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陌路碧萧 作者:鹿美斚

字体:[ ]

 
 
 
文案
 
一个直男被强迫掰弯的故事,各种逃脱,各种囚禁,腹黑攻,傲娇受。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河申碧萧 ┃ 配角: ┃ 其它:强攻弱受美攻美受年下囚禁
 
==================
 
☆、第 1 章  初次见面
 
  申碧萧躲在破旧的旅馆里,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逃出来,窗外的雨滴不停的拍打着窗户,仿佛要把窗户掀开,申碧萧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扔在地上,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因为紧张,身体正不停的颤抖,他害怕江河会找到他,他不敢想象江河找到自己会怎样对他,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申碧萧就离开了旅馆,他不敢坐飞机不敢坐火车。他选择了打野的,这个不需要身份证也没有监控可以看到,花了300元到了市里的一个小镇。
  他这几年总是偷偷的存钱,一点一点的存,不能拿太多,所以他存的很慢,这两天的开销已经花光了他的大半存款,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糊口的工作,他不想好不容易才逃出他的手心,却饿死在这里。
  他把小镇转了个遍,花了300块租了一个单间,吃饭睡觉都在这里,最后在他的央求下在配发街做了一个搬运工人,出卖廉价的劳动力。开始老板并不用想他,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吃过苦的富家公子,细皮嫩肉的,还没有身份证,老板不相信他能坚持下来。最后在申碧萧用700元的工资下,老板抱着试试的态度勉强同意了他的工作,这样的工资在这个小镇应该也是没有的,但是没关系,只要能离开那个男人,他都没关系。
  每天早上7点出门,晚上6点回家,虽然累了一点但胜在自由。
  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快,转眼申碧萧已经离开了1个多月了,这一个月里他赢得了老板的信任,也涨了工资,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可以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下去。
  申碧萧一直都在后悔,如果当初听母亲的话留在老家上大学,那他的生活是不是也会像别人一样,上学,工作,结婚,生小孩,那样的幸福,自在,可是人生就是人生,一步错,步步错。
  申碧萧一直都是家里的骄傲,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闪光点,从小学到高中,他不知道收到过几百封情书,父母都不赞同他谈恋爱,总会是明着暗着的暗示他,可是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父母越不允许做的事,我们就越是有兴趣越是好奇,于是申碧萧从初中起就频繁的交往女朋友,他喜欢看女生为他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他享受被簇拥的欢乐。
  从小到大申碧萧的生活就是一帆风顺,他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对他百依百顺,老师,同学,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不喜欢申碧萧的,之后又顺利的考上了全国着名的大学,申父申母更是走到哪里都觉得有面子,长的好的孩子世界上多的是,但是长的好,嘴又甜,成绩还好的孩子就不见得多了。
  申碧萧之所以不在老家上大学的最大原因就是,离家近父母管的严,每天再怎么忙他们都要亲自开车送申碧萧上下学,从幼儿园到高中,没有一天例外。要是他在老家上大学,他想那也不会有什么自由可言了。
  好不容易盼到上大学了,自由了,可以和朋友三三两两的组队去旅游,去酒吧,去做他们年轻人想要做的所有事。可以离开父母,可以自己动手做自己想做的事,完全独立。
  就因为申碧萧报了外地的大学,整个暑假申母都在他的耳边唠叨,什么要注意和同学相处,不能把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不能在外面瞎混,上海不和家里不同等等一大堆???????????????????????????????????
