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帮老大亲亲 作者:紫濯琉璃

字体:[ ]

 
黑帮老大亲亲 BY:紫濯琉璃    
 
楔子 
  黑帮情仇,他孤傲的个性,成就了他黑帮中无人可及的地位,但也因为他的无情,造成了他被帮内叛徒追杀,在死与生之间,他力杀叛党落入水中,并幸运的被帮内赶来的云龙云虎请 
  来‘专医死人’的法医所救,谁知这一切只是开始,秘医的纠缠,龙虎的求爱,命运在四人个中做了奇妙的安排,法医的强爱,兄弟的动情,这一切围绕着他,结局会怎么样,尽在书中。 
  出自紫濯琉璃强攻强受的作品,是关于黑帮老大及其左右手加外恶劣法医的强行求爱的四P作品 
  以下是四人的独白: 
  云傲然:什么?!向来无心无爱的他竟被三位同是男人的变态强行索爱?有没搞错?想我身为云天盟唯一的统治者,英明一世,竟因一次意外载在你们三名变态手中,这怎么可以?我狂傲的自尊怎么允许?!不要,死也不要,他绝不要被人像女人那样压倒! 
  冷璀:从没有人能在引起我的兴趣后,自我的身边逃开,你也不例外,我要定你了! 
  云龙:然,在你身边爱你二十几年那种感觉,你能够体会吗?不管了,我不要再过那种永远跟随你脚步那种生活过日子了,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身、你的心。 
  云虎:然哥,能够守在你身边的辈子,是我一生的心愿,我并不求你回报我什么,有你在懷中的這種幸福,已經是我希冀的所有。 
  第一章 
  最热闹的台北暗夜里—一条脚步趔趄的人影快速闪进暗巷里,身后杂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地追来,男子甩甩头,意图甩走那不断涌上的晕眩感,伸手摸了摸右胸口中枪的部位,噬血的嘴角无声地勾起,阴冷的厉眸扫抽向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的那头,深呼吸一口气,男子再次狂奔起来,那略微摇晃的高大身影很快被夜色吞没—— 
  「往这边,他往树林那边跑了,大家快追,千万别让他逃了……」如雷的吆喝声,在暗夜而显得极其高昴及兴奋。 
  「云傲然,逃吧……趁你现在还有力气,尽管逃吧……不过,不管你逃到那里都好—今晚都将是你的死期!」阴狠的语气 难令他猜出他是多么地痛恨那个名唤“云傲然”的男子。树林内一片寂静—然而,看似平静的夜晚—却暗藏著不知名的杀机。 
  「砰砰!!!」紧随而来的枪声几乎掩盖过所有声音,更惊扰当地小生物纷纷逃散而去。 
  夜——竟是如此的不安静以及充满血腥。 
  可,阴狠的夺命长刀仍是伸向前头脚步不稳的黑影,坚决残忍地非要其三更归赴阎罗殿点生死。 
  一声声的枪声如催命符般在树林响起,惊扰起林内飞鸟无数…… 
  胸前大量出血的男子右手将衬衫撕成条状包住伤口,噬血的眸光在黑暗中闪著红光——血的反光。 
  来吧,看看是谁才是最后死的人。 
  渐渐迫近的脚步声,刻不容缓的想要他的命,死神索命的号子已吹响。他真的会命丧于此吗? 
  不——! 这是窝里反的典型例子—权势、名利、地位、女人有谁不爱?这晚的痛下杀机,目的是想站上帮上最高位置、成为唯一的领导者。 
  那麽这次下杀手的到底是谁?我的敌人又是谁?是朋友?是兄弟?还是亲人? 
  滴在地上的血液成为最好的指南针,一步步引向硬撑著一口气的男子,他的伤来自背叛,——来自帮内毒瘤及女人的背叛。 
  渐渐失血加上体内正发挥作用的迷药,令男子好几次都要倒地,但—天生的傲骨让男子咬破嘴唇来抵抗几近要他命的失血及迷药。他—决不向命运低头,因为他—云傲然是天生的强者。 
  身处黑道,他早将生死抛诛度外,也早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死亡的来临,但—绝不是此刻! 
