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翠伊人 作者:在水一方

字体:[ ]

 
 
《翠伊人》作者:在水一方 (完結) TXT下载
 
    序 
 
  山坳里的桃花争相开放,红的,粉的,白的,一簇簇煞是喜人。在这安详宁和的小镇上凭添春天的娇媚。 
 
  山腰下一行红艳喜庆的人们吹吹打打,迎着花轿往山的另一边前进。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艹土贝)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悠扬动人的歌声在山腰间和着乐曲送去歌者的祝福。 
 
  夜子竹挎着盛有半满桃花花朵的竹篮欢快地歌唱,春日里的喜事总是让人感到生活的美好。夜子竹春风满面地在桃林里穿梭采摘娇艳欲滴的粉花。 
 
  这是水兰要制桃花酒用的花瓣,人手不够时他就来摘桃花,想不到今日碰上了姑娘家的婚事,在这冬气未去淡春已来的季节里,印染着桃花的美,怎么说都让人欢喜不禁。 
 
  望向手中的蓝子已半满,夜子竹决定先回去给水兰制些酒水,怕客人等不及了。 
 
  喜滋滋地正要离开桃花林时,林中深处不适时地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呻吟声。 
 
  夜子竹犹豫片刻,反正现下回去要早了些,何不去瞧瞧呢。说实话,他本不是多事之人,可,在这详和得犹如人间仙境的小镇上,事也不多一件,实是叫人闷得慌,不过,他的个性许是其中之一,不太爱管闲事的人。 
 
  越过重重桃木,夜子竹发现在一块不怎么光滑的大石头上伏着一个壮身男子,近些瞧着,身上的衣着也不似是南国或北国的人,到像是从哪个雨林大森中来的,棕色的及肩发凌乱地披散着,粗壮的双臂也被子锐物划出了几道血迹,染着了身上的兽皮衣。 
 
  这,这是什么样的人啊?若是一般瘦小之人他还敢上前去探个究竟,但是,此人如头受伤的野兽般,说不定,发起狂来岂不是命丧其口? 
 
  再三思量,夜子竹慌忙转身离去。没走几步,心里实在是不怎好受,刚一回头,便见那人吐了口血。知自己此刻是走不了了,他的心地本就易心软,瞧这阵势也只得认输了。夜子竹叹了口气,又回到里边。 
 
  谁叫他看不得这凄惨之事呢?见到那人可怜,心中忽地升起了一抹怜惜与不舍。 
 
  “你,你醒醒,”夜子竹轻轻地推推那壮身男子,可他却一动也没动。莫不是命已归西?夜子竹一慌,连忙欺身靠近。不想,偏是这时那男子突地醒来,直瞪着夜子竹,吓得夜子竹惨声惊叫,以是借尸还魂或是死不冥目要找他算账。手中的竹篮一翻,粉瓣散了一地,人也在惊慌退了好几步。 
 
  男子头一垂,额上的长长留海摭住了他凶神恶煞的眸子,一声巨咳中,又一股血水从口中喷出,从男子捂住的指间流了下来。 
 
  看到男子还活着,夜子竹放下心的同时也赶到男子的身边扶好他,“你伤得很严重,莫要乱动。” 
 
  男子感到夜子竹一双雪白的双手扶着他,透着让人宽心的温和安祥,一放松就倒在夜子竹的怀里,暖暖的香气飘散在他的周围,男子嘟喃了些什么才不甘地昏过去。 
 
   
 
  第一章 
 
  温热的苦水淌进他嘴里,本是难以入口的,但感觉也并不是不好,到是谁会这么温柔地对他呢?乏力地强睁开眼睛,一张可人的素颜带着担心的情愫窜入眼帘。 
 
  “唉,别起来,你的伤还没好。”小可人阻止了他想起身的动作。 
 
  “哦,哦。”小可人一靠近他,那张美丽容颜越发让他看个眩眼,忙低下头尴尬地应和。好美!虽然有长长的留海摭了他大半的脸,但他仍是忍不住又瞟了一眼,发觉小可人还看着他,脸上“腾”地红了个满透。 
 
  夜子竹愣是被他的样子吃惊得说不出话,看他长得高高壮壮,粗放豪迈的相貌,本还想着定是不好相处的人,现下竟因他的靠近而脸红,实是让他刮目相看,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这样想着,夜子竹对这名陌生的男子陡生了好感。“这位大哥可是遇上了坏人?家在哪的?我帮你寻来你的亲人可好?”他是生得魁梧凶猛些,可本性应是善良厚道之人,若是遇到好几人的恶徒,怕也不能相敌罢。 
 
  “亲人?”说完这两个字,男子突地呆了,好半天也没见他有何动静。夜子竹等了良久也得不到他的答应,莫不是伤情加重了?或是被亲人抛弃了? 
 
  “大哥,是不是有难处?若是子竹能帮得到的,大哥只管开口。”夜子竹怕男子伤重不慎呆掉了,他会过意不去的。可,他的长发摭住了他大半张脸,也不晓得是何表情。不能太早下定论。 
 
  虽看不见男子的脸,但能感受到男子在看他。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男子说出了下面的话。 
 
  “我,不记得了。” 
 
  “啊?大哥说的可是真的?”会不会伤到了头脑了?还失忆不成?! 
 
