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黄泉篇(浮生梦4) 作者:尘印

字体:[ ]

《浮生梦之黄泉篇》作者-尘印 
 
 
第一章 
 
 
 
 
蝶飞,花舞。草如碧丝,湖似明镜。 
 
 
 
华丽画舫徜徉湖心,长风临水,吹起遮窗雪白纱幔—— 
 
 
 
舫内是与外形截然相反的朴素:一几、一毯,四壁萧然别无余物。 
 
 
 
一人长发披肩,静静跪坐几后。宽大轻软的绣花绸衫在风中微微拂动,一缕发丝被风扬起,横过艳色嘴唇—— 
 
 
 
人,依然如蜡像纹丝不动。只有双眼波光流转间,若有所思。 
 
 
 
蓦然抬头,透过飘舞的纱幔遥望湖岸,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冷厉寒芒—— 
 
 
 
“来了。” 
 
 
 
对着空荡荡的周围轻轻吐出两字,一弹指,舱底倏地传来一阵微震,画舫四周的水面顿起波丘。两道水纹迅速朝岸边涌去。 
 
 
 
…… 
 
 
 
岸上,人来人往。小贩吆喝着叫卖糖果,几个胖妇人围住了首饰摊讨价还价,为一个铜板争得面红耳赤,还有三两顽童,踢着毽子,玩得正欢。 
 
 
 
元烈边走边看,眼里满是笑意。那些市井小民的快乐总是能叫他从心底轻松舒坦起来,所以每到一处,必少不了游逛集市。为此,从小到大没被对他寄望极高的兄长少训斥过。但他天性懒散,向来听过即忘。这一回,干脆趁兄长闭关修炼来个不辞而别,打算一口气遍游各地,玩他个痛快。 
 
 
 
至于回家后如何向兄长交代,他倒是一点不急。反正家中有个贤良的嫂嫂在,谅爱妻如命的兄长也不敢真个打断他的“狗腿”,虽然每次兄长一生气都会如此威胁他。 
 
 
 
一吐舌头,元烈嘻嘻偷笑两声,但笑容很快褪去,皱了皱眉头,望向前方突然冲过来的数骑骏马—— 
 
 
 
马是良驹,骑马人更是衣衫光鲜,风流倜傥的世家子弟,却神情倨傲,如入无人之境。连马匹撞倒了货摊行人也不看一眼。 
 
 
 
这帮骄纵少年,想必是在此地嚣张跋扈惯了,看人群忍气吞声的模样就知道……元烈摇着头,去扶一个倒地的老翁。忽然头顶风生,一条马鞭刷地劈脸抽来。 
 
 
 
“兀那厮,摇什么头?!” 
 
 
 
冲在最前面的尖脸少年嘴里咒骂,正想狠狠抽这一脸不以为然的青年一顿,手上猛地一轻,鞭子已到了青年手里,他不由变了面色。 
 
 
 
“以后不要随便欺负别人,不然,被打的人可能是你自己。”元烈扬了扬手上马鞭,好心告诫。那少年畏缩地在马上悄悄一退,却兀自嘴硬:“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我?” 
 
 
 
元烈笑笑:“我的确不算什么东西,我是人。” 
 
 
 
“你!”少年瞪大了眼睛,也说不出是生气还是想笑。实在拿这笑眯眯、温吞吞的青年没辙,一扭头朝身后喊道:“二哥、三哥,你们看这家伙他———” 
 
 
 
话没说完,就被湖面飞卷而起的浪花噎住了嗓子。水练如瀑,在日色下折出七彩流光,岸上众人正看得一呆,水墙骤然从中裂来,两个全身水靠的黑衣人凌空扑下,剑似毒蛇,直刺马上人。 
 
 
 
两声短促惨叫同时响起,那少年的二哥三哥直挺挺栽下马背,喉头鲜血狂涌,喷了附近的行人满身。 
 
 
 
惊叫四起,行人如梦初醒纷纷逃散。 
 
 
 
元烈也不禁叫了一声,事发仓促,他想出手阻拦却已迟了。温和的笑脸瞬间沉凝—— 
 
 
 
黑衣人一击得手,更不稍停,双剑一上一下闪电奔雷般向少年咽喉心口刺落。 
 
 
 
少年已惊得失魂落魄,竟不知躲避。元烈飞身上前,抓住他肩头猛往后一拉,马鞭挥出卷住了剑身,用力一扯。 
 
 
 
“撤手!” 
 
