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声深处+番外 作者:赭砚

字体:[ ]

 
 
《无声深处》作者:赭砚
 
爱情是什么颜色的?……是透明色的。 
  思念是什么颜色的?……是透明色的。 
  当我们迷茫相爱的时候,浑然不觉思念在渐渐蔓延。 
  当我们在思念里呼吸着对方的时候,终于明白,原来在爱。 
  *****
  “秦瑞!” 
  一大清早的,主任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 
  我抬头,不落痕迹地恰灭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烟蒂。 
  “主任,昨晚睡的很好吧,瞧你脸色红润的。” 
  “啊,是么是么,还好了还好了。”四十来岁的老太太一下子乐眯开眼花子,下意识地摸摸脸庞,还来劲地偷偷朝走道上的落地镜左侧右侧的照了几下。 
  我轻笑,马屁拍的一旦顺手,真的是张口就来。 
  朱萧曾说,秦瑞你那张嘴,在不经意间就弄晕了一大票子的女人,无论老少,乖乖地跟着你,被骗光了都不晓得。 
  是不经意的么?我自己心里头明白,从十八岁那年开始,我一言一行,每个目光都只停留在一个人身上。 
  而那个人,在察觉了一切之后,选择了最恶劣的方式—— 
  他没有疏离我,但开始亲近别人,他对我有多亲热,就对别的任何谁都能同样亲热,他对我就跟他对其他所有人一样,毫无分别,仿佛我们从来不是什么最铁的哥们。 
  他也开始亲近以前觉得麻烦的女孩子,他的俊朗让那些女人很难拒绝,他对谁都笑,包括我,但没有谁在其中是特别的。 
  很好,那我们就来斗风流! 
  他只要和哪个女人稍微热络一些,我次日就用坦荡阳光无敌的笑容攻下城池。 
  屡战屡胜,我和他的较量只有两个人明白,暗地里的,却白热化到激烈。 
  他就像看着一个淘气的孩子玩耍,任由我不分青红的继续着无聊的游戏,直到——杜京菁的出现…… 
  “……秦瑞!”主任的叫声打断我短暂的回想。 
  一回眼,见到她身边站着的眉清目秀的男孩子。 
  没有见过的脸。 
  真的是可以用清秀来形容的男生,干干净净的五官,没有杂质的眼神,连头发也是柔软的像阳光下新鲜的绿草。 
  突然想,当年,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是否也觉得我是这样一个干净的舒服的男孩子呢? 
  “来,我给介绍一下。”主任对那男孩子笑着,伸手指了指我,“这是秦瑞,”转个方向,“他是大学毕业新来的,叫……” 
  “丁想观!” 
  男孩子爽朗的笑容,大声而豪气地报着自己的名字。 
  就像在军训时候,向着教官大声报学号一样。 
  我笑,可爱的人。 
  “你好,”我伸出友善的手。 
  ***** 
  “大学刚毕业啊……什么也不懂,也什么都不需要懂,志气而张扬。” 
  暗魅的灯光下,朱萧笑眯眯的抢过我手上的啤酒。 
  “是啊,幸福的时光呢。” 
  我也笑眯眯,快速地把脑袋伸过去,向他手中的杯子里吐上几滴我的琼浆玉液。 
  “你恶不恶心!”朱萧怪叫,顾不上那边已经眉来眼去了半个时辰就快把上手的mm被吓坏的脸蛋。 
  我大笑,开心的很,“兄弟当了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就喜欢我这个调调呢。” 
  朱萧一肘子捶过来,“谁跟你一样变态!” 
  我的笑容突然有些僵硬,我一直不太清楚朱萧究竟是否察觉我和陈默之间的事情,变态两个字像枪眼,震得我一阵发闷。 
  “发什么傻,”朱萧又是轰隆隆的吼过来,“你真变态兄弟也认了。” 
  我抬头,他的眼睛清澈如水。 
  忽然明白,不论他知道多少,他都是认了“兄弟”这两个字,两肋插刀。 
  很幸福。 
  觉得很幸福,所以就连灯光也是暖的,映的我心里一波一波的快乐。 
  这儿是阿南的酒吧,当年阿南大学才上了一学期,就不声不响地在外边盘了这么个店面,从开始的小打小弄,渐渐做出了规模。 
  学校知道后,大呼这成何体统,阿南却执著地坚持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阿南是个孤儿,读书生活的费用全是当年他父母出了车祸过世后留下的。阿南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想法,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活着。 
  就像当初,他的成绩大可以保送上国际贸易,可他自己硬是坚持考上我们这个法律院校,理由很简单,他说喜欢校园里这个中山先生的铜像。 
  和学校战争的结果是阿南主动退学,从此宁可不再看他喜欢的中山先生像也没肯放弃这一方小小的天堂。 
  阿南的为人很沉默,却讲义气的不行。 
  仅仅一年的同寝室生活,我们得到的,就是随时在这个地方畅所欲言畅所欲饮的特权。 
