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兄+番外 作者:南吾东耀

字体:[ ]

 
【一句话的文案】
 
长兄如父,长兄如夫
 
韩家的小少爷,是个脑子有病的
 
唯独对自己的哥哥,尤其依赖
 
黑道哥哥攻X孤独症弟弟受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辰韩潜 
 
 
    
    第一章 生病的弟弟
 
  韩辰出生的时机非常不好。
  怀他那年,韩老太爷刚刚过世。韩家家大业大,韩辰的父亲韩凯安是韩家长子,老爷子将所有家业留给了长子,早在遗嘱的时候,这些大叔二伯的就已经按捺不住了,这边韩老爷子一咽气,那边韩家就开始内斗。
  韩凯安自小也是在老爷子身边长大,手段心眼一点一点全学下来的。正当他狠着心收拾家里的乱局,老婆又怀孕了。他已经有一个儿子,而现在这个孩子这时候来,不是时候。夫妻都决定打掉他,可韩夫人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个漂亮精致的女娃娃,十分讨人喜欢。
  韩夫人觉得这是孩子不愿离开这个世界,给她托梦。于是韩凯安只好秘密安排着怀孕的妻子去新加坡养胎。至于大儿子,他留在了身边,韩家的继承人不能在这时候退缩,他觉得这是个学习的机会。那年身为长子的韩潜将将满八岁。
  韩夫人一到新加坡就被接到了韩家故交赵家住,在新加坡安安心心的养胎,十个月一晃就过去,韩家那边的腥风血雨也被平息下来。
  韩凯安第一件事就是接回自己的夫人,恰恰那一天韩夫人的预产期提前,眼看到了机场,却又折回了医院。
  就是那天,韩家那些作乱的余党,在韩辰母亲,一个孕妇和两三个仆人坐车赶去医院的时候,偷袭了他们坐的车。
  韩家老宅这边接到消息的时候,是韩凯安亲自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手下战战兢兢的报告:“孩子出生了,是个小少爷,夫人……夫人去了。”
  原来不是个小姐,而是个小少爷,韩夫人猜错了。
  韩凯安沉默了良久,手下在那边连电话都拿不稳了,他才沉声道:“你们先别回来,小少爷交给赵家,多拍些人手看着。过些日子……再接回来。”
  手下听出来了,韩凯安不太喜欢这个孩子。老一辈人说人都有命,韩家小少爷天生就是个命运多舛的。刚出生,就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韩凯安一句过些日子,一撂就是几年,常常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小儿子了。到妻子的忌日,他才恍然想起。
  直到某日,他在书房刚吩咐完卫商事情,就听见门口有人唤他“父亲。”
  韩凯安抬头,韩潜端端正正的站在门口,逆着光只看见挺挺的鼻子和薄唇,生得很像他。韩潜不像同龄的孩子,他少了份童真,多一分严肃。这样看上去,更十分像韩凯安。
  韩凯安放下手中的茶杯,点点头示意他进来。
  韩潜走近了,才让人瞧见他手中的照片。他将照片放到韩凯安桌子上,韩凯安低头一看,照片上的孩子还很小,却长得十分漂亮,脸色有些病态的白,眼睛很大很漂亮,懵懂地望着镜头。
  韩凯安怔住了一刻,这孩子很像他母亲。
  韩潜看了看他,才开口:“这是赵伯伯寄回来弟弟最近的照片。”
  韩凯安点头,却听到韩潜接着说:“父亲,弟弟什么时候回来?”
  韩凯安将照片放到一边,审视着韩潜:“你希望你弟弟回来?”
  韩潜偏了偏头,尽量将自己的想法靠向父亲,他希望弄明白父亲每一句话的深意,高兴还是生气。他从八岁起就知道了,不能惹怒这位韩家的家主。韩潜低下眼皮瞧了眼被父亲放在一边的照片,照片上的孩子像个精美的瓷娃娃。