 
 
清叱声里,两个黑衣人虎口剧痛,再也拿捏不住,长剑脱手飞出。元烈手臂疾伸,已接住一把,掉转剑柄在一人颈后轻飘飘一敲,那人立时晕厥。 
 
 
 
见同伙失手,另一个黑衣人一惊后退,望见那少年已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躲在了青年背后,心知再无机会行刺,他又退两步,忽然挑起地上长剑,虚晃一招,转身就跃上湖边一艘小船。在船板上借力一点,朝湖心画舫掠去—— 
 
 
 
难道这黑衣人还想刺杀画舫中的人?!元烈眸一沉,提剑踏船追去。 
 
 
 
黑衣人踏上船舷,隔纱见到舫内静坐人影,心中狂喜,叫道:“救命!主——”陡然后脑挨了重重一拳,即刻瘫软。 
 
 
 
还好赶上,没让他进入行凶!元烈松了口气,收回拳头,扬声道:“里边那位,没事吧?” 
 
 
 
白纱轻飞,却无人应答。 
 
 
 
元烈怔了怔,隔着纱幔他只隐约瞧见里面坐了一人,依稀可见衣衫洁净,并无血迹。但听不到回应,终是不放心。略一沉吟,拨开了如雾轻纱—— 
 
 
 
双眼一亮的刹那,对上了一双含媚微翘、淬若秋水的明眸…… 
 
 
 
啊……被这双似带无尽幽怨的眼眸静静注视着,元烈竟有瞬息恍惚——好凄婉寂寞的一双眼…… 
 
 
 
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会令他莫名辛酸…… 
 
 
 
“……看够了么?”冷冷而没有起伏的声音拉回元烈思绪,他脸顿时一红,这才发现面前容颜冷丽的人看似纤弱,其实有着与他不相上下的宽阔肩膀…… 
 
 
 
他居然盯着一个男子发呆……意识到这一点,元烈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拱手道:“在下元烈,擅闯宝舫,还望兄台恕罪!”见对方依然冷冷看着他,他一愣后恍然大悟,抛下手里长剑,笑道:“在下是怕匪人逞凶才持剑上船,绝无恶意,兄台请勿多心。” 
 
 
 
漠然无言地任他在船头自说自话,长发男子骤然一推矮几,霍地站起。 
 
 
 
竟然比他还高了大半个头……元烈一摸鼻子,也不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注意起这些事情来。见男子视若无睹地从他身边走过,他忍不住跟上一步:“兄台是要去哪里?” 
 
 
 
“多管闲事!” 
 
 
 
长发男子头也不回地寒声道,元烈讨了个没趣,讪讪一笑,正想道歉。男子已走到那昏迷的黑衣人旁边,一脚将他踢入湖中,水花四溅—— 
 
 
 
元烈啊呀叫了出来:“兄台,你这是……”心下倒有些替那黑衣人担心起来。 
 
 
 
“没用的东西,留着还脏了我的船。”男子一声冷笑,一撩被风吹散的长发,突然纵身跃落湖里。 
 
 
 
“兄台——”还在为男子话中的轻蔑无情大感意外的元烈吃了一惊,忙奔近船舷。却见绣花宽袍在湖面一现,随即沉没。 
 
 
 
这,该不该叫人来救?元烈张大了嘴,抓抓后脑勺——没办法,他就是不会游水。正在犹豫,岸上飘来少年惊天动地的大哭:“二哥!三哥!——” 
 
 
 
叹了口气,元烈跃回岸边。 
 
 
 
第二章 
 
 
 
岸上路人早已作鸟兽散,原本热闹喧哗的集市顷刻间冷冷清清,只留血腥味随风飘荡。少年跪在两具渐变僵硬的尸体旁,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眼睛已哭得红肿—— 
 
 
 
“二哥三哥他们,他们都死了……” 
 
 
 
这几个少年虽然张扬,但究竟罪不至死,眼下无端端送了性命,元烈一阵恻然,看了看地上那被他打昏过去的黑衣人,回头问道:“你来认一下,可是以前结下的仇家?” 
 
 
 
少年抹了抹眼泪,走近一看,摇摇头:“我从来都没见过他。”想到死去的兄长,他愤懑填膺,锵锒拔出腰间佩剑,就往黑衣人当胸扎落—— 
 
 
 
“慢着!”元烈一指急伸,弹飞了佩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