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陈珏 作者:陈书颜(上)

字体:[ ]

书名:陈珏
作者:陈书颜
文案:
文艺版:即便迫于现实而低头,他也要成就自己医者的信念。
简略版:被特二代豢养的平民医生努力成就自己身为医者的价值。
 
另:
一、作者君卖萌指数为负,欢迎各看官莅临吐槽指导O(∩_∩)O
二、作者君工作党,更文时间不定,但会尽量隔两日更文,绝不坑文。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强强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珏、端木羸 ┃ 配角:上官锐、上官锦、郝少峰、李铭远等人 ┃ 其它:强强,医生,高干,都市现实向童话爱情
==================
 
☆、第一章
 
  陈珏是个医者,一个以“救死扶伤、悬壶救世”为座右铭的医者。
  他工作的地方是距离生长了十几年的J·A小城不远的S市,亦属于J省中较大的一个城市,主要以农业、煤矿以及钢铁业为主。虽说是个较为富裕的城市,消费水平不是很高,工资待遇也不错,却让很多医学院的应届毕业生们望而却步。
  原因无他,S市在J省是出了名的“黑”多,所谓“黑”就是老百姓口中的流氓,警察嘴里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此类人物一多,社会治安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光天化日下的拦路抢劫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事,杀人放火的案件也不过是老百姓餐前饭后相互嗑牙的开场白。
  陈家妈妈不止一次的埋怨着自家大儿子,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地界你就能待的住?儿行千里母担忧,每每此时,陈珏总是握着话筒不言语,任凭陈家妈妈在电话的那头诉说着挂念和担忧。
  半个小时后,陈珏挂上电话,轻轻的吁了口气。目前他所在的单位是民营医院,老板给的工资在J省医护行业中还算是不错的,起码比在国营医院里强。想起国营医院,陈珏不由得蹙起眉头,真是TMD!十几年来的文明教育使得陈珏很有教养的不爆粗口,只是狠狠的在心底折辱一番来解恨。
  北方的五月是春夏交替的季节,明明中午的时候还可以穿着半袖裸/露着捂了一个冬季的白嫩胳膊,等到了傍晚之后,就要多加上一件外套抵御夜的寒凉。抬手将帽檐压低一些,毫不迟疑打消前往书吧看书的念头。最近S市不怎么太平,还是早些回寝室看书为好。
  缓步朝着所居住的那栋老楼房区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临出来时在书中看过的内容,周围的人群你来我往,脚步的速度不曾减缓,反而愈来愈快。这是个高度竞争的社会,大家面对的都是多一个人就少一条上山路的巍峨雪峰,真正能登上并占据峰顶的只是少数一部分人,你我都是对手,谁也不能马虎大意,稍有懈怠,一不小心你原来的位置就已经被别人占去,再也没有空隙。
  陈珏居住的楼房距离他所工作的单位不远,是S市近几年扩建遗留下来未拆迁的老房区。陈珏喜静,再加上单位里的同事没有人喜欢居住在这个有些老旧的楼房里,最后,这约五十平米的二层楼房就白白便宜了陈珏。就在转进楼道的那一瞬间,陈珏停住脚步,顿在那里,沉稳冷静的眸添上抹沉寂的幽冥。是个受伤的……男……人,而且,伤很重。
  那个受了伤的男人,手捂着腹部,倚靠在一堆杂物上,头微微下垂,楼道用来照明的吱呀吱呀摇曳着的吊灯半是晦暗半是清晰的将光源投在那男人的脸上,折射出苍白而又隐忍的痛苦面容。
  嘴唇是失血后的粉白干裂,因呼吸急促导致微微扇动的鼻翼较比高挺的鼻梁更为人注意,上下眼皮合十着,不时颤动的睫毛泄露一抹深沉的绿泽。看不出衣料的衬衫下摆可见大片晕染的血迹,腹部以及左上臂处包裹的布料从西装上撕扯下来的,裤腰处出松松散散着,膝盖以下掩盖在杂物堆的阴影里。男人蜷缩的姿势似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戒备的躲在暗处独自舔舐伤口,对周遭的人或物事宣告着王者不可侵犯的气势。
  陈珏在距离男人三米远的地方停住脚步。他很矛盾,想上前救人却又担心。想了想,陈珏还是走过去,询问着:“需要帮忙吗?”
  可能是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也可能是那人根本就不想理会陈珏,男人的脸上见不到什么带有情绪的表情。
  落到这般境地却没有向人求救的意愿,是该说他疑心过重呢,还是有恃无恐毫不担心会挂在这里。叹口气,陈珏有些无奈。谁让自己在校期间被几个极富有职业道德的临床老师洗脑成功,那句“救死扶伤”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应该是每个医者的座右铭,日常行医救人的准则。
