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摧毁是我爱你的本能+番外 作者:蛮风醉客

字体:[ ]

 
 
  文案
 
  你可以把我主宰
 
  这样的你令我着迷
 
  可我只是想把你摧毁
 
  因为这样你才会是我的
 
  —————————————————————
 
  裴非说:你是个变态。
 
  慕嘉白回答:所以呢?
 
  裴非笑:和变态做爱——我从不会抗拒这种刺激的事情。
 
 
  『内容梗概』十九岁那年慕嘉白在军校遇见了裴非,那个英俊的如同阿波罗的强大男人从此占据了他心里本就不大的空间;慕嘉白知道自己有“病”,以及……恐怖的偏执,殊不知那所谓的偏执已经不再按照预定的轨迹与他和平共处了,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包含着看不见的阴谋——迷雾终会散去,拨云见日之时……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注:这大概是个探讨人性的故事。】
 
  本文又名《我的大卫》,微现实暗黑向,主体军校文,接受不能请按叉叉,寓意比较深刻,有社会现实面,另外作者脑洞神大_(:з」∠)_
 
  内容标签:俊杰 铁汉柔情 虐恋情深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非,慕嘉白 ┃ 配角:司空,陆朗,易阳 ┃ 其它:主奴,军校,高干,BDSM
 
  ==================
 
  ☆、序
 
  我望着伏在我胸前的这个少年—— 他一丝不挂,妖艳的小脸上一派天真烂漫。
 
  他抓着我胸前交错的锁链,舔舐着黑色金属下裸露的肌肤;雪白的腰臀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大腿不停地蹭着我的腿侧——哎,他真的不会感觉腿上很凉吗?这会很不舒服的吧。
 
  突然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在空荡的密室中回响。真是刺耳呢。
 
  “你终于是我的了。”
 
  少年低首,蹭着我的脸颊。
 
  “终于……是我的了。”
 
  是这样吗?盯着胸前软绒绒的褐色头发,我有些迷惘地问着自己。
 
  我这样想着,挪了挪麻木的双腿,听到了阵阵金属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我垂下脑袋,看到大腿约三分之一处各装着的重金属钢锁,视线再往下移,原本该有肢体的地方空落落的,联结着一根成年男人手臂粗的链条。
 
  呐,这链条栓在哪里啊?墙角还是墙壁上?
 
  不对,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已经……不能飞了啊。
 
  ☆、初识
 
  今年的新生很美味。室友陆朗告诉裴非。
 
  裴非朝陆朗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裴非所在的学校是S市最严格的军事化全封闭学校,当然,学校里只有男人,只收男学生。 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每年都有无数阳光正直、对军旅生活充满着幻想的男孩进入到这里,三年后带着无数阴暗情绪,背负着异于常人难以启齿的性向离开这里,从此不能仅满足于女人,最严重的是再也无法接受女人。
 
  自从一年级到现在三年级,大家都知道,305寝室的裴非,出手后从来没失手过。
 
  裴非各方面都很优:186,136,1。因为是中德混血儿,他的皮肤经过风吹日晒虽然有点变黑,在一群人中还是显得最白;德国血统带给他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棕色眼睛,高大而帅气,几乎没有人能抵御这样的男性荷尔蒙。这样的男人,会让1号起征服欲,让0号起被征服欲。
 
  三年级每个连都挑出了一个人去带一年级的队。裴非就是其中一个。
 
  饶是他经验丰富,看见慕嘉白的时候也忍不住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慕嘉白是个面容精致妖冶的男孩子,墨黑的头发有点长,脸上又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也难怪裴非在一群新生中一眼就看到他——这孩子皮肤白的简直像雪,偏偏一双眼珠子黑的发亮。
 
  慕嘉白看见带队的学长在看自己,眼睛一亮,冲着裴非笑得纯透又阳光。
 
  裴非整完队伍,朝着慕嘉白的方向微抬下巴:“你,三排六列正数第七个,出列。”
 
  慕嘉白从队伍中站了出来,来到裴非面前,站的笔直地给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名字,编号!”
 
  “慕嘉白,158寝09872号!”
 
