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极往事 作者:香龙血树(下)

字体:[ ]

 
 
   
  
 
    “喂,你穿上衣服。”
 
    “这样不挺好吗?”Jimmy懒洋洋地看看Jack,再次瞄了眼脚下,泳池边,男女都穿得很少。这麽一条短裤在这儿穿不是很合适吗?他完全不明白Jack为什麽一定要让他多穿点。
 
    “穿上!”Jack把衣服从他头上丢在他胸口上,“裤子也穿上!”
 
    Jimmy看看他,撇撇嘴,起身就在阳台上穿著Jack的短裤把自己塞进了牛仔裤和T恤衫。
 
    Jack伸手把窗帘卷起了一角。
 
    将近中午的阳光下,两个男人凑在一起在阳台上换著衣服。
 
    俩人重又并肩坐下来,翘起腿,看著楼下的水球。
 
    点点滴滴,彼时本无意。二十年後回想起来,却像煦日春风,丝丝缕缕里,竟然寒意如刀,触目惊心。
 
    ****************
 
    那些日子,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
 
    Jack酷爱运动,尤其喜欢极限运动,Jimmy跟在Jack身後,去了海边很多地方。
 
    几天之後Edward来了。
 
    命运的列车,本来在轨道上安之若素,直到某一刻,无意中经过了生活里那神秘的一点,就突如江河决堤急转直下──那一刻,或许就是命运的拐点。
 
    而那时,车上的人,自己也并不知道。
 
    未来的几天,像要精心酿造一杯醇酒,为Jimmy生活的改变,开始了长久地发酵。
 
    那个晚上,Jimmy照旧跟Edward一起去了俱乐部。
 
    尽头宽大的包间里,Edward跟几个人谈著生意,那几个人看来有些粗鲁,喝起酒来很吵闹。Edward似乎应付裕如,却让Jimmy坐得无聊,一个人转了出去。
 
    轰鸣的音乐中,Edward谈完事情向外走去。大厅里,Jimmy正跟酒吧几个诱人的女孩、男孩跳得火热,那几个孩子都十几岁的年纪,粉嫩的脸,拉著Jimmy的手。
 
    “Jimmy!”一声低喝,一只大手重重落在肩膀上,紧接著狠狠一拉,Jimmy在乐声中回过头,看到一张异常可怕的脸。
 
    他们走出俱乐部。
 
    “Edward?”夜风吹来,Jimmy看见叔叔脸色铁青,小心地问了句。
 
    “我不是Thomas!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样子!” Edward克制著蹿到头顶的火气,突然一声没头没脑地断喝,甩开他大步上了车。
 
    Jimmy跟Edward一起离开度假村回了宾州。
 
    他们在老宅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一起在费城吃饭。
 
    Edward的表情已经平静了下来。
 
    “我听说,跟Thomas这几趟。每个晚上你都要出去。”他的叔叔看著他,幽幽一笑。
 
    桌上,餐盘闪亮,两个人黑色的西装看起来优雅而考究。
 
    “啊?”Jimmy愕然地看了眼Edward。
 
    “你跟我一样,”叔叔眯起眼睛盯著他,指指自己的额头,“这儿,藏著一只狼。”
 
    Jimmy看看叔叔,并不太明白,却也不好去问,於是笑了一下。
 
    Edward等待的朋友到了。
 
    他们低声交谈起来。
 
    “怎麽了?”Edward再次转头时,看见Jimmy又一次向厨房边看去。
 
    “那孩子真漂亮。” Jimmy看著叔叔,笑著说。
 
    Edward顺著Jimmy的视线看去。
 
    厨房边的过道上,有个暗金色头发的男孩,也正抬头向这个方向看来,那男孩身体细长,眉眼异常漂亮,长长的睫毛,跟Jimmy差不多年纪。
 
    Edward瞥了眼Jimmy,点点头,转过头,继续跟身边的人说南方的事情。
 
    “对不起,我离开一下。”Jimmy忽然起身离开了。
 
    饭店後门边,Jimmy和那个男孩面对面地站在那儿。
 
    “Angel!去干活!!!”伴随著一声巨响,一个白袍白帽的胖大厨师,从厨房里冲出来,把一大盆冒著热气的垃圾倾倒在了俩人不远的垃圾集中处理箱里。
 
    “Angel!就知道聊天!!”经过俩人身边时,高大的厨师再次冲那金发男孩粗暴地大吼了一句,瞥了眼Jimmy,忍下了後面的脏话。
 
    “靠!!我不干了!!”男孩望著那厨师的背影,猛地扯掉了外套、围裙,狠狠丢了过去。
 
    “嗨,”Jimmy看著他,伸出手去,这样不好吧,他想说。
 
    但是男孩先开口了。
 
    “我的活就是每天对付这些鱼!”男孩看著他瞪圆了漂亮的眼睛,“妈的!侍候那些大老爷,当他们要吃那些该死的鱼时!”男孩地抱怨道,“我恨死鱼了,妈的!!”
 
