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闷骚总裁明骚受 作者:溪云沉

字体:[ ]

 
 
  ☆、第 1 章
 
  宋远川小朋友今天第一天上班,非常开心的在穿衣镜前打领带。
  没错,这奏是领带,象征着精英阶级的蓝底红色圆点小领带,现在正系在文艺青年宋远川的脖子上。
  宋远川先试着打了个蝴蝶结,非常好看,衬的他花枝招展,不过好像有点太大了,脖子里搁不下。
  于是他又尝试着把领带围了两圈,唔……很有精英版许文强的味道,不过晃荡在手边的两根长带子有点碍眼。
  然后,宋远川的脑袋上bing的一下亮起了一盏小灯泡,他想起了少先队辅导员教过的打红领巾的方法,先把左边的带子放在右边的大拇指上,绕一圈,转圈圈,再抽上来。
  麻痹,为什么整只手都被吊在了脖子下面!
  宋远川义愤填膺的把领带扯下来扔在了沙发上。
  这东西真是俗不可耐,花了他整整两百块钱,散发着浓浓的铜臭味。
  没错,领带奏是资、产、阶、级的乏走狗!!!
  经过了一番与资、产、阶、级的激烈斗争,宋远川终于吧嗒吧嗒的去上班了。
  录用宋远川的公司是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做过很多经典的长盛不衰的游戏。
  而宋远川大学主修中文,选修英国文学、法国文学、德国文学以及毛里求斯语。
  至于宋远川为什么会被易风公司录用,事情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两个月前,宋远川在家门口捡到一个纸箱子,纸箱子里有一个失忆的帅哥。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帅哥逐渐被宋远川温柔坚强可爱伶俐的善良品格打动,即将以身相许之际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帅哥其实是易风公司的总裁,由于豪门恩怨遗产纷争而被人谋害,扔进了纸箱。
  为了拿回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拯救易风公司,从而拯救世界经济命脉,帅哥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人,就此远走高飞。
  但宋远川对此毫不知情,他以为帅哥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回到了家的怀抱。
  而帅哥一直没有等到宋远川撕心裂肺的哭着来找他,以为宋远川红杏出墙,被激怒了,于是把他招揽到自己的公司做秘书,打算永远圈禁他。
  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被某姓溪名云沉的知情人改编成了《总裁的贴身情人》、《有一种暧昧叫秘书》、《腹黑总裁爱上我》等经典作品,脍炙人口,经典不衰。
  好吧,都是作者君在臆想,真实情况是这样子的。
  “你叫什么?”
  “宋远川。”
  “哦,就是那个画luo男图的。”
  -_-///
  宋远川忍住了把眼前这张塞北大平原的脸打成准葛尔盆地的冲动。
  是luo女图,裸女图!!!虽然胸画的平了点,但的确是个女人没错!!!
  两个月前,宋远川从绘画速成班毕业,毕业作品就是一副裸女图。
  从来没有在正规艺术学院学过绘画的文艺青年宋远川,由于从来都没有见过裸女,又不好意思看人体模特,于是就照着阿佛洛狄忒的脸、阿波罗的身子、希波达弥亚的腿画出了一个集希腊众美于一身的裸女,后来嫌希波达弥亚的腿太粗,就把裸女的下半身给裁掉了。
  结果,这幅挂在速成班门口的裸女图被易风公司的美术总监的秘书的二舅给看到了。
  二舅十分欣赏宋远川泼辣的画风与画中人雌雄莫辨的气质,于是在他的推荐下,宋远川成为了易风公司的一名人物形象设计师。
  注意,只有人物形象,人物服装有专人设计。
  简而言之,宋远川就是一名专门画人物裸体的小美工。
  但是,在文艺青年宋远川的眼中,□□的身体是人类情感最真实的表达,是人类原始美的体现,是纯洁懵懂的象征。
  关键是这份工作的工资很高,所以宋远川很开心的接受了。
  于是宋远川开始了每□□九晚五晚上还要加班的都市白领生活,同时也在办公室众人的熏陶下养成了每天穿大汗衫和人字拖上班的好习惯。
  八点五十三分,宋远川叼着黄油小面包飞速冲进了即将关合的电梯,并把手上的黄油趁着按电梯楼层的时候擦在了电梯壁厢上。
  电梯里只有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
  在宋远川心目中,西装男永远是秃头大肚子,挥手喊着“同志们好”的形象,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把这种资产阶级的另一只乏走狗穿的这么英俊潇洒。
  修长笔直的双腿,宽肩窄臀,赭色的薄唇,英挺的鼻梁,微挑的双眼。
  男人看见宋远川,眼前一亮,好久没看到这么可口的猎物了
  他邪魅的舔了舔嘴唇,将宋远川一把压在了墙上,凑到宋远川耳边说:“小妖精,我想你的狐媚身子想的快疯了。”
  宋远川满脸娇羞,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小声叫唤着:“不要啊不要在这里,会被看见的。”却更激发了男人的xing欲。
  …………忽略这段,其实是。
  男人俊眉微蹙看了一眼宋远川擦在电梯上以及指缝间的黄色粘稠疑似鼻涕物,面无表情的向后退了一步。
  宋远川左脚竖在前右脚横在后呈丁字步站着优雅的沉思。
  没错,奏是在沉思。他在思考手中好吃的黄油面包是趁现在赶紧吃掉好呢,还是留在晚上做夜宵。
  还没沉思结束,电梯就“叮”的一下响了。
  宋远川就着丁字步的姿势走了出去,走到一半突然发现脚底板有点凉,低头看见脚上晃晃悠悠的挂了一个色彩鲜艳的人字——拖没了。
  电梯继续上升,直到顶楼,男人看了一眼地上的板状略带黑色污泥的物体,依旧面无表情。
  于是这一整天,宋远川都把白加黑的药盒子绑在了脚下。
