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燃烧 作者:天空(下)

字体:[ ]

 
 
 
 
“还他妈有完没完了?赶紧给我滚出警署,随便找个洞钻进去!”门外的叶利显然愤怒程度超出了房间里的任何一个。 
 
他有足够的理由愤怒。 
 
谢天麟沉默地整理衣衫,而单飞控制不住地一下一下用额头敲打着墙壁,“狗屎,狗屎,狗屎!”他喃喃地道。 
 
 
 
除了一个愤怒的,面红耳赤的叶利,走廊里没有其他人——这也是他能够大叫大嚷的前提条件。 
 
“买两部小电影送给你那个白痴朋友,他需要这个。”谢天麟板着脸,冷冰冰地道,匆匆地奔下楼梯。 
 
“他不是个窥伺狂!”单飞恼火地辩解道,“他只是努力想要保护我们。”他紧跟着谢天麟的步伐,同时密切地注意着周围环境。 
 
“怎么保护?”谢天麟蓦地停下脚步,“难道一个叶利还不够吗?”他冷笑道。 
 
“拜托,”单飞呻吟道,“那是我的错……走这边,有个小门直接到停车场,”他抓住谢天麟的胳膊,后者显然被他挑起了怒火,愤然甩开他的抓握。 
 
“当然是你的错!”谢天麟道,回身朝警署大门走去。 
 
 
 
“别这样!”单飞踏前一步,抓住谢天麟。这一次他握得很紧,没给谢天麟任何挣脱的机会,“我们需要谈谈。”他沉声说。 
 
“关于什么?”谢天麟回过头来,冷冷地注视着单飞,这居高临下的目光,令单飞想起谢擎——他们真的是父子。 
 
这种想法令单飞胸口发闷。他不能接受,看到谢天麟站在谢擎的那一边。“所有事!”他几乎是在咆哮,根本不给谢天麟反抗的机会,强硬地将谢天麟拉进自己的车里。 
 
谢天麟早就知道自己打不过该死的单飞!他不需要单飞这么证明给他看!“混蛋!”他叫道,“你松手!我可以……我……”按照他的习惯,下一句台词应该是“可以告你”,但他知道,毫无疑问单飞会把它当作笑话听——这也是事实。他恨单飞!如果这个鲁莽的警察以为自己是在保护他,帮助他,那么就错的实在太离谱了。他该恨他,他令他的生活境遇每况愈下。但他做不到,尤其在单飞吻着他,拥抱着他的时候,那么温暖,他平生从未感觉到过,那么令人迷醉。 
 
“放弃什么安全屋,”谢天麟放弃了挣扎,顺从地坐进单飞的爱车。不管他要载他去哪里,不管多久,也不管他的短暂失踪在谢擎看起来是这么的一目了然——谢擎应该料得到,而这与他有多恼火无关——谢天麟不想去在乎。“那没有用。你应该记得拘留所里自杀的那个男孩,还有卢锦辉。不要妄想去对抗比你强大的势力,你做不到。”他声音平平地说,镇定得近乎冷酷。“而且,不管是多么没用,我仍然是谢家的人,我不可能跟警方合作。” 
 
“……操!”单飞狠狠地在方向盘上砸了一拳,“什么见鬼的,谢家的人!”他咆哮道,启动了汽车。他妈的,单飞知道他手中的王牌都是暂时的,无论是蔡航,还是那个怀孕的小明星,只要给谢擎时间,他会处理的妥妥当当。然后,他的目标就是单飞本人。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单飞只要令谢天麟浮出水面。在他的计划中,只要谢天麟肯合作,那么谢擎死定了!“如果你们那个还见鬼的叫一个家的话!如果一个家里有一个变态地想要砍掉儿子手指头的老爸的话!”他不明白,谢天麟还固执些什么!或许他希望我们两个玩完!单飞暴怒地想。 
 
“那当然叫!”下意识的,谢天麟为自己辩护道,“我爸爸还是爱我的。” 
 
“哈!”单飞转过头来,放任车子在马路上狂奔,“令尊是谁?我见过吗?” 
 
“住口!”谢天麟恼火地道,把头扭向另一面的车窗。 
 
“……我爱你。”非常突兀的,单飞道,他直视着前方,就好像他在跟挡风玻璃说话。 
 
就象有一枚子弹打进了胸膛,在那里旋转着撕裂他的身体,谢天麟觉得胸口绞痛得无法呼吸。他紧紧地闭上眼睛,抵御着比高潮更猛烈的眩晕。 
 
“我会守着你,”单飞的声音因为紧张而略带颤抖,“直到谢擎住进监狱。我……我会想办法给你申请证人保护,事后你可以以一个新的身份生活。”他不能放谢天麟回去,他可以想象有什么正在等着他的男朋友。在这之前,单飞可以发誓他没想过要谢天麟帮他去搜集证据,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迟早有一天,会将整个谢氏集团击垮!但现在的状况是,他没有足够的时间,他必须在谢天麟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之前,完成整件事,没有谢天麟的帮助,他真地做不到。 
 
“条件是,我要指控我爸爸……以及整个家族,并且指控成功,是吗?”谢天麟睁开眼睛,他望着单飞,微笑道,笑容里藏着令人心碎的悲哀。“我做不到。我没法作为整个家族的叛徒活下去。” 
 
绝望的沉默弥漫在整个车厢里,单飞几乎抑制不住双手的颤抖,他握不住方向盘。机械地将车停进宾馆的车库,他不能避免跟墙壁和隔壁停车位车辆的摩擦。他忽略了这一切,他没法不忽略,他什么都看不到。“总会有……”他说,“总会有一个能统一的解决办法。”他说,“再给我点时间。” 
 
