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爸爸的新娘在对门 作者:杜紫藤

字体:[ ]

 
 
《爸爸的新娘在对门》BY:杜紫藤
 
      楔子
 
 
  男人和小家伙坐在麦当劳里,两个人的视线却是齐齐对向斜对角那个男人。
 
 
  果然是美人,男人暗暗笑着,而且,看他的眼神,八成与自己是同类。
 
 
  “就是他吗?”男人问。
 
 
  “嗯嗯。”小家伙不住的点头,“就是他,就是他。好看吧,等我长大我要做他的新娘。”
 
 
  男人斜一眼小家伙,“那,你没戏了。”男人笑的阴险,“因为——他的新郎注定是我了。”
 
 
  “爸爸~~”只一瞬间,小家伙的大眼睛里盈满水气,楚楚动人,真是我见犹怜。
 
 
  男人在小鬼头面前摇摇手指,“啧啧啧,小鬼头,你这招对付奶奶可以,对付我是没有用的。”
 
 
  水气又在一瞬间收回,小家伙不高兴的噘起嘴,“哼,臭爸爸,明明是我先发现的,不爱你了。”
 
 
  男人一边恶劣一笑着,一边伸手捏一下小家伙胖嘟嘟的小圆脸,“这就算是你还我的养育之恩吧。”
 
 
  美人似乎并没注意到有人在盯着他,吃完桌上的东西,又喝了几口可乐,站起来,把桌上的垃圾拢进托盘,走到旁边垃圾桶里,倒掉,离开。
 
 
  男人和小家伙赶紧收拾了桌上的垃圾一起起身,倒掉垃圾,跟了出去。
 
 
  穿过马路,进小区,同样的路线,进了同样的单元门,上到三楼,美人停住,掏钥匙。
 
 
  男人带着小家伙在对门停住,掏钥匙。
 
 
  美人回过头,看了一个正在开门的两个人,又收回钥匙,走到两人面前。
 
 
  “您好,我是新搬过来的。”美人声音温婉柔和,仿佛春水盘石,令人心醉。
 
 
  男人抱着小家伙,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意,“你好,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一、
 
 
  天真冷,白小幺搓着手跑上楼。
 
 
  3楼楼梯上,坐着一个裹的像个棉花包的小家伙,小圆脸红扑扑的。白小幺依稀记得他是对门那个男人的孩子。
 
 
  “叔叔~~”小家伙扬起脸,大眼睛里挂着雾气、泫泪欲泣,“我从幼儿园回来忘记带钥匙了,可是爸爸还没有回来。”真是楚楚可怜。
 
 
  白小幺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家伙,仿佛没听到一样,径直走到自己家的门前,开门——
 
 
  看见白小幺竟然不理自己,小家伙很是吃惊,急忙站起来,跑过去拉着白小幺的衣服,“叔叔,我……”
 
 
  白小幺低头,看着拉扯着自己衣服小家伙,诡异一笑,蹲下。
 
 
  “小朋友,骗人可是不对的哦。”白小幺的脸上挂着天使一般的迷人笑容,“幼儿园是不放小朋友自己回家的,偷偷跑出门的小朋友是不乖的小朋友,骗大人的小朋友就更是不乖的小朋友。所以——”白小幺邪恶的笑着,用力捏捏小家伙的小圆脸,“你叫叔叔也是没用的~~”
 
 
  小家伙愣一下,忽然哇的一声号啕大哭,一把抱住白小幺的腿,“叔叔,我错了,我不该偷偷跑出门……外面好冷……叔叔……”声音宏亮,响彻整个楼道。
 
 
  隐约听见楼上似乎有开门的声音,楼梯上似乎有脚步声音,白小幺怕被人告一个虐待儿童的罪名,赶快把小家伙拖进屋子,甩上门。
 
 
  刚才还如决堤一般的眼泪,刚进屋就仿佛关了闸门一样立刻止住。收发自如,超过水库。
 
 
  白小幺无奈,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小家伙,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偷偷跑出去。”
 
 
  “我叫黄豆豆。”小家伙费力的脱掉自己厚厚的羽绒服,“我爸爸叫黄耀师——”
 
 
  “哦,那你不应该叫黄豆豆,你应该叫黄蓉。”白小幺随手接过黄豆豆的羽绒服挂在衣架上。
 
 
  黄豆豆撅起嘴,“可是爸爸说他不喜欢郭靖。”
 
 
  “说吧,你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自己跑出来干什么?”
 
