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奇妙的大叔 作者:二目

字体:[ ]

 
 
 
 
 
奇妙的大叔————二目 
11月1日
引子 
他曾经路过书店,拿起过一本书。 
书的内容是这样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精灵喜欢上一个人类。他躲在湖里看他,他也隔着倒影直瞧他看。 
他们曾是这般接近的。精灵却被魔王抓去了。 
魔王把精灵关进玻璃罩下,看着他的翅膀上散发的光芒日渐黯淡。魔王以此为乐。 
它最喜欢问精灵一个问题: 
精灵,精灵,为什麽要喜欢人类呢?他们短暂得不如你振翅一飞的刹那。 
精灵没有回答。他一直全神贯注的伏在玻璃壁上,设法地想更要靠近人类一分。 
魔王以此为乐。 
精灵的光芒便更是黯淡了。 
有一天精灵突然说: 
魔王,魔王,因为你不懂得,所以你一辈子都不会得到爱你的人。 
魔王连忙把玻璃罩揭开,眼前却只剩一堆飞灰了。 
人类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由是他一直靠在湖边等着。 
等着,等着。 
听说後来他也死掉了,就变成了一株水仙花...... 
--看到这里他把书页合上,扬起的尘灰一晃,他己把书给塞回满满的书架上。 
他不需要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然後他转身,也便忘了曾拿起过这本书。 
1
假如人人头上都装有个镜头,林先生拍起来应该是这样子的:
「乞......乞嗤!」
林先生猛然从办公椅上向前一跳,出风口里的风却还是不舍的追来,吹得林先生华发一翻,顶上恰似被台风肆虐过後,略现出中年谢顶的危机。
林先生是个少年白。他慌忙把头毛一按,又叹了一口气。唉,若是这麽早便秃头,那麽快白倒像是吃亏了。
「可恶!」林先生恨得牙痒痒的,那拳头一挥不觉便打到报表上来,那冲击立时便在死寂的办公室内传了开去。一时间办公桌後的男男女女都自灰粉色的隔板後抬头探望,林先生却一股脑儿缩了下去,搓着拳头连痛都不敢喊一声。
可他不喊远处亦自是有人发声,说时迟那时快,走道的另一端便咯、咯、咯的传来了声响。林先生匆忙把头一抬,扑鼻便是一阵胶臭,迎面而来的却是一片大红的文件夹。
他唉唷一声,却是闪避不过。那一片红贴鼻而来,接连却往他额头一敲。「好痛!」林先生呜呼直喊,对方却是爱理不理。那张樱桃嘴一张开,里面却是可怖煞人的血盆大口:「林生,厂里的件你要到了吗?」
「件?...那个嘛......」林先生左右顾他,头颅里却是一阵剧痛。都怪老板贪图人家工资廉宜,却不知那也是将货就价。接连起了五、六个货办,明明都有图样有指示了,却仍是一句「尚有改善空间」便可了结。
可他那个寃啊,别人哪里知道他的苦处。一句「监管不力」下来,他年中花红不知又薄了多少分?偏偏上头薪水领得薄,对这事倒也是显得漠不关心,弄得林先生两头不是人,空馀哀叹了。
「等等......哈哈,LILY姐,还要再等等......」林先生一边赔笑,一边哈腰哈得比体操队的还要软。
LILY在上头一不敲,未几又笑着连拍了林先生几下头。「哈哈哈,林生,等不是问题。可到时候嘛,就拜托你多多督促,做出成绩来看吖!」远看真似是与他套近,受着力的才知那一下下都是拼足了劲的打。
「哈哈.....哈哈......」林先生低了头在笑,也看不清是什麽表情。
此时指针啲啪啲啪的走着,五时四十五分,只要再忍耐一下,回家便有他的乐子了。
林先生彷佛能听到这微细的钟声,他笑笑,倒也听不见LILY往後还说了些什麽。
 
