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BAD BOY+外传 作者:阿彻

字体:[ ]

 
 
 
 
 
BAD BOY (上)
文案: 
  赵永夜,枫淮家商篮球队的控卫,擅长国骂、给人拐子,火爆浪子脾气的他总处於失控边缘。况寰安,协扬高中篮球队的队长,温和开朗、神经大条。 
  救了随意挑衅被群殴的赵永夜,球场上劲敌的两人,变成了制约与被制约的关系,当Bad boy遇上Nice boy,谁吃定谁? 
  「赵永夜,你上一次跟女孩子做那种事,是什麽时候?」他突然问。 
  「啊?」我一凛,瞬间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差点昏倒,脑袋却又一下子变得清醒无比。 
  「忘记了?好吧。那我再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 
  「应该是没有吧。」况寰安缓缓的说,把我别开去的脸扳回来。 
  「乱骂脏话,就洗嘴巴。至於乱跟人发生关系,该洗哪里……这个你也回去自己想。」…… 
  〈XX体育报讯〉 
  HBL〈注一〉高中篮球联赛上演火爆戏码枫淮家商球员赵永夜遭驱逐出场 
  枫淮家商与协扬高中这一役拼斗激烈,双方球员都在打肉搏战,其中枫淮家商控球后卫赵永夜,多次高分贝质疑裁判判决,比赛中也屡屡和对手协扬高中的主力前锋况寰安发生肢体冲突,甚至因不服判决,意图上前殴打裁判张宗耀,幸而队友及时阻拦,但赵永夜仍遭大会判以技术犯规,驱逐出场。 
  裁判组赛后闭室讨论,一致认为此风不可长,但基于教育立场,不愿就此断送该球员前途,最适切的处置方法应是禁赛,至于禁赛几场,将再开会讨论。 
  枫淮家商,如此优雅的校名,却是HBL里球风最粗暴的一支球队。尤其他们今年的二年级当家控卫赵永夜,性格更是出名的桀骜不驯…… 
  第一章 
  那天我一定是吃错药。 
  那天,HBL复赛赛程的倒数第二日,枫淮家商对上协扬高中。 
  从一大早,一切就都很不顺。 
  「干!八点半?」 
  一觉醒来看到墙上的闹钟,我差点没吓死。 
  「惨了惨了!赶不上晨练了啦!」 
  篮球队的晨练六点半就开始了,今天针对协扬擅长的包夹防守,做最后一次的突破练习,这会儿没到,一定会被钉得满头包,邹老头的脾气不发三天不会消的。 
  妈的,一想到他的无敌碎碎念神功,我头就开始痛了…… 
  「赶不上就算啦,干嘛那么认真,反正你们都稳晋级了不是?」女人软软白白的手臂冷不防缠上我的背。 
  「再来一次,不然不放你走。」她在我耳边吹着气说。 
  这个小婕,脸蛋正身材又辣,已经有个同班同学的男友,但大概很没用,要不然她也不会每次和我在一起都这么饥渴。 
  如果还有时间,我是很愿意陪她玩啦!不过不是现在。 
  「卖闹啊大姐……」我扳开她的手指,她趁机往下面摸去,不过弄了几下,我的小弟弟就又站起来了。 
  她笑了起来,我有点不爽,转身抓住她的手腕固定在头上,另一手抬起她一条腿,挺身就顶了进去。 
  「哎哟!啊……好痛!别那么用力嘛……」 
  小婕痛得不断哀叫哼吟,我不理,狠晃了一顿后拔出来射在她腿侧,起身下床找衣服穿上。 
  「还要赶去练球啊?真有体力。」 
  她点了根烟,倚在床边看着我。我嫌恶地挥挥手,拒绝闻烟味。 
  「没体力怎么在球场混?跟打球比起来,做这档事哪算得了什么。」 
  「哼!换做我家那只,早就软脚站不起来了。」 
  「休掉换一个啊。」我套上T恤往下一拉。「啊,不过请别考虑我,谢谢。」 
  「你?我还没疯。要找我也会找个好男人,帅气、体贴、个性好、够man 、性能力又强,像你这种,只适合当「炮友」。」 
  「干,这种「好男人」哪天你遇到了跟我说一声,我马上转性当gay ,不然把他卖去动物园也好,绝对比熊猫还值钱。」 
  我嘘她,拉上外套拉炼提起背袋,准备出门挨刮去。 
  「喂!赵永夜,今天的HBL比赛我会去看喔。」小婕忽然在我背后冒出一句。 
  「什么?」我有些愕然地回头,怀疑自己耳背。这个篮球白痴刚刚说她要去看啥? 