  在无尽的忍耐中,终于开学了,申碧萧是家里的独子,从小也没有离开过父母,连洗衣服都不会,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主,申父和申母不放心他独自一个人来上海,也舍不得他一个人来,怕儿子吃不好,怕儿子睡不好,怕儿子不习惯那边的生活,总之就是舍不得申碧萧离开他们,但是也没办法,儿子始终是要长大的,终究要独立的面对生活的挫折,他们陪不了他一辈子,取舍之下申母忍着心痛,和申父一起把儿子送去了千里之外的学校。
  申碧萧听说父母要亲自送自己去学校,而且还是两个人一起去,他真是欲哭无泪,都多大了还要爸妈送,申碧萧实在是不想让他们来送,但是又扭不过,只好随着他们了,他只希望不要遇到同学就行,他可不希望让同学嘲笑他没有自理能力,这么大了还要父母送。
  到了学校,基本上申碧萧什么的事情都没有动手就都办好了,父亲去交的学费,领的钥匙和军训服,母亲去买的棉被和洗漱品,全程申碧萧都只是帮在提提东西,随便找同学问问路,床也是申母铺好了的。
  都准备好了,母亲坐在床上又唠叨了一阵子,都是让他好好照顾自己的话,他们要赶今天的飞机赶回去,也不能久待,申碧萧要送他们,他们也不让,只外面太热了,就在宿舍里待着。
  申碧萧也没有强求,外面真的是太热了,他现在好累,只想躺在床上休息,休息。
  母亲临走的时候抱着申碧霄,心里一万个舍不得,这孩子从来都没离开过她,她也没有离开过他,这一次要离开这么久,她怎么能不担心,要是儿子在这里不习惯怎么办?这么热吃不下饭怎么办?生病了没人照顾可怎么办?申母抱着申碧萧不禁哭出了声:“萧萧啊,妈妈舍不得你啊,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想吃什么就吃,想喝什么就喝,没钱要提前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千万不能饿着,想妈妈了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一有时间就飞过来看你,别想妈妈…………………..”本来申碧萧听见他们要走了还暗暗高兴,终于可以清静了,可是妈妈抱着他一哭,他也舍不得了,他也跟着哭了来:“妈妈,我想你了会给你打电话的,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申父走过来拍拍申母的肩膀,安慰道:“走吧,孩子始终要长大的,当爹妈的哪能一辈子都留在孩子身边,走吧………….萧萧要把我跟你妈说的话记住,好好照顾自己。”
  申碧萧站在门口目送着父母离开,他分明看到父亲轻轻的摸了摸眼角,转过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却还是笑着对他说:“回去吧………………..儿子………………..好好照顾自己………………….”
  申碧萧直到看不到父母的时候,他才关上门回来寝室,把自己狠狠的摔在床上,心里很难受,堵得他心里很慌。申碧萧想转移注意力他站起来打量着未来4年待得寝室。寝室是两人间的,空间很大,布局也很好,本来也有4人住的,要便宜一些,但是申父和申母一致认同申碧萧住两人间的,申碧萧倒是无所谓,2人4人对他来说差别不大。
  申碧萧打量着新宿舍,还不错,是一室一厅的房间,有阳台,房间里有电视,有书柜,还有鞋柜,最重要的是还有洗衣机。这哪是什么学校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型的家吗?申碧萧对这一切都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他必须和室友住在一间房间里,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申碧萧的床是靠在落地窗的那一边,申母说采光好,他哪里懂什么采光不采光的,母亲说好,他也跟着说好。
  申碧萧把箱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好,看了看时间已经14:00多了,着名的F大,他怎么着也得去看看,说不定还能邂逅一超级大美女,想到这申碧萧就乐的合不拢嘴。
  江山美人自古都是男人的最爱,他没那个福气去爱江山,但老天还算厚爱他,给了他一张受美女爱的脸。所以他欣然接受了老天给他爱美人的光荣任务。
  申碧萧拿出一个白色的棒球帽戴上,走到穿衣镜前看了看,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嘴唇,怎么看怎么帅,不是他穿什么好看,而是他穿什么都好看,他又在心里把申父申母感谢了一遍。