 
11月2日
镜头就从门上小小的窥视孔後推开去,一直拍到那绵长狭小的走廊上灯光的晃动。那白白的光从光管中透出,打到泛黄的灯罩,落地却已变成了苍白的颜色。密绿色的阶砖上爬满了灰,那镜头一直上移,阶砖却慢慢被白的光调和了,爬到天花板却又是一层哑然的黄。镜头一直定格拍着这一条没趣的走廊,就像一出莫名奇妙的文艺片一样教人呵欠连连。 
突然!有一个人就从走廊的尽得走来!看他走得气呼呼的,彷佛连那悠和的配乐也随着他的脚步惊骇地跳动起来。那苍白的光渐渐幽深,那银白的锁匙在锁匙洞里一转再转,那嚓嚓的声响直震得人耳朵发痛。他似乎刚从某处拐弯而来,那冲力的劲儿直到现在还缓不过来。他鼻孔重重的出气,陪随着门吱吱的叫声。 
砰!铁闸经他一摔,便传来了骨节交错的声响。 
他到底是进门了。f 
他往前一步,镜头便往後跌一步。室内黯淡的灯光把林先生的脸打得又黑又沉,可同时也深不可测。在黑暗中他似乎无比壮大,然後林先生伸手往电灯的开关摸去。电流跳动的声音隐隐自顶上传来。灯亮了,林先生却仍然是小人国里的巨人。 
他自如地在房子中走着,先脱了鞋,然後甩出了灰蒙蒙的袜子。接而林先生的屁股重重往沙发上一压,眉眼却轻往一道房门剔去。 
那房间里似乎也有人。听了外头动静,先把灯亮了,接而便听不见电视机里的声音。那道门速速地打开,可听上去却是不快不慢,熟练之馀也留点怯懦。然後里头有一个青年出来,年纪大概二十上下,一头乱发也没修好,长长的发尾就往脖子後扫去。青年套着一个浅灰色的卫衣,下头也随便穿了条蓝色脏得深邃的运动裤。他见了林先生也不招呼一声,那张脸上抬一下便沉得低低的,隐约只看到几个青春豆遗下的坑在鼻头略过。 
镜头给了他漆黑的头顶一个特写,又往青年啡黑的手拍去。林先生一只苍白的手垂在酒红色的扶手上,倒有几分招魂的情趣。林先生随手拿起遥控,把客厅里的电视打开了。青年脑瓜晃晃的坐到他旁边的空座上,身体漫无目的地随意晃动。 
林先生又按了遥控上密麻麻的按钮一下,也不知是碰到哪个键,电视嚓一声的闪过一重光影。那声音沙沙的,也不知道正在播放的是些什麽节目。可林先生的声音在当中还是清楚的:「今天干了些什麽?」 
青年抬头,正想要说些什麽。可又像是无话可说,很快便把头低下来。接而他把额前的头发一拨,猛然却与林先生对上眼。他嘴巴张张的,却是连字怎样读都想不起来。 
「又是什麽都没做是吧?」之後林先生一句话都不说,却像是把所有的意思都写到脸上来。这个废物。他脸上苍劲有力的写着这几手大字,手掌却轻快的拍起自己的大腿来。 
「今天还真是过得不顺心啊.......」林先生似有感兴地伸着懒腰,一手却遂步把皮带自裤耳中抽出,粗鲁地把皮带扣自洞里拉了出来。 
青年低着头,隐隐地有什麽感情正从他全身活跃地流动,震得他整个人身上都布满某种怪异的色彩。林先生却像是没有看见,他把小家伙自布匹的压迫中解放出来,却急切地要承受另一个洞里潮湿又闷热的压迫。 
「寄人篱下,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吧。」林先生又发话了,一只手缓淡地搓着自己的宝贝。不过很快又有另一只手叠上来,青年的头底得更深了。电视上也不知在播些什麽,只是一群人重覆的笑着闹着,律动、律动,笑着闹着,律动、律动......听到耳边都是沙哑的气息,真实的只有温度。可一切都在镜头前失了真,五感都消散了,只有那影像长存。青年低下了头,林先生却抬头让嘴唇舒开,他一只手往青年头上按去,而其他东西却不能被影片保存下来。 
 
