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迷恋荷尔蒙+番外 作者:左手夕阳

字体:[ ]

 
 
   
迷恋荷尔蒙————左手夕阳  
 
 
 
 
 
 
 
 
外界一直传蒋家叔侄稍有嫌隙。 
  实际情况是两个人简直水火不容。如果将这两个人关同一间房子里一天,估计会像斗鱼一样斗死一只斗残另一只。 
  气得蒋老太太对着大儿子的牌位就骂,你看看你的好弟弟好儿子,都快闹全武行了,不把我这个老太婆气进医院,他们是不肯消停一点了。 
  蒋学恩也很怕自己一个冲动之下弄死蒋君勉,找了个借口就搬出去住。蒋君勉回来得知这一消后,高兴得当下就找了个几个损友出来通宵达旦地庆祝一番。 
  蒋家向来阴盛阳衰。蒋学恩还没回到蒋家时,蒋君勉独享霸王地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八面威风。他哥哥蒋君恒年轻有为,死得却早,蒋家对他就更加小心翼翼,直接把他宠成二世祖。称霸十多年后。蒋学恩就出现了,蒋君恒的遗腹子。那个女人将孩子藏了差不多十年,病弱得无力照顾再还回给蒋家。蒋家当场就乐翻了,小孩活脱脱蒋君恒的模样,看上去聪明机灵,非常可爱。蒋老太太抱住孙子当场就哭了。孩子妈妈一个多月后医治无效去世,小学恩可怜兮兮地躲在墙角偷偷地哭,把一家人心疼得不行,一窝蜂地涌上去想主意转移孩子的注意力。 
  蒋君勉那年十六岁,一下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一个气不过第二天就包袱款款地离家出走跑去莫家住。蒋家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莫家?莫家那是什么地方,他们的宝贝君勉怎么可以去那里。莫家的长子莫蓝小小年纪女朋友多得就如同过江之鲫,听说他送他弟弟莫天十三岁的生日礼物是一盒安全套。十三岁啊,他觉得十三岁的小男孩可以去做这种事了嘛?莫家老爷子还照旧念经喝茶说,孩子大了,这些事,由他们去。一个十九,一个十三,哪里大了? 
  蒋老太太生怕儿子被莫家的两个坏小子教坏了,亲自去接儿子回家。两个孩子一见面就打成一团。蒋家舍得这个又舍不得这个,直到蒋老太太哭了,两个混小子才上来乖乖地认错,并答应再也不打架了。等老太太一上楼,两人就狠狠瞪视了对方一眼。 
 
  蒋学恩一拳打在沙包上,恨不得揍的是某个人的脑袋。那个虚伪的伪君子,装得倒好,把老太太哄得一愣一愣的,还真相信了儿子是个现世难得的柳下惠。呸,他的女人难道比莫蓝少嘛。莫蓝婚后可是不知道有多顾家,二十四孝老公一个。蒋君勉比都没法比,天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 
  “韩诺,你跑我这里来干嘛。”蒋学恩破口就骂。这个神经病居然穿成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 
  “脾气可真大啊。”韩诺往沙发一躺。架着两条腿,“给我一杯柠檬水。” 
  “你去死,滚回英国去,看到你就烦。”蒋学恩捡起地上的矿泉水淋在头上降温。“你爷爷不是怀疑你脑子有病,让你接受心理治疗吗?” 
  韩诺勾起唇角笑。“是啊。这也知道。” 
  “心理医生是男是女?” 
  “男的。” 
  “还好不是女的,是个女的,治着治着十之八九治到你床上去了。”蒋学恩鄙视地说。 
  “亲爱的,你太不了解我了。”韩诺摇摇头。 
  “对,你只喜欢美国街头的野莺。”人称妓女的救世主,在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大把大把地砸钱,有些女的老的都可以做他妈妈。一段时间,高级一点的应召女郎都打扮成街头流莺的样子等待他的光顾。怪不得他爷爷认为孙子脑子有病,死都要找一个知名心理医生给他。 
  韩诺嘻嘻地笑,他就喜欢这样的庸俗的女人,明明白白的肉欲。 
  “你要么滚,要么在这呆着,我去洗澡。”蒋学恩脱掉白色运动汗衫,露出健美的身材。韩诺几乎想吹口哨,最近,他非常乐意看到一些同性的裸体。捡起扔在地上的一堆杂志,封面全是潇洒倜傥的蒋君勉。 
 
