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下弦美人 作者:阿彻

字体:[ ]

 
 
 
 
 
 
《下弦美人》作者:阿彻
 
  文案:
 
  他看似如此完满,几乎一切都俱备了,却如下弦月般,情感生生缺了一角。
 
  照顾伊离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明知那是叶筝无心的温柔,但还是教幼小的伊离深深被感动了。
 
  当年幼的依恋、崇拜转变成了爱恋、独占,那在心头撕扯冲撞、得不到救赎的爱情,是否能在互不相通的两个世界,找到感情的出口……?
 
  Chapter 序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
  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下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
  ……
  他没读过什么书,也背不出一句诗词,只有这段张潮《幽梦影》里形容美人的句子,他偶然间看到,就有说不出的喜欢,明明对文意似懂非懂,还是反复的看了又看,像着魔般看了无数遍,一直看到可以记在贫乏的脑子里为止。
  他想那一天,他遇到的「女神」,大概就是那样子的。
  ……但又有一点点不同。
  他的美人,以花为貌,以月为神,以冰雪为心。
 
  Chapter 1
 
  虽然叶格晞从没有刻意将儿子当资优天才教养,叶筝还是很早就展现了和同侪们的明显不同,不论是在天分或心理上。
  他自小早熟,个性沉稳乖巧,高二那年跳级录取第一志愿的大学科系时,才刚满十五岁,比同龄学生都早了三年。一米七出头的清瘦身材,仍然是发育中少年的模样。
  叶筝和其他男孩的最大不同处,还包括他的外貌。以至于在同年春天的校庆活动中,众人看了叶筝的公关咖啡店女仆扮相,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尽管那个企划的目的是以搞笑来招睐顾客。
  「小筝筝,小筝筝公主!一号桌客人指名找你,快过来见客!」
  「……可以不要那样叫我吗?」
  叶筝尽管微皱眉心略显不悦,还是顺从同学的呼唤站了起来。身旁女学生不依的伸手,拉住他身上一袭雪纺纱洋装的裙摆。
  「等一下嘛!你才待十分钟耶!」
  「我们可是点了很多东西喔!至少再陪我们聊一会儿好不好?」
  「对不起,学姐,你们先用餐,我过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他有礼的颔首,女孩们见状也不再为难他,笑眯眯与他挥手道别,另一手不忘拿着手机,对她们心目中完美白马王子的女装扮相照个不停。
  下一桌的顾客有男有女,一见叶筝来,女生全部脸红尖叫,男生有一半用惊艳的目光盯着他瞧,另一半不敢直视,只敢闪闪躲躲的看。
  叶筝早已习以为常,拿起MENU客气的问他们要点什么,没有丝毫不自在之色。
  「真厉害,连扮成人妖都一样招摇,干脆去变性当女人算了!」
  几个男同学站在一旁,其中一个在叶筝经过时,故意用可以让他听见的声量说道。
  叶筝也不介意,淡淡回了句「托你们的福」,将他们嫉恨的目光全部抛诸脑后视而不见。
  「叶筝,你还好吧?」
  和同学交班后,下午有事得先离开的叶筝走回教室换衣服,好友之一伍天玺跟在他身后问道。
  「没什么事,怎么了?」
  「马旭那群家伙,站在角落不做事,光会放些垃圾话,真是欠扁!」
  左右瞄瞄见四下无人,伍天玺忍不住大声抱怨:「当初这活动也是他们提议的,摆明了就是要陷害你扮女装,这下子看你大受欢迎,他们又吃味了,搞不懂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随他们去,大概等我离开学校,他们就会开心点了吧。」
  「怎么这么说嘛!唉,你真的要早一年弃我们而去啊?我还宁愿走的是他们……」
  叶筝走到自己座位,定格了三秒,眼睛梭巡四周一圈,回头道:「天玺,我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好像不见了。」
  「什么?」伍天玺一惊,也帮忙在教室里找了找,果然不见好友原本穿来学校的制服踪影。
  「这……谁没事会拿你的衣服?」
  叶筝拿起背包检查了下。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财物。
  「……我大概可以猜得到是谁。」他说。
  「咦?不会吧!难道又是马旭那群人吗?」伍天玺也随即意会,叫道:「太过分了!我一定要去跟老师告发他们——」
  「算了,没有证据。反正也只是一两件衣服,他们要拿走就拿走。」叶筝淡道。
  「可是……这下你要到哪里去生衣服穿?今天没办比赛,大家都没带运动服,你总不能穿这样回家吧?」
  虽然看起来一点都不奇怪……不对,就是这样才奇怪啊!
  「马旭他们一定是故意的,摆明了就是要看你出糗!」伍天玺气得握紧拳头。亏叶筝好度量不跟他们计较,他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叶筝不语的拿下发饰、假发,看着手表忖思了下。
  父亲和同居人今天刚从欧洲返国,半小时后会来学校接他一道吃饭。父亲就算了,他一点也不想让那个男人看到他这副模样。
  「天玺,我去附近的店买套衣服穿。」他提起背包,朝好友摆摆手:「咖啡店的工作就麻烦你们了,不好意思。」
  「欸?等一下……」他就穿这样走出去啊?伍天玺看着叶筝即使蓄着男生短发依旧毫不突兀的洋装背影消失在门外,心里略觉怪异。
  奇了,学校正门附近都是住宅区或小吃店,有在卖男生衣服的商店吗?怎么他都不知道……
  另一边,叶筝从教室大楼走出,也没有行往校门方向,而是反向一路直趋学校后方围墙。
  他当然知道学校正门附近没有卖衣服的地方,就算有也要走很远。但校园左后方的围墙之外,越过一座小公园,不用走几步路就有一家运动用品店。
  那样就够了。
  走到墙下,叶筝做了件让所有熟识他的人都会跌破眼镜的事:将背包甩上围墙,矫健攀了上去翻墙而过。
  利落无声的动作,就和他的五育成绩一样完美。
 
