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早安,殿下 作者:李葳

字体:[ ]

 
楔子
 
 
  仰躺在床上呼呼酣睡的少年,一张介于稚嫩与成熟间的脸蛋,游走于暧昧性别区间。女性优雅的线条,男人强悍的轮廓,两者不可思议地维持在巧妙平衡,雕塑出极致的魔幻魅力。
 
  另一方面,伫立在床畔叹息著的少年,温柔的黑眼又圆大、又灿亮,眼角边一颗爱哭黑痣不是软弱的证明,而是他天生感性的象征。至于他线条刚毅纯朴的面容,则已经强先一步跨越年少期,渐渐有了青年的相貌。就如同少年显眼的身高般,在这短短三年间已急速地成长,超越了同龄少年。
 
  「真是的,明明是你找人家来家里读书的,怎么自己在那儿呼呼大睡。」
 
  该叫醒他吗?或许不要吵醒他会比较好吧?
 
  总是深思熟虑的忠厚少年,犹豫不决地站在那儿看了将近五分钟。好不容易他终于下定决心──还是别吵他好了。
 
  毕竟要面对考试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
 
  成绩优秀的他,早早就通过了大学推甄,有资格高枕无忧地提前放暑假、等著毕业典礼,却因为放心不下自己的成绩,说:「你家里的环境根本不适合读书,到我家来吧,我陪你一起念!」
 
  少年很感激他善意的提醒啦,不过……
 
  唉,你睡得那么香甜,是存心想呕我这个一天睡不到六小时的准考生吗?你该不是特别叫我来你家,看你睡觉的吧?殿下!
 
  早知道浪费个把钟头、换了两班公交车到他家,等著自己的会是这幅「睡美男」图,还真是不来也罢。
 
  这样子看,会以为睡在那儿的是天使。
 
  但,天知、我知、大家知,很多时候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这个恶魔并非坏事做绝、令人恨得想杀掉他的那一种;而是让人气到快没命、偏又拿他没辄,恨得牙痒、又好笑到肚子疼的这一种。谁教他的个性太过强烈,因此认识他的人,不是非常喜欢他到崇拜的地步,就是非常讨厌他到无法自拔的程度。
 
  少年不幸地属于前者。
 
  ……以前还说我绝对不会喜欢上这家伙呢,谁知道人心变化莫测,现在帮他跑腿、打杂、做保镖或做成出气筒,我竟会觉得高兴,觉得能为他做点什么真好。
 
  上回被班上男同学骂说「游和平,你有被虐狂啊?他那么欺负你,你干麻还是事事都那么护著那家伙?」时,自己不自觉就回答说:「真巧,我也这么认为。」
 
  我看我已经被这个混世大魔王给下了蛊,永世不得翻身了。
 
  可恶,看他睡得这么熟,真想掐掐他的脖子泄愤!
 
  少年迟疑两秒,最后决定意思、意思地在他高挺的鼻头上轻弹一下。难得有这机会可以对他恶作剧,如果对方是清醒的,反过来被整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一、二、三,我弹!
 
  「唔……」与周公论战中的人儿,皱了皱眉头,翻身转为趴睡。
 
  吓!一步跳开,少年抚著胸口,心脏扑通扑通跳。还以为自己会当场被捉包呢!谢谢上天的保佑,他没被吵醒。
 
  蓦地,一大片莹白的肌肤闯入眼光余角。
 
  曾几何时,覆盖在他身上的薄被,被贪凉的他一脚踢开,那具打著赤膊,没啥蔽体之物的半裸身躯、修长四肢,随意而豪放地摊在前方。
 
  少年猛吞了口口水,慢慢地从白磁光裸的被不往下看。一道呈现美丽弧度的椎线隐没在棉质运动短裤里,而由隆起的臀丘伸出两条笔直纤长的腿。带有罪恶感的视线,明知不可以,依然按捺不住血气方刚的诱惑,直探往腿缝间……
 
  理智少年抵抗欲望,欲望要少年踹飞理智,双方激烈地在少年年轻气盛的身体里互争。终究,和往常一样,少年勉强找回了没被精虫蚀光的大脑,撇开不纯正的念头,捡起地上的薄被,准备帮他盖回去。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少年第一次为抵抗恶魔邪恶的引诱所苦的。
 
  某次,「殿下」借了卷A*给他。
 
  少年怎么看都觉得那A*中女主角的容貌神似某人,可是他不想承认,于是告诉自己是想太多了。哪知道,当晚他旋即作了场春梦。梦中召唤著他的,不是丰满尤物的A*女主角,而是万恶的根源──绰号「殿下」,本名「范姜天祐」的他!!
 
