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碧落卷(浮生梦2) 作者:尘印

字体:[ ]

《浮生梦之碧落篇》1-7(上卷完) 
 
 
第一章 
 
 
“噼啪”一响,火盆中的木节爆裂,青蓝火苗呼地窜高,映得墙壁上的三个人影乱颤。 
 
“成了——”紫衣青年飞快一扬手,拔离刺在少年后颈的数枚银针,几道细细的血线顺势流出,竟是妖异的深绿色,淌在少年白皙颈上,分外刺眼。 
 
一拭汗水,紫衣青年转向静静站立一旁的中年文士,笑得甚是得意:“如何?燕南归,我说不用一个时辰就可替他解开被封死的哑穴,让他能重新开口说话,你偏不信,要跟我打赌。哈哈……”一拍少年肩膀:“来,说两句,让姓燕的见识一下我紫冥的手段——” 
 
少年唇一动,尚未出声,燕南归眼角已堆起笑纹:“少主的手段我自然信服,既然赌输了,这一个月的饭菜就由我来煮。” 
 
紫冥双掌一击,笑道:“妙极妙极,总算可以脱离苦海,不吃我自己煮的焦饭烂菜了,嘿嘿。”想到燕南归的精妙厨艺,心情大好,回头望着少年火光掩映下的艳丽容颜:“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呵,就把你从风雅楼带回苗疆来了。” 
 
艳丽的面庞泛起怔忡,少年凝望着变幻不定的火焰,缓缓启唇,数月未曾开过口,声音略带生滞—— 
 
“……我的,名字么?……” 
 
嘴角微微露出扭曲笑容,思绪随火苗跳跃飞舞—— 
 
…… 
 
“……叫什么名字?”一身绣花绸衫的美丽男子倚着湘妃竹榻,细声细气地问面前那对老实巴交的乡下夫妇,涂着丹蔻的手秀气而纤长,放落手里书卷,摸上小男孩白嫩俊俏的脸:“九岁吗?呵,瞧不出你们也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儿子来……”抿唇轻笑起来。 
 
男孩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睛,从来想不到一个男人会笑得那样妩媚,那夫妇更是看直了眼,半天才想起回答,吃吃地道:“阁,阁主,他是秋天出生,就叫小秋儿……” 
 
皱了皱眉,男子显是嫌这名字难听,但一想这农家夫妇还能起出什么好名字来,没叫阿猫阿狗已很不错了。懒懒一撩肩头散发:“我这醉梦阁做什么生意,你们也该明白,可是要想清楚,签了卖身契,他就跟你们再没半点干系了,我可见不得日后有人来这里哭天喊地找儿子。” 
 
低着头,夫妇俩一迭声地连说不敢,男子一勾手,叫过身后随从带夫妇俩去帐房画押取银两。 
 
小秋儿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地站在屋里,眼角却一直紧盯双亲背影,直至出了视线。他默默垂落眼帘,小脸浮起远比同龄孩童成熟的浅淡忧伤,他知道,双亲再也不会出现在面前,他也再见不到家里一大帮饿得面黄肌瘦的兄弟姐妹了,不过,卖他所得的银两应当可以让家人好好过个年吧…… 
 
略带诧异地看了眼不似以往那些男孩般又哭又闹的小秋儿,男子轻轻托起他下颌,微翘含媚的双眼凝睇片刻,幽幽叹了口气:“又一个痴儿……” 
 
小秋儿不明就里地望着他,男子已懒洋洋躺下,拾起书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呵,已然生死两隔,又岂能再相见?天下怎么有如此多的痴人?……”眼波流转,瞧向小秋儿,突一笑:“今后你便叫碧落罢——” 
 
“碧落?” 
 
“窗台那盆文竹的颜色就是碧,这东西掉下去了就叫落……”男子知他必不识字,便微笑解释着:“这碧落是指天——” 
 
“天?”小秋儿一望窗外:“天不是绿的,又不会掉下来,为什么叫碧落?” 
 
男子慵懒地坐起身:“世间事本就有许多解释不清,何必要问得那么明白?你将来少一分执着,就能多一分快乐了……” 
 
抱起被他的话弄得迷迷糊糊的小秋儿:“记着,在我这里,你可以醉生梦死,但绝对不可以痴情……” 
 
“……我听不懂……” 
 
眼梢漾起媚然情色,男子不着痕迹地解开小秋儿衣衫,一边低笑:“我会一点点教你的……有什么不明白,你也随时可来问我……我叫黄泉,厉黄泉。” 
 
…… 
 
“啊啊——啊恩——”哭喊响遍一室。 
 
瘦小白净的身躯在男子胯下颤抖着,流满泪水的小脸痛楚地扭做一团。 
 
扣住娇小臀瓣的双掌将股沟分得更开,男子刻意放缓了速度,在紧窒柔嫩的青涩后蕾慢慢进出,美丽的面容染上欲望更是说不出的妖媚动人,眼神却出奇平静—— 
 
“放松些,你就没有那么痛了……以后就会习惯的……” 
 
“别只知道哭,要学会笑,才能讨客人欢心……也可以少些痛苦了……” 
 
黄泉淡然笑着,却掩不住眸底无尽倦怠,纤美手指拨开小秋儿被冷汗浸得湿透的黑发:“笑吧……” 
 
