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潘多拉魔盒+番外 作者:凝风/星火之光

字体:[ ]

 
 
 
 
潘多拉魔盒  作者:星火之光 
 
    第一章
 
    春日的阳光,绿意盎然的庭院,典雅的白色别墅在阳光下美丽的如同童话小屋,然而沿着线条优美的旋转楼梯往上,女主人的卧室里,kingsize的宽敞大床上正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在最后一个重重的挺进后,女人发出妖娆的呻吟,慢慢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喘息声中不难明了女人的满足。将涂着丹寇的手指缓缓在男人的胸膛上画着圈,女人波浪卷的长发凌乱的披散上男人的肩头,“下午别走了,钱照算给你,哦不,翻倍怎么样?”
  男人轻笑出声,“不怎么样,学校里发最后通谍给我了,下午我必须要去一趟。”男人说着从床上翻身而起,从一堆散乱的衣物里寻找自己的衣服,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探进几缕光线拂上男人明显受着上天眷顾的容貌上,俊挺的轮廓,深刻而立体的五官,挑染成淡金棕色的发丝随意的散在肩上,左耳两枚水蓝宝石的耳钉在黑发间若隐若现,总摒紧的菲薄嘴唇如若挑开一丝笑意,是哪个女人都无法抵挡的致命诱惑。
  女人欣赏的注视着,不肯放弃的将手指绕上他的手臂,“真这么走了?要找你可不容易,我身后不知有多少人排着队呢吧?”
  “这是吃醋还是怎么的?”男人半侧过头,细长而锐利的眼睛如黑曜石般华美,但却也如黑曜石般透着冷漠,即使现在唇边是轻佻的笑意。
  “呵,我敢吗?敢对你纠缠不休的人早进了你的黑名单,一辈子都别想见着你的面。”女人细长的手指夹着一沓钱递到男人面前,“这是这次的份。真搞不懂你,就你赚的钱要付那个贵族大学的学费怕是早够了吧,莫非他们的学费是天价?”
  “天价不至于,还有其余的地方要用钱。”
  “花钱够凶的啊,”女人的手掌顺着男人的胸膛往下滑,掌下每一丝肌肉的纹理都是如此顺滑,完美的身材比例再加上他那张俊帅的脸,无怪乎他开价如此高,找他的女人仍趋之若骛。“要我说,你那个大学不如别读了,反正本来就没怎么去不是吗?”
  “然后呢?专心做你高郁琳的小白脸?”男人似笑非笑的看女人一眼。
  高郁琳放肆的大笑出声,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颊,“你如果愿意,那当然再好不过了。只不过,你肯吗?”
  “我为什么不肯?有吃有用,你又没什么奇怪的嗜好,比起某些人要好伺候多了。”男人边说边勾起床边柜上的机车钥匙。
  “说的倒是好听,事到临头,你怕是跑的比谁都快,你范允承是匹冷漠无情的狼,真不知谁才能困的住。”高郁琳斜躺在床上,妩媚的微笑。
  “你该不会是在讽刺我是白眼狼吧,”范允承在门扇半开处顿了下脚步,“有兴趣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年方五十头发已半白的理事长头疼的看着眼前交叠双腿,一脸漠然的学生,心中叹口气,抑制住从抽屉里掏出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又白了两根头发的冲动。
  帝轩大学虽说是贵族学校,各路名流的聚集地,但是分数线也是高的离谱,光有钱是别想踏进帝轩的门槛。要说这范允承,当初居然是以榜首的分数考进来的,可看看他现在这样子,谁能信啊?
  “范允承,你自己算一算这是我第几次找你了?”理事长“咚咚”的敲两下桌子,“你看看,上学期的出勤率我也就不说了,你自己心里明白!这个学期呢?开学了几天你就缺席了几天,你到底还想不想读书了!” 
