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热夏 作者:晓春

字体:[ ]

 
 
 
《热夏》 作者: 晓春 
 
这次是临时决定回国,加州的传媒公司起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凡事仍须亲力亲为,加上博士论文也才完成一半,其实也不是太走得开。完全是章芝玲女士,也就是我母亲的几通电话让我心软,她说这次的婚礼对她来说很重要,希望我无论如何抽出时间去观礼。 
母亲的确是位很有风情的女人,在国内的房产界颇有些名气,先后嫁过高级珠宝商和政府高官,现在即将成为她第三任丈夫的是泰华集团的二老板,人称“华莱士”的商界奇才霍诚定,在我看来,她比那些徒有美貌的年轻女郎不知聪明、有办法多少倍。 
起码有几年没有回国了,道路改造得已经有些陌生,一下机场就去了事先预定的酒店,我一向比较习惯自己安排行程计划,相信逗留在此地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其实倒是想抽空去国内其他地方走走,比如西藏。 
婚礼后一天举行,前日晚上,实在无聊,就在十点左右驾车出去兜风,听说这个城市的夜生活和夜景一样精彩,也许可以趁此机会体验一番。 
再过两个月我就满三十岁,这个年龄的男人,自制力已经不容小觑,自二十五岁后,我就不大尝试放纵了。虽然我脾气并不古怪,但也不是太好相处,可能是凡事一向追求完美的缘故,难免给周围人一些无形的压力。其实偶尔,我也会渴望温度与热闹。 
那是一家据说该市很着名的高档音乐酒吧,前半晚在里面举行了一场官方组织的交谊舞大赛,海报贴得满街都是,所以我找到了那里。可到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舞池内刚在清理,背景音乐是蓝调,到十一点左右,这地方又恢复本色——声色场,光鲜的人群陆续登场,气氛开始热烈起来。 
我觉得这个酒吧多少也算有些特色,不由生出些新鲜的好感来,当时有点后悔自己穿了西服出来,于是脱了外套交给服务生,松开衬衫领口,移坐到吧台边叫了杯威士忌加冰。 
五分钟后,我接收到一道灼人的视线,追溯到视线的主人,她对我微微一笑,暗示意味十足。这个笑我很熟悉,我知道自己的魅力从未减退,无论是风度、眼神、谈吐、举止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掳获猎物,只是近年来,我对游戏性质的事情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热衷投入,也许,今晚可以破个例。 
还是男人占了上风,她朝我走来……妆并不很浓,有种清纯的豔丽,很矛盾也很吸引人,高耸的胸部和完美的轮廓都在彰显这具年轻热情的肉体有多么诱惑,呵,杜震函,今晚可有个高质量的艳遇。 
对方的纤纤玉手大胆地抚上我的脸,挑眉道:“这样的帅哥居然一个人?” 
“我在等人。” 
“怎么,她没来?” 红润的面孔表明她醉酒。 
“她已经来了。”我轻扬起嘴角。 
佳人咯咯笑起来,异常妩媚:“男人好像没有不滑头的。”看来她的脑子仍是清醒的。 
“我只是讲了真话而已,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能请你到我那桌喝一杯吗?” 
“我请。”扬手叫了上好的洋酒让服务生送过去。 
对我的慷慨,她有些惊讶,然后暧昧不明地一笑:“是个大少爷呢,嗯?”像我这样的“公子哥”,她一定遇过不少,但如今的女人,再老辣,主动权仍掌握在男人手里。 
她拉着我的手走到角落的桌子,这其实是个很好的调情的地方。 
“你是想把我灌醉吗?”她笑着拉我坐下。 
我摇头:“如果你不情愿醉,再多买几瓶酒都是没用的。” 
她的手缠上我的腰,算是非常温和地邀请:“唉,为什么我总是碰上情、场、老、手。” 
“难道你不想要一个熟练的情人享受乐趣?” 
“如果是你,我是情愿的。”她凑上来亲吻我的嘴唇,这方面我有点洁癖,微微避开头。 
“怎么了?”她突然变得风骚入骨,整个人贴上来。 
“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加深了解。”我抱住她带香的身体掩饰这个不近人情的坏习惯。 
“艾莉,你还真是骚啊,阿森两天不来,就钓了新凯子。”一个染着金黄头发的男人上来打断了我们的情浓。 
他身后站着一个一副雅痞模样的年轻男子,犀利的眼神、不羁的嘴角、笔挺的鼻,黑T恤衬出一身漂亮但不夸张的肌肉,破牛仔裤裹着修长的腿,英俊的面孔让人过目不忘,就算面无表情站那儿一动不动,却也有种桀骜迫人的气势。 
