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极往事 作者:香龙血树(中)

字体:[ ]

在那些年里,Rene一直在警界服务,从猎鹰到双子座--他们依然只是偶尔见面。 
  在那些岁月里,他们在床上也越来越熟悉。 
  Rene和斯特林奇都记得那样的时刻:那时,透过窗户望出去,是阳光下明丽的湖畔,偶尔有风带着花香吹进来,空气很温暖。 
   
  Rene一次又一次深情地吻着那人。斯特林奇能感觉到他的爱意。他们彼此抚摸着,尽情缠绵,激情之处,嚅嗫着耳语。 
  "......你的罪就是我的罪,你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Rene在他耳畔缠绵的说。 
  "那么你所的伤,都是我的。"斯特林奇想,抚摸着他,但是他没有说出来 
   
  "Lilia听见会不高兴的,这好象该是她说的,"过了一会儿斯特林奇说。那时候,他刚刚分居,Rene还不知道。 
  Rene脸一下子红了,"对不起。" 
  "不,没关系,我喜欢听你说。"斯特林奇说, 
  但是Rene低下了头去。 
  "你再说点什么,我喜欢听。"斯特林奇抚摩着他,很温柔。 
   
  "你所有的罪,它们都是我的。所有的痛,也都是我的。"Rene嚅嗫着重复了一遍,吻着那个人,在他耳畔絮语,"别怕......我会告诉上帝......你是好人!我会跟上帝说,替你承担所有的罪。" 
  那人转过头轻轻地回吻着他。 
   
  "我什么都不怕,无论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一会儿,斯特林奇坦然的说,抚摸着Rene。 
  "我也是。"Rene说。 
   
  房间里静极了。 
  只有每隔很久之后,两人低声的絮语。 
   
  "那也是上帝的旨意,不是吗?是祂叫你承担这些?"Rene说,抚摸着他。 
  而他自己也受了那么多罪,足够洗涤自己的罪孽,够吗?他不知道。 
   
  他们再次吻在一起。 
  "一定要记得,末日审判的那一天,上帝面前,有一个人会为你承担所有的罪。"Rene说。 
   
  "所以,你一定会上天堂的。" 
  "哦,你怎么会知道?"斯特林奇微笑着看着Rene。 
  "因为我就是你天堂的钥匙。" 
   
  是吗?斯特林奇有点诧异的说。 
  "是的!"Rene狡黠地一笑,"注意!天堂就要来了!"他附下身去,把头埋到他两腿间。 
  斯特林奇大笑了起来。 
   
  他们热烈地再次纠缠起来。 
  "我们现在就在犯罪,"忽然斯特林奇笑着停下来,扯着Rene的头发对着自己,说道。 
  "不,别管它!"Rene说,"我们是在罪恶里打滚的羔羊。" 
  两人大笑。 
  于是他们重又翻滚起来做爱,似乎相信经过罪恶的泥浆洗涤,他们就重又能像羔羊一样纯洁。 
   
  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在床上低声聊天,或者,只是静静地呆在那儿,Rene知道有时,斯特林奇或许只是需要自己和他呆一会儿。 
  这么多年来,斯特林奇从没对Rene提出过任何要求,比如要他加入自己,为自己做事,或者共同生活。虽然Rene知道,他欠斯特林奇的,他随时都可以拿回去。 
  而Rene在Harvy那事情前,也从没麻烦他。 
  他们很少谈起对方的工作,不管谁碰上过怎样的麻烦。只除了偶尔再次见面时-- 
  "听说你又升职了?" 斯特林奇会说。 
  "是的。" 
  "这么下去,你会成警察头子的。" 
  "绝对不会。"Rene说。 
   
  有一次,Rene去那里,斯特林奇将一只黑色的电话递到他手里,"给你换个电话,这个电话信号无法被跟踪,通讯内容也不会被卫星记录,你可以随时打给我。" 
  Rene接了过来。那电话后来斯特林奇又给他换过几次,于是他身上一直有那样一只--斯特林奇一个人的电话。 
 
第 97 章 
 
  纽约的清晨,街道上很安静。 
  新住处里,Rene给Anton讲到了那堂课,告诉他那时候才知道斯特林奇是谁,两人便各自扑到一张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多久,Anton感觉自己被恍惚的人声惊醒了,什么人呢?他记不清了,等他彻底醒来,看见Rene在盥洗室洗脸。 
  Anton洗完,看见Rene已经端着早点的盘子进了大厅,脸色苍白。 
  "我们在这儿吃吧,饭厅的椅子我还没配好。"Rene说。 
  Anton点点头,想起饭厅有点歉意。 
   
  "你没睡吗?"他们在大厅进门不远的方桌边坐下来,Anton问。 
  "睡了,被噩梦吵醒了......"Rene疲惫地叹了口气。 
  "噩梦?" 
   
