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白大战酷斯拉(年年春系列)作者:绪慈

字体:[ ]

 
小白大战酷斯拉
 
第一章
 
我永远记得是怎么跟那家伙认识的。
 
  小六那年下学期,明明就快毕业了,教务处却不知道为什么送来个转学生。
 
  「大家好……我叫白顺东……」
 
  台上的转学生抖得像鹌鹑,讲话结结巴巴的。我只从社会课本里抬头忘了那个转学生一眼,又低头到课本中。光阴很宝贵,我要把握时间读书。
 
  只是……
 
  「班长!」咱们班和蔼可亲的老师呼唤了我一声。
 
  我就知道……
 
  「是。」我将视线移往讲台上,穿著诡异蕾丝花边裙,打扮得像白雪公主的导师身上。
 
  「是新同学欧!」老师朝我笑着。
 
  我扬起了嘴唇,笑得很痛苦。「我不想当班长了。」我这么回答。
 
  「可是你功课最好啊!」老师也朝着我笑。「白顺东同学从现在起,就交由你负责了。明白吗,班长?」
 
  「不想明白。」
 
  「不想明白也得明白。」老师这么说。
 
  我再仔细看了讲台上抖得不得了的那家伙一眼,明白从此以后直到他在这学校内站可以站得好、走路不会跌倒为止,都得在他旁边照顾他,就很想把手中的社会课本朝他扔去,发泄我的不满。
 
  但课本扔出去我就没有书可以读了,所以我再度把头埋回课文中。
 
  打消了主意。
 
  白顺东被安排坐在我旁边,在他的课本还没有送来之前,我被白雪公主命令得将一半的课本送给那家伙看。
 
  结果,一下课我就跟总务拿班费跑到合作社去影印课本,第二堂数学课时,我将拷贝好的备份丢给那只小白。
 
  白雪公主怎么可以明明知道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靠我太近,还叫白顺东和我一起看书。真是讨厌。
 
  数学课上到一半,白顺东那双大眼睛开始眨啊眨的,嘴巴张得开开,我看他那副模样,用膝盖想就知道他听老师讲课听得一头雾水。
 
  他看见我在看他,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
 
  「嘿嘿……我们以前学校的课本跟这里的不一样……」他讲话慢慢的,修剪得一丝不茍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有些矬矬呆呆。他放在影印纸上的手指白白嫩嫩,指甲修剪得也干净,一付教养很好的样子。
 
  我看了他一会儿,拿着原子笔搔了搔昨天刚剪的狗啃头,也没对他搭话。
 
  我发觉他有些失望,因为我没有回他什么话。
 
  我想他大概以为班长都是模范生乖宝宝,长得很亲切,心地很善良的吧!
 
  可是我啊,自从前一阵子在同学家看过HBO的电影之后,就突然发觉自己是被困在童话王国里的酷斯拉,这个地方不适合我,小学毕业后,我要向我阿爸争取,到大城市去读书,和那些城市囡仔厮杀。
 
  谁叫我那么聪明考试全部一百分,我将来是去读哈佛的料。
 
  放学回家时,小白跟在我屁股后头。
 
  「干什么?」我吼他。
 
  「班……班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白顺东被我吓了一跳。
 
  「老师说过了。」
 
  「咦?说……说过……我怎么不知道?」白顺东皱着眉头。
 
  「老师说,我姓班,名长。我叫做班长。」我走在田埂之间,放学后的四周,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甘蔗田,同学们多走向学校的另一头,因为另一头是小镇,大家都住在那里;而这一头是田地,我家是种田的。
 
  「咦?」
 
  「咦什么咦?你跟着我干嘛?」我看他背着四方型书包的模样,就觉得不太爽。哪有人背那种皮卡丘书包可以背得那么可爱的,又不是日本小学生,看起来呆呆、笑起来也呆呆。
 
  「老师……老师说……叫我要跟班长学习……所以我想……我想我们可以当好朋友……我在这里半个朋友都没有……那个……」白顺东讲着讲着,大眼睛里泪水就掉了下来。「我刚刚到这里……半个朋友都没有……」
 
  我被他吓了一跳。
 
  为什么他的眼泪那么容易就会掉?
 
  这一点,直到我长到很大很大了,都还不能够明白。
 
  说真的,我好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尤其在这个地方,小孩是父母的奴隶兼免费工人。
 
  我读书的时间不多,所以当那只小白一路跟着我回家,一边哭一边问能不能跟我交朋友时,我真的很想捡起路边的石头,大喊恶灵退散,扔死他。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路,我回到家里头。弟弟们都已经回来了,老二阿满在煮饭,老三阿富去喂猪,老四阿贵正在照顾脑子有点爬带的老妈。
 
  「回来啦!」厅里头一堆人吵吵闹闹的,看见我带了人回家,一团人就围了上来。
 
  「丰哥,你朋友吗?」所有人都放下手边的事情,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同学。」我把书包拿进房里放,接着拿出国语课本,趁着还没开饭先用功读书。时间是很宝贵的,为了我的哈佛,我很努力。
 
