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滴鱼水之欢 作者:tjlvting

字体:[ ]

 
  《火滴鱼水之欢》——两攻一受3P——作者:tjlvting(否)
 
            01
 
 
            终於完成一天的工作,莲火拖著疲累的身体,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一片漆黑……奇怪?寒水不在家麽?还真不适应少了寒水的孤独,有点怀念每天自己一回家时穿著白色围裙的寒水总是会在门口迎接自己,一个大男人穿围裙那样子说多奇怪有多奇怪,然後总是会说:“火,你回来啦,来啵一个!”笑得一脸灿烂,金色及肩的长发擦过自己的脸颊。最後那做势要吻下来的头总是被自己脸红地推开,故意无视掉寒水在自己身後笑得如同一只偷了腥的猫。寒水,本应该是冷酷的嘛,有时候,自己甚至会怀疑自己身边这只是不是取错了名字。
            在玄关换上拖鞋,莲火赫然发现除了寒水的鞋子,鞋柜中竟然放著一双熟悉而又陌生的鞋子。说陌生,那鞋子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寒水的;说熟悉,那鞋子竟然像是半年前突然不知所踪的人儿的那双鞋子……
            难道真的是若鱼麽?不能自已的,莲火想起第一次见到若鱼时候的样子。那是一个初夏的晚上,那时候,自己还不认识寒水,独自在一家名叫麦田守望的gay吧中叫了一份冰火九重天,淡淡的蓝色火焰围绕著白色的冰淇淋,美丽而诡异。透过那蓝色的火焰,莲火看到在gay吧的角落里面坐著一个男人,离自己不远却很隐蔽的角落,那男人的影子被灯光映照在墙上,低垂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无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难以想象这麽斯文的男人会来这种地方。
            “要不要一起吃冰淇淋?”莲火走进男人说道。不知为何自己会接近那男人,也许冥冥中早以注定会是如此的相逢。
            男人红了红脸,微微点点头,偷偷瞟了眼莲火,居然会在酒吧请别人吃冰淇淋,好怪的人。
            脸红了?果然是个新人呢,莲火暗自想道。
            後来,莲火知道了男人的名字──若鱼,很适合他的名字,和本人一样温柔。自然而然地,两个人发生了一夜情,而自己竟然会是若鱼的第一个男人。後来那些曰子里面,莲火发现自己越来越迷上了若鱼,每次==後迷离的眼神,微喘的小嘴和那长长的睫毛,都在莲火的脑子里面不断浮现。若鱼长长的睫毛在莲火的每次撞击下抖动,而每次撞击时,莲火都在心里默默数著若鱼的睫毛数目,挂在墨绿色睫毛上的汗水反射出七彩光芒,烟火一般美丽而炫目。然而,就在莲火以为幸福就可以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时,若鱼突然失去联系,人间蒸发般的如同根本没在火的世界中出现过。
            我喜欢你,这句未曾说出口的告白却成为莲火心中永远的痛……
            甩甩头,不再想往事。鞋在,那麽寒水在家?
            “阿水,你在家麽?”莲火边按下方厅灯的开关,边朝屋子里面叫著。
            没有预想中的灯光亮起,火惊讶地发现,他这一按下去,亮起的却是满满堆了一桌的蜡烛,应该说是做成烛台样子的彩灯。
            “好美!”火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在我心里,你才是最美的。”寒水从卧室中走出来,在呆掉的火的额头印上神圣般的一吻,“生曰快乐。还有我爱你!”
            随手撩起火的橙色长发,寒水深情而认真的眼神望向莲火,点点灯光柔和地映照在那长长的头发上,梦幻般泛起七彩的光辉。没有更多修饰的长发,没有明星般漂亮的衣服,但是此时的莲火却如天使般圣洁,就是这样的莲火才会让自己深深迷恋,当他称赞烛光的美时,却不知道他在自己眼中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啪嗒”、“啪嗒”什麽东西滴在自己手上,竟是火的眼泪,还是那麽爱哭啊。揽过火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轻轻拍打著火的背。两个人的身影在烛光的映照下融为一体……
            良久。
            “喂!”寒水开口到,“你胡子扎到我了。”
            火吸吸鼻子,不知道为啥,刚刚的感动竟然溜得一点不剩,哀怨地抬起头,才发现寒水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穿了一身白色西装,金色的长发还是零乱地翘著,隐隐透出一种成熟而又洒脱的味道。不过,记得谁说过,喜欢穿白色西装的……都是……变态……
            “去换身衣服,打理一下!”寒水捏著鼻子说到,“你都发臭了……”
            恨恨地瞪了一眼寒水,火走进浴室,不忘告诉寒水,记得帮自己拿换洗的衣服。
            站在浴室镜子前,火摸摸自己的下巴,果然是该刮胡子了,最近两天忙到没空打理自己,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像是老了五岁。
            随著剃须刀的嗡嗡转动的声音,镜子里面火的脸庞也越来越清晰,渐渐露出一如往曰干净的脸。不知道若鱼现在怎麽样了?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果然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忘不了他的存在啊。温热的水洒在自己身上,像是寒水每次温存时候的手指,抚慰过自己身体每个地方,也抚慰著自己曾经伤痕累累的心,我有寒水就知足了,火暗暗对自己说。
            冲刷过身体各处,火却无奈地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平复自己身体的欲望,看著慢慢抬头的欲望,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硬是忍住,不去碰它,今晚,寒水应该会好好照顾你的,不要再晃了啦。
            红著脸,莲火披上浴袍,擦著长发走出来,浴室的门口放著一套纯白色的内衣和淡淡黄色纹路的西装。
            “火,你洗好了?”寒水从客厅探出半个头,“快换好衣服,给你个惊喜!”
            穿好衣服,莲火把吹干的头发松松的编成麻花,真不知道阿水在搞什麽,不过,每次他这样的时候总是会带给自己意外。走进客厅,一抬头,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映入自己的眼帘,墨绿色的短发,消瘦的双肩,以及自己亲手挑选的卡其色休闲西装外套。
            “若鱼!”真的是他,寒水怎麽知道的,难道他说的惊喜就是把若鱼找给我看麽?寒水,你又怎麽知道,这半年来,我心里一直想遗忘的人就是若鱼啊,不能在一起,却又把他带回到自己身边,为什麽?为什麽还要揭开我已经结痂的伤口……
            “小火,若鱼从今天开始就暂住我们家了,呵呵~”假装没看到火突然苍白了的脸色,寒水继续说到,“你们好好聊聊,我去看看礼物送到没有。”
            听著寒水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走廊中,若鱼先开口,还是那温柔如昔的声音:“莲火,当初,我离开你也是有苦衷的,我父母知道了我们的事,强行把我带回家,半年来不准我踏出家门一步,昨天我终於逃了出来……”
            “不要说了!”莲火打断了若鱼,紧紧拥抱著他,一直以为受到伤害的是自己,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突然觉得,这半年来,自己所受的伤在坚强的若鱼面前不算什麽,轻轻拭去若鱼眼角强忍著的泪水,曾经自己生怕一碰就会碎掉的若鱼也变得这麽坚强了,那有著柔和线条的脸也隐隐透出男人的刚毅,不变的还是,那长长的睫毛……
 
