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替身仇人 作者:鱼/fish

字体:[ ]

 
 
替身仇人 by 鱼 
 
 
 
文案: 
 
站在牛郎店前,楚攸明白以自己这身皮囊的价值,很快就能达成心愿,但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一个怪老者拦下了他,告诉他,只要放弃现在的人生,替代成为「楚枫之」,他的心愿将轻易完成…… 
 
楚枫之,楚氏集团的新任总裁,被金钱、权力包围的天之骄子, 
 
亦代表周身充满了欺骗与危险, 
 
而最危险的,便是这个贴身秘书──陆晋桀, 
 
楚攸满以为自己把楚枫之扮演得再完美不过, 
 
却莫名其妙地被这个男人抓包,还被他压在床上「严刑逼供」, 
 
原来自己所扮演的竟是一名替身仇人…… 
 
 
 
 
 
第一章 
 
长长的走廊宽敞明亮,却没有行人如织的喧嚣,相反地,安静到连皮鞋走在地板上的回音都清晰得吓人,还有的就是偶尔一两声极其压抑的泣音回荡在沉闷的空气里。 
 
这儿,是国内首屈一指的XX医院的加护病房外。 
 
「楚先生。」 
 
低沉的男中音划破一室沉凝,一名贴立在观察窗前的年轻男子缓缓转过头,俊朗的脸孔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累与倦乏,似是已许久没好好休息过。 
 
「游医生,是不是小蕾……不能再等了?」 
 
尽管累,年轻男子依旧有礼地向那位被他唤作游医生的人点头打了招呼,俊脸上的表情虽然仍一如之前般平静,却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一天……终究还是躲不过,犹豫了这么久,不过是让里头躺着的小蕾多吃苦罢了。 
 
「是……楚小姐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如果这礼拜内再不进行手术,恐怕……」 
 
「我了解,就麻烦医师您安排时间吧,相关手续我这两天就会办妥。」 
 
「楚先生你……」 
 
俐落的决定非但没让人松口气,反倒令身着白袍的中年医师望向男子的眼神变得担忧起来,然而他所担忧的……却不是躺在病房内等待手术救命的患者。 
 
一个多月以来,他深切地了解到这名年轻人与妹妹之间的情感有多深厚,若非手术费用上有困难,绝不会迟至最后期限才点头,而如今他是打算怎么去筹那笔庞大的经费呢? 
 
人命,真无价吗? 
 
略为发福的脸庞上不胜感慨地浮起抹苦涩,虽说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但在当下功利挂帅的世道下,人命的价格可区隔得清清楚楚,自己工作的这家医院有最佳的医疗团队与医疗技术,但相对也有着极为昂贵的医疗收费。 
 
眼前的男子虽然年轻却是有着份不错收入的所谓企业菁英,否则光是这儿加护病房的费用就开销不起,遑论时间还长达一个月之久,可惜就算是社会中上阶层之流,那笔救命的手术费……还是天价。 
 
「游医生,谢谢您,谢谢您这些日子来对小蕾的照顾,手术就麻烦您费心了。至于钱的事……我有办法。」露出抹安定人心的淡笑,疲惫的脸孔上瞬息明亮了不少。 
 
深深望了眼加护病房内的人影,男子转身离开这快叫他喘不过气的地方。 
 
夜幕渐垂,楚悠漫步在一条有着喧哗人声与霓虹闪烁的缤纷大道上,落寞的神情中有着几许难以自解的嘲意。 
 
明明没多少车程相隔,那条充满生死离别的哀沉长廊与这地方,却宛如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度。 
 
就像眼前这方弹丸之地上,有人瑟缩街头乞讨度日,有人却可以歌舞升平地不知今夕何夕…… 
 
酸葡萄心理吗?眼底的讽色更剧,却是对自己而发,楚悠茫然仰头望着天空中几被灯火掩灭的星子。 
 
他楚悠几时竟成了看不得别人风光的家伙?难道就因为从今晚以后,他也将成为这社会下层匍匐乞活的那类人吗? 
 
尽管迈步的速度再慢,一条不算短的街道终究还是有走至尽头的时候。 
 
然而越近街底那家装饰得富丽堂皇、贵气逼人的店子,楚悠脚下的步伐就变得越踟蹰,毕竟下定决心是回事,真要付诸实行又是另一码事。 
 
隐在五光十色的灯彩下不起眼的树影里,楚悠眼里有着挣扎的痛楚,他很明白以自己这身皮囊的价值,只要跨步走进眼前的那扇门,小蕾的手术费就有了着落,加上白天里正职工作上的收入,后续的治疗休养该也都不是问题。 
 
可同样地,只要走入那扇门,楚悠就不再是楚悠…… 
 
NightQueen,是他从女性朋友那头辗转得知,一家远近驰名的夜吧,只不过即使评价再高也终改不了肉体交易的买卖内容,所以从知道这消息的那天起他就一直犹豫未决。 
 
原来,堕落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摇了摇头,紧抿的红唇失笑地微扬出抹浅弧。 
 
就在楚悠深吸口气决定踏出脚步时,一只手不甚礼貌地搭住了他的肩头。 
 
拧着眉回过头,楚悠难得把不豫的表情明白写在脸上,天知道等会儿再把脚举起时是否又得尝一次天人交战的滋味。 
 
拦住他的是个看来五十上下的中年人,比自己矮了一个头有余,一身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墨黑唐装,宽大的衣袍裹着瘦小的身躯,显得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等了半晌等不到半句下文,中年人依旧只是两眼烁烁无礼至极地紧盯着他,楚悠不再有耐心地挪身想挣开那只手,但没想到对方身形虽不高,掌下的劲力却不容小觑。 
 
该不会是什么国术高手吧? 
 
