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爱是谁 作者:nuonuo/诺诺

字体:[ ]

 
            最爱是谁
 
            俞春自小头脑聪明、表现优异,
            父母却反而偏爱表现并不突出的双胞胎弟弟小新,
            就连两人离婚时也只抢著要弟弟,
            与家人并不亲密的俞春只身在外完成学业
            直至成为精神科医生。 
            不料某日弟弟的死讯突然传来,
            而弟弟的日记本,竟是由一个疗养院病人的家属交给他!
            在翻阅日记的过程中,
            他所不知道的事实真相如抽丝剥茧般逐渐揭开,
            疗养院里九号床那个只听他的话的病人阿武,
            又和弟弟的过去以及他的死亡有什么关系? 
 
            第一章 
            "小春,起床了。" 
            妈妈刺耳的叫声,从遥远的彼端,将我从昏睡中叫醒,我挣开疲累的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哗"的一声,日式的拉门,被大力地拉了开来,一张被名牌化妆品堆出来的精致容颜,看去艳丽非凡,再加上保养良好的身材,看上去,任谁也不会相认这是一个已经五十出头的老太婆了。 
 
            "还睡懒觉,快点起床!"腥红的嘴唇边,带着一抹不悦,"小新就不会赖床!" 
            在妈妈说话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不理睬那个美丽的母亲。 
            "快起来,明天要送小新去上学,你去不去?" 
            我没有回答。 
            妈妈不耐地用手拍了拍我的臀部,见我没有起床的意识,便走了出去。 
            听到拉门被拉上的刺耳声音,我的眼睛才睁了开来,依旧直视着天花板,发着自己的愣。思绪飘得很远。 
            我叫俞春。 
            听去却像愚蠢。 
            可是我却并不愚蠢,反而很聪明,我七岁开始读书,就接二连三的以优异的成绩跳级,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已经是医大的学生了。聪明到不合群,反正,天才从来就是孤独的,我也喜欢孤独。 
 
            可是,我天生就不可以孤独。 
            因为,有小新的存在。 
            小新的全名是游新,是我的双胞胎弟弟,虽然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却从小就是爸爸妈妈眼中的宝贝,也是他们离婚时抢着要的得到的那一个。是的,我的父母亲,在我和小新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他们离婚的时候,争着要的,是那个可爱的小新,而不是我这个从小就显得老成的小春。 
 
            明天,是什么日子? 
            翻了一个身,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半天才想到了明天是个什么日子。明天,是小新到大学里报到的日子,真是想不到那个看起来虽然可爱得不得了,但是却不爱学习的小新能够考上大学,什么大学呢? 
 
            记忆有些模糊,隐约听说过,好像是本城一所有名的大学吧...... 
            小新,还是蛮厉害的嘛!只是,当小新刚要去大学的时候,我已经通过考上了医大的研究生了。 
            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虽然,我和小新是同卵双胞的亲生兄弟,但是,从小我就讨厌小新,非常,非常地讨厌! 
            我不会去送小新的,绝对不会! 
            就算是母亲用断绝他一个月的粮饷来威胁我,我也不去...... 
            绝对不去! 
            心里这样想着,床头柜上的电话忽地急剧地响了起来,滴铃铃,滴铃铃...... 
            茫然地看着电话,家里一共有三只电话,每只电话的号码都不一样,知道我房间里电话号码的,只有少数几个人,而在这种时间打电话来的,只会有一个人。 
 
            房间的日式拉门又被"哗"地一声拉开了,母亲那张精致的脸,带着一种讨好的表情:"小春,接电话好不好啦?" 
            母亲是很难得用这种带着点撒娇的柔软语气来和我说话的,而我虽然最恨母亲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却也最难抗拒母亲的这种语气,我的眼睛盯着那只电话,希望电话的那一头的人可以放弃,可是电话的那头却有着我们家族人所特有的固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在母亲期待的目光下,慢慢地接起了电话。 
 
            "小春!" 
            高扬的,兴奋的声音,直接冲击着我的耳膜,让我下意识地将话筒拉离了耳朵。一直在一边守着的母亲一双画着淡棕色眼线的眼睛责备地扫了我一眼,疲惫地扯了扯嘴角,我无奈地拉近话筒,回复着电话的那头:"小新,有什么事吗?" 
 