  都怪他对她大过火了,原以为她是一个单纯没有机心的女人,却—错估人心,错估了女人贪婪的本性。 
  女人啊,全是世上最恶毒最丑陋的生物,给她金钱、地位。却仍不知足,竟妄想得到他的心、他的爱。 
  可笑,向来是无心之人的他,如何给得起?就算是有,他也不会将自已的心交给任何人,身在黑道无心、无情才是绝对的生存法则。 
  所以说,那女人想要他的心简直是在痴心妄想。 
  然而,在得不到他的爱之後竟夥同帮内野野勃勃的毒瘤联手痛下杀机,——女的因爱成恨,男的想对他取而代之。 
  他绝不能倒下!在未将帮内毒瘤铲除之前,他绝不允许自已命丧于此。未尽的责任在等著他,他云傲然就算拼尽全身的力气也要活下去,只因他是云天盟的唯一的领导者。 
  数条人影挡他前面,云傲然泛血光的眸子弯成恐怖的弧度—好样的,谁要先来死,他记得手枪里还有四发子弹。 
  噢……该死。 
  头晕的情况越来越强烈了,云傲然暗咒一声,右手用力压下胸膛的伤口,经这一压,原本迷蒙的双眼瞬间明亮,强烈的求生意志,让他不得不采用痛觉来激活因迷药变得迟钝的身体。 
  「乖乖受死吧!云傲然,你斗不过我的,何必再逞强不肯上路?明年的今天就是你 
  的忌日,要说永别了!」 
  阴影处,一个压低的男音正用嘲弄的语气显示其优越的胜利在望,如毒蛇般的贪婪目光射出点点寒光,树的余影挡不住那两道欲置云傲然於死地的寒芒。 
  到底他和云傲然有多大仇恨? 
  「凭你小小喽罗能将我置于死地?你当我云傲然是你谁?真是不自量力的笨蛋。」云傲然仍旧狂傲地道。 
  「哈哈……」阴狠低哑的笑声回荡在树林间,「是吗?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会被扫成峰窝。管你是云傲然还是谁,一样摆脱不了即将要命丧黄泉的命运!」 
  「哦?是吗?」云傲然右手轻轻扳下扳机,他在等待出手的时机。夜—大黑了,而他—快要握不住手中的枪。 
  「别再浪费时间了,你是想拖延时间,好让你的左右手来救你吧!我-是-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男人一字一顿地道。 
  剧烈的晕眩感加上及血让他必须靠著身後的树干才不至於摔倒,「别把我跟你拉在一起相提并论,你还不配。你杀不了我。」卑鄙无耻的小人。以为人多欺人少就能成功?哼,我今夜会让你清楚—你的死期到了。 
  「是吗?要试试看吗?」男人手一扬,作了个包抄的手势。 
  来了,为数不少的人影缓缓靠近着。云傲然仍旧冷静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警戒的地后退了一步,握枪的左手紧了紧。后面是一个泛着银光的湖泊,平静无波的水面显示出其深浅。 
  该怎样做?要不要再跟死神赌多一次?云傲然用仅存的理智在脑海快速盘算一番,作了最坏打算。 
  不过,幸运女神一向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自已绝对死不去。 
  「杀了他——」 
  砰砰砰!!! 