  出了校门就是一条长长的小吃街,申碧萧进了一家快餐店,随便吃了东西就回到学校了,外边实在是太热了,他出去不过一个小时,t恤就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申碧萧回来寝室就快速的去冲了一个凉水澡,感觉一下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他围着浴巾也不擦水,哼着歌从浴室里出来。等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室友已经来了。
  室友坐在他的床上,半仰在床上没有脱鞋,把脚就放在申碧萧刚换好不久的洁白被褥之上,低着头正玩着手机,见到申碧萧过来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从侧面看这个男生是高冷类型的,看来以后的日子不怎么愉快了,申碧萧心里暗暗的想。最让申碧萧不满的是那个男生趟在他的床上,他的脏鞋踩在他的被褥上。难道他没看到房间里有椅子吗?申碧萧十分的不喜欢别
  人碰自己的东西,但是想到父母对他讲的话,他还是忍着不爽跟他打招呼:“嗨,你好,我是申碧萧。”
  对方眼都没抬一下,继续玩着手机,许久才吐出两个字来:“江河”
  之后就是很长的沉默,申碧萧从箱子里拿出换洗的衣服,跑到厕所换好,他出来的时候见他什么东西都没带,难道他不知道住校要带行李来吗?秉着对室友友好的态度,申碧萧柔声的说道:“你什么都不带吗?”
  被老头子拒绝在外面住,江河已经够烦了,没想到还遇到了这么啰嗦的室友,江河没好气的看着站的像个小学生,一脸谄媚的,气不打一处来。他没好气的说:“有你什么事?没事别和我说话,都TM的惹人烦。”
  申碧萧瘪瘪嘴,心里想,谁愿意管你这个破事儿,好心当成驴肝肺。
  申碧萧走到客厅睡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管他的,老子还不愿意问呢?什么东西?
  “咚咚?????”听见敲门声申碧萧还在纳闷。也不认识谁,怎么就有人来敲门?迈着懒洋洋的步伐,来到门口,打开房门是三个不认识的男人“找谁啊?”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说道“我们是来给少爷送行李的,你是少爷的室友吧。我是陈欢。”
  申碧萧原来是给那个男人送东西的。“哦,我是申碧萧,请进。”架子真大还专门有人来送东西,原来是个少爷怪不得那么拽,不对,是个少爷了不起啊,是个少爷就可以拽啊?不就是仗着父母横行霸道,指不定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少爷。
  三个男人很快帮着江河铺好了床,顺带把整个房间都打扫了一遍,玻璃,地板,橱窗一处都没有放过,申碧萧躺在沙发上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心里叹了一口气,和少爷住一起也不
  是太坏,至少不用自己动手打扫房间。
  大扫除过后,三个人毕恭毕敬的站在江河的身后,江河出来看了一眼趟的像死尸的人,忍不住冷哼出声,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一看就是没教养的人,一副看不起申碧萧的表情,仰着头走出去了,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做的事。
  申碧萧见他那个表情,觉得难堪极了,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要不是看到他身后站着三个人,申碧萧早就冲上去找他理论了,从小到大他几时受过这等气,妈的。申碧萧在沙发上盘腿而坐,深吸几口气,大喊:“以德报怨,申大侠,以德报怨。”
  很快新生就开始军训了,头顶着烈日,汗水如雨滴般落下,即使穿着短袖,申碧萧也觉得自己皮被晒开了花,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坚持了1,2天,申碧萧终于没有战胜红红的烈日,壮烈的晕倒了,教官找了两个男生把申碧萧背到了医务室。
  申碧萧醒来的时候,他的手背上正打着生理盐水,医生说他脱水严重。医生是一个更年期提前的女人,对着满屋子壮烈牺牲的士兵都没有好脸色,好像别人偷了她男人似得。一个下午都板着一张臭脸。
  等到申碧萧的盐水快要输完的时候,申碧萧已经特别精神了,他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医生,我输完了。”那个女医生黑着比之前很黑的脸,看见申碧萧就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吼什么吼…………….”然后把针头用力的一扯,疼得申碧萧咬牙切齿,这个疯女人,申碧萧压在出血的伤口,看见女人正在接电话,接完电话之后,看着谁都咧嘴笑,我艹,还不如板着脸呢,申碧萧抬起屁股就跑了出去,吓死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