  当我从房里出来时,小白被当作奇珍异兽,三个弟弟外加一个妈妈不断地对他傻笑问好,接着老爸也从田里回来了。
 
  老爸看见我又在读书,劈头就问:「田里的工作还没做完,你这个死囡仔又偷懒了。也不学学你几个弟弟,分担家里的事情。」
 
  老爸扛着锄头朝我走来,我赶紧把课本塞进裤裆里头,冲了出去,牵起我家的老牛『好野人』,溜牛顾田去。
 
  「死囡仔,溜那么快!」老爸在我身后吼着。
 
  「不快点,你的锄头就要劈下来打死我了。」阿爸很狠的,他常说儿子再生就有死几个都不怕,所以我很怕他把我干掉再生出一个新的来。因为他老是说我皮我坏,随便生几个都会比我乖。
 
  白顺东跟着我跑了出来,那家伙楞头楞脑地,脸上全都是鼻涕眼泪,还有脏脏的灰尘一坨一坨,看起来有够丑。
 
  「班长你叫丰哥啊!」小白笑着问。
 
  「丰你妈个鸡鸡头──」我坐在田埂上,把课本从裤裆里掏出来,开始背我的课文。
 
  我的名字叫班常丰,听起来挺有气质的,但跟家里那三个兄弟的名字排一排,就会发现这个名字只是听起来很有气质,其实上一点气质都没有。我们家四个小孩,姓和名的第一个字不动,排下来的顺序是丰、满、富、贵。
 
  真是好俗好俗,每次校长在朝会颁奖的时候我都很讨厌听见自己的名字。
 
  「班长,你很喜欢读书吗?」小白又问。
 
  我鸟也不鸟他,觉得他很烦。
 
  「班长,我以后跟你一起回家可不可以?」小白傻笑着,他的眼睛看起来就像路边的小狗,他现在像是很饿很饿那样,睁着大眼睛跟我要东西吃。
 
  「白痴,你家跟我家又不同方向。」我说。
 
  「那……」小白懊恼了起来。
 
  「哼。」我背完一页课文,又翻到下一课。
 
  我的时间很少的,早上四点半点起床要去喂鸡,接着把老二叫醒煮东西给家里的人吃,然后摇醒全家人分配今天的工作,跟着叮咛老妈千万不要喝老爸拿回家的符仔水,再来送早餐去给田里的老爸吃,之后用跑的跑去上学。
 
  放学回家后,我还要带『好野人』出来散心,顺便看看老爸的田,才不会让他的稻子给外面飞来的保育类小鸟吃掉。
 
  其实我很想买弹弓把那些鸟全部打光光,省得每天都待在这里没有时间读书。但是家里养的一堆鸟很爱鸟的村长伯说,我家田里的鸟是保育类,如果我敢杀掉的话,他要把我的小鸟剪下来去炸甜不辣送给全村子的人吃,他的话吓到我了,所以我只能来当赶鸟人不敢射小鸟。
 
  等到天黑了,我才能回家吃晚餐。再读一点书,最后昏昏死死睡过去。
 
  可怜的我,可怜的小学生。
 
  「那……你先陪我回家?我家到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路,我回家了你再回家,这样可不可以?」小白露出期待的眼神。
 
  「当然不可以。」我被吵得受不了,把书扔在他身上。
 
  小白被吓了一跳,站在田埂上的他滑了一跤,摔倒在地上。
 
  我站了起来,脚丫子很用力地踏在他的脸上,那些沾着泥巴的印子,弄脏着他的脸。
 
  「我郑重的警告你,如果明天我到学校还看到你,你──就──完──蛋──」用力踩了踩,发泄完毕后,我拿起课本拍一拍,牵着『好野人』就走去别的地方。
 
  「呜呜呜……」小白在我身后哭着。「班长,你讨厌我吗……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去死──」我回头,拼了命地吼他。
 
  隔天,小白果然没来上学,我独占一张双人份的桌子,快乐地仰天长啸。
 
  终于脱离那家伙了,我可以快快乐乐地读书上课了。
 
  不过,才平安了一上午,吃过午餐睡过午觉后,小白居然又回来了。
 
  我狠狠地瞪了那家伙一眼。
 
  小白这回不是一个人上学,他旁边站了个美女。那个美女长得很都市,头发烫得卷卷的,还穿著一套白色的套装。
 
  我们家里的人不穿白色的衣服,所以我觉得白色是天使的颜色,只有那种轻飘飘活在天上吃东西不会弄脏衣服的人才会穿。我也很想穿白色的衣服,但阿爸老是说白色脏掉要洗很麻烦,灰色就不一样了,就算丢到地上踩一踩,拿起来拍一拍还是灰色的。最多也是浅灰便深灰而已。
 
  这节课是白雪公主的课,她看见小白妈带着小白来上课,赶紧走到门口去接他们。
 
  「很不好意思,这孩子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刚带他去看完医生。」小白妈这样说着。
 
  「白顺东你先回座位上坐好吧。」白雪公主带着微笑叫小白进教室,然后跟小白妈聊了几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