 
  对手指,黄豆豆低着头,“我……我……我想下楼看张阿姨家的小狗狗。”
 
 
  白小幺看一眼黄豆豆,哼一声,开了电视,又从冰箱里找出一袋薯片,扔给黄豆豆,“你自己看电视吧,我做事去。”
 
 
  刚要向屋里走,又想起什么,回到客厅,从柜子里找出纸、麦克笔,在纸上写上几个字:
 
 
  “黄药师,你女儿黄豆豆在我手上,请速认领。”落款是408。
 
 
  找出胶水,贴到对面门中间。
 
 
  一小时以后,门被敲响,白小幺开门,对面那个看不出年纪的漂亮男人站在门口。
 
 
  “您好,我是住在对门的黄耀师。”黄耀师说,“我女儿是不是在您那里?”
 
 
  “哦。”白小幺回头,“黄豆,出来吧,你爸来了。”
 
 
  “爸爸——”黄豆豆花蝴蝶一样飞出来,扑进黄耀师的怀里,“爸爸我好想你。”一边说,一边用脸在黄耀师身上蹭蹭。
 
 
  “行了,别再演父女情深了。”白小幺从衣架上取下黄豆豆的衣服塞进黄耀师手里,“下次出门请锁好门。”又对黄豆豆说,“你以后也别乱跑出去,这么点的小姑娘乱跑小心被人贩子抓了卖到山里给野人去。。”
 
 
  “太感激您了。”黄耀师忽然用力握住白小幺的手,“请您今天晚上务必来我家,我一定要请您。”
 
 
  “不用不用。”白小幺努力从黄耀师手中抽自己的手,却抽不出来,“大恩不言谢。”
 
 
  “不行不行,一定要请。”黄耀师一边说一边拖着白小幺的手,将白小幺拖进自己家。
 
 
  二、
 
 
  白小幺坐在黄耀师家客厅的沙发上,黄耀师在厨房里忙进忙出,饭菜香气满溢房间。
 
 
  黄豆豆缠在白小幺旁边,替白小幺端茶,求白小幺给自己讲故事。白小幺一向不擅应付小孩,痛苦不堪,头大如斗。
 
 
  于是扔下黄豆豆,推开厨房门。
 
 
  “啊,快好了。”黄耀师说,“这个菜烧完就好了。”
 
 
  白小幺靠在门框上,嘴角挑起一丝讽刺笑意,“黄先生,你先让你家黄豆豆跑到我家,又把我拉到你家来,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黄耀师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慢慢转过身,看着白小幺脸上狐狸一般的笑容,“这你也看出来了?”
 
 
  白小幺不屑的看着黄耀师,“拜托,我一进门就闻到菜味了。又没看见女主人,你若是刚回家,你这些菜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他又走进厨房,随手拈起一块溜肥肠扔进嘴里,“还是双人份的,准备了不少时间呢——味道不错,洗的很干净。”
 
 
  黄耀师把火关小,盖上锅盖。
 
 
  转身,摊开手,“没办法啊,正常方式不好请你,只好让我家豆豆出马了,我就知道我家豆豆一定行的。怎样,我家宝贝很可爱吧。”一边说一边拍拍白小幺的肩,“不用回答我了,我知道你一定也觉得她很可爱。”
 
 
  “你不会是向我来推销你女儿吧。”白小幺斜瞟一眼黄耀师,“我对幼女没兴趣。”
 
 
  “你对于豆豆来说,已经是大叔了。”说完,关火,端盘,对白小幺说,“帮我把菜端出去。”
 
 
  “虽然你说的我完全不信,不过反正不吃白不吃。”白小幺一边说,一边端起菜,走到厨房门口,忽然又回头,“你菜里没放迷药吧。”
 
 
  黄耀师笑,“说不定我放了呢。”
 
 
  白小幺端着菜,站在门口想了想,“算了,反正我是男人,被迷女干了也没什么损失。”
 
 
  黄耀师靠在厨房柜子上大笑,虽然系着波波熊的卡通围裙,竟然也散发优雅气息。
 
 
  白小幺挑一下眉,笑,“若你的目的和我想的一样,——这方法不错。”
 
 
  三人围坐饭桌。
 
 
  黄豆豆不停帮白小幺夹菜倒汤,其乐融融,只差女主人。
 
 
  “黄先生,黄太太不在家吗?”白小幺问。
 
 
  “黄太太?”黄耀师愣一下,看一眼黄豆豆,“你是说豆豆的妈妈吗?——她的妈妈——去了。”声音便低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