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204纪事+后续:花开的温度 作者:飞汀

字体:[ ]

 
  第一章 
 
  我的寝室在二楼。 
 
  204房。 
 
  作为新生能住到这样的楼层。还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刚进来时听老生说,这一住或许就是四年。分派寝室麻烦,学校这样做省事。一劳永逸。 
 
  我们寝室住了五个人。开学才2月,五人中有三人是干部,分任班长、年级部长及校团委副书记。 
 
  由于以上原因,204被称为"官僚寝室"。 
 
  我觉得,名副其实。 
 
  余下两个。一名寝室长,一名专管花钱的公子哥儿。 
 
  我当然没有福气做那个公子哥儿了。 
 
  我是寝室长。 
 
  记得开学一月后的某个星期一。学校要对新生寝室规范化管理。年纪辅导员还特意提出男生寝室要按标准办事。这个特别提醒当然是源于我们上届学哥们的"光辉业绩"了。 
 
  谁当寝室长?回到寝室,全体投票表决。 
 
  我以四票的压倒性优势荣任204寝室的一室之长。 
 
  听到结果我有短暂的吃惊。说实话,我当时心里确实在想,除了易孟这位不知五谷杂粮从何而来的公子哥儿,其他三人无论哪一个都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但我很快就知道我几乎全票当选的原因了。 
 
  "寝室长,去打桶水来,我这个床脏死了。"易孟站在床边叫道。 
 
  "小希,我和林湃去外面给班上买点东西。这个天花板上呆会儿要记得扫一下啊。不然会扣分的。"薛清说完就拉著林湃出去了。出门时不忘带上CD耳塞,还对我说,"要不要我给你带中饭回来?" 
 
  "嗯,谢了。" 
 
  "司希,我去校团办有点事。这个......寝室卫生你先忙著,我......呆会马上过来。"盛乐面有难色地说。 
 
  我轻松地笑道:"没关系,学校事大 ,你忙你的去吧。" 
 
  "小希希......你快来帮我把这床柱擦一下,好脏啊~~"易孟那故作妖娆的声音听得我全身一寒。见我爱理不理,他又朝我走来,嘴里还喋声喋气地叫道: 
 
  "希希公主~~" 
 
  我忍无可忍地吼道:"你再敢这么叫,今天这寝室卫生就由你易孟一个人包了!" 
 
  这招果然管用,他马上闭口。 
 
  "把被子用报纸盖上,然后人出去。我要扫顶了。"我板著脸对易孟说。他连声答应。逃难似地跑出去了。我摇了摇头,戴上自做的纸帽动作熟练地扫起天花板来。 
 
  不要怀疑,我并不是像戏曲词中所唱的那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事实上,我爸也算是个国家中级干部,虽然思想还停留在毛泽东时代。而妈是位人民教师。按现在的标准,说中产阶级也勉强算得上。 
 
  不过有了这样的老爸和老妈,我从小就被很好地灌输了一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思想。老爸常挂在嘴边的便是"年轻人就是要多吃苦多锻炼......",每次电视戏曲台放到那老掉牙的京剧片断时,他都要叹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想当初你老爸我............ 
 
  我讲过一句"爸,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被老爸训得狗血淋头后,就自动对他这一举动免疫了。 
 
  所以,我虽是家中独子,却从小就开始帮妈做家务。以前没搬房子时家中的天花板几乎都是我扫的。至于做饭洗衣就更不用说了。 
 
  我是爸妈眼中的乖儿子。是他们的骄傲。 
 
  成绩优良的我,凭自己的势力高分考进这所名牌大学,更是让家中爱面子的父母尤其欣慰。 
 
  说起来,我在同龄人中也算得好的了。只是来到这所学校后,才体会到什么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不说别的,就我们寝室这几位。 
 
  成绩自是不说,能力交际手腕也相当强。那种圆滑周到的处世手段让我从心底折服。我有些叹息,老爸为什么你的儿子就没有遗传到你半点这方面的基因呢?不过对于这点我叹息叹息也就罢了。 
 
  让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了好一段时间的是另一件事。 
 
  其实204最大的特色并不是集官僚于一室。在众人口中传得最多最广的是另一个荣誉称号──"帅哥寝室"。 
 
  当然,什么事都有例外。 
 
  204五个成员里有四个公认的帅哥。而例外仍然是我。 
 
  我不知我与204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寝室两大特色我一样都不占。这样的我竟然是寝室长。当然,虽然当选后的一小时我马上就明白这个称号与"劳工"并未多大区别。 
 
  说实话,我不愿妄自菲薄。而且我老妈当年也是一方响当当的美人一个,老爸到现在还是气宇轩昂的。准确来说,我的五官不差,秀气文静,一看就是标准的"三好学生"样。 
 
  只是身高方面离现在女生心中的帅哥标准就差了一截了。而我们寝室其他四位都可称作即高大又帅气。要身高有身高,要脸蛋有脸蛋。我甚至担心过外人会不会以为这学校的学生会竞选是选脸蛋而不是选能力。而盛乐那家伙更是高达一米八。站一起比我高出整整一个头。 
 
  有一次盛乐调侃地问我:"司希,你有没有一米七呀?" 
 
