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BL之死亡时间(出书版)作者:阿彻

字体:[ ]

 
 
 
HBL之死亡时间·出书版   
  
     文案
      自从认识某人以后,我就多了很多害怕的事……包括死亡。
      交往了七年的两人,甜蜜而激情的日子中,总有些琐碎的无谓争吵。历经了相亲与乌龙新闻事件,两人看似和平状态的生活,又因兵役问题起了争执!这回霸道的裴竟要柏樵拿出“诚意”,才答应让他去服兵役……透过裴大姐对于家庭、感情的论点,方柏樵开始省思,他与裴炯程之间需要的是什么?他能给裴的又是什么?
      感觉撬开齿列侵入的舌似乎有失控的态势,他指尖微微一颤,正要抬起阻止,没想到点火的人突然就自己将火灭了。
      身边的床垫微微一沉,坚实的手臂环上他腰,没再有下一步举动。
      “欠著。”他有些喑哑的道。
      非常简洁的用字,却仍无可避免流露出刻意压抑的情欲,似乎比露骨的床笫言语,更撩动他心底敏感的那一处…………
      男主角 方柏樵,裴烱程
      系 列 绿叶森林
      出版日期 2006-03-03
 
      第一章
 
      虽然我知道,再也没有比看著最爱的人死去更痛苦的事……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活得比我更久。☆油炸☆冰激凌☆整理☆
      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
      「你不是说过不会再抽菸了吗?」
      方柏樵皱眉拾起被随意扔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不用凑近,也闻得到那股缭绕不去的淡淡刺鼻气味。他忍住叹息冲动,胸口不由升起一缕无力感。
      他方法用尽,包括无法宣之以口的,终於在前阵子成功说服年纪轻轻菸龄就已超过十年的同居人戒菸,将家中的菸全丢了垃圾桶,没想到这几日他连续值班,不过几晚没回来睡,那人居然又故态复萌。
      「你弄错了。我说的是『不会再让你看到我抽菸』,意思是我不会在你面前抽,其他的时候当然就另当别论。」裴烱程慵懒坐进沙发,扯下束缚於颈间的领带说道。衬衫上排两三个扣子解了开来,微敞衣领内隐约可见一片肌理如凿的精健胸膛,并未因繁忙的商务生活而有丝毫消磨。
      「你……」原以为好不容易迫得男人答应,没想到他却在语句上钻起漏洞来,方柏樵气得原本就因睡眠不足而犯疼的头又愈加抽痛了。
      「这样有什麽差别?你明知我的意思是要你从此都不再碰。」
      「怎麽没差别,吸二手菸的确对身体不好,虽然以前已经让你吸了不少,但现在改还来得及。以後我都只在公司抽。」
      「抽菸本身难道就对身体好了?」这是什麽逻辑!「你别忘了,遗传因子也会影响的,你们家族已经算是高危险群,再加上抽菸恶习的话,发病的机率一定更高。」
      殷鉴不远,莫非他忘了他父亲的事吗?
      「放心,那我会是例外。」裴烱程扬眉瞥来一眼,那眼神里尽是方柏樵完全无法理解的自信。「你注意自己就行了。听说大医院有不少主治医生都是老菸枪,你自己当心点,能避就避。」
      「你……别扯到我这边来,现在说的是你!」平日同样话少,但真要辩起来,读医的他往往是争不过从商的裴的。当然,裴无可救药的自我中心性格,绝对才是主因中的主因。
      「我怎样?我要说的都说过了,不会再更改,没什麽好谈了。」裴烱程断然一挥手。「到此为止。」
      方柏樵闭了闭眼。虽然他知道,裴说不再於家中抽菸其实已是他难得的一大让步,但他难道就不能再……
      「……总之,我请你二哥帮忙在公司看著你。你可以先试著减少抽菸根数,例如一天上下午先各抽……」
      「没用的,那挂名家伙待在公司的时间比来打扫的清洁工还少。」裴烱程眯起眼,「不准你找他。」顿了顿,他有点不耐的起身,解开衬衫皮带朝旁一扔,转身走入浴室。
      「你不觉得你管太多了?」
      浴室门阖起前,他没有回眸的丢下一句,随即门碰然摔上。
      ***
      淋完浴出来,裴烱程替自己倒了杯红酒。
      啜著以前从不碰的酒类,那稍嫌过甜的温和口感,如今似乎也不是那麽难以忍受了。眼角瞥见同居人随後进入浴室拿出他的长裤,连同他方才脱下的衬衫外套一同放入已累积数天份量的洗衣篮内,他皱眉,无声放下酒杯。
      「别理了,送洗衣店就好。」他走过去拉住方柏樵臂膀,不意觉察到他的身子竟晃了一下,几乎重心不稳。
      「没必要。」
      况且怎麽送?以目前状况而言,洗衣店的营业时间内,他们俩根本都抽不出一点空閒。方柏樵甩著手挣离来自背後的箝制,屈身欲提起篮子,裴烱程眉心聚得更紧,突然打横就抱起他,直接朝卧房走去。
      明知任何的反抗在执意的男人面前都是白费力气,但直到背脊沾上柔软床褥的那一刹,他才真正死心放弃挣扎……毕竟他真的是累了。
      昨晚值班,换完药後,打病历、手术前note到十点,刚趴在值班室桌上睡了一下,手术房便call来了。凌晨四点手术结束,睡了一个多小时,六点又起来换药。接下来的一天,总计开了四台刀,直到快十一点,他才结束所有工作回到家中。总计,在手术房站了十七个钟头,睡不到三小时。
      这种疲累,和以前在篮球队那种天天超时操练的疲累并不一样。不单只有肉体……还包括了心理上的。
      不再挣扎,但也不看坐在床边的男人,方柏樵背过身去,拉起了被褥盖至肩颈,蜷伏其中阖上了眼。
      背後许久没有动静。就在他意识快远走的前一刻,比常人温度略低的手指极轻的触上发心,自根部开始,慢慢来回抚挲著他散在枕上的发。
      这是男人想表达某种讯息时的象徵举动。他知道,要男人说出口是不可能的,如此……已经算是难能可贵。
      他还是没有张眼,任凭身子被翻转过来,温热柔软的物事落在脸上唇上,轻舔吸吮。
      「你这样就不伤身体?当医生根本没生活品质可言,搞不懂你干嘛要走这行。乾脆辞了吧,待在家里就好。」
      对於男人擅自提出的结论,方柏樵完全不予置评。感觉撬开齿列侵入的舌似乎有失控的态势,他指尖微微一颤,正要抬起阻止,没想到点火的人突然就自己将火灭了。
      身边的床垫微微一沉,坚实的手臂环上他腰,没再有下一步举动。
      「欠著。」他有些喑哑的道。
      非常简洁的用字,却仍无可避免流露出刻意压抑的情欲,似乎比露骨的床第言语,更撩动他心底敏感的那一处……
      即使和男人隔层被褥,也能感受到他身体绷得多紧。好几天没有肌肤之亲了,也难怪……他很清楚男人应是多麽苛刻无理的讨债者。咬住唇,方柏樵试图让倦意重新包裹住他,以压下那股莫名窜起的躁热。
      真的疯了,明明已经累成这样……
      「睡吧。」裴烱程长臂一伸,室内登时陷入黑暗。所有浮动的思绪,也逐渐,悄悄沉淀下了。
      「……昨天,我care的一个病人去世了。」
      良久,方柏樵突然低低说起话来。
      裴烱程环住他的手臂一紧。他们都知道彼此仍未入睡。
      「他整个肺部被转移的癌细胞占据……被call到病房时,病人一直呕血,溅得满地,学长的衣服上都是,跟恐怖电影的场面一模一样……我立刻帮他做CPR,其他好几个人也围著抢救,可是没有用,我的手隔著衣服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冷得好快……他的家属後来进来,一直哭……」
      声音越来越小,最後,化成慢而细微的呼吸声。
      「早叫你别去念那种东西的。」裴烱程轻叹,摩挲著他紧阖的,浮现淡淡阴影的眼。「算了……算我拿你没办法……」
 