「……先生?」没奈何,楚悠只好自己先开口招呼这意图不明的陌生人。 
 
「缺钱用?」 
 
一语中的,这句话让楚悠眼里剩余的那么点和善全然消失,烦躁不快也全改成了防御与戒备。 
 
试想在这种宛如裸裎在陌生人面前的情况下,谁还能保持不动如山泰然自若的脸色,他楚悠虽然已不是初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却也不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非常人。 
 
「想进去赚?」 
 
紧迫盯人的视线稍离,巡了会儿NightQueen的招牌后又回到了脸上,中年人的眼神没有鄙夷也没有蔑视,这点让楚悠心里好过了许多,绷紧的躯体也稍微放松了些。 
 
「跟我谈笔交易如何?我们前头咖啡厅坐坐。」 
 
瞥着那双清澈眼瞳里不信任的质疑,中年人再度开口加了把助力。 
 
「小朋友,不花你多少时间,反正最坏不过就是浪费你一小时而已,没这么急着进去陪那些老女人吧。」 
 
微勾唇角,楚悠自嘲地垂下了视线。 
 
是啊,情况再坏又还能如何?不过是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再重聚一次罢了,不都说一回生二回熟,也许一个小时后他就不会再盯着这招牌发呆这么久。 
 
「……好。」打声招呼,楚悠率先往街对头的咖啡厅走去,不想身后的陌生人再看穿自己的仿徨,谈判已经开始。 
 
街角的咖啡厅布置得非常温馨,不大的店面壁上满是些经典电影的巨幅海报,柔和灯光下,扣人心弦的蓝调旋律伴着阵阵浓醇的咖啡香气。 
 
一道薄薄玻璃门,又将门里门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甫落坐,楚悠就明显感到一阵疲倦上涌,太过舒适的环境叫他无法不把这阵子紧绷的神经放松些,然而他很明白此时此刻怎么也还没到可以休息的时候,只能闭了闭眼强打起精神。 
 
「说吧,你所谓的交易。」 
 
「别这么急,咱们先自我介绍吧,我不想等会儿听你喊我老头子。」话说得有些俏皮,中年人面上却仍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就好象他的本意的确真只是如此。 
 
「我叫柴行云,你叫我柴叔就好。今年八十有六,尚未娶妻,当然下头也就迸不出兔崽子,一生孤苦寄人篱下……」 
 
第一句报名,第二句拉近关系,俊脸上始终面无表情;第三句听到那与外表毫不相称的年龄时,楚悠终于动容地微挑眉,可等到第四句……微挑的眉开始向眉心皱拢。 
 
「别皱眉别皱眉,算你坐台钟点行不行?别瞪我嘛,我不过是年老碎嘴又没人听我念,再说老柴我的这点身家内容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喔。」 
 
看着那张严正的脸容垮成了苦瓜状,精铄的两眼却依旧犀利地叫人不敢逼视,商场上的天赋让楚悠意识到眼前的老者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相对地,只怕他口中所提的交易也不是件易与的事情。 
 
「看你也是在钱堆里打转的人,楚氏集团该听说过吧?」不同于之前无意义的碎念,柴行云这回是单刀直入切进了重点。 
 
楚氏?楚悠忍不住挑了挑眉,他当然听过楚氏,那可是被专业财经人士评量为前十大的知名企业。 
 
这集团原是靠地产业起家,后来跨足金控,在结合地产的资本连续几次卓越的投资并购后,跻身进了商界里十大龙头地位,如今又听说将插手时下最热门的生技产业,是个活力十足野心满满的大家。 
 
所谓交易,跟这个楚氏有关?眼前这狡黠的老者是楚氏的人?他这小虾米身上有什么东西会是楚氏要的,谈并购吗?他那点身家送给楚氏只怕塞牙缝都嫌少。 
 
「没错,我是代表楚氏而来。」看出楚悠的疑惑,柴行云爽快地交代自己的来处。「嗯,该说代表楚家直系才对……也怪怪的,楚爷没交代。算了,反正是我老柴找你就对啦。」 
 
「嘿嘿,你这小伙子挺沉得住气的,不错不错。」 
 
柴行云满意地直点头,听着自己连番颠三倒四的解释,眼前的年轻人却除了原先的一挑眉外再无别种表情,有他帮忙自己打的主意应该万无一失了。 
 
「我就直说吧,楚氏家族虽大,核心直系却是三代单传。国兴那孩子英年早逝,楚家就剩了一个老的一个小的,偏偏小的前些日子又出了岔子。」 
 
「你是指,目前总理楚氏的楚枫之?」 
 
「对,就是枫之那兔崽子惹的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