“我相信。”谢天麟看着他,淡色的眸子里流淌出似水的温柔。单飞相信自己从没被任何一个人如此专注的注视过,又感受到如此强烈的爱意。 
 
似乎在燃烧整个生命。 
 
 
 
他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没什么可以说出口;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却没法强迫自己放开手。单飞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挫败。望着挡风玻璃,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让谢天麟离开,但是那句话压在舌底的话,他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再等一秒钟,他对自己说,于是他在煎熬中度过了又一秒。 
 
谢天麟探过身,他温柔地捧着单飞的脸颊,亲吻着这个不合格的警察绷紧的面庞,用湿暖的舌尖和柔软的双唇勾画着那俊朗的轮廓,细致而且撩人。 
 
单飞疲惫地闭上眼睛,在温存里放松,他开启双唇,迎接谢天麟的到来,立刻被高超的技巧诱惑,激情的火花在身体的每一寸迸射出来,他不再仅仅是被动的顺从,而是开始享受进攻的乐趣,更多的需求闪现出来,一个吻显得太过单薄。 
 
“最多能停留多久?”拉开一点距离,单飞近似于哀求地询问道。 
 
“我不认为十分钟或者是两个小时对谢擎来讲有什么区别,”谢天麟微微叹了口气,回答道。他的眼睛因为激情而湿润,单飞的鼻息令他难以自抑,他用自己的唇轻轻碰了碰单飞的唇,然后才接着道:“他知道我只能是去做一件事。” 
 
“非常好。”单飞说,用力的亲了亲谢天麟,然后推开车门,“楼上有房间。” 
 
“应该有点庆祝仪式。”谢天麟略微调侃地道,“你终于明白哪儿才是适当的做爱地点了。”他随后跨出了车门。 
 
“是的,有。”单飞扬了扬眉,“希望谢擎认为两个小时跟两天没什么区别。”他哼了一声,道。 
 
谢天麟为他话中明显的暗示而颤抖——兴奋的,同时还包含着恐惧。无论如何,兴奋占主导。这让他忽略了除了单飞之外的一切,他不再去考虑谢擎,哪怕一闪念。 
 
 
 
房间还保留着单飞匆忙离开的样子,沙发垫横在地上,还没开封的润滑剂和保险套摊在床头。谢天麟侧过头,斜睨着单飞,后者做出一幅非常无辜的神情,“现在酒店提供的服务实在太齐全了。”他毫不脸红地说,“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想得这么周到。”虽然跟他离开的时候想象的不同,但至少,谢天麟此刻跟他在一起。 
 
“唔……那是当然,”谢天麟赞同地点头,“而且,”他侧过头,笑吟吟地看着单飞,“我对他们提供的这个尤其满意。” 
 
单飞的视线中满是倾倒的家具,最后停留在他视线中的是天花板——他已经躺倒在了床上。谢天麟温暖的身体覆着他的,他能感觉到谢天麟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血液在那瞬间沸腾起来,单飞用力的抱住男朋友的腰身,狂乱地亲吻着他每一寸裸露出来的肌肤,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头脑中闪过——这是他的所属物,他渴望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上留下自己的痕迹,自己的气味,他会为他像头狮子那样的战斗,直到死去。 
 
快感像岩浆那样在体内奔流着,蒸发了谢天麟全部的意识,只留下最原始的本能,令他饥渴地触摸单飞的身体,更多,他要更多!极度暴力地,他脱掉单飞和自己的衣衫,不需要任何矫情的羞涩,他因被征服的快感而呻吟。 
 
单飞无法抵挡谢天麟夹杂在喘息声中的喟叹,每一次,都让他接近高潮地紧绷,他用尽了他全部的自制力才能控制释放的冲动。粗暴地抓住谢天麟的手臂,他把它们压在两侧,占有的欲望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单飞几乎不能够抑制自己的兽性——拜托,他不想让他受伤!他不是个混蛋,至少在床第之间不是。强迫自己放松了对谢天麟的钳制,单飞深呼吸,然后,他注意到了谢天麟手腕的伤痕。 
 
青紫色的淤痕,靠手心的一侧还嵌着暗色的血痕。左腕和右腕都在靠近身体的一侧伤得更重。“不是我刚刚弄的,对吗?”单飞皱眉,恨声道。他熟悉那样的伤痕。 
 
 
 
“是的,它们不是。”很显然谢天麟被单飞突然的发现所打击,炙热的情欲象沙漏中的细沙那样迅速流逝殆尽,他的瞳仁几乎变成完全的深黑色,微微垂下眼帘,他终断了与单飞的视线绞缠,静静地道:“那是治疗。谢擎不欣赏我总是因为男人的……*起……尤其因为你……治疗的本身不太令人愉快。” 
 
安静淡漠的声音就象水珠一样,一滴一滴的落在单飞的心头。没那么性感,不会摄人魂魄;没那么冰冷,不会森寒入骨。但是它令单飞随着每一个字颤动。不管多么不愿意承认,他确实做了许多伤害谢天麟的事,至少,他提供给了谢擎许多伤害谢天麟的机会。他做了自以为理所应当的事,而他的男朋友跟在他的身后承受他带来的影响和扭曲变态的怒火。 
 
谢天麟真的有足够的理由推开单飞,憎恶这个很显然的白痴,发泄他满腔的怒火,但他甚至都没有真正的尝试那么做。如果让单飞形容,那么是极致的宽容和完全的顺从,单飞相信他永远都不会从其他人那里得到这种体谅和信赖,同时,这个黑社会也不会对出他之外的任何人——哪怕是谢擎——提供这种全然的付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