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Shit!这该死的爱! 作者:刎颈断剑

字体:[ ]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Romeo的万年No.2
 
  “为莲开一瓶Dom Perignon Golden。”
  “莲,三瓶Cruee Dom Perignon Rose!” 
  “请为莲前辈开Krug Rose一瓶。”
  Dom Perignon Golden三十万日元一瓶!
  Cruee Dom Perignon Rose五十万日元一瓶!
  Krug Rose七十万日元一瓶!
  加起来,一共就是——二百五十万!$ $
  $ $ ~ $ $我的血液沸腾了!
  Money啊Money~$ $ 女士们、金主们再多点几瓶吧~~!
  看来这个月Romeo的No.1非我莲末属了!
  我望着店门正上方那个按序挂牌的地方,得意洋洋地幻想着那个No.1的位置上,高高挂起我莲的超级霹雳无敌玉照。
  口水,快滴下来了。
  老子在Romeo混了整整三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正当我双眼成$ $状时,一个优雅无比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幻想。
  “圣也先辈,五瓶Richard Hennessy!”
  所有的帅哥金女,倒抽N口冷气……
  N双眼,齐齐望向贵妇人旁俊美无双的男子,眼底放光ing~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Shit!Shit!Shit!
  圣也——!我的噩梦!
  Richard Hennessy,八十万日元一瓶!
  五瓶,就是、就是、就是——“血淋淋”的四百万!@_@
  别了~~我的No.1 别了…… T T 
  圣也!你个混蛋!你个无耻!你个——你个——你个——你个他妈的真不要脸!!!
  我、我、我、我咒你祖宗十八代!
  某莲奔泪中…… T T
  想大家也已经猜到了,我的职业。
  Romeo,日本歌舞伎町一番街“午夜牛郎店”的No。1
  而我,就是Romeo里的超级无敌霹雳红牌——兼“万年No。2”——莲。
  枉我风流倜傥,气宇轩昂,帅得他妈的没话说,
  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被冠上了“万年No2.”这个可耻的称号?!
  这都是因为他——那个可恶的圣也!
  TNN的!你小子,不就是男子气概比我多那么“一滴滴”,气质比我优雅那么“一滴滴”,个子比我高那么“一滴滴”,胸肌比我厚那么“一滴滴”……么——? 
  NN的!用得着那么嚣张吗?
  我在Romeo 混三年了,你他妈的每个月的成绩就没落过No.2!!!
  TNND,这什么世道啊!
  看着你双张似笑非笑的蓝眼睛就来气!
  妈的,日美混血了不起啊!
  老子我也是中日混血呢!
  汗,说这句话,我也不脸红。
  老子美其名曰是中日混血,其实,可是如假包换的原装货!Made in China的哦!
  怎么回事?很简单~我的美女中国老妈红杏出墙,和中国某个她口中的小白脸生了我。(貌似还是吃的“幼草”,汗啊,老妈真强!)
  当然,我名义上的“爸”,那个小日本,这个绿帽子被戴得神不知鬼不觉,还开开心心白养了我这个原装货整整十四年!
  大概是报应,在我十四岁那年,我中国美女老妈和这个白痴日本老爸双双出车祸翘翘了~
  于是,我这个“养尊处优”的、一事无成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脸蛋赞得没话说的超级大帅哥……就这样……无依无靠地……顺理成章地……沦落为……
  风尘中的一朵“睡美莲”了。
  “莲”是我工作时的艺名,至于我的真名,老子懒得讲,因为是四个字的日本名字。
  说到我的工作,其实嘛,牛郎有啥不好:
  有名牌穿,有女人泡,有名酒喝,不痛不痒,脸不喘心不跳,不流汗不吃苦,
  最最关键的是——还能白拿钱!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钱啊~
  NN的,这么好的工作,怎地他妈的就被我给碰上了,啊哈哈~
  这只能说明,老天实在太太太太爱我了~~
  让我不用辛劳,不用流汗,养尊处优地继续做我的“寄生虫”。
  某些人可能对牛郎嗤之以鼻,“转吸女人血的吸血鬼”,“把人炸得一滴不剩,吃人还不吐骨头”……可是,你要想啊,我吸的、我炸的、我玩的,可都是日本女人的血啊!
  怎么说,我也算是爱国主义的大好青年~对祖国对社会有大大的贡献的啊!
  嘿嘿嘿 ^o^    : P
  “谢谢光临,请您务必再次光临Romeo,我的Juliet!”
  “收工了——!”
  酒杯碰撞,光影交错,又是迷乱多金的一夜。
  “下面公布这个月的成绩。”老板顶着一尘不变的扑克脸,严肃地说道。
  还有什么好说,圣也那个混蛋!
  “NO.1 圣也。No.2 莲。No.3……”
  No.2 莲……
  No.2 莲……
  “莲,这个月又是No.2哦,我看你这个‘万年No.2 ’的帽子是拿不掉了。哈哈……”
  Shit!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瞪着眼前这个一脸嬉皮笑脸的臭小子,真想把他那张俊脸给撕烂!