 
            02
 
 
            又回到火的怀抱,真好,若鱼不禁沈浸在重逢的幸福中。但是,刚刚那寒水先生应该是火的恋人吧,他看向火的眼神和当初火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一样的,温柔带著宠腻。
            “火,寒水先生是不是你的恋人?”被莲火拥在怀里的若鱼闷闷的声音传来。明显感到拥著自己身体的双手僵了一下,然後抱得更紧了。果然,是他的恋人吧,虽然寒水先生答应我暂住在这里,毕竟自己已经是过去时了,“我一找到房子就搬走。”
            “不准你走!”;莲火拉出自己怀中的若鱼,让他的眼睛对上自己的,“我们好不容易才重逢,为什麽你还要像当初一样离开我,你知道我这半年来是怎麽过来的麽?你知道没有你的曰子我……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麽?”
            捂住火滔滔不绝的嘴,若鱼眼中满是哀伤,“我爱你,就像半年前一样,一丝一毫都没有变,但是如果我回到你身边,那寒水先生怎麽办?我知道,他爱你,看他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了,而你,也喜欢他吧!”
            莲火不再吱声,若鱼慢慢放下捂住莲火嘴唇上的手:“我失去过你,所以我知道,失去自己心爱的人的滋味……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我才要离开你,我喜欢看到你的快乐,你的欢笑,不想你为难。可是现在我知道你没有我过得也会很好……”
            若鱼笑了,在火的眼中却是如此凄凉。火,我能给你最後的爱是放手,不能许诺给你未来,那麽我就给你现在的幸福,让你和寒水先生一直一直的幸福下去,安静的结束我们曾经的爱。
            不要看到你这麽痛苦的笑,莲火狠狠吻上若鱼的嘴唇,像是要把若鱼揉紧自己身体里面般紧紧抱紧,时间哪怕停留在这一刻也好。泪从若鱼的眼角滑下,掉进身下面的地毯,发出“扑簌”“扑簌”的声音。吻别麽,也好,从今以後,我,若鱼,会彻底忘记莲火,属於我的爱我会自己去寻找。
            钥匙开锁的声音传来,是寒水,若鱼推开莲火,重新在沙发上坐好。
            “呦,我不在这一会儿怎麽都哭得跟生死离别似的。”抱著一个大箱子进来的寒水边把箱子放到地上边调侃说。
            “不是生死离别,不过也差不多了,我一找到房子就搬走,我不想打扰火和寒水先生的生活。”坐在沙发上的若鱼回答道,不过脸却是冲著还呆呆站在那边的莲火。
            “什麽?”寒水冲过来一把抓住若鱼的衣领,“你以为我把你留下来是为了说这些?”
            而下一个动作竟然让莲火和若鱼都惊讶不已,寒水,他,竟然当著莲火的面吻上了若鱼的嘴。
            “不要!”刚刚还呆呆站著的莲火一步冲过来,想要分开寒水和若鱼,而若鱼也在挣扎著要躲开。
            “呵呵……”寒水放开若鱼,“你看你们,明明都放不开对方,又何必非要分开,其实三个人一起过也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