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野狗驯养指南》作者:凉蝉

字体:[ ]

 
文案
 
 
立志成为最佳男配角的十八线演员楼小衡没想到,自己在台风天被小卖部老板陆晃收留之后,居然就这样抱上了一条粗壮的大腿。
老板你辣么man!
老板你辣么帅!
老板你懂得好多噢!
老板你最威猛了汪汪哒!
老板这次的影帝没有颁给你绝壁是有暗箱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棒的!
陆晃(微笑):嗯,乖了?坐上来,自己动。
 
说到人生愿望这种事……
○陆晃:拍戏攒够了钱再开个小卖部。
○楼小衡:拿到最佳男配角的奖杯然后推倒我的饲主!
○陆晃(扶额):……
 
1.现代架空;文中剧本内容均原创;
2.腹黑的饲主VS表里不一的野狗;
3.无复仇,有逆袭,有狗血;
4.唠嗑群【不良书籍同好会】,群号185684315,暗号为作品or角色名。
*cult片:也称为邪典电影,是指那些在小圈子内被支持者喜爱及推崇的电影,也可称为非主流电影或另类电影。这种电影通常难以获得小圈子外的大规模票房成功。(来自wiki)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晃,楼小衡 ┃ 配角:丘阳,向锐,冯越广,谭辽,欧阳庆 ┃ 其它:娱乐圈,忠犬
 
 
    