  「不过你不用表现得太好,我不是去看你的。」她挥着手说。 
  这个臭小婕,有时候说话真的会气死人。「不然你来干嘛?当壁花啊?」 
  「你们今天是对协扬高中对吧?协扬有个男孩子好帅,我要去现场看本人,呵呵!」 
  呵个屁! 
  「你在说谁?」我问,虽然心里已经有底。 
  「嗯,就是那个十号的队长嘛,况……况什么的……」 
  「况寰安。」我冷冷帮她回答。 
  「对!就是他就是他!」 
  小婕兴奋地拍着手大叫,那种小女孩装可爱的蠢样,和她手上的烟根本搭不起来。妈的,这女人什么时候变花痴了? 
  「你知道他嘛!那你跟他有没有交情?到时帮我介绍一下,他好帅,笑起来又变得很可爱,我好想认识他喔!」 
  「「交情」?我还- jiān -情咧,鬼才会跟他有交情!」我越听越不爽,搞屁啊,连况寰安那种假仙的货色都迷!「我们跟协扬只 
  有「交恶」好不好,不准你去帮他们加油!」 
  「哟哟哟─」小婕斜睨着我,一副「谁理你」的表情。「赵小弟弟,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娘就是要去看他,你管得着啊!」 
  「你眼睛糊到粪喔?那种小白脸有什么好!」只会靠着一张脸招摇撞骗,球迷全是花痴! 
  「拜托,人家皮肤可是健康的古铜色好不好,运动时还会变得红通通,超卡哇伊的,要说白,你的脸比他还白咧!」 
  「干!有种再说一遍看看!」 
  这女人专找人痛处踩,我气炸了,正想扑上去再干得她哇哇叫,不过突然飘进视线里的钟面,让我不得不打消念头。 
  球赛十点半开打,再不走,真的就来不及了。 
  「不跟妳扯了!想来就来啊,来看协扬被我们电得金光闪闪。」 
  「恶,少臭美了!」小婕满脸不屑地丢来一只枕头。 
  「是不是我在臭屁,到时候你就知道。」 
  我瞪她一眼,大门用力在背后摔上。 
  这场比赛对我们枫淮家商来说,其实赢或输都没差,因为复赛四连胜的我们,早就笃定可以晋级八强。 
  不过对手协扬就不同了,本来是最被看好的球队,结果几个主力球员在比赛中分别受了伤,战绩也一路往下掉,目前只有一胜三败,如果再输掉这场就掰了,可以准备回家过年去,所以他们当然非赢不可。 
  但那又怎样?不管比赛关不关键,没有人喜欢输球的感觉,能赢的比赛当然不能放掉。况且,对手可是今年夺冠大热门的协扬,现在虎落平阳,当然要给它落井下石好好修理一番,让它不能翻身,不然万一到了八强赛,他们又调整回最佳状态,那不更麻烦。 
  虽然……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毕竟都已经确定晋级,不「里类思」一下,实在有点对不起自己。 
  所以昨天晚上拿到第四胜后,刚好最近搭上的一个女大学生小婕打电话来,我就忍不住和她出去了。 
  自从十四岁开荤以来,只有遇到大型比赛时我才会禁欲,这次也已经忍了好几天,都快爆掉了。要解决当然就要找女人,打手枪是逊脚才会做的事,我才不干。 
  我们在她公寓「运动」了大半夜,然后双双睡倒,只是没想到会一觉睡过头─ 
  而比赛,也打得出乎意料地辛苦。 
  看到我出现,邹老头的臭脸就没好转过,一副家里死光光的衰样,一开始也没把我排在先发名单内,直到第一节快结束,才把我换上去。 
  大概是天气冷,身体还没热开,持球的手感就是怪怪地,有好几球都没处理好,自己出手也投不进。加上协扬这次死马当活马医,用了一些一年级球员当主力,没想到居然还个个都表现得不错,有内切有外线,上半场结束时,硬是把原本落后的分数追平,扳成平手。 
  「赵永夜,以为自己都二年级了还算是新人啊?看清楚,人家一年级的就可以把你吃死,一包夹你就乱传,搞什么啊你? 
