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谜+番外 作者:堕天

字体:[ ]

 
谜+番外 
 
 
 
 
楔子
 
 
 
“歹竹出好筍”用来形容苏家的儿子一点也不为过!
 
 
 
谁能想过那个面孔黄黄瘦瘦、身材象竹竿,一点也不起眼的苏老师能生出这么个祸国殃民的蓝颜祸水来。
 
 
 
从孩子上幼稚园开始,漂亮精致得象天使一样的面孔引来无数人关注的目光。而与此同时,面对老师、邻居们的质疑,好脾气的苏老师总是笑笑说孩子长得象他妈,可是据曾经有幸见过苏太太的人回忆了再回忆,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普通平庸的肥胖妇女+一个普通平常的瘦弱男教师,两人的基因能配置出这样的优良品种来。
 
 
 
比较来比较去,得不出结论的众人也许只有一拍大腿,用基因突变才能解释这一不合理现象的原因了。
 
 
 
当然,也曾有一种传言盛行一时——即苏家那太过抢眼的儿子不是苏伟毅的种。但这一谣言很快又被发起者自己否定了,据说这好事之徒足足想了三天三夜,还是想不出会有什么出色人物自愿做一个姿色平庸、乏善可陈的妇女的出轨对象,在前提无法成立的条件下,推理出的结论当然也不正确。所以苏家那从外貌到性格都与父亲相悖到极点的孩子,在户籍本上清清楚楚写着是苏家的嫡传骨肉这一事实从未更改。
 
 
 
不过,眼下同样的质疑出自手持警官证的黑制服男士口里,这意味可就大不相同了。
 
 
 
“苏永琪确实是你儿子吗?”
 
 
 
警官先生一脸探究的神情在瘦弱中年男子与美丽少年之间来回扫视着,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之余还是忍不住饶舌多问一句。
 
 
 
“那个,阿琪这次做了什么吗?”
 
 
 
对此情形早已见怪不怪。递出户口簿后,苏伟毅以一贯谦卑的态度,好脾气地询问着自己那上警局快成家常便饭的儿子又做了什么“好”事。
 
 
 
“哦,倒也不算是他的直接责任。”
 
 
 
狐疑地拿着户口簿再三对照,确认此人就是那不驯少年的合法家庭监护人后,警官先生这才愿意将实情告之。
 
 
 
“只是我们辖区的另一名少年魏执……啊,据说他是苏永琪的同学,昨天晚上在家里割腕自杀了。我们怀疑这一起自杀未遂事件与你儿子有关。事情是这样的,魏执与他们班的一个女同学一直感情很好,大概是瞒着老师和大人的恋爱关系。可是后来苏永琪的插入使得那名女同学与魏执感情破裂,于是他一时想不开就起了轻生的念头,幸好被人发现得早,抢救了过来现在还在留院观察。”
 
 
 
“啊?”
 
 
 
苏伟毅茫然地注视着警官一开一翕的嘴巴,完全没有办法把自己听到的与现实联系起来。似乎觉得自己正在听人阐述一个三流的电视肥皂剧剧本:少年A与少年B都喜欢上了同班的少女C,原本少年A与少女C是公认感情很好的一对,但是少年B的插足使少女C选择了对少年A的背叛,三个人纠缠不清的恋情中,处于最弱势的少年A伤心欲绝,悲愤之下走上了自裁之路……
 
 
 
什么时候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熟到可以陷入感情纠葛的年龄了?
 
 
 
苏伟毅下意识地把眼睛飘向已经快有自己高的儿子,愈大愈端整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幼稚的痕迹,但下巴上柔软的茸毛与喉间夸耀般凸显的喉结都说明他已经不再是黄口稚子。此刻,那张过分美丽的面庞上满是不耐之色,想必在他倔强地不肯与警官合作的同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总之就是这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结束了案件案情的讲述,警官先生恢复公办程序,“我们来是想跟你取证,这段时间你儿子经常和什么人在一起?有没有发现他跟班上哪位同学闹过矛盾?对学校教学有什么不满情绪?”
 
 
 
“那个……阿琪,你这段时间经常和什么人在一起?有没有跟班上同学闹矛盾?对学校教学有什么不满情绪?”
 