身体仿佛已四分五裂,血花点点溅染榻上锦缎,小秋儿痛得说不出话,却仍勉力绽开一丝笑容——是不是笑了,就真的不再那么痛苦?…… 
 
凝望这牵强的笑,黄泉幽然喟叹似从天边传来:“对,就是要笑,眼泪只有当你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掉,明白了吗?碧落……” 
 
********************************************************************************* 
 
“碧落呢?等他两个时辰了,还不见人影,跟本公子摆架子么?我呸!快叫他出来……”男子抖着一身赘肉,冲阁里管事大吼。 
 
“胡公子,您别生气,小人已派人去催了,您先喝杯茶顺顺气……”管事满脸堆欢地不住拱手作揖,打着哈哈,肚里却已把眼前这痴肥男子骂了个遍:仗着自己是知府之子,成日来醉梦阁厮混也就罢了,居然还从未留下一分银两,若非阁主吩咐他不得轻举妄动,他早将此人扫地出门了。 
 
胡公子气呼呼地端起茶碗啜了一口,转眼就往地上一掷,嫌恶道:“难喝得要死,竟然拿这样的烂茶来糊弄本公子……” 
 
茶水溅开一地,周围人纷纷闪避,都不屑胡公子的无赖行径,他却兀自大咧咧地坐着,见众人闪开一旁,更觉神气之极,身后几个家丁忙着替他打扇拭汗。 
 
“这可是来自射月国的香魂茶,市价八两银子一钱,再加打烂的溪窑瓷碗,胡公子,你可要记得赔钱啊——” 
 
清脆的讥笑声中,一个碧绿衫子的少年慢悠悠自楼梯走落,墨缎般的长发披散腰背,白生生的艳丽脸庞隐约透着十四五岁少年人的青稚,却叫唇角那一丝媚笑给巧妙遮掩,秋波盈盈瞧向那胡公子。 
 
被他双眼这么一望,胡公子全身骨头登时没有四两重,整个人轻飘飘起来,涎着脸就向碧衫少年腰里搂去:“当然要赔,要赔——” 
 
腰轻轻一扭避开,碧落笑吟吟地伸出手:“拿来。” 
 
胡公子抱了个空,正自心痒难搔,闻言一呆:“什么?” 
 
“银子啊,连茶带碗一共十两,先拿来吧,免得胡公子你贵人多忘事。”碧落柔媚笑着,眼底却尽是讥嘲,早就听说这姓胡的一向白吃白喝,出门从不带银两,倒要看他如何收场。 
 
“碧落你,——”胡公子肥脸涨成猪肝也似,一看围观之人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他恼羞成怒,用力一拍桌子:“你这分明是存心戏弄本公子,你知不知道我爹是——” 
 
碧落抿唇一笑,截道:“我只知道摔烂了东西自然要赔,咦,胡公子,难道你身无分文就来这里寻欢作乐么?哎呀,那可就难办了。”他漆黑细长的眉一皱,似模似样叹了口气,掏出张银票递将过去:“嘻嘻,还好我有些银两在身,不如先借给胡公子你去帐房赔了钱,日后再还我不迟,呵……” 
 
胡公子满身肥肉都气得抖个不停,扬起手便要向碧落掴去。碧落俏脸一沉,一巴掌抢在他先轰了上去,胡公子本就肥厚的脸更肿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他戳着碧落鼻尖:“你,他妈的小兔崽子,竟敢打我——” 
 
啪地打落他的手,碧落眼里阴郁一闪既逝,重新露出妩媚笑容:“我们做相公的是什么身份,不用劳烦胡公子你来提醒,不过我倒是要提醒你,下回来找乐子要记得带上银两哦,嘻,醉梦阁可从不赊帐的,你若没钱就不要进来丢人现眼,省得张扬出去,连你爹都没脸见人——” 
 
“啊哈哈,说得好……”一阵朗笑将胡公子甫出口的叫骂压得无声无息,众人纷纷回头望去,厅东不知何时已聚了一群灰衣汉子,个个身形剽悍,神色恭敬地簇拥着一个锦衣玉带的俊雅男子。 
 
“你又是什么玩意?敢笑话本公子,不想活啦?”胡公子咬牙切齿地朝那笑得云淡风轻的男子走去。 
 
俊雅的面容倏忽划过森寒,男子仍微微笑着,一弹指叫过左侧一个灰衣人:“云苍,这厮太过呱噪,莫叫他扰了此间气氛。” 
 
一点头,云苍肩头微晃跃上前,寒光一闪,众人眼前遽然散开漫天血雨,短促的惨叫只发出一半,胡公子已被拦腰斩成两截。 
 
众人几曾见过这等情景,立时尖叫着夺门而逃,有几个胆小的还没出门口便吓晕了过去,那几个家丁见势不妙,也跟着一齐奔出,顷刻间厅上人走得干干净净。 
 
血腥气直冲鼻端,碧落后退一步,掩住了嘴,盯着那俊雅含笑的男子,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这人谈笑间便已夺了一条人命。震骇之余,竟莫名生出一丝艳羡—— 
 
目光在少年艳丽面庞掠过,男子颇感兴趣地一展眉:“你怎么不逃?呵呵,不怕我杀了你么?” 
 
碧落无意识地摇了摇头,仍瞬息不眨地望着男子看似温文的笑容—— 
 
温和地笑,却同时无情地将他人生死玩于股掌,这样的男子……蓦然一阵颤栗传遍碧落全身,血似乎刹那沸腾——对,就是要像这样,可以快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杀自己憎恶的人,不用再强颜欢笑,不用再讨好明明令自己厌恶作呕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