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囚鹰 作者:一枝花骨朵儿儿

字体:[ ]

 
文案
一边是无法摆脱掉的命运,一边是罂粟般无法割舍的爱人,两条坚不可摧的铁链组成了一个永远逃脱不了的牢笼。
 
在复仇面前,所谓的自由,所谓的灵魂,都已堕落在地狱的最深处。耳边回荡的是悲伤的哭泣以及凄惨的嚎叫,又甚至是死神的呢喃。
 
我是杀手,请记住我的脸,我的声音以及我的代号——夜鹰。
 
下一个猎物,就是你!
 
PS:含训诫,非喜勿入!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溪,苏布离,古安奕(苍墨霖),魅狐 ┃ 配角:木珧,穆森等。 ┃ 其它:强强,忠犬,女王,男男生子,训诫。
==================
 
  ☆、名为夜鹰的杀手
 
  浸泡在黑暗里的城市,堕落且糜烂。那灯火闪烁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肮脏,而我就是被那肮脏吞噬的一点都不剩的活人,尽管在我手上有过数不清的死人,但心脏的跳跃告诉我,我现在依旧苟且的活着。
  作呕的血腥味弥漫在封闭的空间内,血渍斑驳的地面上,躺着一副早已僵硬的尸体,那双瞪大了的眼睛此时直愣愣的盯着我,好似无比怨恨和不甘。
  可惜,他的怨艾远没有我的强烈。随手掏出一枚黑鹰胸针,丢到血泊里。便隐匿在了黑暗之中,轻车熟路的撤离了现场。
  我是夜鹰,一名洗浴在血池里的职业杀手。
  “古溪,下课了。”闻声,习惯性的抬起埋在课桌上的头,开始收拾东西,提醒我下课永远只有一个人,不知是不是我性格太冷的原因,进大学差不多一年了,愿意跟我接触的人只有死不要脸的木珧而已。
  “你每天上课都在睡觉啊,晚上做贼去了?”他凑了过来,跟我走在一块。我没做回答,总不能告诉他,我去杀人了。
  大概见我不愿多说,他也有些无趣,抱怨的道:“你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阴冷气场,有自闭症么?”
  “听说没,夜鹰出现了,李震旭昨晚被他杀了,好恐怖。”路过的女生们嚷着大嗓门,讨论着社会八卦。消息散播的速度很快,有些吃惊的是,政府竟然没有同往常一样封锁这条足以导致民心惶惶的消息。
  木珧似乎挺感兴趣,问我:“李震旭是谁,干什么吃的?”
  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李震旭,我昨晚杀的男人,他是那种无论谁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成功人士,政治界有名的人物,表面光鲜为人民服务的他,实则暗地里耍阴谋害死不少挡住他政治前途的人,甚至其中有一个人曾是我为他铲除的。我想,或许他做梦都不曾想到他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上,而我连做梦都想要杀了他,不对,是他们。
  “夜鹰啊,感觉好酷。”木珧露出的崇拜之色,今我啼笑皆非,“你貌似崇拜错对象了。”
  “在夜晚里无拘无束翱翔的雄鹰,身影若隐若现,让人无法捕捉,充满着神秘的魅力。”木珧越发的夸张,他两眼放光的望着我“你不觉得太酷了?”
  酷?身上沾染的血腥早已多的渗进了骨子里,这辈子都逃离不了的罪孽,让我如何觉得酷?
