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光者+番外 作者:千夜离尘

字体:[ ]

 
 
文案
五岁之前,在程诺心里,憧憬自己的父母是他的光;被领养之后,和养父母生活是他的光;被刀疤抓住,同伴是他的光;同伴死后,严千破的出现成为了他的光。他的光总是一次次消失又一次次出现,他想要好好守护。他相信严千破,因为严千破曾说过会保护他,这次换他来保护严千破。然而周子欣却说严千破是在利用他,对他根本没有爱,迟早会因严千破送命。严千破的冷漠、隐瞒、欺骗,让他不得不怀疑。他不知道严千破在想什么,不知道严千破到底在不在乎他。周子欣所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如果光“消失”了,他就该离开严千破了,他是真的很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诺,严千破 ┃ 配角:周子欣,吴世岳 ┃ 其它:炎帮
==================
 
  ☆、一
 
  周子欣将烟扔在满是烟蒂的地上,喊住从身旁经过的程诺,等了这么久,还以为他今天不回来了。
  周子欣是炎帮元老之一周天华的女儿,这个女人性格比较像男人,有头脑有主见,做事有手段,对自己的兄弟讲义气,帮里人对她的评价都不错,手下的人称她为欣姐,不过她本人不太喜欢,觉得听起来显得太老气,毕竟有些属下年龄比周子欣大了不止一点半点,周子欣不过也才二十三,若不是跟着周天华混这条道,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性格,无奈周天华没有儿子。周天华说过,等到他老了,手下这些情同手足一直跟着他的兄弟就没人罩着了。
  周子欣接手了跟着周天华的一群人,起初有不少人表示对她的质疑,她用表现让大家再没有任何异议,好几次任务她都完成的很漂亮,无论跟人谈判还是与其他帮派的火拼,她都做得很出色,大家对她的表现很是信服,也都心悦诚服的跟着她。
  可以说周子欣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无论相貌还是才华,或是其他,追她的人不少,可她从没对谁真正动过心,一直都是玩玩儿的心态,至于上床只要对方入得了自己的眼,她也不会拒绝,她对这些并不看重。
  她背对着程诺,说道:“他今天去见那女的了?你也跟着去了?”
  程诺没说话,也没动,知道周子欣还会问。
  “你这样做有意思吗?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外面为他做任务,回来还得陪他上床,你难道没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你是个男人,你的自尊就是用来被另一个男人压的吗?难道还想着他会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别指望他会对你好,就算你为他丢了命他也只会做做样子,不会有一丁点儿感觉,甚至连感激都不会有,你以为炎帮老大的位置那么容易坐?所有人都是演戏的高手,他们只在乎自己的权益。今天他也许只是和那个女的见面,下个月或是下次见面的时候,就不止这么简单了,他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他的身边不可能站着一个男人,你能帮他做任务,能陪他上床,但你能带给他的利益比得过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吗?你能给他生一个继承人吗?他现在需要你只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你有没有好好看看这几年你付出的与他给你的……算了,我是提醒你才和你说这些,别为了爱情,被人家当作傻瓜。”
  周子欣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程诺依旧保持着背对她的姿势,直到听不见周子欣高跟鞋踩出的“啪嗒”声,才有条不紊的走回房间。
  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周子欣那番话似乎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其实不然,如果是以前也许还会有点儿作用,只是现在周子欣说的话程诺早就对自己说过,但是说服不了自己。他就是陷入了爱情的漩涡里不可自拔,为了爱情,被别人当作傻瓜吗?
  所以严千破把自己当作傻瓜吗?
  十六岁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看着外面的世界,五光十色令人炫目,当时以为只要离开了那个地方,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可能是与这个世界脱离了太久,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太陌生,不知道该去哪儿,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甚至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儿,那个时候在想是不是不该逃出来,至少那个地方还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
  生活偶尔会出现一些你意料之外的惊喜或惊吓,但总有一条让你活下去的路,关键在于你选不选择这条路,因为路上也许不只是荆棘这样会刺伤人身体的东西,或许会慢慢摧毁你的内心。
  没有食物,学会偷抢,没有睡的地方,只要有一处干净的地儿,穿着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坐在地上,路过的人看着可怜还会扔个三块五块,捡起来紧紧捏在手心里,省着点用,可以好几天不用去偷,眼红的人会趁自己睡着的时候将这些钱都拿走,有了一次教训,睡觉的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天冷了,捡几张废旧报纸和别人不要的衣服裹在身上,熬过一个晚上。