            "明天来送我去学校好不好?我都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小春,来嘛,来嘛!"带着撒娇的语气,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所特有的。 
            "明天是吗?"早已经打定了主意的我,故作着沉吟,电话那头的声音就立刻紧张起来。 
            "小春,不要不来嘛,我很多朋友也会来送我啦,他们都不相信我有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很厉害的哥哥,都说像我这种长相根本不可能有绝顶的智商,小春,你就让他们瞧瞧嘛!"电话那头的小新肯定是嘟哝着嘴,一副抱怨的表情吧! 
 
            我想也是!我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在心里小小声地回答着。以小新的模样,看去真的不太是有绝顶的智商,可是很好笑的是,我这个有着超级智商的聪明人士,却有着一张和小新一模一样的脸。纵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气质地改变,我与小新已经不再那么相似,但是每次在镜子中看到这张脸,我的厌恶便会油然而生。 
 
            "明天,我要准备回校的行李,可能不去送你了!"淡淡地,我回答着电话的那一头,刻意地转过身,回避着母亲那双愤怒地眼神。 
            "不行啦!"电话那头尖叫着,"明天一定要来啦,小春要是不来,我就会朋友们笑话啦!" 
            单纯的小新,也懂得要面子了吗?我淡淡地扯起嘴角,发出无声地笑容,张开口,正要以我一惯地刻薄回复着我那亲爱的弟弟,却被一阵拉扯扯开了心神。转地过,我看着母亲,她正拉着我的衣摆,手上飞快地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然后放到我的面前。 
 
            看清了纸上的字,我愕然。 
            答应小新,你的行李我来收拾。 
            母亲是个懒于做家务的女人,连内衣都要我来帮她洗,而今为了让我去送送小新,她竟主动提出帮我收拾回校的行李。虽然一向知道她宠爱小新到了溺爱的地步,我还是有些怔然。 
 
            "小春?"电话那头为我久久地不回声而感到惴惴不安,疑惑的声音轻轻地随着电话线传了过来。 
            "啊,"我回过神,对着母亲点了点头,看到母亲精致的脸上露出了少女般的灿烂笑颜,我的心再次发出无奈地叹息,"好吧,明天我去。" 
            "好耶!"小新大叫着,"明天一定要来哦,不来的是小狗!" 
            相对于小新的兴奋,我却显得有些低落,真的,真的,不想去......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去的话,我的人生,就会从此不一样了吧?可是,那一天,我如果没有去的话,我一定会后悔,因为,从此错过了心中的他。原来,心里有一个人的滋味,是那样酸酸的,甜甜的,幸福而又酸楚的...... 
 
            "原来,小新真的有一个双胞胎哥哥。"那双细长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我,不同与其他人的那种好奇,而是一种......一种失望,一种遗憾。 
            我好奇了,收起了原来抱持着的那种漫不经心,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的男孩来。一眼乍看去,这是一个很不起眼的男孩。虽然长得高高大大,但是,五官平平,是一个站在人堆里你绝对不会去注意的那种类型。如果不是那种眼神,我也绝对不会去注意到这个男孩。小新有个双胞胎哥哥,真的有那么让人失望吗?我的存在,真的有让他感到那么遗憾吗? 
 
            小新,你的存在,真的是可以遮掩去我存在的意义吗? 
            我直勾勾地回视着那双细长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微微地一愣,然后晒得黝黑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酱色,腼腆地转开了注视着我的眼睛。 
            仔细地看着,我发现这真的是一个长得不太好看的男孩。因为容貌继承了母亲的秀丽与精致,我与小新长得都是相当的出色,更因为父母亲的审美观点,我与小新的朋友多为容颜亮丽之人,而这个相貌平平的男孩是怎么样成为小新的朋友的呢? 
 
            "小春!"一旁被父母包围着的俊秀男孩一把扯住了我的胳膊,笑得甜甜的,依傍在我的肩膀上,"你在看什么?都不理我?" 
            收回注视着那个躲在角落里的男孩目光,我静静地笑着:"还能看什么,不都是你的同学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