      第二章
 
      将工作集中完成後,方柏樵安排了两天休假。他所在医院的实习医师一年可以休七天假,他还是第一次用上。
      为了补足前几天的睡眠,他将闹钟设定时间调後了些。但沉沉睡了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墙上钟面数字却让他惊讶的睁大眼,立时完全清醒。
      十点半了?他的闹钟怎麽没响……
      耳边传来熟悉绵密的键盘敲击声,他转过头,看见同样熟悉的宽厚背影。拉起窗帘的房间内光线幽暗,只有那人身前电脑萤幕透出的亮光不断闪烁。
      「再多睡一些。」男人突然开口,像背後长了眼,不用回头便知道他已醒。「反正时间还早。」
      早?方柏樵皱眉,起身掀开被褥。「你把闹钟按掉了?今天不是要去……」
      「我改变主意了。听老二说,今年会有个讨厌的老女人滚回来,我们下午再去吧。晚上就顺道去小湖住,你准备一下钓具。」
      方柏樵想了想,恍然。这男人不管台面上脾气再如何收敛,在他面前,言辞永远仍是不加修饰的粗鲁无礼。
      「你大姐从美国回来了?」虽然他早已知晓裴家族的秘密,但口头上还是如此称谓。「……我还没见过她。」听说她足足比裴大了十八岁,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还是别见最好,看一个老女人在那边搔首弄姿装年轻,你会吐的。」
      「……」☆油炸☆冰激凌☆整理☆
      方柏樵下了床走向裴烱程,轻轻捶了他的右肩一记。彷佛敲到硬铁似的,隐隐发疼的手被突然伸来的左掌包覆住,一个拉扯,登时重心不稳跌坐在男人怀里。
      「我昨天就想说……你怎麽又变轻了?」一阵深吻後,裴烱程犹不餍足地咬啮著微微喘息的双唇,不满拧眉。
      「……哪有?」
      「我今天弄到几条鱼,你就得吃几条,不得异议。」
      「别闹了,怎麽可能吃得下……」
      抵在右大腿侧的温热物事实在太过明显,方柏樵略微不安的动了下腰,立即听见男人极低的一声呻吟。
      又膨胀了。他僵住,不敢再妄动。一双大掌开始强横的在他身上游移,宽松睡袍眨眼间被褪下、撩起,堆聚在腰间,两腋被托住轻易抱起,拉开了右腿面对面跨坐在男人腿上。他微慌的想後退一点,臀部却被压制住,平日隐密此刻却大敞的那处,仅隔著一层薄薄西裤布料,紧贴在异常高温的巨大之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