  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夜晚晃荡在这个城市的人不少,遇到麻烦是肯定的,庆幸那个地方教的东西不是完全没用,防身还是不错的。
  程诺的身手可以说很不错,不少群体邀他入伙,为了不再过这种居无定所,偷了这顿抢下顿的生活,他选了个不错的帮派混着,每天跟着罩着自己的大哥,打打架,吓唬吓唬人,没事还可以收点保护费,可以说生活质量提高了好几个档次。每一次打架他几乎都可以全身而退,他厉害的身手渐渐在周围传开,找他单挑的人不少,也有看不惯他却没有实力战胜他的人结成群体,想要灭掉他,最后他只是受了点儿伤,来的人都被他教训了。他的名声越传越广,传到炎帮老大严峰手下大将程广胜那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预料,程诺竟然是程广胜的儿子。
  程诺从小就是一个人,在孤儿院生活了五年,后来被一对夫妇领养,之后又被莫名其妙抓到一个地方,每天进行训练,六岁进去十六岁逃出来,整整十年,程诺自己也没想过这辈子还能遇见自己的亲人,内心多少也是有些激动的。
  二十岁他从一个小混混变成了程少爷,吃的是山珍海味,睡的是绫罗绸缎,以前叫他程小弟的人现在见着他至少得叫一声程哥,以前是他跟在别人后面,现在是别人围着他打转,真是风水轮流转。欺负过他的人见着他得找地方躲,生怕程少爷一个不高兴自己小命就没了,再说他们也没伤着程少爷,自己倒是被程少爷伤着了。
  成为程少爷以后,生活似乎更不需要他担心,饭有人做好叫他,衣服柜子里一大堆,时间多得不知道该干什么,程广胜将他送进了一所大学,从他一踏进校园,便发现他与那儿格格不入,他早已失去了那样的青春。
  程广胜密切关注着这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想到他之前受得那些苦,才使得他个性内敛,这样的人交朋友很困难,外面的人程广胜信不过,于是想到帮里的人,大几岁小几岁都没关系,只要能和程诺交个朋友。
  程诺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没想到竟在帮里遇到了他,当他伸出手说出名字,看到他手上的伤口,那一瞬间,高兴狂喜,不可置信,令他愣在原地,只能睁大双眼看着对方,直到对方皱起眉担心的问他怎么了,自己才反应过来,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对方似乎并没想起自己是谁。
  与那人重逢,程诺很开心,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程广胜也很高兴,对于自己的决定很是满意。
  程诺那两年里最高兴的事便是与那人在一起,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每一次见面都能让他高兴好久。
  程广胜给他说过那个人是炎帮下一任帮主,而程广胜作为这一任帮主的手下,也必将会把自己的兄弟交给程诺,希望程诺能带着兄弟们好好辅助下一任帮主,程诺答应会不惜一切跟着那个人,程广胜希望他能记住自己的话,之所以会给他取名程诺,因为程诺便是承诺,说出了必定会照做。
  程诺与那人重逢的第二年末,生活又给了他一个“惊喜”,真是让他措手不及。
  来抓他的人告诉他,程广胜背叛了炎帮,已经被击毙,直到他被抓到炎帮大堂上,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他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人,所有人的眼光他都可以不在乎,唯独那人的眼光他不得不在乎,所有人都可以不信他,他只要那人相信就够了。程诺心里很高兴,因为那人的眼光是不同的。
  那人没说话,他旁边的人问程诺知不知道程广胜为什么被击毙,程诺说背叛。
  至于背叛的内容,他并不知晓,其实他不认为程广胜会背叛帮主严峰,因为程广胜跟他一样是个执着的人,他们身体里流动的血没有带背叛的成分。
  那人又问程广胜为什么背叛,程诺摇头,那人说因为程广胜勾结条子,害死了帮主严峰,是警局派来的卧底。
  程诺心里冷笑,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只是问他们是不是在怀疑自己也是背叛者,问的时候他的眼睛看着椅子上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程诺是在问那人,也都在等待那人的答话。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几分钟,那人才慢慢回答他。
  严千破并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有什么证据让大家相信他不是背叛者。
  程诺有些高兴,因为严千破说的是让大家相信而不是让他相信,这一点是不是可以说明严千破是相信他的。
  程诺回答,因为自己绝不会背叛他。
  严千破又问,凭什么相信他说的话,程诺说不信他便用行动证明。
  程广胜手下的兄弟几乎被灭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凭自己意愿想跟着帮里任何人都行,大部分人跟了吴世岳。
  后来的三年,程诺一直为炎帮做事,只要是严千破交给他的任务,就算丢了性命也要完成,只因严千破曾经对他说过会保护他,虽然严千破已经不记得了,可他还记着,现在就由他来保护严千破,严千破想要守护的东西,他愿意和他一起守。
  那时程诺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严千破,直到某天看到严千破与一个女人亲密的在一起,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严千破,没有过多的纠结,对他来说承认自己的心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并不喜欢去否定事实,因为那样就是在对自己撒谎。
作者有话要说:  
 