  连续响起的枪声又让云傲然手臂及大腿又中了数颗子弹。 
  「可恶!」云傲然低咒一声,咬牙开枪还击,三发子弹立刻夺去三条人命,剩下的一发他要留给背叛者—云海,他的亲堂哥。 
  别以为他不晓得这次暗杀的主谋是谁,他只是不想做得大绝情了,可是事实证明是自已太过于妇仁之仁,太自信一向有勇无谋的堂哥成不了什麽气候,却—不料无牙的蟒蛇原来也暗藏了可以致命的毒液…… 
  既是要死的话,我们就一起死吧!该下地狱的人不止我一个……黄泉路有你作伴,我也不寂寞。 
  云傲然无声地举起手中的枪瞄准藏在阴影下的男子眉心,噬血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毫不犹豫地扣下手枪板机—— 
  砰!正中目标。 
  随著枪声和重物倒地声一响起,使原本围在一旁的人影均愣了一下,直到某个人喊了起来,「兄弟们,他杀了海哥,你们快开枪杀了他,别让他逃了,要不然我们也得跟他陪葬。」 
  云傲然舔了舔自已的嘴唇,尝到了血的味道,无声地笑了,——云海,你想不到我还坚持得到杀了你为止吧!我早说过你没本事杀得了我,你就好好上路吧! 
  云傲然以用号称神枪手百发百中的枪法一枪令云海毙命之后。便头也不回往湖泊一投,受伤的身体没入平静的湖面。 
  「别让他逃了,上面有令,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让他有命活著回去,我们可就是死路一条!」算这个说话的家夥有点脑子,晓得要是让云傲然活著,那麽一下个死的人将会是他们。 
  砰砰砰!赶尽杀绝的枪声更器张地呼啸着,直到引来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外加枪声才告终止—— 
  为首的人手一扬,示意众人快撒。 那,后面来的是敌是友?这个问题在下一刻解开—— 
  「天杀的!你们快给我找找。」炸雷般响亮的男声焦急地吼叫着。拿着探照灯的手微微颤抖———没有人能了解他有多心焦,没有人会知道他有多害怕,他害怕找到的将是一具尸体…… 
  「然哥,你可不能有事……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要是你先走了的话,那我活在这个界上还有什麽意义……不可以……然哥你绝对不能比我和龙先死……」正在喃喃自语的人是云天盟第三把手、云傲然的左右手之一—云虎。 
  同兼云傲然贴身保镖,擅长各种枪械及中国功夫,是云傲然不可缺少的左手,但脾气天生火爆…… 
  而他口中的龙是云傲然帮内的军师,脑袋足智多谋,擅长献计及计划,是云傲然不可以缺少的右手;性温柔和善,俊俏的面脸常常带著笑意.标准的笑面狐狸一个,但是在该狠心时他 
  绝不手软…… 
  这两人自小和就云傲然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密无间而且两人均对云傲然存在著某种意义不同的特殊感情,像兄弟,但又更胜兄弟间的感情…… 
  「虎哥,你看,水面上有东西。」一手下指著在湖泊浮动的黑色物体。 
  「快捞起来。」 
  云傲然死了吗——??? 
  *********** 
  某医院的法医室—— 
  「呜……法医先生,请你务必一定要帮她查明死因啊。我的女儿好可怜哦……正值大好花季就这样去了,你一定要帮她申冤啊……呜……」老女人刺耳的哭喊声不断在飘浮着诡异因子的房间内响起,严重地扰乱了某人清静。 
  够了吧?身穿白袍的男子冰着一张酷脸,低头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报告书上,不过额际隐隐跳动的青筋却显示出他此刻的情绪。 
  有完没完?足足哭了二个小时,既然人都死了,现在最重要要做的不是赶快解剖,了解死者死因抓获真凶吗?可这白痴的老女人在干嘛?一连呆在他工作的法医室哭了整整两个小时,难道她不知道,他最讨厌在工作的时候有声音骚扰吗? 
  向来讨厌听见‘声音’的他,很喜欢安静,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下班後的私生活。 
  这或许跟他个性以及工作有关吧,因为他被号称法医界的千年冰山—专冻‘死人‘,工作是专替冷冰冰的死人开刀的法医官。 
  实在忍无可忍—— 
  带着白手套的的右手突然滑出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男子终于抬起头看向那仍在哭个不停的死者家属,比寒冰还要冷的声音低低响起:「你—若是怕她孤单,我,可以送你去陪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