  这个混蛋小子修,是我在店里唯一的Partner。至于别的牛郎,都是圣也那混蛋的走狗!
  “好了好了,别郁闷了,出去喝一杯吧,庆祝我这个月终于拿到No.5了。”
  一手搭上我的肩,修作势要把我往店外拽。
  我黑着脸,一把甩开他的手,抓起丢在一旁的外套就走出了大门。
  “喂,莲——”
  “别跟着,老子今儿一个人喝!真他妈的混蛋!”
  一脚踹开路边的垃圾桶,我心情极度恶劣地朝街尾的酒吧走去。
  “哟,莲来啦!怎么,这个月又是No.2啊!”酒保笑得很有深意。
  看着一脸诡异笑容的臭小子,我真他妈的恨不得给他一拳。
  NND,这个“万年No.2”的称号整条歌舞伎町街都家喻户晓了,真他妈丢人丢到家了!
  “你他妈的给老子少废话!”
  被我一吼,酒保小子立刻识相地递上了Whisky。
  一口灌下肚,火辣辣的,火气却窜得更大!
  “圣也他妈的你个混蛋——!老子看你No.1还能坐多久!”
  心情不爽,喝起来就没有节制。
  不知不觉已经N多杯下肚,头开始晕起来,越想越郁闷,不禁破口大骂。
  “很期待呢,下个月的今日,莲能坐上No.1的位置。我拭目以待咯。”
  一个优雅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富有磁性的,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废话,老子下个月一定是No.1!你就看——咦?啊——!”
  背脊倏地僵直,我一脸僵硬地瞪着身后那个笑意吟吟的男子。
  湛蓝湛蓝的眼眸,眼底有诡异的流光,性感的嘴唇,唇角有漫不经心的笑容。
  “圣……圣也……”
  妈的,没事他跑来这里干嘛?
  鬼都知道我每个月的今天都会来这家店喝酒,他妈的这家伙成心跑来看我笑话吗?
  心情更糟了,我扔下钱,抓起外套,看也不看那混蛋一眼,直接向门口走去。
  没想到,才刚起来,竟双腿一软,不争气地一下朝地上跪了下去!
  妈的,什么倒霉事都碰一起了!
  堂堂Romeo的No.2,竟然在别人的酒吧喝成这副模样!
  更重要的问题是——还好死不死给这家伙撞个正着!
  真他妈的丢脸丢到家了!
  就在我的膝盖吻上地面的刹那,忽然一双手穿过腋下,直直将我撂了起来!
  冰冷的触感自手上传来,脸颊却有微热的呼吸吹过。
  咦?谁啊?酒喝多了,脑子转得也慢了。
  发愣的当儿,那双冰冷的手竟不安分地爬到了我的腰际!
  他妈的找死是不是!连老子的豆腐你也敢吃?
  想也不想就一拳挥了上去,妈的,虽然我长得不壮,可三年空手道不是白学的!(虽然总是翘课浑水摸鱼……)
  手被轻而易举地捉住了,冰冷的手掌,骨干分明,挣脱不开!
  身子一歪,直接跌入一个男人的怀抱。
  妈的,我真生气了!
  怒地瞪向这不要命的死变态,杀人般的眼神却在瞬间定格。
  竟然是……
  那人有湛蓝的眼睛,目光冰冷如暗夜冰雾。
  眼底有诡异的流光,漫不经心的轻笑挂在唇边。
  圣也!
  有清雅的淡香自他身上传来。
  妈的,变态还真是变态!一个大男人香水还擦那么多!
  不就是Hugo Boss的古龙水么?
  拽个屁啊!
  身子蓦地腾空!
  在我发傻的当儿,圣也竟一把将我丢在肩上!全然不顾周围人惊愕的眼神,大步流星走出了酒吧。
  等、等、等、等一下——!他想干什么——!
  抓我去暴打一顿?就因为我刚骂了他?
  不会吧~ @_@ 一个大男人啊——!
  可是,可是,他这气势……根本、根本想要杀人啊!
  不会吧——!
  脑子里浮现出了八个恐怖的字眼“谋财,害命?毁尸,灭迹?”
  “NND,你是不是怕我下个月抢了你No.1的位置,想、想、想、想……我警告你!我可是、我可是空手道黑带哦!”(汗,牛不是吹出来的呀……)
  全然我理会我的叫嚣, 
  “砰”地一声,那混蛋直接将我丢进了车内。
  我吃饭用的脸蛋啊……
  脑袋很不幸地撞上了车软垫。
  顿时,眼冒金星……
  闷了。
  颈后一紧,唇间一痛,下一个瞬间,被人生生夺去了呼吸!
  有什么东西滑了进来……
  柔舌一转,“咕嘟”一声,吞下去了!!!
  妈的!这家伙!!!
  我死命地挣扎,可是,为什么身体无力,举不起双手……
  是那药,还是——不对,哪有这么快的药效!
  那是……
  舌在口中辗转,灵巧地缠上了我的,就这么忽然一吸,魂都给吸走了……
  他妈的圣也这混蛋!
  打死我也不想承认的……可是,这混蛋……吻技绝得连我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