  朱萧起的名字,管它叫老窝。 
  “哎,说起来,我们也就只毕业一年半啊。”宁远安架了一下鼻梁上细细的镜框,“别搞的苍老的不行好不好。” 
  “弟弟,那是你还天真着,还没看透这世道凶险,”我漾开万人迷的阳光笑脸,捏紧远安单薄的肩膀。 
  “可不,”朱萧在这种时候,和我简直是最佳默契搭档。一手揽过远安另个臂弯,把远安的脸蛋挤在三个人的中间,“像你这么嫩的小羊羔,被别人看到一次吃一次。与其便宜了他们……” 
  “不如……我们两个作哥哥的……” 
  我故意把嘴咋的“吧吧”响,像极了下流的痞子。 
  “调教一下……” 
  朱萧则是眼睛都快抽起来了,他学这种流氓相的样子好笑到恐怖。 
  “……你……你们……”小羊羔浑身都在发抖…… 
  “他妈的滚!!” 
  凶相毕露。 
  ——这就是小羊羔的真实面目,发起脾气来羊皮说脱就脱,只留下一身的恶狼骨头。 
  好玩的紧,所以几年来,羊皮狼宝宝始终荣登我和朱萧的心肝玩具龙虎榜头把宝座。 
  只差没颁个金奖给他,让他谢谢歌迷一番。 
  还想挤着远安闹一下,阿南倒是黑脸黑口的走了过来。 
  “宁远安,今天的帐算你的。”老板一口指定。 
  “为什么!”远安端着自己手上的苏打水,再指指我和朱萧面前成山的空酒杯,手都哆嗦了。 
  “我高兴。”阿南虎着一张脸,索性不讲道理到底。 
  远安作痛不欲生悲愤状。 
  朱萧两眼晶晶亮的笑,轮流看着阿南和远安的脸,摆明了看好戏。 
  “免单也可以……”黑面大老板总算开了金口,“我那个斗门的游戏打的烦死了,想快点直接打结局关卡。” 
  “那……你现在存档到哪儿?”远安突然来劲了,耷拉下的脑袋噌地竖起来。 
  “呃……”阿南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死样子,“第四宫。” 
  “——啪”羊皮狼宝宝兴奋地只差没“嗷嗷”叫唤,“成交,我帮你打到结局关卡,你给我免单。” 
  朱萧嘴角一咧,冲我作了个抽筋的鬼脸。 
  我大笑。 
  如果我也像远安那样就喜欢玩斗门第四关以后的进程,却又懒得重头打起的话,我宁可付双倍的帐来换这个存档。 
  阿南,太明显了。 
  明显的简直让我肉麻了,只有那个宁远安还木木的不明不白。 
  “你说阿南究竟知不知道他自己对远安的——友情——已经很不对劲了?”朱萧凑过来,努着嘴角,给我递悄悄话。 
  “说不准……”我细细打量正在整理柜面的阿南和趴在一旁兴奋比划着通关诀窍的远安。 
  阿南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坏脾气的吼,宁远安你怎么这么聒噪! 
  “嘿嘿~~~” 
  “笑什么?” 
  “你不觉得他们两人这样子很有意思?”朱萧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得意地啜了一下杯中酒。 
  -o- 
  我作惊恐状,等着他醒悟过来他喝了那杯混着我的口水的啤酒,然后大战一把。 
  ***** 
  分手后,回到家,已经是十点三十了。 
  和朱萧斗得浑身酸痛着,一边放洗澡水,一边开电话留言。 
  ——叮。 
  “秦瑞!我,丁想观哪!” 
  我一愣,奥,那个朝气蓬勃的新毕业生。 
  始终这么精神啊。 
  “今天中午多谢你请我吃饭……” 
  小意思,一顿盒饭而已,公司发的餐票本来就多的用不掉,拖到下个月也是作废。 
  “……改天我请客。” 
  真的?很好……想去吃泰国菜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我要剥削后辈,只不过人家好意怎能拒绝~~呵呵~~ 
  “还有……呃,秦瑞,我觉得你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好朋友……” 
  这也看出来了?那以后多情我吃两顿好了…… 
  “……我……我有空的时候可不可以和你聊我女朋友的事情?我毕业后,我俩就有些状况……我又找不到人商量……” 
  靠!我又不是言情大师,或是当我知音大哥? 
  罢……这孩子还挺直率的,有空就和他磨两天吧…… 
  ——叮。 
  “秦瑞?孙黎~~~~” 
  我皱皱眉,这女人八百年前就指着我笔挺的引以为傲的鼻梁骂我是女人的丧门星,不明白的还以为我怎么了她…… 
  现在怎么会来找我? 
  “……我打电话是想给你说,京菁要回来了。” 
  我手中的杯子险些摔地,杜京菁要回来? 
  “……明天的班机,我们在蓝宝定好了桌,你记得要来……具体的事情……反正你来了就知道。” 
  我吹口口哨,这女人还是老样子,话从来都不说清楚,具体的事情……那也要看我想不想知道…… 
  杜京菁早就不是我要关心的人了,除开了那个人的因素,我凭什么要买她杜京菁的面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