11月5日
3
「林生!林生!」LILY边叫边从隔板的边沿冒出头来。她唇色胭红,两颊粉嫩,一双明眸却在冒火。
她金睛火眼的扫过去,却瞄不到办公室里头的林先生。挂在中心的时钟一响,咚咚,六点正。
咚咚,六点零二分。
林先生往外跨出一步,升降机的门便从後面关了。他路过鞋店,路过书店,路过街边的熟食档,路过打折的时装店。细雨慢慢从他跟前飘来,他暗地在心里说了声fuck,却没有作出任何预防措施。林先生仍旧在风中走着。
沙沙、沙沙。雨打落尘世却仍晶莹剔透。沙沙、沙沙。刚擦过的玻璃檐篷上晾满了雨,林先生在下头走过,雨珠仍旧光洁地反射出他无色的脸。
沙沙、沙沙。一只湿淋淋的狗在路旁哀鸣,林先生在它前面走过,却没有像上一次一样,把任何东西带回家里。沙沙、沙沙。雨点渐渐把车窗都覆盖了,不扫一下,便什麽都看不到。
一扫,辗死了无数的雨点。那尸横遍野的窗外却仍是什麽都看不见。室外是过份低温了,玻璃都呵了一口冷气。那层薄薄的雾贴指而来,就是不想留下什麽,也无意残留了印记。
叮当!叮当!
门一开,林先生却是回到家了。
「白痴!外头下那麽大的雨,也不懂拿把伞来接接!」林先生边滴着水边进门,他目光一厉,马上又喝出下一句。「还不快去拿条毛巾给我擦擦?」
开门的人闻声马上跑了,林先生伸手向後一甩,镜头亦随着门猛然旋了一下,被关外头。拍不到什麽,只录下了声音。
胶袋的声音嗤嚓嗤嚓的,什麽湿腻的东西顺着水声被拿了出来。
「喂!」是林先生在喊。
拖鞋的声音剔挞剔挞的,是什麽人来了,有什麽东西在空中晃着。
「嗯...」林先生的声音被闷在什麽柔软的东西里头。
然後门吱一声的开了,又被关上。镜头猛然从夹缝中飞掠而上,差点撞到开门人的脸上,接而又惊愕地回转。开门的人似是无所感觉,他自顾自地伸手向门锁扭了两下,看来是刚才并没有把门关好。
这时林先生从毛巾里探出头来,刚好看到了他。青年与他目光交接,却匆匆地又别了开去。林先生嘴角尖尖的上斜,像极了那箭头的一勾。他说:「今天有做过什麽吗?」
不等青年回答,他又说:「外头下这麽大雨,你会不知道?想是连新闻都没有看过了吧?哈哈,真好,过得还真是悠游呢.......」
青年这时却是没什麽话要跟他说了。
林先生却没在意,回头便用手指夹起了餐桌上长方形的塑料盒。「拿去,你的游戏。你就知道玩。」他伸手往青年递去,青年也便接过了。盒面一层密封胶套湿湿的,似乎还残留着雨水的触感。
青年把它往怀里一按,衣服的面料马上便把水份吸乾。林先生歪头笑笑,湿淋淋的毛巾下地,他却转身便走了。这三百块钱于他固然是无谓的开销,可就拥有一个人的尊严而言,却是十分廉宜。
 
 
11月6日
林先生在温暖的气息中回想起以下事情: 
户口的存款。 
工商银行的股价。 
八达通的馀款。 
明天的早餐。 
青年的名字。 
麦善行.......好像是这麽念,或许是这麽写。捡他回来当天,林先生是有看过他的身份证,那张照片脏脏的,旁边好像印着一九八几年.......除此以外的印象也就不外如是。青年肩膀很宽,头架在上面却显得有点小。那小小的头低下来,埋首在他胯下就像一条毛绒绒的小狗在伏着。那根舌头一舔一舔的,温和而湿腻的触感从中心点扩散遍及全身。皮肤滚烫烫的,像是被热水泡开了的舒了口气,除此以外,林先生对他留下的印象也就这些。 
是什麽时候开始做起这种事情的呢? 
林先生对着空气皱皱眉,无形之中给了那不存在的记者一个愚蠢的评价。 
供求。供求。这是一个供与的求问题。也不记得是哪天啦,反正某次他看A*时手正好累了,而青年刚好在身後走过,要到冰箱去拿牛奶。 
於是他想,反正麦先生也是口渴嘛。那就顺道罗。 
林先生的手轻轻抚擦着那松软的毛,那节奏拍一拍的,轻快得就像在云端起舞。当然对象若是个女人的话便有情趣,只是林先生想省下那五十块钱,亦无意拿毕生积蓄供奉起一位太座,所以也只能折衷、折衷。 
他当然不像某些人一样,对和男人做这档子事甘之如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