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迷路情人(出书版) 作者:鱼/fish

字体:[ ]

 
 
迷路情人 BY 鱼 
 
 
 
 
 
 
文案:
这个世界上,杨旸最讨厌的人种,就是有钱人!
而眼前这个刚从漫长的昏迷时光中苏醒的青年,就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可为了一千万的诱惑,他得负责治疗并看护这个名叫楚枫之的大少爷。
忍不住仗着医师的身分欺压他,让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知道什么叫做现实……
可是长时间的相处,杨旸却发现,楚枫之虽然既骄傲又倔强,可也意外地纯真善良。
杨旸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但却无奈的发现,经过长时间的朝夕相处,
他对有钱人天生的那股反感,正一点一滴被磨去……
《替身仇人》中的少爷本尊,堂堂登场!
 
 
序章
这世界,尽是虚伪……
蜿蜒山路上,一辆耀眼的火红色敞篷跑车如电疾驶,隆隆引擎声回荡在空寂暗夜里,宛如只咆啸奔腾的兽
仪表版前操控的那双手有着艺术家般的纤长与细致,却也有着代表权势的稳健与力量。
驾车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的年纪,尽管一身正式西服,却没有一般人搭着西装惯梳的油头,乌黑发丝随着夜风不羁扬舞。
薄唇紧抿,隐隐透着丝烦郁,男人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然而离合器油门换档操控间依旧俐落,每个过弯的弧曲都再漂亮不过,若非那身名贵的衣着和座下那辆千万之谱的昂贵跑车,几乎叫人怀疑是个职业好手。
然而这样完美的过弯却突然出现了失误,车身横摆,尾灯险险擦过护栏。
不能置信地拧了拧眉,男人再次重踩煞车板,在确定毫无作用时,一抹笑不合时宜地淡漾在紧抿的薄唇边。
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断崖……给的还真是他妈的好选择……
戏谑地一扬唇,男人毫无考虑地将方向盘打向外侧。
与其撞得稀巴烂供人茶余笑话,还不如化作渺渺尘埃尸骨无存,反正在丧礼上凭吊是他的名又不是他的人。
怵目的警告号志过眼即逝,斗大的萤光?箭头在面前连成了道光墙,男人俊秀的脸孔上却没有丝毫惧色,两手更是潇洒地放开了方向盘,在冲出护栏的刹那,平展若翅。
终于可以由心飞了,飞出这桎梏的牢笼,无拘无束……
 