蒋君勉有一张欺骗大众的脸,文质彬彬,温和斯文,加上永远干净齐整的衣着,很有点禁欲主义的味道。 
  不过,这个人也就外面这张皮相可取,性格辜负长相。那些女人没有出来控诉他的始乱终弃,完全是他运气好,上辈子烧多了高香。这混蛋每每在长辈面前装出一副孝子贤孙的嘴脸,把所有的人骗得团团转,真相信蒋君勉是个不可多得的浊世佳公子。 
  倒是蒋学恩看上去一脸风流相,他身材高大,又爱运动,穿衣随便,看上去坏坏的。唔,像阵不羁的风。天知道学恩哥哥不知道有多纯情,十八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处女很值钱,处男却廉价得不行。 
  莫天摸一把蒋学恩的脸。调戏说:“我是女人我就嫁给你,我们的学恩哥哥连出轨都不会。” 
  “你最近活得不耐烦了。” 
  “干嘛火气那么大啊。” 
  韩诺笑。“蒋夫人生日,他要回蒋家住几天,又要和蒋君勉朝昔相处了。” 
  “你头痛什么啊?蒋君勉还不是一样怕你,他手上到现在还留着你咬的一个牙印呢。”莫天说。 
  蒋学恩不由自主地笑。“当时我是想打断他的手。” 
  “莽夫。”莫天汗颜。 
  “莽夫?”韩诺呵呵地笑。伸个懒腰,“又要穿礼服,天,真是痛苦。” 
  “你可以去穿文思明的衣服。”莫天说。 
  “你算了吧。蒋老太太会杀了我的。”韩诺呻吟。老人家对文思明衣服风格很看不顺眼,太张扬太情色太性感。“文思明离开LJ后,设计的衣服是越来越随心所欲了,卖价一件比一件贵。端木叶子那个女人定单接得手都软了。” 
  “LJ失去文思明是一种损失。” 
  “蓝俊雅不这么想,只要让讨厌的人消失,他会舍得一个分公司。蓝家的人全都很难搞,你哥哥就不喜欢蓝老头。” 
  蒋学恩对这两个很不爽。“你们俩人不要像女人那样八封好不好?哪来这么多废话。” 
  “你什么时候回蒋家?” 
  “慌什么。”他这样回去都没面子。 
  果然,蒋君勉第二天就上他这里来了。来的时候蒋君勉和他姐姐咆哮。“什么?为什么要我去接那个小子?当我是司机?” 
  “君勉,你这么大的人还和小孩子计较,真是的。快去,不然妈又要念了。” 
  “FUCK。” 
  蒋君勉骂。 
  “叔叔?大驾光临,真是荣幸啊。”蒋学恩撑着门拿眼睛上上下下瞟他一番。蒋君勉穿了件白色西服,还装斯文地架了幅眼镜。败类。 
  “你这是什么态度?”蒋君勉勉勉强强摆一点长辈的架子。“让开。” 
  “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啊?” 
  蒋君勉额上青筋跳了跳。“啊呀,叔叔这些年越发没风度了,更年期的到了?”蒋学恩让开身,“请进。” 
  狗窝。地上到处是杂志,衣服,易拉罐,一块地上还有一滩可疑的黄色液体,茶几上扔着好几只碗面,其中一碗吃了一半,浮着一层红色的油,碗沿挂着几根面条。蒋君勉很想夺门而出。真脏,太脏了。 
  “坐。”蒋学恩上去把沙发上的衣服卷了卷,扔到一边地上。想了想,又从里面挑出几件较干净的。 
  打死他都不坐。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嘛? 
  “不好意思,忘了叔叔您有洁癖。”蒋学恩笑嘻嘻的。 
  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蒋君勉扫他一眼。 
 