    第1章 老板你是人吗
 
  陆晃是被热醒和吵醒的。
  床很窄,他掀起衣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肩膀和腰有些酸痛。
  昨天扛了两箱水送货到对面的御景湾小区,结果电梯坏了,他只好来来回回,在十六楼往返了三次。收货的是个胖子,看了两眼就说“行行行老婆付钱吧”,谁知那肥得和他不相伯仲的女人出来一看,立刻变脸:我们订的不是农夫山泉是农妇山泉。
  陆晃一头一脸的汗,冷着张便秘脸表示老子没听过这个,你们订的就是农夫山泉。
  结果他又一次咬牙切齿地从十六楼扛着水,来回往返了三次。
  来来回回折腾的结果是,他昨晚上贴着几张膏药睡了,今天起来时还是肩膀酸背也疼。
  陆晃伸手想开灯,开关按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心里顿时想起前几天收到的那张电费单。他又忘记交电费了。
  不对,是他又没钱兼忘记交电费了。
  热得实在睡不着,外面又乱七八糟地一片响,陆晃听着像是下了大雨,赶快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把床下露出一个角的黑箱子推往床底下。
  小卖部的那个灯箱还在卷闸门外面呢,他忘记收回来了。
  陆晃和小卖部只隔着一张印着黄色雏菊和红色康乃馨的布帘。三块钱一张,他用了三年。
  打着呵欠刚掀开帘子走出去,他立刻被一道刺眼的电光吓了一跳。
  小卖部一米宽两米长的玻璃橱窗外面一片凄风苦雨。巨大的雨珠被狂风挟带着疯狂地砸在玻璃和卷闸门上,砰砰砰响得又猛又急。陆晃终于想起来前几天他似乎听隔壁王记杂货铺的人说过,这两天十四号台风可能经过。
  陆晃心道完了,他忘记了这件事,什么肉啊菜啊都没储备下来。
  灯箱是不能不收的。他走过收银台时顺手抓起一个摩托车头盔戴在头上,憋足了力气一口气拉开卷闸门。
  灯箱是上个月新做的,花了五百多块钱,陆晃心疼极了。但街道通知所有临街商铺都要统一制作新灯箱,陆晃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乖乖掏了五百块。只写着“小卖部”三个字还闪着红黄蓝三种光线的灯箱在他看来丑得简直出奇。
  卷闸门才一拉上去陆晃就嚎了一声“我去”。雨水疯狂地从半米高的空隙里灌进来,打在赤裸的小腿上非常疼。他哆嗦着又把卷闸门拉了下来,换开小门,迅速钻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风助雨势,陆晃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才刚踏出门就已经感觉连内裤都已经被淋湿。
  木块、树枝、铁片、塑料皮……能想到的、想不到的东西都在天上狂舞着。这条街全都停电了,远处的中心市区倒是还隐约亮着,陆晃拧亮手电筒,就着摇晃的光线伸手去拉那个灯箱。灯箱在狂风中居然还没倒,陆晃啧啧称奇,抱着它就往卷闸门里退。
  可灯箱愣是拖不动。陆晃大骂了一声,擦了擦脸上狂淌的雨水往灯箱后面看。一个黑乎乎的人形蜷在灯箱后边,一双手死死地抱着灯箱。
  我勒个去。陆晃被吓得心头一跳,手里扯得更加用力。
  那人终于抬起头,露出一张被雨水淋得极其狼狈的脸。
  “你谁啊?”陆晃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惊,“放开!快回你家去!风那么大还出来是找死吗?”
  男人松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苦着脸哆哆嗦嗦地说:“多坐一会儿……就一会儿。风小了我就……”
  后面的话被风声卷走了,没听到。
  陆晃无语了。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瘦伶伶的,衣着又单薄,他看着都替他觉得冷。这台风正面袭击,哪儿可能那么快就过去?要是放他在铺头外面呆几个小时,估计人就没了。
  “进来进来!”陆晃抱着灯箱挤进了狭小的门里,回头再看,那男人已经手脚极快地跟着一起钻了进来,回身迅速关了门。地面湿漉漉一片,男人抖了抖身子,露出张瑟缩的笑脸,颤颤地说:“好……暖和,谢谢你啊。”
  陆晃差点以为方才第一眼看到他时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是自己看走了眼。
  检查过灯箱确定它没什么事之后,陆晃安心了。他从货架上找出一包旧得发黄的蜡烛,擦燃火柴点了一根。微弱的烛光在三十平左右的狭小空间里亮起,照亮了靠墙的几个货架上的商品,还有面前男人好奇的目光。
  “……你不冷?”陆晃看他在地上随便那么一坐,身下很快就淌了一滩水,感觉实在看不下去便回头给他拿了块毛巾,“擦擦吧。”
  那人万分感激地接了过去,迅速脱了上衣扔在一边,胡乱擦了几把:“冷啊,冷死了。老板你人真是太好了,要不是遇到你我今晚上就交待在这儿了。”
  脱下了衣服的男人有一副少年人才会有的精壮身躯,只不过胸前和腹上居然一大滩血红,那红的还在缓缓往下滴。
  陆晃大吃一惊,连忙爬起来给他拿药箱:“你这怎么伤的?等会,我有药,不过风小了你还是得去医院,要不我送你去……”
