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绿眼 作者:战青

字体:[ ]

 
 
[七色系列最终回] 绿眼 BY:战青 
 
 
 
 
 
楔子 
 
“波兰斯基先生,等到武翔替我们的客户测试出‘绿眼’炸弹的威力,他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到那时候,是不是就能杀掉他?” 
 
“杀掉武翔?呵呵,那也要等到他逃回去,让爆炸测试出了结果。杀不杀他?再由我决定。” 
 
“可是先生——”淡褐色双瞳锐利的直视令金发女人噤声。 
 
身形高大的男人迎着海风,银沙色的发丝翻飞…… 
 
比起俄罗斯科学家新研发出的小巧精致、爆炸威力却强大的“绿眼”,他更想要的是武翔这个人—— 
 
意志顽强,机警、战斗力旺盛,最教人心动的是,那吸引众人目光的漂亮外型呵,若要比喻,武翔就像是德国出产严谨的、一丝不苟、完美的武器,是那种能致敌人于死地的武器! 
 
这样优秀的一个人,拥有他,简直能抵过上百颗绿眼炸弹,真要轻易让他死了,岂不可惜? 
 
男人盘算着利害,嘴角上扬,眺望海阔天空在远端连成一线,同时心起念头…… 
 
他要武翔。他要那漂亮的武器变成他的,听命于他,且为他一人所用! 
 
 
 
 
 
第四话 绿眼 
 
“哗啦哗啦……”咸咸的海水拍打在脸上,手臂垂在船艇外,伤口因为沾到海水而刺痛着! 
 
整个人被烈日笼罩,发昏发烫,他想动,虚弱且带着伤势的身体却动不了,连眼皮都如同被千斤顶压住,无法撑开。 
 
“哗啦……”昏沉沉的意识充斥海浪声响。浪花一波接一波击打载着他的船艇,形单影只的船身引擎和通讯电力老早就耗尽,在无边无际的海洋里四处漂流…… 
 
白天过去,夜晚到临。 
 
当星星让逐渐升起的太阳夺去光彩,一天又开始。不知已经过多久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精疲力尽的身体已然放弃求生本能,奄奄一息之间,隐隐约约的,他听到轮船声音? 
 
豪华游轮航行着,甲板上的乘客在望远镜里发现船只漂浮,意外事件令大家喧哗,引来工作人员探看,当他们望见有人受伤困在海上,他们赶紧通知船长,调转船身靠近小艇! 
 
意识不清的人感到身体腾空被抬起来下,人影遮住阳光,浮肿眼皮才能勉强撑开、一会之后又放,惊见一些外国人围着他? 
 
“No!”他声嘶力竭,虚弱的双臂拼命甩开抓住他的几只手。 
 
船员和旅客叽哩呱啦讲西班牙语,担心望着年纪约十几二十岁的黑发黑眼东方人,他们试图安抚他却无效,听不懂他说话,他们急忙向其他会英文的人求助。 
 
一阵混乱下,透过翻译,他终于了解自己不是被波兰斯基的手下逮住。躺在甲板上,他倾听问话,挤出力气回答,“我的名字……武翔……隶属国际刑警 ……维安特勤队……我被军火贩子抓住……逃出来……” 
 
强撑许久的意志因为获得救援而逐渐涣散,眼前的人影变成模糊漆黑…… 
 
“医生快过来,他昏迷啦!” 
 
耳边吵闹,在黑暗里,他想逃开可无路能逃,恐惧包围他—— 
 
他想逃开可无路可逃,漆黑之中,他举臂护卫自己,两手腕却被绑住,且全身赤裸? 
 
一股可怕寒意伴随颤栗自脚底爬上背脊,直冲脑门! 
 
他没被救助,而又回到……床上? 
 
灯亮驱除暗黑,光线刺着眼睛睁不开,猛眨眼终于适应了突然来的光亮,虚弱的武翔惊见自己仍在孤岛上,就像过去那样的,仍旧被囚禁在房间里?! 
 
恐怖男人依旧笑嘻嘻的站在他身边,如同秃鹰盯着猎物…… 
 
李奥?波兰斯基,二十八岁,身长一八五公分,有一双凌厉的淡褐色眼瞳,打着层次的银色头发垂肩,港俄德混血儿,是国际刑事组织向各地发布的红色通报中,列名追缉的军火贩子。 
 
他行事极其狡猾,特勤队上的弟兄们花好几年时间布线要抓他,在他跟着队友参与任务、到紧要要头的时候,眼看就要逮到人却又让他脱逃,更糟的是,他被他开枪射伤,反被抓回他的岛上! 
 
从仅止于存在在刑事档案里的跨国头号犯罪人物,到他真正要去面对他的那一刻,也是他遭受苦痛与磨难的开始—— 
 
不分白天黑夜,他没停止过折磨他的身体心灵,受不了地昏迷,他总有办法弄醒他,继续低劣行径…… 
 
被囚禁的每一天如同度过一年般的痛苦,四十天,他被抓来不知名、不知在河处的海岛上受施暴凌虐,已经超过整整四十天了! 
 
拼命张大两眼,回头怒瞪男人又像平常那样的跳到床上,胸膛抵住他背部,“呃、呃……”他警告自己要镇定,可喉头却不自觉紧缩抽气,身体控制不了剧烈颤抖,犹如拉满的弓,稍一施力就要断裂—— 
 
想逃,双手却被绑在床头,两条腿也分开了被皮锁绑在床尾,根本动不了,再加上力量压着他,逼他只能维持原来跪趴的屈辱姿势!窘迫时刻,下身竟渐渐起了异样感觉,仿佛有人拿羽毛搔他臀部,擦弄敏感*口? 
 