 
 
看看提笔等着做记录的警官先生,苏伟毅嚅嗫着望向儿子,很机械地竟然一字不漏将警官的问话转述。
 
 
 
“哼!”
 
 
 
不屑地看了一眼懦弱的父亲,早已不服管教的苏永琪白眼以待。
 
 
 
“啊?你儿子的事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爹的!?算了算了,现在的家庭怎么都这样,我到学校调查去。”
 
 
 
这样间接迂回又问向本人的答案,跟那火爆美少年在警局自己做的无赖口供有什么两样?不耐烦起来的警官先生“啪”一声合上记录本,念叨着去了。
 
 
 
“你少管我!”
 
 
 
警察一走,立刻又是一副旁若无人状态的儿子早就自己进屋,“嘭”一声关上小房的房门,他似乎很明白心目中啰嗦又无能的父亲接下来会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做很小心的拷问,索性一开始就杜绝与他的任何接触。
 
 
 
“阿琪……”
 
 
 
被关在门外的苏伟毅小声地叫了半天也听不到回应,苦笑着抓了把头发,无奈地蹙进厨房把热过的饭菜端出来摆在饭厅——等儿子饿了自己会出来找吃的。
 
 
 
唉,一样米养一样人。
 
 
 
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面对着儿子,他永远都是矮了一截的样子,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与父母不同,过分出色的长相?
 
 
 
——还是说,因为他长得很象那个人?
 
 
 
一关涉到记忆中某个被刻意遗忘的存在,苏伟毅的脑细胞马上就中止了继续思考的可能。
 
 
 
现在唯一要值得他疑惑的是:这孩子明明是自己的种,难道说当时在娘肚子里的胎儿就已经感受到了他不同寻常的强烈愿望,所以才长成这个样子吗?
 
 
 
唉,也许就算拿这个问题去问已逝苏夫人的在天之灵,恐怕也是一个难解的谜题。
 
 
 
 
第一章
 
 
 
中国有句俗话叫“父债子偿”。
 
 
 
但很显然的,这一定律不适用于为儿孙辈做牛做马的哀哀父母。
 
 
 
提着手上高档的水果,苏伟毅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最后再做了一次病房号的确认,这才鼓起莫大的勇气叩响房门。
 
 
 
“请进。”
 
 
 
房里传出来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嘶哑与疲倦,相当低沉。如果说里面的人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的话,那就未免太无朝气了些,显然其主人的心情到现在还没有平复。
 
 
 
临进门前又开始了习惯性的犹豫,但念及这到底是自己儿子惹下的祸后,苏伟毅一咬牙,义无反顾地走进了病房。
 
 
 
“你是?”
 
 
 
见到来人不是预期中来打针换药的医护人员,少年眼中的惊讶迅速换上了防备之色。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一双固执的眸的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与现阶段仍以“美丽”著称的苏永琪相比,这男生的脸明显要成熟得多,薄薄的唇紧抿着,坚定的下巴廓线象是已经带了几分真正阳刚味的小男子汉,只是微卷的头发给他年青的面孔平添了几分稚气,因为他躺在床上的缘故,看不出他有多高,脸上毫无血色的苍白着,与白色的病房融成一色。
 
 
 
此刻,这眼神里充满着疑惑的少年右手臂膊上扎着点滴的针头,但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左手腕上包裹着仍渗有血迹的厚厚纱布。
 
 
 
“呃,那个……我……鄙姓苏……”
 
 
 
见血就有点犯晕的老毛病又发作了。
 
 
 
慌乱中,原本一路上想好的自我介绍及道歉的说辞挤不出口,苏伟毅只好深深地弯下腰去,向这个劫后余生的少年直接地以姿体语言表达最深的歉意。
 
 
 
“啊?”
 
 
 
少年一开始还有些茫然,似乎想不明白这提着探病礼品的中年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听到那个敏感又关键的“苏”字后,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也在一瞬间抿紧。
 
 
 
“关于苏永琪……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但作为没管教好儿子的父亲,我很抱歉。”
 
 
 
自己儿子在外貌上占尽了天利,而且他从小就很懂得利用这方面的优势去讨别人的喜欢。想必在爱情的战争中也是善加利用了这一特长,然而在他还未完全成熟的心智上,根本没想过会有人因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