 
第一章
「Dr.杨早!!」
「早。」扬声招呼着,身着医生袍的东方男子偏头朝身后跟上的几个金发白衣天使点了点头,迷人的笑容让人看了就不由地心情大好。
「这么早就巡房啊。」
「Dr.杨是要去看我们的神秘王子吗?」
「嘻,什么王子,应该要说睡美人。」
「美人?Mary我看你该去眼科找Dr.Smith看看,鼻青脸肿的美在哪儿?」
「Julia光说我!要看眼科的话三楼的全部一起去,你们还不老一口一个王子的喊,青一块紫一块又瘦得只剩把骨,我也看不出『王子』在哪儿。」
「唉呀,叫他王子是因为人家有钱嘛,你没看他头等病房一住就是两个月。」
「对喔。不过很奇怪诶,都没什么人来看他……」
老的少的,把东方男子夹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热烈,尽管男子医师袍上挂的绿牌称谓已非菜鸟,甚至还隔了人种相异,众女的热情却显然丝毫不受影响。
只因为这位亚裔医生年轻、英俊又十分地平易近人,不摆架子也没大小眼,上至专科主任下至打扫女佣,就算是竞争同侪也很少人对他不存好感,更别提在院里头他可是众女心目中把本国帅哥都比下去的白马王子,哪怕只是点个头打声招呼都可以让人乐上一整天。
「Dr.杨,你知道他是谁吗?」
突然,一声怯生生的女声将话题重新拉回了年轻医师身上,然而没等到主角开口,旁边的同事就已越俎代庖抢着帮忙答话。
「唉唷,Aileen是刚来的才不知道,没听到我们都叫他『神秘』王子,王子是指他很有钱,神秘就是说到现在没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不光病历表上头是一个X代号,就连Dr.杨身为主治也都没人跟他说清楚。」
「真想不懂这么神秘兮兮地干嘛,听说他是出车祸受伤的,搞不好是因为开车撞死了人,他家人才把他藏到我们这小地方来。」
「嗯。」附和地猛点头,绑着马尾的女孩压低声音悄语着:「你们还记得人刚来我们这儿的时候有多惨吗?裹的像木乃伊,而且躺到现在都两个月了也还没醒,这么严重的车祸我猜不是喝酒、讲电话就是开快车,对吧,Dr.杨?」
「也许吧。」眼见问题又丢回了自己身上,年轻医师不置可否地微耸肩头,脸上依旧是灿如阳的爽朗笑容。
「喂喂,跟你们说喔,我听楼下的在说,已经有人帮他办了出院手续,好像是要接回家静养的样子。」
「什么?!」
「真的啊?他那样子可以出院吗?」
突来的消息又像丢了颗炸弹般炸掀一池沸水,众女再次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咦,Dr.杨你知道这件事吗?」
照理说,自己的case要出院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这病人从入院就藏头藏尾神秘兮兮的,未经主治同意就径自出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诶,我现在听你们说才知道。」摇了摇头,东方男子不无尴尬地露出苦笑的表情。
「啧,就知道Dr.杨也被蒙在鼓里。」
「有钱人嘛,就爱玩特权,一点也不尊重专业!上面的看到钱眼睛都亮了,哪管我们下面……」
又是阵声浪滔滔,只是这回全一面倒地替年轻医师抱不平群起挞伐,有几个甚至计画起使点小手段叫上层管理的头疼。
「没关系啦,只是有点意外而已。」相较于金发女郎们的忿恨难平,当事人反而显得不太介意,甚至笑着反过来安抚众人。
「反正病人的状况还算稳定,几处骨折痊愈的不错,手术伤口也都结痂拆线了,又不需要呼吸器之类的特殊设备,何况人只是静躺着不动,请个二十四小时专业看护,点滴、喂食、擦澡翻身什么的护理方面应该没太大问题,出院OK,定期回来做些检查就好。」
「Dr.杨你人实在太好,这时候居然还在替病人想!」
「我是他的主治呀,Mary刚刚不也是担心着他到底能不能出院?」朝方才出声的小护士笑了笑,就见被点名的年轻女孩红着脸一溜烟躲到了后头去。
「唷,开窍了开窍了,Mary居然跟Dr.杨说话会脸红耶。」
「嘻嘻,我们的小Mary长大了,可以让Dr.杨帮她介绍男朋友罗。」
「Julia!」
一阵笑语中,众人簇拥着年轻医师缓缓朝廊底的病房走去。
 