  ☆、二
 
  那天晚上严千破带着一身酒气回来,进到他房间没有开灯,程诺还没睡着,严千破一进屋便压在他身上,问他绝不背叛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程诺不明白为什么严千破突然问这个,要知道那句话是他三年前说的。
  程诺的沉默让严千破有些急躁,坐直身体,握紧程诺的双肩将他从床上拽起来,又问了一遍,音量也大了不少。
  程诺说是真的,他以为这样就完了,严千破又问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程诺从没想过严千破居然会问他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找不到好的答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说,严千破双手捧住他的头,说不准想,马上回答。
  在这之前程诺从没想过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黑暗里看着严千破近在咫尺的脸,那双眼睛似乎拥有魔力,像是受到蛊惑一般,情不自禁说出自己喜欢他。严千破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就像完全没听见他说的话,让程诺也以为刚刚自己说的话只是自己出现的幻觉,直到严千破的唇压上来,一开始是轻柔的触碰 ,像是试探一般,程诺简直不敢相信,回过神来开始回应他的吻,顺其自然发生了接下来的一切。
  程诺猛的睁开眼,过了这么久的事,自己怎么突然又想起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回忆了,久到以为那些记忆都快被自己淡忘了。更可笑的是,居然想起和严千破第一次发生关系,而自己现在还有了反应,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太饥渴了吗?还是因为今天陪严千破见了那个女人,心里不安?
  不管原因是什么,先把这撑起的帐篷压下去才是正事。
  程诺站在浴室,一手撑着墙,脑袋里幻想着严千破,情不自禁叫出他的名字,看着那些白浊被水流冲走,程诺闭上眼抬头,任水冲在脸上。
  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吧!从认识那个人起,就已经没有别的路能走了。
  关掉水,扯了一条浴巾围在腰间,擦着头发光着脚走出浴室。
  看着随意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程诺有些惊讶,他以为严千破今天不会回来了,洗澡的时候还在想他跟那个女人正在干什么 。
  “看着我做什么,不认识了?”严千破拍拍他旁边的位置,示意程诺坐过去。
  程诺刚一坐下,严千破便压上去,寻到对方的唇熟稔的吻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