  “是的,父亲。”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韩潜。”韩凯安笑了,他很少笑,“你不怕你弟弟回来,抢了你的位置。” 
  韩潜没有犹豫,摇摇头:“他不会的,父亲。”
  “赵伯伯说,他生病了。”
  韩辰就是在五岁这年回韩家老宅的,他被父亲的心腹卫商亲自从新加坡接了回来。卫商看到韩辰的第一眼的感觉,除了漂亮,就是安静。从新加坡回国到韩家的一路上,他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拿着一根枯木枝玩。卫商察觉到,这个小少爷,似乎不大像正常孩子。
  韩辰到韩宅的那天,韩凯安并没有来接,管家站在大门迎接的时候只说老爷出去谈事了。韩辰也不失望,睁着大眼睛望着管家。只是老管家伸出手要牵住他的时候,他才怯怯的往后退了一步,捏紧手中的树枝。
  老人也不勉强他,走在前面引着他进了大铁门。
  前面还有长长的鹅卵石铺的道,往前直走,才是大宅的家门。
  韩辰走了几步就跌倒了,手中的树枝也折断成两截,下人赶紧去扶他。却听见小少爷口中发出了尖锐的哭叫声,来抱他的下人都不敢伤他,就只好被这小孩子抓伤。
  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老管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带着几分童音,却稳稳地吩咐自己:“都散开。”
  围着韩辰的人都赶紧让开,只见他们的大少爷挺直背走过来,停在倒在地上的韩辰面前。
  韩潜立在原地,从上往下俯视着韩辰,他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很漂亮,即使脸蛋上有泪水和灰尘,像只脏脏的花猫,却也很惹人喜欢。
  韩辰哭闹不止,并没有因为韩潜的到来停下,他甚至连头都不曾抬。
  韩潜蹲下来,抓住韩辰乱舞的手:“男孩子流血不流泪,不许哭。”
  韩辰愣了一下,下一刻又哭叫起来,声音越发尖锐。另一只得空的手一把抓向韩潜的脸,韩潜的脸立刻被抓出来一条口子。
  有下人马上要上来拉开,却被韩潜制止。
  他捡起不远处的树枝,对着韩辰笑:“你想要这个?”
  韩辰还在抽噎,却停止了哭叫。他有些呆呆的,后面才反应过来,慢慢的点头。注意到他迟钝的反应,韩潜不满地皱眉,“想要这个,就把手伸出来。”
  韩辰迟缓地伸出自己的手。
  韩潜拉住伸出来的小手,用右手的半截树枝,狠狠的抽下去。
  他又抽了两下,还发出啪的响声,没有下人上前拦着,毕竟小少爷只是个不得宠的怔住,不能的罪的是这位大少爷。韩辰这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尖叫哭闹,韩潜立刻提高声音,沉着脸:“不许哭!”
  韩潜生气的样子,很有几分韩凯安的气势,即使不足以威吓那些大人,对付韩辰这个小孩子却足够了。
  韩辰果然被吓得一愣一愣。
  韩潜趁势一把将他提起来,然后将小娃娃抱起来,他才十三,但抱着五岁的韩潜往屋里走绰绰有余。韩潜一系列动作完成的又快又安静,韩辰整个过程都愣愣的。
  他懵懂的转过头看着这个抱着他的人的侧脸,过了很久,他才想起之前有人一直在他耳边重复教的词语,他呆呆的靠在韩潜耳边,软软糯糯的童音带着生涩的发音叫韩潜。
  “爸……爸爸。”
  听见的下人忍不住偷笑,韩潜脚步一顿,面不改色的带着几分义正言辞:“我是哥哥。”
  “嘎……哥,嘎哥。”
  走进大厅,韩潜将韩辰放在沙发上,纠正他:“哥哥,哥。”
  被放在沙放上,周围陌生的环境让韩辰不安,他伸出双手举向面前的人:“嘎……哥哥,哥哥。”                    
    第二章 春天的幼苗 
 