像似睡了个过头的大懒觉,楚枫之万分疲惫地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他快窒息了,不由地张大嘴狠狠吸了口气,片刻后又被骤剧的擂鼓般心跳激得喘不过气。
睁开重逾千斤的眼皮,还来不及看清什么,刺眼的亮彩马上又叫两扇睫羽痛苦地闭起,想伸手遮眼却好像鬼压床般怎么也使不了力。
「……该……死的……拉上!」
听到自己出口的声音和蚊子叫没两样,楚枫之完全迷糊了,起床气盛凌下的声音就算沙哑也该有点份量,怎么会虚弱地宛若垂死呻吟?
这真是他的声音?
「……嗯。」再次试着发声,绕了圈进耳的音量依旧好不到哪去,反倒是因为用力又让原本不够的氧气更显不足,楚枫之忍不住呼噜呼噜地喘起气来。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这么的累,虚弱的像个死人?
昨天是在哪儿喝的酒?喝过头了?有什么好乐的让他喝成这样?还是又是哪个天杀的王八羔子在他酒里加了料?
额角一阵阵抽痛,整个脑袋沉的叫楚枫之一点也想不起昨天。
还是又被哪个本事了得的妖精榨乾了精力?他怎么完全想不出有哪副身子甜美到能够让他狂做一整晚的?不会是……喝醉了被谁上了吧?
开什么玩笑!除了晋杰……
晋……杰……
熟悉的名字宛若把钥匙开启了失落的记忆,却也有如把重锤狠狠砸上心头,楚枫之霎时痛的想将自己紧紧蜷起,奈何手脚根本不听使唤。
陆晋杰,他唯一动了真心的对象,也是唯一把他的真心踏在脚下的人。
可他却怨不了恨不了,怪也只能怪自己不长眼,有钱有权有势,却是什么人不好爱偏偏爱了个和他姓楚的一家子有着山高海深无比深仇的……男人。
欺骗、利用,终至……恨不得他死吗?
乾涩的眼逐渐湿润起来,减了刺痛却更添凄凉,楚枫之下意识就想举手止住这片水雾泛涌,结果却是股从脚底透凉而上的深深恐惧取代了伤悲的情绪。 
手指未能如愿地动作让他彻底体认到自己真的像个木乃伊般,动弹不得。
怎么会这样?他没死,却……瘫了?
不!绝不要!
死命使力着,然而除了把自己搞得更加气喘如牛外,楚枫之感受不到四肢动了什么,手摸不着腿,腿也叠不了踝,更别提想仰坐而起。
就在他心急如焚快发疯时,一声称不上友善的低沉男声突然在耳畔响起。
「喂,醒了就别装死,眼睛张开。」
随着男人的语声再次努力掀开眼皮,尽管映入眼的金黄刺眼依旧,楚枫之也死忍着微眯而已。
不是他突然转性变得这么听话,而是此时此刻他实在需要有个会说话的活人来解答他的疑惑。
「……窗帘……拉上。」
比起满肚子的问题,楚枫之第一句话还是选择先叫人拉上帘子遮阳,他没必要虐待自己的眼。
「放心,不是第一天让你晒太阳,不会瞎的。」
「……拉上!」语声虽弱却是坚决,楚枫之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跟瞎不瞎的根本没关系,他又不是医生,哪想得到那层去,纯粹因为被阳光直射着很不舒服而已。
「不行,忍一下一会儿你就适应了,再不晒点太阳你就白的跟死人没什么两样,又不是女人,没那么爱白吧?」
拒绝的男声同样坚决,更胜者还多了条叫人很难点头认同的理由。
「……」
拧眉眨了眨眼,刚醒的起床气加上回忆起怎么出事的坏心情、加上全身没一处舒坦的浑身不对劲、再加上那句无异是火上添油的淡讽,楚枫之本能地开始讨厌起这个只闻其声尚看不清楚全貌的可恶男人。
欺他一个病号算什么英雄好汉?给他记住,等他能动了绝对关了这家烂医院!
正兀自在腹中非议着,眼前的耀眼澄?却突然暗了些,楚枫之这才发现是那个男人走到了面前,还来不及聚集目力把人瞧个清楚,唇上又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碰触。
「喝点水吧,老靠点滴补充顾不到你喉咙,再下去非成哑巴不可。」
「咳咳……」含着吸管吸没两口水,才在心底为男人的善举加了点分数,楚枫之就让下一句毒舌给堵到岔气,呛得两只原本就看不清的眼越发地氤氲朦胧。
「喝这么急干嘛?白开水一杯,我没兴趣跟你抢。」
狼狈咳喘着,楚枫之再次确定了,等会儿联络上自己人后头件要做的,就是把这惹人厌的家伙炒鱿鱼,叫他滚回家吃自己去!
「……谁管你!为什么我动不了?」
喝过水,乾紧的喉咙总算舒服了多,至少话可以讲的不必再每个字都声嘶力竭那般费力,楚枫之自然也就不介意在提问前多说几个字稍做反击。
「废话,你现在如果能跑能跳,我马上打电话给金氏世界纪录叫人替你发证书。」
忍住忍住,催眠着自己当没听到废字开头的这一长串废话,楚枫之不住劝慰自己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值得跟一只笨狗多做计较。
「……什么意思?」
「你大少爷一动也不动地躺了快半年,肌肉都萎缩了怎么动?」
躺了快半年?大脑还来不及消化这一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楚枫之就被横在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