  "没什么......"Rene摇了摇头,没有抬头,"我经常作梦,有时候......整晚噩梦。" 
  "梦到......达拉斯吗?" Anton抬起了头,他想说希金斯,但是话到嘴边又换掉了。 
   
  Rene看了他一眼,"不,我从不梦那些事,是以前的,更早的......或许也不算噩梦,但对我是。"后半句他放低了声音,一边伸手去分面前盘子里的东西,"抱歉......我这儿吃的有点少......"他的声音充满疲惫,"超市里弄好的,我简单热了一下,可能有点硬,我们分着吃吧。" 
   
  Anton注视着Rene接连两刀都没有切断一处坚硬的筋腱,Rene的手明显在颤抖,最后一下汁水跳了一下,落在了盘子边。 
  "哦,他妈的!"Rene轻声说,无奈地放下刀,去抓餐巾纸,"对不起。" 
   
  但是Anton已经立刻站了起来,快步上去用自己刚才的热毛巾裹住了Rene的脸,然后把那盘子拿到了自己面前,"你太累了。"他说。 
  "谢谢!"Rene接过了毛巾,敷了一下脸,注视着Anton在盘子里把它们分开。 
   
  "我梦见,雷诺,在动手修一座墙,"隔了一会儿,Rene又开口了,语气带了点嘲讽,"而我就睡在那墙下面。" 
   
  "恩......周围有很多人在走动,有杂沓的环境声,我想起来却只能贴着墙卧在那儿睡觉,他就站着在我上方修墙。我好像是上了一天班,就穿着上班的衣服和咱们的靴子,但又像是小孩子。" 
  "母亲走来看了看我,走了。父亲也看了看,他们都没跟我说话就走了。" Rene继续说下去,语调平板,"接着我小时候的很多同学,也在我面前走过去了,剩下我一个就在那墙下睡着了。" 
  "然后,梦里,第二天我一醒来,那墙全塌了,满地碎砖木。" Rene挖苦地撇了下嘴,摆了摆手里的刀叉,"原来那是在一个公园里,里面有一座山,很高,我每次上去,都似乎要掉下来,一踩上去--谢谢!"他伸手接过 Anton分好的盘子,"脚下的土就坍塌下来,但没有地方抓靠。" 
   
  Rene飞快地吃了一会儿--他们都饿得不得了--又继续说下去,"这样反复几次我可能睡了一会儿,然后,我记得那是个周末,我去找你们。" 
  他的语气一直平板无力,"你,Roger、马修,特勤处的同事,我小时候的朋友、熟人、你们似乎全住在一起,一栋房间惊人多的房子里,于是我一间一间地找过去,但是你们都不在那儿,我于是很慌张,一个一个打听,但是回头,远远地看在你们在过道另一边,似乎都不认识我,或者看不见我,于是我拼命跟你们打招呼,就醒了。" 
   
  "当然,这不算噩梦。但实际上,他们中有些人,已经死了,还有很多人我可能再也不会见到,而你们都混杂在一起。我则分辨不出自己是大人还是孩子。"他继续说下去,"......实际上,我经常会梦到那些已死的人,家人、朋友,梦里如此真实,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汗水味。"一会儿他说,声音很轻,"这让我惊惶......"或者醒来,茫然若失,他想,但是没有说出来。 
   
  "小时候,我努力想记住每天、每件事、每小时的情景,生怕自己会忘,"他苦笑,声音变得很低,"那时我以为生命太短,不敢忘记。" 
  --他想起记忆里,一个孩子的声音,"妈妈,我不会忘的!" 
   
  "后来,从某一天开始,我就拼命忘记每一天的事情。每一天--每时每刻我都不想记住,"他涂抹着黄油,发了一下呆,"这样十几年,我的记忆力终于很差了。"他摇了摇头,再次动起刀叉,"可是,他们却会在梦里出现提醒我......" 
   
  "提醒?"Anton有点讶异,"提醒什么?" 
  Rene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默默地吃东西。 
  Anton想了想,放下了刀叉,注视着Jimmy,"Jimmy,你的问题是太封闭,"他想说得更多,说到达拉斯,说到更早,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下去,"你太孤独了。"他只是说。 
   
  Rene愣了一下,半天无语,许久,他轻轻开了口,小心翼翼,好像生怕触碰到空气里的什么东西,"如果......你是我,没有父母、家人、亲戚、同学、老师、很熟的朋友,有过几个情人,他们又大都死了......你会怎么样?" 
   
  Anton听见这话心头忽然像被撞击似的一愣,许久之后,Anton都记得那个时刻,那间空荡荡的屋子里,桌边,两人静静地对坐着,屋子里飘荡着新房子淡淡的木屑味,那问题是他没有想过的。 
  他刚要开口,Rene已经继续说下去,"实际上,每个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大部分人有父母、兄弟、读书有同学、朋友,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小圈子,"他摇了摇头,轻声说,"我无法去打扰。" 
  Rene 犹豫了一下,"或者我还有个办法结束眼下这种局面--就是结婚养孩子,可是--我?!"他挖苦似的扬了扬眉毛,意思是你看我可能吗? 
  Anton看见Rene两手一摊,"所以,我能做的我还算都尽力了。" 
  Anton点点头,这也是实话。 
   
  "没关系,我习惯了。"Rene看看注视着自己的Anton,轻描淡写的一笑,抓起最后一篇面包片。 
  是的,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那生活都跟他没关系。 
  实际上,这个世界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他只能自己努力,跟这个世界发生点什么关系,好把自己留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