我们应该友爱,我们应该和平,这样世界才会更加美好。 
你信?你不觉得暴力更能让世界保持安静? 
  蒋君勉很想让眼前这个痞痞的小子从世界上消失。从袋里拎出一件衣服甩到他身上。“听着,我妈妈生日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奇装异服地出现。” 
  “西装?”蒋学恩看了看,“打扮得和你一样人模狗样?” 
  “光会耍嘴皮子的小鬼。”蒋君勉强忍着不生气。 
  “叔叔…………”蒋学恩眼尖地看到蒋君勉衬衫领上一个不怎么清晰的唇印。“这是什么?”偷吃不把嘴给擦干净。 
  蒋君勉低头嗅一下自己的领子,露出花花公子色色的表情。“一位美女的馈赠。你管太多了,小鬼。” 
  “哪天你精尽人亡,我一定送你花圈。” 
  “哈哈哈……总比禁欲身亡要来得好啊。”蒋君勉把手放在他肩上,“学恩,你不小了,应该尝尝女人是什么滋味了。你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和你妈妈手牵手约会了。” 
  蒋学恩盯着他肩上的爪子,目露凶光。蒋君勉赶紧抽回手,他的手养尊处优,保养得跟个少奶奶似的,除了上面一圈很是清晰的牙印。当初没打狂犬病疫苗,不知道隔个这么多年会不会发作。 
“你他妈属狗的。” 
他这么漂亮的手居然会留下这么难看的疤痕,全都拜这个臭小子所赐,早知趁他小时就应该拿把锤子把他的尖牙一颗颗敲掉,现在长得人高马大的,打都打不过。真是越看他越觉得像只疯狗,犬牙这么尖。 
蒋学恩抢回他的手,他童年时的杰作,一直让他笑到现在。不过,看起来,印子淡了很多。蒋君勉见他眼珠子颜色都变了,吓得不轻,谁知道他会不会冲动的又咬他一口。 
“我一根棒棒糖就换回这么个伤口。”狂犬。蒋君勉郁卒地想。当年,他和女人鬼混,不幸被蒋学恩撞见,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摔下来,跑去买了根棒棒糖贿赂他,那个野小子很不友善地瞪着他半晌,冲上来抓住他的手就是狠狠一口,直咬得鲜血直流,可怜他为了自己的形象,还死忍着没惨叫出声。 
蒋夫人一直头痛儿子和孙子的关系,宴会时就硬是让这两人站到一块去,恨不得他们粘在一起才甘心。寻思,这两人也就是缺少交流,不然为什么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见面还是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这两人前辈子有什么仇。 
蒋学恩当晚是第一次正式亮相,头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着衣正式,小小年纪很有气势,抢走了本是钻石公子的蒋君勉不少风头。一些好事之徒就在暗地开始琢磨,蒋家这下子有好戏看了,本来嘛,蒋君恒一死,蒋家一切家当,别说产业,连片树叶子也是蒋君勉的。偏偏中途出了个程咬金,如果是个阿斗也就算了,看上去长大成人后还很有一番作为的样子。龙争虎斗,再所难免。这帮小人,个个摩拳擦掌,计划着倒茶看戏。 
蒋君勉装腔作势地跟各位宾客打招呼。看到母亲大人,连忙出来执起他娘的手。“全场最美的女性,可否和我跳支舞。” 
蒋夫人嘴上噌怪,心里不知多开心。“你这张嘴啊!甜言蜜语这一套收起来哄你以后的老婆,拿来哄我这个老太婆。” 
“在我心中,妈妈永远是最年轻最漂亮的女性。”蒋君勉说着肉麻得直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也不嫌恶心。 
“你少来,你少和学恩斗气,我就阿弥陀佛了。”蒋夫人横儿子一眼,“我说君勉,先别说学恩是你的亲侄子,他小小年纪没父没母的,你就不能多疼疼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