现在,你是第三百零二个醒过来不是他的人了。”说着手一扬,那刀冷冷的泛着光。
  一阵穿堂风过,很冷。
  于是想起那个笑话。
  以前有个大侠,他的刀很冷。
  他的眼神很冷。
  他的心很冷。
  于是,
  这孙子….
  冻死了。
  
  好吧,这个笑话是很冷,我也这麽觉得。所以我拉拉棉被连着拉拉那棵小草,咽口口水我苦笑:“英雄…穿越来这里,也不是小老儿的错啊…”
  叮当一声,刀掉在了地上。
  邵草的眼神很热烈,邵小草的眼神更热烈。
  我在这种目光之下,觉得自己无所遁形一般的渺小。于是,本着保命的本能,我舔舔嘴唇:“那个,英雄——”
  邵小草再次扑入我的怀中把我按翻在床上:“三师兄,真是你啊啊啊啊——”
  邵草死命捏着我的肩膀:“三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我头疼到头晕的地步:“你们…”
  “三师兄最喜欢叫自己小老儿,最喜欢叫别人英雄,你就是了!”
  我无语。
  谁来救我!
  我满腔怒火,我的学生马上第三轮模拟考,我的读者还等着我更新!这群天杀的!谁这麽缺德把我弄这儿来了!
  我想跳起来大吼一声放开老子!
  但是,我身上压着一棵不算瘦弱的草…貌似这个身体之前还死过很多次,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我只能闭着嘴看着他们两个,连叹气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时候儿有人进来:“醒了?很好,放开他吧。”
  我差点儿没感激得掉下眼泪来,转过头去:“多谢英雄!”
  站在洞口的是个男人。
  简单了点儿啊…好吧,他玉树临风风流潇洒,眉目如画色如春花,任何美妙的词汇都难以形容,任何华丽的辞藻在他的脸前都相形见绌。我很贫乏,虽然我也想挤出一段五百字的来描写他的外貌,但是对不起,小老儿刚醒,暂时语言功能有障碍。我愧对我的中文系文凭。
  我露出一个自以为很亲切的笑容:“这位英雄…”
  他没理会我,只是对邵草与邵小草说:“出去找找大师兄,估计他又丢了。”
  那两个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乖乖去了,临走时热切的眼神再一次把我烤焦了。
  “我是你二师兄。”他走过来,“我叫郑庭。”他大约是看我没甚麽反应,“你不认得我了?”
  我想了想:“也许这个身体认得你…”
  话音未落,郑庭突然压在我身上,脸上露出一种可以叫做色迷迷的笑容来:“哦,原来你也知道啊。”
  作为一个生理健康心理略微衰老的男人,我当然知道这个句式所要表达的丰富的潜台词,于是我看着他:“可是我的脑子不认得你。”
  郑庭一愣,很快就放开我:“是,你不是他。”
  就这麽放弃了?我眨眨眼睛坐起来:“你知道?”
  郑庭叹口气:“因为以前我说这句话,你会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对我说,‘来嘛,英雄’。”
  我第二次有吐血的欲望。
  郑庭看我一眼:“师父说的没错,三师弟你果然在今年有大劫。”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你们是五个师兄弟?”
  “是我们。”郑庭纠正我。
  “然后,我这个身体是老三?”
  郑庭再看我一眼:“没错。”
  我跳起来:“那个所谓的师父在哪儿?!”
  郑庭惊讶的看着我:“你之前上吊自杀过不知道多少次,现下居然能起身?”
  我已跌倒在床上作为对他的回答。
  郑庭摸摸颈侧的头发:“看来现下这个你是不那麽容易寻死的人,既来之,则安之。”说着把我背起来。
  我趴在他背上,发觉他比我高一点点:“干嘛?”
  “你不是想见师父麽?”郑庭突然笑了,“我带你去。”
  我眨眨眼睛,这小子,笑起来还不错嘛。
  
  出洞,左转,前进约二百米,进洞。
  我有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进行理性思考。从四周地形来看,是个…山没有错;再从他们的衣裳来看,似乎是明朝,但是料子很一般,只不过是棉布。大约不是甚麽大门派。而且鬼鬼祟祟躲在山里,估计是邪教的可能性大一点。
  我摸着下巴慢慢想着,郑庭的脚步却停了下来,一努嘴:“喏。”
  我抬头看去,见这个山洞里供了个牌位。我一皱眉:“师父死了?”
  郑庭看我一眼放我下来:“那是师祖。”
  我哦了一声,上前一看,上面的字是行书,虽然不是简体字,好吧,很幸运我认识,我很欣慰,我没有愧对历史系的文凭。于是我扶着郑庭的手去认那些字。
  “逍——遥——神——仙——铁——口——直——断——林——子——潇——”我瞪大眼睛,转口看着郑庭,“林子潇?林子潇?!”
  郑庭似乎很惊讶:“你也听过师祖的名字?”
  我该说甚麽?
  我能说甚麽?!
  有穿越的,有写文的穿越的,有写文的穿越到古代的,可是,有写文的穿越到自己写的古代的麽?有麽?有麽?!真有啊?好,介绍给我认识!难兄难弟的不是麽?!
  我风中凌乱无语凝噎。
  郑庭看着那个牌位:“师祖说过,他以后会有个很不一般的徒孙,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也不会永远生活在我们这里,但是只要他达到某个条件,就能回去。”
  我苦笑:“甚麽条件?”
  郑庭怜悯的看我一眼:“写在师祖牌位背后,你自己去看吧。”
  我挣扎过去,将那个牌位捏在手里。
  会是甚麽条件?
  大富大贵?有可能,我记得设定林子潇的时候儿他是很贪财;吃遍天下美食?林子潇是喜欢吃东西没错儿…还是,睡遍天下美人?别开玩笑了,他自己都没做到,我怎麽可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