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蝴蝶牙医(出书版)+番外 作者:阿彻

字体:[ ]

 
 
   
蝴蝶牙医(出书版)+番外  
 
 
第一章
 
「啊?你说你要什么?」
 
衣着华美的男子徐徐举起高脚酒杯,凑到了唇边。「...我听不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
 
「要男的。」软柔的声音稍嫌底气不足的轻道。
 
「废话。」
 
「职业是老师。最好是高中老师。」
 
「...」
 
「年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
 
「噗!」男子口里的暗红液体悉数喷出。
 
「要没有经验,可别像上次那位...」
 
「停、停、停!」男子连忙举手阻止,另一手抽来纸巾拭嘴。
 
「这个...倪董啊,最近天气多变化,您老是不是不小心着了风凉,脑袋发烧?」
 
「没啊。」
 
「上次帮你找的那个高中资优生呢?已经被你甩了吗?不会吧!你当初花了那么多钱『指定』的,居然用不到一个礼拜─」 
 
一道幽深目光忽然若有似无的瞟来,男子心口一突,住了口,吶吶摸着鼻别开脸去。
 
「呵...正确说来是不到三天。Andy 真的是很厉害的小孩呢,年纪小小,玩过的对象说不定比我还多。只是我记得我当初指定要的,应该是『品』学兼优的乖学生才对啊。」
 
「咳,我先声明,那小鬼可是如假包换的X中高材生,全国模拟考都在前十名的,还代表台湾出去参加过什么科学竞赛。 
 
看起来明明就一副书呆样,谁知道他本性是...」
 
「没关系的,曹老板,你现在就有一个折过的机会呀。」
 
男子闻言,忍不住掩面哀号。
 
「倪董,其实你在整我对不对?开的条件越来越诡异...你的口味也变太快了吧?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不怕咬坏牙齿?」
 
「多谢曹老板关心,我的牙齿向来健康,吃什么都不成问题的。」
 
「老天,幼齿男孩子就算了,这里是台湾,你要我上哪找个没被开过苞的欧吉桑零号给你?喔,还要是个高中老师?你玩 我啊你?」
 
「若真要整你,我将就一下,直接指名要『曹小隽』不就得了,何必大费周章。」
 
「行行行,我马上找,您别说这么可怕的话来威胁我。」男子翻翻白眼,移坐到计算机前啪啦啪啦敲起键盘。
 
「算你运气好,最近经济不景气,咱们 Destiny 俱乐部的档案库短时间内也暴增了一倍数据,说不定真有符合你条件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一个自称是老师的,记得他已经三十好几了...嗯...我找找...」 
 
有了!曹小隽鼠标连点两下,调出了那份名为「叶格晞」的登录档案出来。
 
「我看看...这个男的目前在台北市某家私立高中教书,今年三十四岁─」 他抬头,瞥了瞥斜倚在窗旁的男人。
 
「如何?差一岁三十五,可以接受吗?」
 
「...可以。」男人雾中湖泊般幽闇的眼,漫不经心望向数十楼层高的窗外。 三十五只是个大概的数字,并不是重点。而且...三十四其实是更完美的岁数。 
 
像是忆起了什么,他长睫覆起,闭眼陷入某种遥远的思绪中。
 
「再不行我也没法子了。Destiny 很少收年纪这么大的 Case,当初是看他长得算不错,又是未开苞,才把他的资料纳进来。」 
 
果然摆了快两个月,还是乏人问津,谁知这会儿竟被倪董给挑上,也不知是福是祸。
 
「他说自己性向正常,从没沾过男人,是急需用钱才做此决定。我看他不像会说谎的样子,后面应该是真的没被人玩过, 倪董尽管放心。」
 
「你的『你看』好像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曹老板。」男人低柔一笑,随手把玩着垂在胸前的十字架项坠。
 
「好吧,那他开价多少?」他不是顶认真的随口问道。
 
「初夜这样。」曹小隽手掌摊开比个五。
 
「哦?」
 
「若之后要再继续包养,每个月再多付这样。」他又竖起一根食指。
 
「呵,简直比你们家的NO? 1还高贵了。」
 
「是啊,我当初听到也吓一跳。要不要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曹小隽将计算机接上单枪投影机,办公室前的纯白墙面登时浮现屏幕,亮出一张由数张照片集成的 Slide。 
 
照片里的男人相貌清淡,顶多称得上五官端正,不算美人,但看起来颇为舒服。 
 
也许是不习惯被人这样从各角度摄影,男人模样显得有些僵硬,表情不多,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身上那件看起来很普通的浅色衬衫也是,平整干净,衣扣谨慎的扣到第一个。
 
「啪」一声轻响,纯银的长炼被扯断了,但正在专心调焦距的曹小隽没有听见。
 
「我见过这男人,老实朴素寡言的,像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当初他踏进我这里时,脸上的表情跟来赴死差不多,不像是演的,若真有什么挑逗男人的本事,那我也只好认栽。」
 
