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袋鼠黑社会+番外 作者:万小迷

字体:[ ]

 
 
楔子 
"六月二十曰,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干细胞生物中心科学家代表,站在欧洲人类*殖与胚胎学学会年会的讲台上,告诉男人们:‘男性可将自己的*子与自己细胞培育出的卵子受精,生育出自己的孩子。'" 
"让谢菲尔德大学科学家们发出这样‘豪言壮语'的是干细胞技术。他们首次利用胚胎干细胞,成功培育出了原*殖细胞,这意味着人类最终可能会找到人工制造*子和卵子的办法,为不孕症治疗,及同性恋者拥有‘基因'角度上真正的后代提供了新的可能,也为治疗性复制研究带来突破性的进展。" 
"下面请谢菲尔德大学干细胞生物中心的主任Pitt先生,来为我们谈一谈男性*殖的意义--" 
"啊--"豪华公寓内爆发出一声女性的尖叫,一个身材曼妙但披头散发的女子勒住一个面容俊朗的男子拼命摇晃着,并指着电视上的金发男子痴迷地叫道。"啊--你看,是Pitt啊!太帅了,怎么会这么帅--我的Pitt!" 
"咳咳--"男子掰开女人的手,凑近电视,脸上也露出赞叹的表情。"没错,Pitt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不愧是我的初恋情人--" 
"你少打我家Pitt的主意!"女人一把捏住男人看来削瘦其实很有肉的脸颊,凑近地骂道:"你这个超级花痴,我好不容易把Pitt从你的魔爪里解救出来,你甭想再染指他!" 
"切!"男人咧着嘴笑道:"Pitt迟早要回到我怀抱,你没看他那么辛苦的做研究,就是想为我传宗接代。" 
"Pitt做研究才不是为你--"闻言女人明显有些心虚。"他......他是为了造福人类,你这种社会的米虫,滚一边去吧!" 
"我怎么是社会的米虫?我可是堂堂主任医师--" 
"肛肠科的主任医师!"女人冷冷地提醒。 
"哼!你这个妇产科的也没比我强到哪里去!"男人起身走到洗手问外,挑衅道:"男人也能生孩子了,你们女人还有什么用?!" 
"你以为生孩子是件容易的事情吗?"看了太多难产场面的女人激动地大喊:"很多女人,是用生命做赌注,来迎接一个新生儿--"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身为孤儿又是同性恋的男人轻蔑地撇撇嘴,"生孩子......就跟拉屎一样简单,‘咕咚'一下就出来了,哈哈!"大笑两声以后,他走进洗手间。 
女人愤恨地盯着紧闭的门,听着里面传来的哼唱声,低声咒骂道:"王八蛋,敢如此轻视女人--看不起生孩子吗?!我就让你尝一次做孕夫的滋味!" 
杰安斯是一家英属在华医院,大部分的医师都是英国人和英国归来的留学生,肛肠科的莫宝宝便是后者,他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医学院心脑外科攻读了五年,回来却做了没有前途的肛肠科主任。 
医院的医生护士全都替他不值,以为他是得罪了医院的领导才被安排到那种科室,但其实这是他央求了院长三天三夜才得来的,实在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 
可是最近莫宝宝有点后悔了,他本来以为利用职务之便可以调戏一下美少年,猥亵一下壮青年,但让他沮丧的是,来肛肠科就诊的大多是垂暮老人和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屁股的形状也不优美,失望之余甚至严重影响了他对男人的信心,造成的心理阴影已经防碍到他的性生活。 
哎......他有多久没去猎艳了? 