“那是什么?不要——”慌张了嘶声吼叫,他头晕,眼前摇摇晃晃的,出现五颜六色光彩! 
 
“你总算清醒啦,呵呵呵,”李奥笑看倔强人儿频频抽气,不安扭动着,他在红透的耳朵边低语,“塞到你屁股里的胶囊起作用了吗?怎样,你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轻飘飘的,很轻松、很爽?”伸舌舔着发烫耳垂,“它叫作5-MEO ,是一种会让你上天堂的迷幻药……否则我上你的时候,你老是全身僵硬,要不就痛到昏倒,这样太无趣啦,所以我特别为你准备了这个,保证你会爽到受不了,叫着还要,这样子,我也能轻松快乐。” 
 
背后笑声令疲惫困顿的人毛骨惊然,忽地感到臀间有冰凉刺入—— 
 
“不!”他抵抗,恐惧体内有湿液和异物摩擦,更引发难以忍受的搔痒感! 
 
“啊、啊啊……”屁股里像是爬进上百上千只的蚂蚁,又像蠕动的虫,在啮咬、搅动着,他怕得急促呻吟,“什么东西……湿湿的……啊、啊……东西快……拔出来……” 
 
疲惫不堪的意识全集中在又痒又热的下体,随着*插动作,竟掀起一波强过一波的异常感觉,身躯不受控制了乱扭乱摆,他要骂出来,“唔!”却被男人强行灌酒,“咳咳咳……”烈酒呛到喉咙引起一阵咳嗽。 
 
不管抵抗,李奥逼着呛咳的人继续吞下几口酒,直到怀中身躯无力了,他才丢开空酒瓶,拿着另一个酒瓶的手却依旧不留情地将瓶口插入窄小嫩*,“你的嘴、屁股都喝了酒,爽得不得了吧?哈哈,”俊秀的容颜不肯屈服却又受不住药性刺激,他只手环住颤抖的柔韧细腰,牙齿轻咬烫红耳垂,“武翔小宝贝,你看起来似乎累坏啦?可不管你是哭泣、是痛苦,你这张脸呵,却还是这么迷死人。” 
 
“呃——”下身被用力戮刺竟带来虐乐感受?这令窘困的人愈加屈辱厌恶!“你竟然……对男人做出这种的……你这畜牲!“武翔嘶声吼骂,“你干脆一枪杀死我……否则我……我只会看不起你!” 
 
药性扩散加上酒精发酵,让他意识混乱。 
 
“你看不起我,我无所谓罗。现在的你给我很大乐趣,所以,我暂时还不想你去死……”转动酒瓶,李奥笑呵呵看着染上红晕的身躯打抖、冒出晶莹汗珠,“我在波士尼亚的内战里,看过当地军阀怎么对付反抗者……他们要一个倔强的战士低头屈服,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彻底打击他的自尊心,像这样控制住他的身体……”圈住腰的手向下滑,五指握住渐呈挺立的*棒,见对方紧张绷僵,他笑着说,“诱惑他或是逼迫他,他不顺从,就继续折磨他,直到他点头答应服从为止……如何,你来试看看吧?刚强执法的刑警向被通缉的军火贩顺从投降。” 
 
“咿呀——”异物加快搅动、深深戮刺嫩壁,挑起浑身细胞和血脉酥麻痒热难当。 
 
“啊、嗯啊啊!”跪趴着,他控制不了急喘,红的、橙的、黄的、绿的、蓝的、紫的……五光十色的幻象在他眼前乱飞,同时感到下半身的前端与后方被猛烈摩擦玩弄—— 
 
“不!不要……”他抽着气,恐惧得要逃,不断挣扭的四肢被锁住了逃不掉,很快的,吸收药物的躯体接收挑弄渐起亢奋热潮,由下身漫延至每根手指、蜷缩的十只脚趾,“啥……嗯啊——啊——”频频呻吟在强大热浪袭卷而来的同时,终于他忍不住了宣泄! 
 
“看看你自己呵。”李奥把喷到手上的热液递到对方指着眼前,他厌憎不看,他挪出另一只手扼住他两颊逼他面对。 
 
“武翔,”他伸舌舔去由挺鼻落下的汗珠,胸膛贴着打颤的光滑背脊,“如果你不要被这样对待,就开口求我,求我停止,我立刻就停呢,我喜欢优秀的人才,所以我要你来做我的手下……” 
 
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惹得他不快,直视顽强的人,“哼,”他冷笑,放开对方、挺直上身,“你的屁股很痒,痒得受不了吧?你想要插入更粗的东西吗?”擦掉脸颊上的唾液,他拉下裤子拉链,掏出硬物、将手中汁液抹在上面。 
 
看不到背后让武翔紧张了冒冷汗,竖起两耳听着拉链声,感到臀间之物抽离、却被抬高腰身,他来不及反应,“啊呀——”粗长男刃陡地插入体内令他痛得尖叫!下身明明被粗暴撑开塞满了,却仍然感觉燥痒悦悦。 
 
“不……”厌恶极了不知羞耻的身体,持续顽强抵抗的力量正慢慢流失,“哈啊……呛啊啊……”喉头溢出破碎喘吟,他在屈辱、虐乐和痛苦里拼命挣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