被高中生书呆唬弄的殷鉴不远,曹小隽心里的创伤还在痛,不敢再说大话。
 
「事实上,在你之前也不是完全没人对他有兴趣,毕竟是白纸老师嘛,玩起来说不定别有一番风味,只是他开的价码实在 太高,没人付得起。
 
「我看啊,他八成是抱着断腕的决心,若真有人出得起这价钱,那他也就豁出去了,百死无悔...耶?倪董,你怎么了?」 
 
曹小隽停下絮叨,愣愣看着男人走近白墙,伸长了手去触碰那投射出来的幻影。
 
墨黑的发,微颦的眉,内敛的眼,一路往下到单薄的双唇。细致流连的姿态,彷佛纤长指下爱抚的不是冰冷的墙面,而是富有生命力的血肉之躯。
 
「倪,倪董?」
 
「叶先生到底需要多少钱?」
 
「啊?」
 
「我一次帮他付清,你找他问清楚,再跟我要。」男人慢慢收回手,长睫垂下,看了眼腕上的表。
 
「...我要回去上班了。曹老板,麻烦你。」
 
「喔...喔。」 曹小隽呆了好一晌,才把视线从重新合起的门扉移开。心里忽然有股违和感升起,但一时又想不出是何处怪。 
 
他索性先将它抛诸脑后,伸手拿起了办公室专用电话。
 
「喂?Miss 林吗?妳帮我联络一下编号XXX的叶先生,告诉他有大户准备要包下他了,钱什么的都不用担心...
 
「对,就是倪董...拜托,别对着话筒尖叫...顺便提醒叶先生一些注意事项,心态也记得要调整一下,还有,这点非常 非常重要...」
 
曹小隽旋了下沙发椅,怜悯的目光投向孤零零悬在墙面上的单薄男人。
 
「他实在太瘦了。阿弥陀佛,为了他好,叫他最好赶快把身体养壮一点!」
 
半个月后,台北市怀恩综合高中。
 
「刘老师再见!」
 
「叶老师再见!」 
 
这所私立贵族高中素以制服漂亮闻名。迎面走来的女孩子们穿着刻意改短的灰黑红相间的苏格兰裙、及膝的黑色直筒袜,秀气的小圆领白衬衫别着同裙色的格子蝴蝶结,一个个神采飞扬,青春洋溢。
 
「喔喔,再见!刚考完可别玩得太凶啊!」
 
「不会啦!老师!」女孩们格格笑了起来。 教数学的刘明友跟着傻笑,擦肩而过时,忍不住偷偷往下瞄了几眼。
 
呵呵,少女的纤细美腿真是好物啊,当初选这所学校任教果然是正确的...见身旁的同事默默低头走路几乎无动于衷,他 伸手推去一下。
 
「叶老师,你怎么啦?」
 
「嗯?没...没事。」叶格晞怀里揣着的试卷差点滑落,他定定神,将那厚厚一迭纸又揽紧了些。
 
「你瞧你,黑眼圈都跑出来了!活像在考试的人是你一样。」刘明友指指他的脸,笑道:「我知道带升学班的压力大,不过既然考试都结束了,不妨放松一下嘛!明天又是周末,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谢谢,可是我晚点还有事,而且我想先把考卷都改完再回去...还是下次好了。」
 
「唉,真受不了你,那个等假日再改也不迟啊!」刘明友挥挥手,其实也不意外他会婉拒。「算了,那你忙你的,我先走啰。」
 
「嗯。」向素来阳光热情的大嗓门同事颔首道别,叶格晞小心的用手肘将办公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今天因为是段考日,所以下午三点不到就放学,但等他终于把考卷全部改完,抬头一看时钟,还是比平日的下班时间稍微 晚一些了。
 
他很快收拾好办公桌,提了公文包小跑步到教职员停车场,驾着父亲留给他的裕隆老国产车,先去医院探视生病住院的母 亲,再返回租赁的公寓。
 
「小筝?小筝?」
 
脱鞋时,看到鞋柜里已整齐置好一双小运动鞋,叶格晞便知道平时住校的儿子也已经返家。他边踏上玄关边呼喊着。 
 
客厅没人,和厨房相连的饭厅则隐约有电视声响传出,伴着阵阵饭菜香气。他胸口登时一紧,被愧疚感压得发疼。
 
「爸?」饭厅里探出男孩小小的脸,早熟的眉宇间微带惊讶。 
 
男孩有着栗子色的头发,和牛奶般的肌肤,身材纤长,五官细致秀美,模样比橱窗里最精巧的洋娃娃都要漂亮。 虽说是父子,但叶格晞与儿子的容貌却没半分相似。
 
「今天晚上不是有事...取消了吗?」
 
「没有,不过是约八点。难得你回家,爸想说先回来帮你准备晚餐。」 叶格晞爱怜的摸摸儿子头发,牵着他的手一同在饭桌旁坐下。
 
「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好厉害喔。」 
 
桌上摆了几样简单菜色,他梭巡一遍,心想待会儿得加炒一盘青菜才行。儿子虽然身高不比同龄男孩矮,但偏瘦了,如果时间允许,就再多煎块牛肉...
 
「爸,为什么那个男的要一直吸床上那个人的『捏捏』?他又不是女生。」 
 
啊?叶格晞回神,满脸愕然的看着儿子。他刚才问了什么?
 
「这卷带子里的人都好奇怪。」男孩嘟囔着,皱起一双形状优美的柳眉。 带子?他不由自主顺着儿子专注的目光,移向摆在墙角的电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