  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啊?少年不只一次这样扪心自问。
 
  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在梦中对好友做的「好事」。可是梦是不听使唤也不受控制的,它总是说来就来,恣意编织著荒诞不经的情节。逐渐的,少年也了解到,这些狂野的梦,并非出于意外,而是其来有自。
 
  因为自己的双眼总是不自觉地追著他的身影。
 
  他的一颦一笑、一怒一嘲,有牵动自己万千细胞的力量。
 
  喜欢、喜欢、喜欢……每个细胞不断地这么诉说著,狂炽而毫无理性可言。
 
  唉。揪著薄被,少年牢牢盯著柔软发梢覆盖的后脑勺,轻声地对趴睡的好友说:「不要再踢掉这条被子了,殿下。算是我拜托你,放我可怜的理智一条生路走吧。」
 
  抖开被子,他弯下腰。
 
  「嗯……」
 
  哪知道睡觉不好好睡的少年,像是存心与他作对似的,一个翻身,仰躺。
 
  手一松,薄被稍然边上落著的暗影。
 
  微分的唇中隐约可见的软热殷舌。
 
  优美颈项下方漂亮锁骨。
 
  贪婪吞噬著全副注意力的调皮珠樱小突,跟著缓缓起伏的惹火裸胸,忽上升、忽下降地微颤。
 
  在这措手不及闪躲的性感画面前,少年的理性只有狼狈投降的分。
 
  ……给我消下去!你、你升什么旗?!在人家的屋檐底下,不低头不行,这是做人的基本到哩!我命令你,快消下去!
 
  奈何下腹血脉偾张的诚实生理反应,和过去不同,相当「顽强」、「坚硬」。这回恐怕念了九九乘法一百遍,也不会自动消失了,少年的双手压在双腿间,左顾右盼,透著绝望的黑眼焦急地找著适合的地方……
 
  有了!有个跟这卧室相连的小起居间,只要把雾砂玻璃拉门关起来,就不怕被人撞见了。
 
  这方案绝对比自己扭扭捏捏地走出这房间,再越过其他范姜家人的房间,到走廊底端的厕所去,要保险多了。
 
  对不起了,殿下。得借你的起居间一用,还有,请你在十分钟内,可千万别醒。
 
  对著床的方向双手合十,少年求完了,迅速地把门关上。
 
  卫生纸,OK!窗帘,OK!门,OK!呼。
 
  手指伸入裤腰,少年闭上双眼,在脑海的记忆中搜索出方才的片段,按下倒转与重播。
 
  哈啊、哈啊、哈啊……嗯……嗯嗯嗯……
 
  过于陶醉在自编自导的滋味中的少年,没听到致命的脚步声接近,手掌摩擦生熟的节奏正逐步加温中。
 
  「……是谁在那边?和平,是你吗?」拉门哗地一声敞开。
 
  「哈啊……殿下……」手握著犯罪证据,少年猛地倒抽口气,仓皇转头。「殿──下?!」
 
  「你之前有在叫我吗?」揉著惺忪的眼,还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白皙美少年,纳闷地说:「你干么看我像看到鬼……」
 
  「你在自*?」不避讳地直言。
 
  泪花在少年的眼眶中打转。
 
  「呃……那你喊我的名字,难道是……」
 
  少年全身都僵直了。答案呼之欲出。
 
  搔了搔脑袋,白皙美少年叹了口气。「我是该出去的好,还是留下来的好啊?」
 
  留、留下来?你想干麻?少年本就圆圆的大眼,此刻更是圆凸。
 
  心有灵犀地,美少年微笑地走过来说:「人家不是说假不敌真吗?既然我本人都在这儿,你干麻屈就想像呢?你总不会想告诉我,你宁可自摸也不想胡牌吧?」
 
  遍人的!这种是怎么可能发生?少年迟迟不敢表白,担心的就是东窗事发的那天,自己会被他列入「拒绝往来户」,但……但……
 
  「你不会觉得我很变态吗?殿下。」望著他清澈的眼,寻找真相。
 
  「唉,男人自*一下就要被称之为变态的话,全世界就有一半的变态在呼吸了。」
 
  「可是你不介意我拿你当……」
 
  一笑。「你以为我眼睛长假的吗?我老早就注意到你喜欢我了。你喜欢我,对吧?」
 
  红著脸,少年耿直地点了点头。
 
  「那么,喜欢一个人进而对他产生欲望,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有哪里不对吗?我一直在等你采取行动,只是你好像都没注意到一件事。」皱皱眉。
 
  「咦?」
 
  美少年主动圈住了他的脖子,含笑地说:「我也非常喜欢你阿,和平。全世界只有你能凌驾我对吉伯的爱。」
 
  吉伯?少年还不及发问,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
 
  美少年的字典哩,没有煞车这两个字。
 
  既然两情相悦、既然相互都渴望著对方,那么水到渠成地直奔三垒也不奇怪。
 
  笨拙而没有技巧地啃咬著对方,缺乏经验不要紧,共同摸索著怎样做才能取悦另一半也是种乐趣。
 
  他们忽儿像打架般,争相在彼此身上留下痕迹;转眼又像两条锦蛇在床上交缠扭动、摩擦,为了感受另一人全身的温度而紧紧重叠。
 
  「真的没问题吗?」
 
  只有在挑战最后的关卡时,天性体贴的少年犹豫了一下。
 
  「我想还不至于死人,你上吧。」
 
  唉唉,浪漫的情调差点毁在口无遮拦的情人手上。但少年快速地重振旗鼓,亲吻了他红艳的唇,挺进──
 
  「哈啊……啊……」
 
  少年知道自己不再需要幻想美梦成真的一日,因为他现在已经将这把热得不可思议的火焰,宝贝无比地握在手心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