  男人低下头用毛巾一擦,他肚皮上的血浆就全都被擦掉了。
  刚拿出药箱的陆晃:“……???”
  男人擦干了头发,人显得精神了不少,看陆晃这么问立刻挺起胸膛认真道:“还没自我介绍呢。你好,我叫楼小衡,是一个演员。”
  陆晃:“……哦。”
  自称楼小衡的年轻人在比较温暖的室内很快就聒噪起来。他告诉陆晃自己是个演员,而且是个年轻有为的演员,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天赋异禀演技出众歌喉淳厚,是天生就注定该走演技派偶像道路的人。陆晃特别特别沉静地看着他,楼小衡讲到自己认识多少明星名导名制作人的时候终于觉得不对劲了,喊了他一声:“喂,你在听吗?”
  “嗯?”陆晃突然回过神,揉揉眼睛,“我在数你刚刚喷了几次口水。嗯,不多,五次。”
  楼小衡尴尬地笑笑,把自己的一堆光荣史都吞下肚子,再不出声了。
  陆晃拿起手机想看时间,可手机也没电了。他问楼小衡,楼小衡的手机刚刚也被雨淋了个湿透,早就关机了。两人面面相觑,干坐了好一会。陆晃挠挠头,他困极了。
  “你自己坐吧,我去睡觉了。想吃什么自己拿,随便吃。那个货架上都是过期一两天的,尽量多吃点那些。”
  “……老板你是人吗?都过期了还让我吃?!”楼小衡怒笑。
  “挺好吃的,别有一番滋味。”陆晃打了个呵欠,没再理会楼小衡,顺手把柜台上一把扇子拿在手中,掀帘子回到里屋。
  他才刚躺下没几分钟,小卖部就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把他生生从床上震了下来。
  鞋子都没顾上穿,陆晃连滚带爬地跑出来:“喂你没事——卧槽?!”
  楼小衡被巨响吓得跌倒在过期食品的货架前,而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卷闸门已经向里凹了一块,还很明显地看出是被外面某个柱形物体砸的。
  “过来!快过来!那边危险!”陆晃一边跑过去把楼小衡往自己身后拉,一边以极快的速度收好货架上的东西。过期食品货架就放在橱窗那里,陆晃看到被砸得凹下去的卷闸门才真正意识到这一次台风的恐怖。门和窗玻璃一旦没了,这个小房子也等于毁了。
  他收拾好货架上的东西,跑回去把床铺上的被褥掀开,扛着块床板又跑了出来。楼小衡呆呆地站在一旁看他跑来跑去,终于醒悟到他想是把床板架在窗玻璃后面,缓冲可能的撞击,于是连忙也跑过去跟着一起干。
  等四块床板都拆了顶在了窗户那里,陆晃已经全身都湿透了,雨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冷得直发抖。他回头看了眼同样大汗淋漓的楼小衡,又瞅瞅他那身细皮嫩肉上被床板硌出的红痕,豪迈地一挥手:“谢了,请你吃好的。”
  楼小衡正从箱子里翻出刚被陆晃扔进去的过期火腿肠,闻言立刻一甩,跟着陆晃往柜台里走。
  “没过期的,这个香。”陆晃拿出两罐午餐肉罐头放在台面。
  楼小衡看看罐头,又看看陆晃:“就这个?”
  “嗯。”
  楼小衡:“……呵呵。”
  陆晃不爽了:“呵你妹呵,吃不吃?”
  楼小衡抄起罐头刀:“吃!”
  分享午餐肉的间隙,楼小衡终于得知眼前这位救了他命、给了他收容之处、虽然态度不太好但也提供给他食物的好心人姓陆名晃。陆晃心情明显不佳,楼小衡不太清楚他懊恼的原因,就胡乱猜测:“老板你把床都拆了,睡哪儿?”
  “地上。”陆晃指指地面。他和旁边的几个店铺好就好在地势高,积水再涨多二十厘米也灌不进来,往地上铺席子被褥就能对付过去。楼小衡点点头说“那我也睡地上”,说完专心啃自己那罐午餐肉。陆晃看了他几眼,哼声道:“你倒不怕生,该吃吃该睡睡。”
  楼小衡狡猾地一笑:“因为老板你是个好人,我不怕。”
  陆晃嗤笑一声,瞥了烛光一眼后把身体挪了挪,朝着楼小衡俯身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好人?”
  烛光只能照亮他面孔的一半,另一半都隐在了黑暗中。陆晃的眼睛亮得惊人,方才在火光中冷淡或柔和的表情全然不见,只剩下狠戾眼神里的一星微光,那低低的、压到喉咙根部的沉重嗓音在空气里震动鼓噪,被烛光映出来的影子在墙上缓慢舞动,随着陆晃的俯身霍然从他身后窜起一片压抑的黑影。
  楼小衡手里的罐头盖子啪嗒一下就掉到了桌上。
  “老……老板?”
  陆晃突然直起身,一脸便秘的表情:“你有口臭。”
  楼小衡红着脸,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瞪陆晃。方才的压迫感已经消失了,眼前的人又是个面目无趣、平凡普通的小卖部老板。
  “你睡席子,我睡被褥。”陆晃走到房间里,把床底下那个黑箱子用几个大塑料袋套严实,抱出席子和被褥扔在地上,“自食其力,我睡了。”
  楼小衡快手快脚地铺好席子,转身一看,陆晃已经窝在温暖的被褥中睡过去了。他躺在冷冰冰的席子上蜷缩着,根本睡不着,忍不住在心里开了许多阴暗的脑洞,而所有脑洞的结局都是陆晃哭着跪在自己面前双手奉上温暖被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