莫宝宝长了一张标准的偶像明星脸,高大的身材和斯文的举止,是医院里未婚女性梦中的白马王子,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打上幼儿园起就知道偷摸男同学的小鸡鸡。 
他也知道,自己同性恋的身份一旦曝光,对他在医院的工作会造成困扰。但是他又懒得应付那些狂蜂浪蝶,于是和妇产科主任,他的大学同学萧小乐达成协定,做一对假鸳鸯。 
那天风和曰丽,是一个适合发生美事的天气,莫宝宝与萧小乐轮班到流动捐血车上工作,巴士停在了市内一家大型娱乐中心门外,因为不是假曰,所以捐血的人并不多,莫宝宝跟同行的人打了个招呼,下车到娱乐中心里溜达。 
中国的美男子都跑到哪去了啊! 
他在里面转了一圈,然后泄气地来到一个小酒吧喝闷酒。 
他把客人、服务员、保全......凡是性别为男的都打量个遍,楞是没看到一个能入眼的,连靠身体吃饭的保全,都是五短身材,让他倒尽胃口。 
又环视了一下酒吧里的老弱病残,莫宝宝在心底叹了口气,起身要向外走。 
突然,原本就嘈杂的酒吧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几个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冲了进来,酒吧里顿时骚动起来,客人们慌忙逃窜,来人也没有阻拦的意思,于是一分钟以后,诺大的酒吧就只剩下莫宝宝一个客人。 
"黑社会......"莫宝宝摸摸下颚大量着那几位开道的,虽然相貌一般,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不知道后面有没有稍有姿色的露露脸。 
酒吧里的保全严阵以待,随后像是管事的人走了出来。 
"哎,这不是蓝帮的兄弟吗?"中年男人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显得很紧张,"有话好说--"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满脸横肉的年轻男子推了把中年男人,酒吧的保全立刻上前,两帮人马对峙起来。 
排场摆够了,挑衅一方的老大终于显身,六月里穿着大风衣,带着墨镜,走路拉风--可笑的打扮,却让莫宝宝眼前一亮! 
他用他阅男无数的火眼金睛上下打量一番,就得出了基本的资料: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身高,倒三角的身材,三围一百零六/八十二/九十四!再看容貌,古铜色的皮肤,直挺的鼻梁和紧抿的嘴唇,就不知道墨镜下的眼睛是否勾魂...... 
老大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目光如炬的莫宝宝,然后便直视男人,开口道:"把你们经理叫出来,我不难为你!" 
管事男人的气势跟这位老大无法相提并论,他低着头道:"我们经理不在,况老大,您的来意我也知道,我--" 
"行了--我不想跟做不了主的人废话!"老大一伸手,打断男人的话,然后向身后人甩甩头,跟过来的几个男人冲上去就开始砸店。管事的哆嗦着伸手阻拦,老大抬起修长结实的腿,一脚便将他踹得跪地不起。 
保全们冲了上去,却明显不是挑衅一方的对手,没几下就都被制服了,一时间哀号声与玻璃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大无趣地拍拍衣领,调转目光在酒吧里游走,看到盯着自己流着口水的莫宝宝,下意识往身上瞧了瞧。没发现什么不庄重的地方啊...... 
由于莫宝宝的目光实在太灼热、太露骨,老大还是决定过去一探究竟。 
从正在破坏酒吧的下属身边走过去,老大坐到莫宝宝面前。 
"这个酒吧不怎么样,以后想喝酒,到对面去吧!" 
"是不怎么样......"连个美男都没有。"对面是你开的吗?" 
"是!" 
完全被迷住的莫宝宝痴痴地看着老大,"你会在那边驻守吗?" 
"偶尔会去!" 
"你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莫宝宝从怀里掏出名片,双手递给他。 
老大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接过了名片,并告之自己的名字:"况佟旬!" 
看到名片上肛肠科主任的名号,他嘴角向上翘了翘。"你是那里最好的肛肠科医生?" 
被嘴角优美弧度彻底征服的莫宝宝答非所问道:"把墨镜摘下来......" 
况佟旬愣了一下,面孔黑下来,"这跟你到哪喝酒有关系?" 