  宋远川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脑,登录游戏。
  文艺青年当然是鄙视玩游戏这种无聊的行为的,不过宋远川为了研究公司的游戏人物形象风格,下载了易风时下比较流行的一款网游《书剑恩仇录》,前几天刚注册了个角色。
  因为是新手,各项操作都还很陌生,宋远川从前天就一直开始要新手教程,不亦乐乎,直到九点才爬上床睡觉,要知道宋远川的生物钟极其严谨,八点半之前必须休息。
  由于没有了人字拖,当然有也不敢穿了,宋远川规规矩矩的套了一双蓝色船鞋,一条卡其色棉质短裤和一件大汗衫。
  唔……脚背很漂亮。宋远川站着丁字步低头欣赏自己的脚。
  电梯里和昨天一样,还是只有那个男人,不过换了一件黑色西装。
  宋远川神色复杂的看着男人脖子里精致的领带。
  资产阶级的乏走狗!!!
  不过一个星期后,当宋远川看完了男人展示的七套做工精细价值不菲的西装后,也就懒得再腹诽了。
  但是有一天,宋远川突然发现了一个疑点,为什么每天早上他都能和这个男人同坐一辆电梯,并且电梯里都没有人呢?
  为了守护宇宙正义,维护世界和平,宋远川跑去问了同事。(→_→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同事告诉他,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总裁大人每天早上准时八点四十分会出现在电梯门口,于是为了表现自己对于总裁高大上形象的敬仰,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了这个时间。
  虽然总裁很帅,但是总裁也很凶啊有木有。众人泪流满面。
  于是宋远川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那个帅帅的每天换一套衣服一个星期不重样的男人原来是总裁!!!
  心机很深的宋远川当然不会放过这次飞上枝头做凤凰的机会。他千方百计的使出狐媚手段,中午让总裁拜倒在他的小内裤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之主。
  于是就有了溪云沉鼎鼎大名的著作《后宫·远川传》。
  Σ( ° △ °|||)︴口胡,阿沉酱才不会取这么没品的书名,应该叫《总裁大叔我要你》。
  好吧,读者们要相信我们宋远川小朋友的智商于是他蹦哒了一个星期,在电梯上擦下了六把黄油一把鼻涕,也不知道现在他旁边的帅哥原来是他的顶头上司。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因为接到了组长的新任务,所以宋远川一直没有上游戏。
  《书剑恩仇录》里增加了一个新角色,是外表冷酷残忍嗜血但是内心极具少女情怀的血滴子。
  不知怎么的,宋远川就想到了电梯里那个面色清冷面无表情的面瘫面(man)。
  如果拿他做原型的话,似乎很合适。
  宋远川有些犹豫,他可不是什么专职画家,能帮人家画速写,他最擅长的也只是临摹而已,除非有一张那个男人的相片。不过这样算是侵犯肖像权吧,要坐牢的。
  权衡良久,宋远川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如果得到别人同意,就不算侵权了吧。
  于是第二天在电梯里,宋远川很开心的掏出手机装作看时间的样子,然后飞快地抬起手冲着男人站着的那个方向拍了一张照片。
  顿时,电梯里亮的刺眼,伴随着山寨手机特有的自带照相机快门声。
  男人被闪光灯灼了眼睛,不悦的望向了罪魁祸首,然后一把把宋远川按在了墙上,邪魅一笑:“男人,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飞快地剥光了宋远川的衣服,又大力的抽/插着。
  ╭(°A°`)╮原谅作者君吧,最近欲求不满了。
  男人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并没有做声,但凌厉冰冷的目光让宋远川娇躯一震,想说的话都被吓得堵在了喉咙口,他不得不拿着手机瞪眼嘟嘴比剪刀手,假装刚才是自己在自拍。
  。
  终于,快要到美术组那层楼时,宋远川才终于战战兢兢的开口:“同志,你叫什么名字?”⊙ω⊙
  男人面无表情的转过头。
  宋远川等了半分钟。⊙ω⊙︴
  “叮”,电梯响了,宋远川迈出了一只脚,突然听见身后的男人说道:“封出云。”
  宋远川立刻收回了那只脚,把亮着的40楼的灯熄掉,重新按了23楼。
  “出云同志,我借用你的形象设计游戏人物,你看行不行?”宋远川搓着手说。
  “…………”
  电梯到了23楼,宋远川又按上了28楼。
  “我会注明形象来源,你长这么帅,到时候肯定会火啊。”
  “…………”
  电梯到了28楼,宋远川又按下了23楼。
  “好吧,如果有奖金我们三七分成。”
  “…………”
  电梯停在了25楼半,封出云终于开口:“画完之后给我看。”
  宋远川感激涕零的点头,转身。
  麻痹电梯怎么坏了!(按来按去当然会坏啊坟蛋凸)
  于是宋远川和封出云被顺理成章的被关在了基情四射的电梯里,期间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该发生的:宋远川吃掉了手上的黄油面包,并且再一次把黄油抹在了电梯上。
  不该发生的:宋远川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十分开心的朝封出云伸出了手:“封兄(总觉得有些奇怪)你好,我是美术组的新人,请多指教。”
  封出云犹豫的看了眼他蘸着黄油的手,捏着他的手腕晃了晃。
  然后宋远川很开心的把另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上,激动的摩挲着。
  “…………”
  等了半个小时,电梯修理工中午来了,宋远川哗的一下跑了出去,去28楼的美术组跟组长道歉。
  封出云望着电梯门口挤着的哼哼哧哧冒汗的员工(因为一下子爬了25楼),在众目睽睽之下面无表情的关上了电梯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