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身操盘(出书版)+番外 作者:闪灵

字体:[ ]

 
 
    闪灵-终身操盘(出书喜剧版) 
 
 
 
 
 
 
1) 
 
 
 
  中国深圳。 
 
  夏天里,这个城市的夜生活一如既往的,从十点以后开始。微湿的热空气里既散发着属于这个城市特有的年轻气息,又开始带上了些许暧昧而腐朽的纸醉金迷。 
 
  火树银花不夜天,正是银都此时的奢靡光景。 
 
  乘上银都秘而不宣的贵宾专用电梯,秦风扬的目光逡巡的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吴非,你确定这里值得花费两个小时入境,专程一来?” 
 
  “当然。”他面前的斯文男人微笑了:“我保证香港绝找不到象这里一般安静而隐秘的所在了。十二层以上的白金会员全走的是专用电梯,不必担心和普通会员混在一起。” 
 
  伸手从怀中掏出两张卡,他递上一张来:“我帮你申请了一张,在香港可找得到这样的去处?” 
 
  “怪不得吴氏在浦东开发的碧雨花园项目没了动静,原来总经理的心思全放在了对深圳的物业考察上。”秦风扬挑起了眉,似笑非笑。 
 
  “错。是因为计划受了阻我才出来散心,而不是因为我为玩乐而误了公事。”吴非摇头,“何况那个计划的资金已经筹措齐了。” 
 
  “真的不用我调资金帮忙?” 
 
  “风扬——你这个从小的朋友我不会轻易拿来用的。”吴非笑道:“等我们吴氏将行破产之际吧,到时候我一定记得找你。” 
 
  “不帮。”秦风扬冷冷看了他一眼:“我是个生意人,真有那个时候,我不会砸注定血本无归的钱。”想了想,复加一句:“不过我不会看你流落街头就是,说不得会养你一辈子。” 
 
  “你好狠的心。”对面的男子失笑,望着眼前口狠心黑的幼时好友:“看你身后跌碎的一地玻璃芳心,我只有祈祷永远不要沦落到被你养的地步。” 
 
 
 
  “叮咚——”电梯的门开了,一个身穿雪白制服的男侍应生立在门前,目光飞快掠过吴非手中的白金卡,笑吟吟地鞠躬:“两位先生,欢迎光临银都。” 
 
  走在宽敞的走廊上,厚厚的羊绒地毯吸去了脚步声,四周的仿古壁灯和头顶的水晶琉璃盏投下一片晶莹灿烂的光来,温暖明亮,并不过于霸道。 
 
  “我定了包厢,先去喝一杯好了。”吴非走在前面道。 
 
  “先不用找人来陪,我只想和你随便聊聊。”秦风扬懒洋洋地,吩咐着身侧带路的男侍应:“让他叫的男孩十二点以后再去套房等我们。” 
 
 
 
  行到走廊近半,三人身前的一个包厢门忽然开了,被良好的隔音系统关住的喧嚣忽然猝不及防地涌了出来,一个人影被个穿着同样雪白制服的瘦削男孩背在了身上,踉跄着冲了出来。 
 
  “抓回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阴沉沉地从门内传出,两三个神色凶悍的保镖追出。 
 
  “对不起!”那个侍应模样的男孩护住了身上似乎是昏睡不醒的人,神情惊慌,却透着股坚定:“他的身体真的不好,会扫各位先生的兴的。……” 
 
  “啪!”一个保镖重重的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一片红手印瞬间浮现:“你是什么东西?把他留下!” 
 
  晃了晃,那男孩子撞在了身后的墙上,一缕鲜血刺眼地缓慢流下唇边。出乎意料地,他更紧得用身子挡住了一同跌落的那人,眼神清澈,却是固执着不肯闪开。 
 
 
 
  一个男人的身影从包厢内慢慢闪了出来,悠然看着这两人,目光最终落在男孩身上:“这小公关是你相好?这么护他?” 
 
  看着这男人不动声色的脸,那男孩忽然打了个寒战,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呆了两年,总不会分不清哪些是蛇哪些是狼。而这人的眼……很容易让热想起热带丛林里最毒辣的那种蟒蛇。 
 
  “不是。……”他撑起身,眼角扫了地上昏迷不醒的人一眼:“只是阿杰的身体最近实在不好,瞧,这刚陪了诸位没一回就睡着了。求几位先放他离开一会,我这就去找经理来向诸位解释……” 
 
  “那么不如换你进来陪?”那男人忽然笑了笑,“我很喜欢你这么股子劲呢。” 
 
  两个保镖互看了一眼,已是凑了近前,一边一个地架起了他的胳膊,便想向包厢内拖去。 
 
 
 
  “冯总今天好兴致啊。”一个沉沉的男声从不远处响了起来,如观好戏。 
 
  闻声一愣,那面色阴翳的男子转过了头,看着走上前来的那两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忽然,瞳孔一丝不易觉察的收缩:“好说,秦总不也一样好兴致?” 
 