  “我送你去医院。”有两种病人是陈珏最为厌恶的,一种是不配合医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总觉得自己挺一挺靠一靠那病就自己没了;另一种,就是自以为是自认为医生说的都是夸大忽悠人的,完全可以自己给自己下药诊治。而这人,已经触及到陈珏的第一条底线。
  可能是对陈珏说的话有所触动,男人抬眼,凝视着背对楼道口的青年,男人紧蹙的眉蹙得更紧。看上去不足二十岁的青年,个子比自己矮一些,头上是搭配身上运动装的一顶运动帽,帽檐压下来的刘海遮挡住眉目,小巧的琼鼻,白皙光滑的皮肤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现出一种温润如玉的莹泽晕染感,嘴唇抿成一条线,有种不耐烦的意味。
  “不去。”捂着腹部的手不由得更加用力按住伤口部位,头微微斜过三十度角,下巴抬起,右眼的眉梢向上挑着,是那种既不屑又防备的神情。
  早在发现对方的第一时间,他就做好了保全自己的准备。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社会上谁不是关上自家的门各过各的小日子,最多就是滞留一下脚步,看看热闹发表一些对自己不痛不痒的评论,转身离开抛之脑后。救助一个陌生人,还是个受重伤的陌生人……是该庆幸这个世上还是有神话呢?还是说别有意图的人比比皆是呢?
  这人……还真是……撇撇嘴角,陈珏淡淡的回道:“我呢,勉强算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能。看到伤重的人,总不能视而不见任你待在这儿耗着等死吧。你就当我是坚守职业道德,良知还未泯灭的善良人士吧!”清清冷冷的声线在不足六平米狭窄的楼道里响起,带着主人的不耐烦。陈珏讨厌麻烦,很讨厌,很讨厌。可是面对这么个麻烦,他又没办法推拒,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现,谁让他是个有着良好职业操守的医生呢……
  似乎是被陈珏说服了,男人道:“不能去医院。”他的眼神很有压迫感,深邃幽暗的绿眸有着狠戾和煞气。“这些伤,我没有办法去解释它的来由。”腹部的刀伤足有十几公分长,最深处足有两指余宽,翻开皮肉可见其中断裂的肌肉血管。这一路是靠着不断对腹部的伤口施压才能勉强止住血,左上臂的枪伤也不过是布条裹起来没有做什么处理。
  “去我家吧。”就着时隐时现的光源,陈珏扫视一眼伤口创面后在脑中分析着处理方案,家里那个急救箱里的东西应该还是很齐全的。纱布、消毒液,还需要什么呢?看伤口的样子得缝针止血了。也就是说圆针、角针、持针器、大小止血钳、钩镊子这些器械不能少。嗯……还得用点局部麻醉药,伤口要缝合的,不用麻醉药的话普通人根本受不了清创缝合时的痛。对了,最后还得消炎……得准备一些消炎药,口服的效果差一些,还是输液快,省的晚上会因为炎症导致突发高热。还有止血剂、各种维生素、能量合剂也得准备一些……
  “呵呵……”嘶哑低沉的笑声自男人口中倾泻出,而后因为笑声震动牵连到了腹部,疼痛演变成了剧痛。咳咳,大口喘气的同时重重的咳两声,这才缓解掉适才的剧痛感。
  好像没有听到那人莫名的笑声,陈珏见他没有起身的动作,便伸出手准备拉他起来,指尖刚一碰触到他的胳膊,明显地听到男人的闷哼声。“你的胳膊也受伤了?是枪伤!”
  “嗯”男人没有掩饰,直接承认。忍着痛伸出的左手自陈珏脖颈绕过,将将站起身子的略弓着腰,右手依旧紧紧压在腹部上。
  “哦。”难怪他的手一直紧捂着腹部而没有什么急救措施,原来是胳膊受伤了,只能是先顾及比较严重的伤势。“这样啊……好像有点麻烦。得多准备一些器械了……”
  “能处理?”将未受伤的胳膊环绕在对方的肩膀上,身体的大半重量基本都压迫在陈珏的身上。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不顺耳呢!撇撇嘴,陈珏一手自他腰后揽过,一手帮着压迫伤口回道:“我没接触过枪伤,估计得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把弹头取出来。”
  因为身高的关系,陈珏必须昂起头才能和端木羸对视。也许是因为年纪的关系,陈珏的个子有些矮,二十一岁的他身高不过是一米七四多一点,不足一米七五,这男人却是比他高出二十几公分。他是吃什么长大的?相比之下对自己的身高很有怨念陈珏愤愤道:“也不算是没接触过,只不过接触过的那些都是需要解剖鉴定的尸体……和你比起来,还是你的伤比较有难度。”
  眯着眼思量着,男人默然无语。
  见状,陈珏扬起一抹淡笑,按住伤口的手,自发的加大几分力向内部按压,满意的听到带着压抑的闷哼声,始作俑者的心情很是愉快。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医生,说不好哪一天你就犯到他的手里,然后就像这样公报私仇也没有人会说个一二三四五来。
  啊,原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感觉是这么的好啊……陈珏眯着眼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某发文了。请各位看官莅临……
 