  刚走进公园,背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叶筝见是父亲来电,立刻按下接听键。
  「小筝吗?抱歉,爸爸现在暂时走不开……」叶格晞略微吞吐的声音传来。「大概再晚一点过去接你……你在学校等爸爸一下好不好?」
  「爸在忙吗?没关系,那我自己搭车回去好了。」
  「也、也不是在忙……」叶格晞结巴得更厉害了。「还是……我请倪叔叔先去载你回家?呃……因为他刚好有空……」
  叶筝沉默了下。
  「好吧。」他道,随即挂了电话。
  虽然才四月,台北盆地的气候已经相当炎热,加上时值上班上课时间,公园里没什么人烟。叶筝独自走在纵贯公园的柏油小路上,白瓷娃娃似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思绪。
  走到近出口处,不意一道直挺挺跪在路面的小小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叶筝停下脚步,有些漫不经心的打量对方。
  那是个又瘦又黑的小男孩,年纪大概不超过五岁,在大热天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长袖衣裤,头发蓬乱,沾满砂土,看起来像三天没洗过澡。
  ……哪家的顽劣小孩被父母罚跪在公园吗?对叶筝来说,这是完全无法理解和想象的事情。
  「让开。」他对男孩说。
  男孩震动了下,猛然抬起头,瘦到几乎见骨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大得出奇,仿佛被侵犯地盘的野生动物,直勾勾盯着面前的陌生人看。
  本来充满敌意的目光,在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后,逐渐转变成惊讶和毫不掩饰的着迷。男孩呼吸变得急促,嘴唇掀了掀像是想说什么,却一时无法发出声音来。
  「……」
  叶筝看多了类似的露骨注视,只是没想到会在一个不到五岁、素昧平生的小男孩眼中看到,还是这么强烈过火的眼神。
  厌恶的感觉在心底生根,他选择绕过动也不动不肯让路的小鬼,继续前行。
  「……姊姊……」
  叶筝皱眉,确定不是幻听后,转过头来。「谁是你姊姊?」
  「碰!」小男孩似乎想站起来,却因为跪地太久脚软无力,仆向前重重摔了一跤。随即他挣扎着爬起,挨到叶筝脚边,拉着他的裙摆仰头看他。
  「姊姊……你回来了……」
  「放开,我不是你姊姊。」
  身上的洋装是借来的,但小男孩的手指已经在上头留下几道污痕。叶筝挥开那只瘦小却颇有力的手,没想到男孩又锲而不舍的缠了上来。
  「姊姊,你要去哪里?」
  ……这小鬼怎么回事?他没有把厌烦表现在脸上,只道:「你放开我,我就说。」
  男孩依言松开手,叶筝见纠缠消失,立刻转身加快脚步离开,不再回头看他一眼。
  「姊姊……」急急想追的小男孩又再次摔倒,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思念的身影远去,眼泪夺眶而出。
  「姊姊,你明天还会不会来?我在这里等你……」他朝着他喊,异常混浊沙哑的嗓音仍能听出属于孩童的稚嫩天真。
  简直莫名其妙。叶筝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也不喜欢这陌生男孩像吃错药一样的蛮缠不休。
  「好,如果你明天还是跪在这,那我明天就会再来。」他随口冷冷回道。在走出公园的那一刻,也彻底将男孩的事抛出脑海不再忆起,就像把电脑多余的档案一笔删除丢进垃圾桶。
 
  「小筝,等很久了吗?」
  「没你折腾我爸的久。」
  倪珑低笑起来,看着数月不见、长相越发秀丽的少年坐上车,一点也不意外他没给他好脸色看。
  「还是这么敏锐啊,聪明的小筝。」
  「一下飞机大白天的就发情,你脑袋只装那档子事?他四十了,麻烦你克制一点。」
  「喔,不知道是哪个小鬼,才八岁就拿『那档子事』当素描题材?」
  叶筝哼了一声扭头不答,倪珑自顾自的又道:「我可是已经忍好几天了,是很想试试在飞机上做,可惜那实在有技术上的困难……」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那些废话。」
  倪珑仍是笑,对少年的忤逆丝毫不以为意。
  其实他不讨厌叶筝(虽然越大越不可爱),因为这孩子和他惊人的相像,不过自从七年前他和叶格晞成为恋人以来,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同极互斥吧?
  偶尔他甚至会想,也许出身孤儿的叶筝,是他少年时与某位学姐行无爱之性下诞生的孩子。但究竟是不是,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小筝,你在外面也是这样和别人说话吗?嗯?」
  「关你什么事。」叶筝支着下颔,转头看向窗外。
  「听你爸说,你今年就要上大学?」
  「我打算搬出去住。」他答非所问。
  倪珑喔了声,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跟你爸爸提过了吗?」
  「等一下看到他就会说。」
  「你爸陪我在英国待了半年,才回来就听你说要搬出家里,他会很伤心的。」
  倪珑边说边瞥着他漠然的侧脸,知道他心意已决,忽道:「我在T大附近有栋房子,你就住那里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