  “他杀人。”我淡漠的回答。
  “想不到你还挺正义,不过说实在,我真心觉得很酷。”木珧的盲目让我无言。如果可以选,我愿意用这种帅酷换我从一开始的安稳。
  “你说他为什么要在现场留下一枚黑鹰胸针?我总觉得这一举动实在霸气,像是高调的宣布,人就是我杀的,有本事来抓我。”
  木珧猜对了一点,留下记号确实是在高调的宣布着,不过不是对民众和警察,而是我的下一个猎物们,我在宣布着他们的死亡,同时也让他们活在无能为力的极端恐惧和后悔中,他们亲手培养出来的死神离他们很近。
  “你就不发表下你的看法?”木珧伸出手想要触碰我,被我闪开了,他不满的嘟囔:“碰一下又不会死,洁癖狂。”
  我没有洁癖,在任何脏乱之中我都能活下来,而对他谎称自己有洁癖是不习惯别人随便接触我,否则在我意识混沌之下,我的本能极有可能伤到他。不再理会木珧,自顾自的朝住所走去,他也识趣的跟我分道而走,他住在学校的男生寝室,而我则在外面租了间单人公寓,他认识我以来,很清楚的知道,我的公寓不会带任何人进去。
  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确定没人跟踪后才堪堪的进入公寓。公寓位于学校外不远的地方,四面八方都有走出去的道路,楼上的一间房能够监视到周围一百多米的距离。
  扫视了一圈干净整洁的屋内,发现没有异常后,就脱了鞋躺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平常人很难想象,这几间屋子里,藏有不少能够致命的武器。伸手拨开茶几下地毯的一角,按下暗格。
  茶几被降下,重新升上来的是一块巨大的平板电脑,电脑上面监视着一栋风格复古的豪华别墅,除了别墅的屋内,其余的地方全部都一览无遗。十多个保安在别墅内轮流值班,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守卫的人。
  这时,监视别墅大门的摄像头拍到了一个画面。一辆红色的套牌法拉利停在了别墅里的大屋前,从车上下来一名,肤色黝黑,躯干比东方人相对高大点的中年男子。很容易就能从男子的身上观察出,他是经过训练的。
  我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看着从别墅内笑容满面走出来迎接男子的SIX,微眯了眼。
  SIX,年龄45,看上去人模人样,表面身份是生意人,实则控制着全国乃至国外的人口贩卖,昧着良心赚黑心钱,而且跟走私毒品的黑帮关系不错,罩着他的,就是那势力挺大的黑帮老大。
  “SIX,恭喜你中奖了,奖品很快就会送达。”我对着屏幕上面的SIX做了个枪毙的姿势,他是我的下一个猎物。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没去学校,一只徘徊在SIX的别墅附近进行踩点。看样子,SIX有预感危险的来临,所以他不仅悄悄的把别墅内的普通保安们换成了黑帮的金牌打手,就连他自己身边的保镖们都是高额聘请过来的雇佣兵。
  只不过,他的仗势再大,对于我而言都是小儿科。他似乎忘记了一点,我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杀手。我接手过的任务从未失败过,无论是蹲监狱的罪犯还是被警察严密保护的证人,我打出去的子弹,不会打偏一发。
作者有话要说:  朵儿开新文,请多多捧场!
 