  韩凯安是在第二天中午回来的,倒没有急着看自己刚回家的小儿子,他召集了韩家内部的家里人,还有几个得力的手下。人都坐在了老宅的会议厅,韩凯安才带着韩潜进来。韩家老一辈的几个老爷子们很是喜欢韩潜,觉得这个孩子难得的沉稳,可成大器。像是这样正式的场合,也从不对这个孩子避嫌。
  这次议事也是为了前些日子与当地政和谐府接触的事情详谈,韩家从清明起就是有名的商业大家,到了特殊的革和谐命时期,那一代当家的更是出财出力支持。后来虽然没有参与战争,却也拿了不少钱财物资出去。到民国晚期,韩家又开始涉足军火方面。韩家家大业大,也算是个百年名门。
  韩潜参加韩家的议事,也不过是旁听。说到底,更像是一种学习,他把大家各自的意见记在心里。有时候韩凯安想起来了,就会问问他是如何看的,有什么想法。
  人都各自散去的时候,几个老爷子被韩凯安留下来吃饭。
  韩凯安的表叔才想起来:“阿安,听说你把老幺接回来了?”
  韩凯安点点头:“是,所以请表叔和几位老爷子们吃个饭,让他见见你们。”
  韩凯安到了要吃饭的时候,才叫着下人把小少爷带出来。几个老爷子看着从楼上扶着木梯自己乖乖走下来的小娃娃,都叹着生得好。韩凯安这也是第一次面对面的见着自己幺子,让韩辰坐在了韩潜身边。
  韩潜看韩辰坐好,教韩潜认人。
  “这是父亲。”
  韩辰在韩潜的说明下看过去,看着主位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他觉得韩凯安长得跟自己的哥哥真像。韩凯安没有摆什么脸色,神情还算温和,可韩辰就是有些怕他。
  韩辰在韩潜几次示意下,诺诺地叫了一声“爸爸。”
  坐在对面的韩辰的表叔公看了,有些感叹的说:“就是文静了些,生得倒是漂亮。”
  韩凯安瞥了眼自己的小儿子,的确是漂亮,尖尖的下巴和大眼睛,真像极了自己艺术出身的亡妻。
  韩辰望着对面的老人,又看看自己的父亲,敛下眼皮。他有些不安,低头不停的拍弄自己的手。桌上的人都被韩辰怪异的举动弄得不明所以。韩潜伸出手拨开韩辰揉搓拍弄的双手,说到:“吃饭了。”
  韩凯安多看了韩辰几眼,倒没有说什么,吩咐了开饭。
  几位老爷子都看出来这小儿子的不正常,只是毕竟韩凯安没开口,他们不好说什么,波澜不惊的继续他们大人的话题。
  韩辰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怪异,只是停下来乖乖吃韩潜夹给自己的菜。
  这一顿饭之后,倒是很多道上和生意上来往的人知道了韩家还有个小少爷,被接回来了。而且这个小少似乎不大像常人,脑子有些毛病。
  韩潜和父亲生意场上合作几个叔叔的少爷们出去练枪的时候,就听到这外面的传闻。
  杨介池就是其中一个。他是杨家的独子,父亲是沿海的商业大亨,母亲是个台湾的名门闺秀。在家里没有兄弟,极受宠爱,说起话来也不知道衡量。见了韩潜没几分钟就开口询问:“韩潜,听说韩叔把你那个弟弟接了回来?”
  韩潜接过枪,瞄准靶子射击。没有射准,偏差了些。他将枪放在一旁,“嗯,前几天刚回来。”
  杨介池自己来了一把,“你弟弟……脑子有问题?”
  韩潜倒也不介意他的说法,“也不是,医生看过,是孤独症。说是我母亲怀他的时候生了水痘引起的感染。”
  韩潜想了想,才添上一句:“他挺乖的。”
  韩潜说的实话,他这个弟弟长得好看,虽然生病了,但是还算听他的话。在韩潜看来乖巧懂事,正如父亲当初问他的,韩辰没什么和他争的。韩潜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个漂亮的宠物,乖巧安静,他很喜欢。
  几个月的时间下来,韩凯安对年幼的小儿子并没有特别重视,但倒也没亏待过。反而是身为哥哥的韩潜,对自己这个漂亮的弟弟更在意。
  本来韩潜身为男孩子不会太注意弟弟的东西,更多的心思放在其他方面,像是和一些世家子弟打交道。韩潜少年老成,对这些东西看重,尤其在意地位。韩凯安一般看在眼里,小孩子急于证明自己,稳固地位。韩凯安明白一些韩潜的心思,不会去过多干涉,只是提醒过韩潜一次,这孩子就很懂得收敛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