  微笑着看着他,秦风扬脸上有丝明显的戏谑:“是啊,前几天刚在恒生市场击退了海外一笔不自量力的基金,心情不错,所以出港来庆祝。怎么冯总也有开心的事?” 
 
 
 
  转眼看了看地上昏睡的人,目光敏锐地看见了那颈下隐约的惊心血迹:“看冯总脸色这么严肃,要是不知道的,怕会以为你遇见了什么不顺的事,跑来发泄。” 
 
  冷冷听着这明显的嘲讽,想起这些天在恒生股市上凭白损失的几千万,冯琛心中一阵愠怒。摆了摆手,那两个保镖的桎梏松开了。 
 
 
 
  “还不快走?”吴非皱了皱眉低道,看着近在咫尺处那男孩颤动的黑色睫毛,浓密地简直不太象男孩子。这样不知顾好歹地想帮同伴解围,怎么现在倒傻傻的,不知趁机脱身了? 
 
  “哦”了一声,那男孩子从错愕中醒悟过来,脸微微一红,声音低低的煞是好听:“谢谢。”慌忙咬牙重新背起了地上的同伴,急忙地踉跄走远了。 
 
 
 
  ………… 
 
  员工盥洗室里,一排密密排列的储物柜前,刚才还一动不动趴在人背上的男孩滋牙咧嘴,脸上苦兮兮的:“Ken哥,那个什么冯总的,好变态的啊……一上来就拿烟头烫我,我吓得装昏,都躲不过去。要不是你救我,我今晚上不知会褪几层皮。……” 
 
  被他叫做Ken的男孩子一愣,强撑的身体再背不动他,一个趔趄,几乎昏倒在地。 
 
  “KEN哥,你怎么了?”那男孩慌忙跳下他的背:“低血糖又犯了?晚饭又没吃饱吧?……哥,你再怎么省,也得吃饱饭啊……” 
 
  “我没事,含块糖果就好。你是装昏的?……没把我吓死。”KEN苦笑,按住了昏沉的额头。 
 
  吐吐舌头,那男孩象无尾熊一样抱紧他的背:“哥我就知道这里就你是个好人,是真疼我。要是ANDY他们几个小浪蹄子见我这样,心里不知怎么偷笑呢。哼,他们都嫉妒我比他们红,我知道。……我也不要他们可怜……” 
 
  絮絮叨叨地嘟囔着,他轻轻蹭着身前的背:“哥你别气我,……我也不想接这个场子的啊,一听钱那么多,我就知道没什么好果子。可钱真的好多啊,比我给人操几个晚上挣得都多。……” 
 
  Ken不语了,心里忽然一阵难受得要命。静静地把他放下地来,认真地拿过手边的冰毛巾浸了敷在他脸上:“——又不是不知道香港那边来的客人,多的是狠的。” 
 
  “哦。……哥我听你的,下次我少接香港佬。”阿杰嘻嘻地笑,十七岁的稚气脸庞上依然满不在乎。转眼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找出一件叮当做响的衣服,开始往自己刚擦拭好的身上套去。 
 
 
 
  看着那件暴露的情色SM装,Ken的脸色有点变了:“你干吗?下面那场的客人也是……” 
 
  “没有啦。”阿杰圆圆的大眼睛眯了起来,端详着自己黑色皮衣下恰在*头的几处伤痕和血迹:“听说今天我的客人是第一次来,又帅又年轻,简直赚了。穿成这样给他点刺激,说不定是没见过世面的雏,愿意多付点哦!” 
 
  Ken心里一沉,要那种人满意,这钱是好赚的么? 
 
  “哥,我够不到后面,帮我拉好拉链啊。”阿杰沮丧地软声叫,腰肢不耐地摆着。 
 
  “哦!……”Ken慌忙上了前,不太自在地帮他扣上了锁链搭扣,等他自己将下体锁在了紧密的包裹内,才将上面连出来的银色装饰牵到他背后,细心系好。 
 
  看着他,阿杰忽然扑哧地笑了:“Ken哥啊,在银都你也做了两年了哦?……原来看到我这样子,还是会脸红呢。……” 
 
 
 
  没有理会他一贯的打趣,Ken沉默了一会,心里沉甸甸地:“阿杰,我上完这星期的班就不做了,以后你自己要保重。” 
 
  怔了一怔,阿杰回了身:“家里不要你供钱了?” 
 
  “是啊,供完了。”Ken微微地笑,略微有点羞涩:“虽然丢了两年的课本,好在还没全忘。我参加了今年的高考,被录取了——下星期就该是学校开学报到的时候。我算了算,只供我自己一个人的学费的话,不需要再打这里的工了。” 
 
  “真的?!你真行啊!……”阿杰愣愣地看他,低头想了想:“哥,我也一直觉得……你始终不该是这里的人。大学……大学……”他喃喃地念:“那种地方我做梦都没想过进去呢。” 
 
 
 
  Ken看着他,眼睛忽然涩涩的。这个叫银都的地方,没有人会觉得,象阿杰这样一个17岁的男孩子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