  ☆、被葬送的活死人
 
  就在我考虑何时下手为最佳时机时,无意间从别人口中得知SIX为了帮他女儿举行十八岁的成年派对,特意邀请了许多嘉宾。
  当晚,我轻而易举地就闪过了保安们的视线,潜进了屋内。别墅里面的构造我记得很清楚,毕竟我花了不少心思才从别墅门卫那里打探到的。左闪右避的藏在人所察觉不到的黑暗里,心里不断计算着屋内摄像头的死角。
  别墅内总共有十五个墙式监控,并暂时在家具等物品里找到五个隐形监控。
  大厅里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嘉宾们带着贵重的礼品前来道贺,SIX的女儿身着红色的晚礼服,她那张因高档化妆品而展现出虚伪的美丽的脸孔上正露出微笑,迎接着来宾,而一旁西装革履的SIX正慈爱的看着他的女儿,满脸幸福和宠溺。我握紧了拳头,对SIX嗤之以鼻。他所有的幸福都是从别人那里夺取过来的,并且。
  我环视了下看似身份不俗的嘉宾们,这些人全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能跟SIX来往的,通常只有黑道以及贪污等人物。
  SIX的保镖们严密的盯着SIX的周围,唯恐有人冲出来对其不利。我瞄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五十分,晚宴是八点开始。这时,SIX转身上楼,我身体一侧躲进了最近的卧室里,此屋位于别墅二楼的楼梯口,旁边的屋子则是待客室。
  晚宴快要开始了,待客室内没有人在。我屏住呼吸听着SIX的脚步声,判断他是进入了待客室。我有些疑惑,待客室没人他现在进去干什么?很快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不杂乱却有些急躁,人数不多只有两三个,看样子是雇佣兵们紧跟上来了,嘉宾们的脚步不会那么急躁且如此落地有声。
  静静的等了几分钟,发现SIX还没有下楼去参加晚宴,此时距离晚宴开始只有几分钟了。
  咚咚咚的上楼声打破了暂时的静谧,隔壁的门被打开。
  “爸,你怎么还不下去?”是SIX的女儿。
  “来了。”SIX回答完,紧接着就是一连串下楼的脚步声,声音持续了半分钟后才平息下来,确定SIX他们都离开后,我从漆黑的房内悄然蹿了出来,挪了挪头顶的帽子,低着头就进入了待客室。
  突兀的,一个身影猛地朝我袭来,我条件反射的就躲过了攻击,本能的以最快的速度抽出藏在衣服里的小刀,并将其制服。
  电闪雷鸣间他的所有招式被我化解,我一手捂住他的嘴防止他发声,一手则将小刀横搁在他的脖子上。意思很明显,他要是敢出声,我就敢一刀送他去黄泉。从身手得出,此人是当兵出身,SIX请来当保镖的雇佣兵之一。
  “雇佣兵似乎只为钱工作,你呢?”我可以感觉到他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滴落在我的手上。
  他紧张的点了点头,想必已经懂我的意思。
  “拿出你的对讲机,告诉SIX你发觉有人闯入了别墅,混进了嘉宾里。为了他的安全,让他务必在待客室内躲一会,同时也让他抽调一些贴身雇佣兵来对今晚的嘉宾们进行暗地监视,其他的保安们则要加强巡逻。”我把嘴凑到他耳边,威胁道:“你最好别跟我耍心眼,我夜鹰一向说话算话,让你活着我就不会杀你,让你死就算你逃到海角我也照样能杀了你。”我拿着小刀的手使了点劲,听到他疼的倒吸一口气我才再次把小刀轻放在他的脖子上。
  门外的不远处传来散漫的脚步声,且越走越近,应该是在别墅里巡查的雇佣兵们。我暗自加大了力气来桎梏住眼前的男子,只要有人冲进来,我就全部干掉。待客室内只听到男子沉重的喘息声,而我像是聚集力量等待爆发的狮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口。
  “猴子怎么不见人?这是他巡查的范围吧?”
  “应该躲厕所抽烟去了,我们走吧。”两个男子的对话声走远,直到最后完全消失。我放开捂住男人嘴的手,问:“你是猴子?”
  “是。”沙哑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
  “站起来。”我一把扯起脚步发虚的猴子,关掉了待客室里的灯,打开门侧身瞥了一眼走廊尽头的监控器,利用监控盲区把他从待客室押进了一旁的卧室,之后才抽出挂在他腰间的对讲机,放在他嘴边。
  他很识相的按照我刚才的意思做了,顿时除了那些不知情的嘉宾们外,其余人乱成一团。SIX身边的雇佣兵们被支开一半,而SIX本人也慌忙的从晚宴上抽出身。我关掉传来嘈杂声音的对讲机,一击把猴子击昏。
  自己则再次纵身闪进了待客室里躲了起来。
  果然,不出一分钟,SIX就回到了待客室里焦急惊恐的来回走动起来。他大声对身边跟来的雇佣兵们嚷嚷着:“一定要找到他。”
  透过柜子的缝隙发现还有三个雇佣兵守着SIX。我拔出经过自己精心改造过的洛洛克18手枪,装上消音器瞬间就冲了出来,让对方措手不及。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三枪直接把雇佣兵们送下了黄泉,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
  即便对方是三个身手极好的雇佣兵,反应速度会比平常人快上几倍甚至是十几倍,但我的枪法都是我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时换来的。
  SIX吓得全身发抖瘫软在地,就连叫喊都哑了声,苍白的脸上全是哀求之色。
  “知道我是谁吗?”
  “我…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答非所问,我没说话,收回左手的枪,把右手的枪头对准了SIX。
  SIX自己就惶急的回答了他自己刚才问的问题,“你不是我拐卖过来的,是别人亲手送给我,要我把你送进深渊岛的,真的。”冷汗流水般的不断从他的脸上渗出来汇聚成一团再滴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