  对于理事长慷慨激昂的诲人不倦,范允承连眉毛也没动一下,只是交换了交叠双腿的位置以防左腿麻痹。
  居然被学生这样蔑视!理事长终于忍不住了,把桌子拍的震天响,“范允承,你给我听着,如果这学期你再这样旷课,哪怕期末成绩全过,我也照样让你挂掉!”
  “明白了,我会注意的。”对于已听过数次的威胁,范允承平淡的照例回了一句,站起身离开办公室,将理事长一张被气的通红的老脸扔在身后。
  乘着电梯从20楼一路到底,当范允承再次回到停放机车的地方时,丝毫不意外的看见他的机车被打扮的如同圣诞树般滑稽,车把手上,后视镜上,机车座上,总之只要是能搁东西的,都被或挂或放的堆满了礼物和粉红色的信件。
  这些小女生还真是没完了。于灼热的视线中范允承走到机车旁,连看也没看一眼,抬起手干净利落的将一干在他眼里乌七八糟的东西扫下来,在四周隐隐响起的哀叹声中跨上机车就要发动引擎,一旁传来一女孩甜美的声音。
  “你又这样对待别人的心意,差劲!”林雅婷看着散落满地的情书和礼物,再向四周一望,唉,少女们的心究竟要破碎几次才能让这个男人收下哪怕一封情书或一件礼物呢?
  “如果觉得浪费,你可以捡回去,我不介意。”
  “范允承,你果然变得很差劲!”“差劲”两个字在林雅婷嘴里咬的分外字正腔圆,“不接受就算了,居然还扔掉,扔掉就扔掉吧,还满不在乎的让人捡回去,真不知道那些女生喜欢你什么地方,无情的恶魔!”
  “多谢夸奖。”范允承挑了挑眉,发动引擎,“不过建议你下次换个新鲜点的词,都十几遍了,你说不烦,我也听烦了。”
  林雅婷刚想回嘴,不经意的瞄过腕上的手表,脸色大变,“哎呀,完了,约会要迟到了!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是和学长的第一次约会啊!”她大声尖叫道。
  范允承被她突然拔高的分贝刺的直皱眉,直觉的一拉油门就要走,却被林雅婷眼明手快的一把拽住。
  “帮我个忙好不好?”林雅婷满脸讪笑的说道:“把这个交到C楼五层的会议室。”范允承看一眼她手上一大沓的资料,回答是很干脆的油门咆哮声。像是早知道会被拒绝,林雅婷手上的力道没有放松半分,几乎是拖拽的留住他,“拜托你了,我真的要来不及了,我倒追那个学长很久了啊!再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这个十几年未见的青梅竹马的?小时候我对你多好啊,我还、我还。。。。。。”
  “继续掰。”范允承一脸“我看你怎么往下说”的表情。
  林雅婷一点点低下头,小气,不就是逼他穿过几回裙子,拍过几张照片嘛,那还不是因为他小时候漂亮的像个女生一样。“啊,对了,我教你编过花环,就是戴在头上的那种,”林雅婷苦思冥想一阵以后,终于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亮起双眼,“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为了要送给你妈妈所以。。。。。。”
  “而你的交换条件是要我戴上花环扮新娘,”林雅婷的“拉票行动”还未完成,已被范允承突兀的打断,黑沉的眼底迅速划过阴霾,他说:“算了,拿来吧。”
  林雅婷不可思议的看着范允承接过资料,她还以为铁定没戏了呢,算了,管他的。重新挎上包,林雅婷刚要做100米冲刺,却猛地一个急刹车,回头道:“对了,这次不算欠你人情啊,要不是因为时间来不及,我才绝对不会错过和杨学长面对面的接触机会呢!”一说起她心目中的“杨学长”,林雅婷像是陷进另一个梦幻世界般,眼中立刻冒出了粉红色的心,“杨学长人长的好看,头脑聪明,脾气温柔又大度,风度翩翩的,真是和某人完全不一样呢!”说着,她白了一眼范允承。
  “约会不急了是不是,资料自己去送。”范允承话音刚落,林雅婷从粉色世界中猛然清醒,再次爆发出尖叫,一溜烟的向校门口跑去。
  学生会。。。。。。范允承掂了掂资料,他对这类校方机构一向没有好感,林雅婷这女人真能给他找麻烦。
 