☆、第二章
 
  开锁,推门,开灯。只一眼男人就将室内的摆设陈列看的一清二楚,而后视线转移到屋主的身上。屋子很整洁,也很干净,屋如其人。
  将依靠在身上的伤者扶至沙发附近,陈珏摘下帽子,露出清秀雅致的面貌。看上去不像是北方人呢!男人在心里给予评判。
  少去了北方人特有的刚硬坚毅,多了些南方人特有的柔和秀雅,兼之一副少年的娃娃脸,看上去似乎是个未成年,男人思量着,再度打量他的面容,脸型偏小,只有自己巴掌大小的瓜子脸,肌肤细腻,肤色白皙,一番走路运动后的红晕渐染脸颊,宛若沁血的羊脂玉。尖下巴,微抿着的薄唇,狭长的凤眼此刻稍稍上挑,总是似有似无的透露着些许风情,远如山黛的眉峰平和安逸,只是眉尾随着眼睛走向挑起,隐隐有着股淡漠疏离的感觉。
  “这些都是医院用的医疗用品,很干净,你自己找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吧。我这就开始手术缝针……”从屋子里找到的床单铺在地板上,再将医疗手术用的长单一一铺好。可得小心些,万一弄得满屋子都是血腥味就坏事了。
  指一指铺在地板上简易的“手术操作台”,陈珏忙着将一系列能用到的物事准备好。好在陈珏会记得定期更换浸泡器械的消毒液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一旦消毒不够细致导致感染的话,那就要出人命了!
  看着他一一将器械再度消毒后用盐水冲刷着残留液体,男人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单是他对手术常用物品使用的熟练度不难看出他经常做外科手术,技术还算娴熟,或许,可以放心交给他……
  兑好消炎药,陈珏用一个塑料方便袋制成简易的瓶套裹住装有药品的盐水瓶,站起身子,将其挂在附近的衣服架上。
  熟练整理着输液器,将管腔内的空气排净后,陈珏手持两个棉签,一个是酒精消毒液,另一个是干棉签。蹲在男人身侧,抓起他未受伤的手在手腕上两横指处缚紧止血带,将他的手蜷成拳状并向下按压,另一只手不轻不重的在手背上拍打着。
  男人的身体僵住了。周围阴风阵阵。
  不去理会周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某人,陈珏一手手持注射器,一手拿着麻醉药剂抽取兑换着,淡漠冷然的凤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好大的派头!当自己是落难的王孙公子吗?可惜,有句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摇晃着注射器,陈珏无声的威胁着。你不是大爷,我也不是孙子,乖乖摆正现在的身份地位,免得一会儿吃苦受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