  你这个控卫是挂名的是不是?干脆回家吃自己算了!以后都不用来练球了,回家睡你的大头觉吧!」 
  中场休息时,枫淮全体人员到体育馆外开会,邹老头果然就开炮了。 
  他骂人超难听的,我这场球打了十几分钟还是找不回球感,本来就已经很不爽了,听到他还在那边靠夭个没完,心里更干。 
  「干嘛,你那是什么眼神?瞪我啊?对我说的话不服气是不是?」 
  邹老头伸出手指,在我额头上戳了又戳。说真的,全天下也只有他敢和能这样对我了。 
  「没有。」我忍着气回答。妈的,旁边有一堆女生躲在门后偷瞄,他就非得要让我这么糗是不是? 
  「新手就是新手,上半场他们只是球运好,才会赛到那么多球,还有那个狗裁判……」 
  看到邹老头不赞同地瞪来一眼,我撇了下嘴,耸耸肩改口说:「反正下半场我们就会讨回来的。他们经验不够,时间一久, 
  一定会露出破绽,光靠运气是不可能吃太久的啦!」 
  「打球跟打架一样,打不赢人家就是你弱,不用牵拖那么多。」邹老头「哼」了一声,眼睛露出凶光。 
  「赵永夜,你下半场给我清醒点,别再犯那些莫名其妙的失误,对手除了况寰安以外都是一年级的小毛头,你没理由会输 
  给他们。其他人也是,就算已经晋级了也不准松懈,这场球一定要赢,我们枫淮要复赛全胜进八强,听见没有!」 
  「是!」 
  训话结束,一回到体育馆,我马上就注意到右边的观众席一角,不知啥时多了一片很显眼的黄色区块。 
  比香蕉还要黄上好几倍的鲜黄色,会穿这种低俗球衣的,也只有那个自称高中篮球霸主还不觉得丢脸的滨山高中了。 
  虽然故意坐在角落好像不愿意引人注目似的,但放眼望去,整个球馆有谁比他们惹眼?看了就不爽。 
  今年枫淮也很有希望拿冠军,而滨山已经确定以B组第一的成绩进八强了,我们在A组当然也不能漏气。 
  邹老头说的没错,全胜是一定要的! 
  下半场一开始,协扬果然还是那一套包夹防守。 
  不过,毕竟新人居多,经验和耐力都不足,被包了几次后,我逐渐看穿他们的模式,好几次钻到他们的漏洞,用妙传成功 
  跑出快攻。 
  同时我也找回手感,两分钟内各砍进一颗三分球和中距离,一下子就把分数超前并拉开。 
  「喂!阿凡!」 
  快速推进时,我把球传给在右前方奔跑的阿凡,原以为妥妥当当,没想到边上突然杀出一只手来,硬是把球抄走。 
  怎么可能?我故意看左边传右边,这样还会被人识破? 
  一看清楚抄球的人是谁,我更是吐血。 
  况寰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