    男孩看著他,两个人对视著笑了起来。
 
    Edward穿出饭店的後廊,看见的正是这一幕。
 
    两个男孩子,个子差不多,一个一头黑发,一个一头金发,都非常漂亮,面对著面,站得很近,在後门边说笑著。
 
    院子里,风吹过来,拂动他们的头发。
 
    阳光越过後院的围墙,落在他们灿烂的头发和肩膀上,勾出了耀眼的亮边。
 
    那一刻,炫目的光芒刺痛了Edward的眼睛,让他一下立在了原地。
 
    Edward一身考究的黑西装,站在黑暗的廊道里,久久地看著那一幕。
 
    “Jimmy。”许久,Jimmy听见耳边一声低喝,冷若寒冰。
 
    他转过头,Edward正阴郁地看著自己,“我们该走了!” Edward冷冷地说。
 
    “我走了。”
 
    Jimmy回头跟那个叫Angel的男孩打招呼,跟著Edward穿过後院径自奔向了迎面开来的加长汽车。
 
    (To be continued……)
 
    终极往事163上
 
    163上
 
    随後几天, Jimmy跟Edward一起留在猎场上的老宅子里。
 
    刚刚新买了一批良种马,马贩送来了新马,马场上,声音嘈杂。
 
    马贩里面,有一个是Jimmy以前就认识的,几乎每个夏天,他们都能在马场上相遇。
 
    那天中午,Jimmy在路边跟那年轻的商人说著话。
 
    “Jimmy!”身後再次传来一声断喝,Jimmy回头,Edward一双阴寒的眼睛正看著他身边的人。
 
    “我们该走了。”Edward说。
 
    Jimmy本能地转头,对面的马贩,看见Edward眼睛里明显一暗。
 
    “在说什麽?!”路上,Edward问。
 
    他们往旁边让了让,让一匹兴高采烈的马冲过去。
 
    “他说要跟我商量下我喜欢的马的事情。”Jimmy说。
 
    叔叔冷笑一声,“胡说,他们只是想跟你上床!”
 
    Jimmy咧嘴乐了一下。Edward的玩笑有时很粗暴。
 
    他们向门廊走去。
 
    “他喜欢你。”叔叔阴沈著脸说。
 
    “……既然他喜欢我,我没有理由不给他机会。”Jimmy想了想认真地说。
 
    “你就是这点才让人……” 
叔叔说到一半,脸上的肌肉,忽然刺痛一般狠狠跳动了一下,“上过床了是吗?!”他停下来,抬起头紧盯著Jimmy。
 
    Edward忽然警觉,那个人每个夏天都能见到。
 
    Jimmy一下子愣住,跟床有什麽关系?他们两个都是男人,难不成?
 
    Edward脸上掠过一丝寒意,“那你以为他还有什麽别的意思,他想的就是跟你上床!”他狠狠冷笑一声,“男人女人,他们想要的都是一样的。”
 
    Edward不屑一顾地说完,大步向前走去,留下Jimmy愕然地留在了原地。
 
    第二天,那年轻的马贩离开了。一个中年助理接替了他。
 
    一连几天,Jimmy在围栏边兴致勃勃地看著他们驯马。
 
    郡县上的女孩子经常送来这些小夥子们订购的东西,衣服、点心、工具。
 
    中年助理带来了一夥新驯马师,其中有一个年轻而伸手矫健,他带著马一次次越过高高的障碍时,激起了郡县上的女孩子们一次比一次高声的尖叫。
 
    Jimmy胳膊肘压在围栏上,也羡慕地看著他。
 
    完全不知道,他这样站著的时候,房间玻璃窗背後,始终有一个人的目光牢牢盯在他的腰背和大腿上。
 
    马厩边,那小夥子下来了, 穿著驯马的皮裤,浑身结实而性感,分外魁梧。
 
    有人牵走了马。
 
    Jimmy侧转了身体,两个人都斜靠在围栏上说著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