  男子点点头,壮实的身形就这么瘦小了下去,明眼人都看得出男子可怜兮兮得令人同情。夜子竹心疼不已,这么个高高大大的人失去了过往的记忆,怎不叫人心酸? 
 
  男子不动声色地轻抱着夜子竹寻求安慰,夜子竹也心升怜悯,像哄小孩儿似的拍拍男子宽阔结实的背部,“别担心,你先留在这里好好养伤,日后再慢慢想法子。” 
 
  男子听这话,重重地点了头。好香啊,这香气在桃林嗅到后一直令他念念不忘,这香味能让人安心无比。瞧那白嫩嫩的粉颈,想是咬上一口都会出水罢。正条件反射地咬下去时,夜子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快快躺下,你身上还有伤,受不得风寒,若是病倒了再壮实的身子也难以恢复好。”夜子竹扶他躺好,细心地掖好被角,现在还是初春之即,天冷着呢。 
 
  男子也顺从地躺下,心里也是感动一番。“大哥,你的衣物子竹已命人去洗了,身上的配饰子竹也替你放好在枕边。”在异族里,身上的配饰对主人来说是非常重要之物,这些他是从书上得知的,看来男子许是一些部落族群里出来的罢。 
 
  男子忙从枕边摸出了许多配饰,仔细地翻看,夜子竹见状也颇感不解。“啊,有了,在这里。”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兴奋不已。 
 
  “怎么了?上面有什么?”夜子竹探过头瞧着。 
 
  “不知为什么,我感到这配饰上一定有东西,果不其然,你看,”男子指着嵌有一颗硕大黑珍珠的银片挂饰,背面刻着奇怪的文字。 
 
  “上面刻的什么?” 
 
  “古青。原来这是我和同伴去海边打渔猎,偶得一个大贝,里面就含着这颗珠子。制成配饰做了纪念。”男子略略一看,便能说出上面文字的大意。但男子说完,还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 
 
  “这不就好了,至少知道了你叫什么。上面有没有刻上你的家乡地?”这样寻起来也容易不少。沉默的男子摇摇头,夜子竹不好让男子对于自己的失忆感到悲伤,安慰道,“莫要担心,我会帮你找到家的。”男子没再说什么。 
 
   
 
  **** 
 
   
 
  蒙蒙白雾夹着细雨把青葱翠绿的小镇浸得恍如隔世仙境,好冷。夜子竹拢了拢衣襟步出厢房。 
 
  “阿青大哥,这么早就起来了?伤势如何了?”步入后院里便见古青在小院中练功。几日已来,阿青大哥恢复得很快,他也放心多了。 
 
  “子竹,”古青瞧着夜子竹,心里特别开心。“多谢你连日来的照料,伤口已经不碍事了。”古青比划了一下身手以示无恙。 
 
  “嗯,阿青大哥有没想起什么来?”大夫来看过时说是伤到了头部,但伤势较轻,假以时日便会好的。 
 
  “...,”古青没立刻回话,原来高兴的神情也一扫而光,“子竹,是不是我很麻烦,想要我走?” 
 
  夜子竹不知他会这么想,忙解释道,“不,不,我只是怕你亲人寻不到你,着急了。” 
 
  “原来是这样,”古青咧嘴笑了,“我这样大个人了,会有什么事?若有亲人应是对我很放心才对。”古青拍着强壮结实的胸膛。 
 
  “嗯。”夜子竹笑了,阿青大哥确是高人一等的,别看他还不到阿青大哥的肩膀,可他并不矮,要说也只是阿青大哥长得实是太魁梧了,若是看到不久前刚见面的那个样子,谁都会以为他是密林深处的野人呢。 
 
  古青为夜子竹的笑焉呆了。夜子竹自是看不出古青的变化,不想,古青大步前跨,没两下便紧紧地把夜子竹抱在怀中,壮大的身材把夜子竹摭得严严实实。 
 
  “阿青大哥?”夜子竹为他的举动吓着了,为何突然抱着他? 
 
  好甜的笑容!是对他笑的呀。古青自个儿陶醉,夜子竹浸着寒露的身子还带着熟悉的香气,令古青着了迷,嗅个不停。 
 
  感到颈间的骚痒,夜子竹红了脸,阿青大哥怎能,怎能......,不适动动身,想挣出古青的怀抱,竟意外地发现,古青的下身挺了起来。 
 
  这可怎生是好?感觉到古青加重的喘息声,夜子竹好歹能抬起了头,好笑地看到高壮如黑熊的古青,竟喘着粗气脸红到了脖子。虽看不见他的表情,想来也是羞涩的罢。不知为何,夜子竹并没有生气,反到是感到了古青的可爱。看到古青一头碎长的棕色头发摭了大半张脸和强壮的身形,竟像头有着强烈本能的狮子,噌着他的时候更像是需要关爱的小兽狮。 
 
  又见夜子竹浮出宽容溺爱的笑脸,古青感到欲望之火在他下身猛地直了起来。两人颇为尴尬,古青转身跑到小院中的水井旁,把桶里冰冷的井水“哗啦啦”地从头淋到脚。 
 
  “阿青大哥!”要阻止已晚了,古青如木头般钉在了井旁,夜子竹奔了过去,“阿青大哥?!”冰冷的身体没了暖气。 
 
  “砰!”古青硬邦邦地倒在了地上。清晨的白雾被升起的太阳驱散了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