  “从今天开始,在我带队期间——一直到你们二年级分连,你是班长,”裴非说,“现在归队!”慕嘉白于是回到了队伍中。
 
  “我叫裴非,三年级第十一连连长,305寝08714号,”裴非背着手,在一群站的笔挺的新生前边讲边走动,“我敢保证我是所有三年级教官中最严厉的一个,即使经验不够,管管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每天早上五点半吹号,整理好床铺,之后开始一天的训练,包括体能、近身搏斗、枪击训练。中午十一点三刻午饭,一刻钟内解决,晚上六点晚饭,半小时内解决,随后一小时自由活动时间,接下来上两个小时的文化课,九点半去洗澡,十分钟内解决,九点二十分我查寝,必须看到你们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地待在你们该待的地方。”
 
  裴非说到这,笑了一下:“当然,我在最后一条这方面还是挺宽容的,每个星期我就星期一晚会来查寝,其余时间……呵呵,你们自便。”
 
  队伍里传出悉悉率率的笑声。
 
  “但是,以上若有人违反,”裴非右手往外围一指,“犯一次,绕着那里,跑十圈。”
 
  新生们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脸色不约而同地变得青白——那是一个大得可怕的操场,一圈起码得有八百米。
 
  裴非瞄了慕嘉白一眼,说:“还有一些其它的命令,我会通过班长传达。”
 
  站定,环视众人一圈后,裴非说:“今天是第一天,于是也是你们未来三年中最自由的一天,可以自行安排。散队!”说完就迈开长腿走了。
 
  裴非一走,众人绷着的那根弦才松了下来,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慕嘉白睁着眼儿,往裴非那儿又望了几眼,转身往寝室楼方向走,还没走几步,背后却被一人揽住。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室友司空。
 
  “嘉白,”司空兴奋的嚷,“那教官好帅!那腿那么长,标准的模特身材!羡慕死我了!就是人看起来凶了点傲了点。”
 
  “你小子不会看上人家了吧,”慕嘉白笑着跟他闹,“去搞基吧,最近挺流行的。”
 
  “哪能!跟他我还能在上面啊?要搞跟你搞还差不多……”
 
  “滚!哎,別挠我痒啊!”
 
  ☆、寝室
 
  慕嘉白的158寝室里共有四个人,除了他自己,另外三个人分别是司空,张学辰,常海丘。
 
  司空是个看着就觉得健气的小伙子,皮肤黑黑,眼睛黑白分明,牙齿尤其白,为人热情的一塌糊涂。
 
  张学辰是几个人中长得最高的,有一米八五的个头,高鼻梁厚嘴唇,看起来相当沉稳,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十六岁大上不少。
 
  常海丘是个瘦高个,鼻子上架着副眼镜,魔兽世界骨灰级玩家,美名其曰:为了部落。
 
  四个人都刚回到寝室,整理着自己的床铺。
 
  司空带的东西相当的少,不一会儿就理完了,趴在慕嘉白床头看着他理。
 
  “哟,你还穿这个啊?”司空从慕嘉白床上拎起一条黑色丁字裤,“那么闷骚。”
 
  慕嘉白瞳孔一缩,冷着声伸手去拿:“还给我。”
 
  “不给!”司空拎着丁字裤跳了起来。
 
  慕嘉白本就白的脸这时更是惨白的吓人,他也跳了起来,一把扯过司空手里的丁字裤,拔腿走进了卫生间,重重地把门摔上。
 
  司空愣住了,其他两人也因为摔门声齐齐把头转了过来。
 
  “这小子……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司空讪讪地搓了搓被勒红的右手,一脸憋屈,“不就一件丁字裤嘛……”
 
  ……
 
  慕嘉白进到卫生间里,翻下马桶盖,一屁股坐了上去,捧着那条丁字裤,把脸埋在了里面。
 
  许久他抬起脸,嘴唇颤抖地不成样子。
 
  慕嘉白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隐藏在内心深处最阴暗的秘密以一种隐晦的形式暴露在阳光之下。
 
  他记起上一次他匍匐在这条丁字裤的主人脚下,像狗一样卑微地高撅臀部,舔舐着男人的脚趾,听见男人发出愉悦的喟叹。
 
  迷醉中他的头发被粗暴地扯起,脸也被迫仰起。
 
  慕嘉白觉得当时自己的表情一定相当的欲求不满,相当的贱。但他心中激动、喜悦,陷入进自身阴暗面诡秘的令他战栗的快感,无限被放大的难以启齿的渴望刹那间释放的淋漓尽致,那一瞬间他几乎要喷射而出。
 
  “给我口*。”
 
  他迫不及待地用嘴将那人胯下的黑色丁字裤叼着脱下,然后将那抬头的东西纳入口中,边舔边用手揉捏着勃发的肉柱与富有弹性的囊袋。他轻啮着顶端,吸吮着,“啧啧”的水声响亮而。
 
  口中*插弹动的火热,鼻间雄性浓烈的腥膻味,还有被奴役凌虐的快感持续攻击着慕嘉白的大脑。
 
  面前的男人明显已到了临界点,男人挺起腰在慕嘉白口中撞击着,最终爆发在慕嘉白的嘴里。
 
  慕嘉白红艳的唇畔有溢出的*液,妖美的脸蛋上的表情有些迷茫——就在刚才,阵阵快感逼着他也释放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