  我笑笑。心里却郁闷了大半天。天地良心,我确确实实经过精确测量不多不少刚好170啊!难道就因为我骨骼瘦小些,样子文弱些就要被人"看短"? 
 
  曾经有一次寝室闲聊。那时F4流行。 
 
  正在听收音机的易孟突然提议:"我看我们寝室也可以组个F4了。" 
 
  班长林湃发言:"那我们伟大的寝室长司希同学怎么办?" 
 
  "是啊是啊......小希做什么好呢?"悠闲躺在床上的薛清憋著笑调侃道。 
 
  只有盛乐没出声,不过我有听到对面书桌传来闷闷的笑声。 
 
  我呵呵笑了几声,开口说道:"多谢班长部长大人关心。你们组F4,我这寝室长自然是走在前面给你们高举广告牌了。" 
 
  易孟拍著床板笑:"哈-哈-哈-小希希,我就不信你这么好?!" 
 
  我哼了声,接著说,"不过,牌子上的F4不是Flower4而是Fool~~4"我故意把Fool的尾音拉得长长的。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声在齐冲上来的众人一阵爆打中咽了下去............ 
 
  大一的第一期便在这样打打闹闹的和谐气氛中很快过去。 
 
  寒假返校,我是最迟的一个。 
 
  提著大包小包老妈塞给我的吃的用的,一进寝室就听到接二连三的询问:"啊!小希希怎么才来!" 
 
  "是不是被老家哪个漂亮美眉迷住乐不思蜀了呀~" 
 
  我有些奇怪:"你们怎么来这么早?"没想到就我一个最迟。我还特意比正式开课提前了两天来的。 
 
  薛清笑:"就知道你是乖宝宝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们都来了一周多了。易孟干脆在家过了个除夕初一就来了。" 
 
  "呆在家里多没意思,回到学校可以安心泡美眉,课都不用上,爽啊!"易孟接口。 
 
  我实在对他这种花花公子的习性没有多大好感。 
 
  相处了半年,大家之间的关系已由最初的新鲜有趣渐趋平淡习惯。 
 
  "日久见人心"这句话对于我们这些天南地北求学的年轻人来说最合适不过了。再精致的面具在时间的剥离下也会无所遁形。而疏离隔阂甚至争执就会随之产生。 
 
  第二学期开学不到一个月。我就和盛乐闹翻了脸。 
 
  作为校团委副书记,盛乐的优秀是众所周知的。成绩好人缘好能力强,再加上帅酷的外形,校内有一大票的女生拥护崇拜者。大概有意给他写情书的女生可以从食堂排到我们寝室了。但我从来没见到他将情书拿到寝室来看过。或许是避嫌,或许是在回寝室前就被他扔进了垃圾桶。 
 
  我认为后一种可能性大些。 
 
  盛乐表面待人平和有礼,实际上骨子里却极是瞧不起人。我理解像他这种在一帆风顺众星捧月似的情形下成长起来的人,多少都带点这种脾性。但理解并不能代表容忍。 
 
  在他一次很苛刻犀利地在寝室指责外语老师上课毫无章法后,我毫不客气地回了他两句。 
 
  而他这段时间似乎也看我很不顺眼,大概我的某些地方也让他看不顺眼了吧。这次见我说他自然不会让步。两人针锋相对地你来我往几句后,寝室里静寂无声。 
 
  自后十多天,我们都没说过一句话。 
 
  自此,204五人便逐渐隐隐分化成三派。薛清林湃都是那种阳光型的活力类型。两个待人都好。并不像盛乐那样内外不一。我和他们走得较近。易孟家中富有,人又生得俊美,偏生又还是一副花花公子习性,成天和女孩子搅在一起。有时一连两晚不回寝室睡。人也难得见著几回。而盛乐和我闹翻后,在外面虽然还是迎风笑颜,可在寝室却更加寡言冷漠。连薛清林湃两人也不爱多搭理了。 
 
  "同学们知道‘白桦派'吗?" 
 
  台下一片呵欠声响起。台上老师早已炼成了"超级弱视障听神功"。依旧在台上讲得口水星四溅。 
 
  我也听得有些无聊了。当初想著这文学选修应该挺有意思,没想到老师这个派那个社这个理论那个规则讲个没完。而其他那些本想著选修文学考试好过的人,自然就正眼也不会瞧一下黑板了............ 
 
  "好,今天就到这里,下课!" 
 
  听了这声,恹恹欲睡的人群顿时像遇到水的鱼儿活了过来。急著冲向楼梯口。 
 
  我也随著人流大军挤下楼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