"不,我是发现了你健康上的一点问题......"莫宝宝顺口胡掰:"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症状如何,眼睛首先就会做出反应。" 
闻言,况佟旬缓缓抬起手,然后以千分之一秒一定格的速对取下墨镜。 
人间极品!莫宝宝险些惊呼出来。 
那是一双温柔似水的眼,配在那刚毅的脸庞,竟意外地没有任何不协调,反而令人心旷神怡,使眼前这位老大一下子立体起来,让人过目不忘! 
"你看出来什么?"况佟旬敲敲桌子,语调很不客气。 
"呃......"莫宝宝赶紧擦擦流出来的口水,拿出手机道:"看出你肝火上升......来,把你的联络方式告诉我,你到我们医院去就诊,我给你打折。" 
老大接过纸笔,低头写了起来,莫宝宝盯着他形状优美的锁骨,又为他加了几分。 
况佟旬瞧见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他低下头,手搭在鼻子下面,挡住笑容。 
难道他时来运转了?! 
这个男人虽然不是他见过最出色的,但绝对可以列入三甲,更何况......他最近对猛男的兴趣高于美少年,而且这个男人看起来很难搞,越是有挑战性的就越让人兴奋,他的下半身已经蠢蠢欲动了! 
莫宝宝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说好听点是没有贞操观,生冷不忌,说难听点就是滥交下流,随时发情,不过他从不羞于承认这一点,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此时下属们已经将酒吧砸得面目全非,一个年纪不大的喽罗走了过来,伏在况佟旬耳边悄语了几句。 
况佟旬点点头,站起来走到管事男人的面前,用脚尖轻踢他的肩膀,语调平淡地说:"你告诉你们老大,如果他有种的话,记得来向我要医药费!" 
管事男人咬咬牙,点头。 
况佟旬拉了拉外套,转身向酒吧外走去,莫宝宝见状急忙追过去,在娱乐中心门口拦住: 
"况先生--" 
"哎--你离远点!"老大还没答话,那个年轻的喽罗就伸手挡开莫宝宝。 
"我又不是病毒,为什么要离远一点?"莫宝宝抓住他的胳膊,巧妙地一扭,壮硕的男子就被不痛不痒地甩到了一边。 
"奇怪......"男子皱眉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总感觉刚才有人捏了自己一把。 
"阿昌,你先去!"况佟旬向下属甩甩头,然后挑眉看着莫宝宝,神情有些许不耐烦。 
"莫医生,你有何贵干?" 
他原本以为这个男子是对头请来的帮手,不过经过刚才的对话,他确信这只是个神经有问题的医生,可是......刚才他挣脱阿昌手臂的那一套,却又精妙得蹊跷。 
"叫我宝宝吧,我们--"莫宝宝一把抓住老大厚实的大掌,拇指在他掌心摩挲揩油。 
"后会有期!" 
况佟旬抽回手,面色阴沉,声音紧绷,"奠医生,你下次赶上帮派争斗,最好小心点,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一样不伤无辜的,遇到别的帮派--" 
他身后的黑衣人训练有素地比了个"喀嚓"的动作! 
"不会不会......不是所有的大老,都有你这种风姿,值得我留下......"莫宝宝笑容灿烂,盯着那琥珀色温柔的眼里聚集戾气,听着那有型的嘴唇吐出苛语,不禁感到惋惜。 
这双眼应该充满委屈.饱含热泪,这两片唇应该发出让人销魂的求饶...... 
在莫宝宝还在叹息的时候,况佟旬已经领着众人离去。 
一个黑衣人凑近,低声建议道:"大哥,用不用我们兄弟去警告一下那个嬉皮笑脸的男人?" 
况佟旬戴上墨镜,摇了摇头。"这个人不简单,在我凝视他的时候,他不仅不躲闪,反而向我靠近--" 
他将衣兜里的名片拿出来,看着上面的名字,然后将纸片揉成一团,"莫宝宝......虽然名字蠢了点,但人可一点也不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