夜晚相遇
 
  C楼五层的会议室里,四、五个学生正就着各自的资料询问讨论着什么,分明只是上交资料就可以了,却个个不甘心就此离开,挖空心思的寻找着计划书里的纰漏,只恨自己当初怎样就没想到将计划做的糟糕再糟糕些。这个问:“会长,您看我们班的行程安排会不会太紧凑了点?”那个问:“会长,您看看我们的经费是不是计算上有些问题?”提问繁琐重复的让人一听就明了他们不过是在寻找继续逗留此处的借口罢了。
  而被这些学生围拢在中间的人却没有丝毫不耐,他靠坐在椅背上,一个个问题回答的有条不紊,声音悦耳温和。窗外透进的阳光在他脸上洒下淡淡的光影,深刻而精致的五官,狭长的桃花眼微微向上挑,挑出七分艳丽三分狷狂,孔雀石的眼珠因为光线的缘故透明的似水晶一般,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优雅更是让人着迷。
  正当几个学生的问题越来越不知所谓时,范允承的到来为这场无趣、无聊且乏味的讨论会打上了休止符。这些个没完没了的男生、女生不自觉的一个惊颤,偷偷的互换了眼神,收拾好东西几乎是蹑手蹑脚的走出会议室的门,尽管不知道范允承来会议室的目的,但不要去惹他,是所有学生的共识。
  范允承对帝轩的风云人物——杨劭杨会长并不陌生,毕竟杨劭这个名字即使你不想听,也总能随风往耳朵里飘进几个。不过——范允承扫一眼杨劭,在他看来,这个人美则美矣,可惜温和的就像是一滩死水。
  范允承走上前,将厚重的资料甩到原木桌面上便要转身,却被只匆匆游览几页的杨劭出声挽留。“等一下,这份计划有点问题。” 
  有问题?抽回计划书,范允承扫了几眼方才知道他提溜半天的这一厚沓纸原来是帝轩半年一次的班级旅行计划书,各个班级可以制定自己的旅游计划和经费预算,上交学生会经过审核以后便可以自行选定出发时间了,可以说是纯粹富家子弟的享受玩乐。
  翻过两张纸后,范允承的嘴角浮起几丝意义不明的笑意,好个林雅婷,什么约会要迟到了,恐怕是不敢在她的“杨学长”面前丢这个脸吧。
  随手拿起桌上的笔,范允承一边翻看一边改动着数字,一阵写写划划后他将计划书再次交还给杨劭。
  “这份计划书是你拟定的?”翻动着已修改正确的经费预算,杨劭微笑着问道。
  “怎么可能。”套上笔套将水笔抛回桌上,范允承不想在这里多留一秒。先前就说过,他对学生会不抱好感,学生会给他的唯一印象就是一个整天奉理事长之命打他电话让他来学校,声音始终颤抖的女声罢了。
  “是么,你的心算能力似乎很不错,”不是自己编制的计划书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看出纰漏所在并且迅速改正,帝轩里有这般头脑的人并不多呢,杨劭将计划书摊开在桌面上,“那么在你看来里面还有哪些地方是不合理需要改进的?”
  范允承皱了皱眉,一目十行的扫过其余的部分,很直接的合上计划书,重新提笔在封面上龙飞凤舞的写下“林雅婷”三个字,“退回给这个女生,让她重做。”
  “你不是二年三班的?”修长的手指点一点封面上的注释。
  “替别人收烂摊子不是我的习惯。”
  在帝轩从未有人拒绝过杨劭的要求,范允承算是第一个,杨劭泛起一个温文的笑容“有没有兴趣替学生会做事?”
  替学生会做事?范允承低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是谁都一样,学生会欢迎一切有能力的人。”杨劭平和的说道。
  极具号召力的官方语言,不是吗?范允承瞥一眼杨劭,不置可否,“多谢你的赏识。”
  说罢,他便转身朝门口走去。由于一直到门扇合拢范允承都没有再转过头,所以他也就没有看见在他身后那抹温文的笑容在渗进玩味以后变得慵懒而些微的危险。
  夜色降临,范允承今晚的客人是一个虚荣心极强的女人,以绅士的举止带领她游走于各个高级场所,风度翩翩的小心呵护让女人陶醉的分辨不清方向,四周羡慕妒忌的目光更是令她飘飘然。从最后一个场所走出,车开到半路,女人已按捺不住的拐上一条因市政工程而弃置已久的公路,熄了引擎就往范允承身上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