我可不想头一次出来就倒霉地惹上什么帮派人物,也知道国内这类店面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太平。我想,怀里的女人多半是他的“旧识”。我当时以为,自己可能已经惹上点小麻烦。 
“哥,你怎么又玩失踪!”美人跳出我的怀抱,迎上去,给了那黄毛一个拥抱,我又想,问题看来没有想象得严重。 
“兄弟,你艳福不浅哪。”黄毛小子上前来,突然亲密地搂住我的肩膀卖熟,“我们艾莉可是眼光奇高啊。” 
我没说什么,平静地应付他的粗鄙,这类男人在这个世界每处角落流窜,见怪不怪。这个叫艾莉的女人,若不是气质尚高雅,我也不会轻易出手,可显然,她的兄弟并没遵循族群规则。 
“这位是阿森,艾莉的男朋友,兄弟,你可要加把劲啊,哈哈哈。”他开了个无聊的玩笑,在艾利的斥责声中,匆匆转向别的桌子。 
那个英俊的叫“阿森”的男人这时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无声地递给我一支烟,我其实不大抽,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接了过来,他靠过来替我点上。微微火星投射进他的眼睛,使得那双眼更加深邃难测。 
我的心猛地一抖,有点诧异在一个陌生人的双眸里看见如同星辰般狡黠却沉静的光辉。 
“没见过你啊。”这是他的开场白,轻轻吐出一口烟,对着我漫不经心地问了句,眼光却瞟向他身边的艾莉,我没有答话,我想我的答案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你喜欢他?”他突然这样问艾莉。 
艾莉似乎在与他赌气:“听说前阵子你去了海港度假,居然走前都没有跟我说一声,我看你根本没有兴趣再搭理我了吧。”她的脸掩不住沮丧和伤心,“所以我决定离开你了,这是我的新男朋友,他各方面——都比你行。”这话说得太过了,存心给我惹麻烦呢。 
“是吗?”他淡淡地应了声,有些无情地朝我看了眼,虽然被临时作了挡箭牌,我也无所谓地笑了笑,“那要恭喜你喽。你爱找谁找谁,这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 
外表出众,加上年轻强壮,还不知道“在乎”为何物,富有攻击性,游戏人间,不负全责,想必也不会有机会单独赴海港度假,啧,真是十全十美,像个十全十美的笑话。不知道剥开表皮,是个什么样的灵魂。五年前,我大概也跟他差不多。 
也许是不屑的表情有点外露了吧,他敏锐地回头盯上我:“除我之外,她还没有主动邀请过其他男人。”然后他起身对艾莉说,“不要对男人期望太高,对你没好处。” 
“阿森!你等等。”艾莉这时猛地站起来,眼睛里突然燃起火花,她绕到我身边状似亲昵地搂住我,“说你爱我。”这招并不高明,但我不是个吝啬的男人。 
“没有人会不爱你,我也不例外。” 
“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她看着我,希望今晚上能在那个伤她心的人面前挽回一些尊严,虽然那尊严很卑微。 
“你说了,我才知道能不能为你完成。” 
她从怀里取出一粒药丸,投入我眼前的一个酒杯,那药片遇水即溶,她优雅地夹起杯脚,递到我面前:“喝了它。” 看来今天,我注定要为一个连名字都未来得及交换的女人付出一点,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不算太糟。 
也许是这个竞争场景太刺激,也许是今夜的背影音乐有些太疯狂,也许是长期的成功人士扮演得太好,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地喝下这杯毒酒。那个阿森挑了挑眉,表情玩味起来,瞪着他曾经的女人和一个无聊的陌生情人之间上演的闹剧。 
他豁地转身:“不打扰你们作乐,拜。”我似乎成了他们之间的调剂品。 
突然间,腰间窜起一股冲动,让经验丰富的我立即意识到了事态已急转直下,艾莉的眼睛有些愤怒地盯着阿森的背影,伸手一把拉住我,用足够大的能让走在前面的阿森听到的声音宣布:“你,进来陪我。” 
她抓住我的手臂转到酒吧的一个包厢里,甩上门后就开始急迫地解我的皮带,松开我的衬衣扣子,踮着脚吻上我的脖子……我想任何男人都很难拒绝这张火热的请谏,何况是在饮过那杯*情酒之后。 
正进行到如火如荼的阶段,居然有人推门而入,我本能地看去,正对上那双锐利的眼睛,此刻看来特别心惊。衣衫不整的艾莉回头看住阿森,一边用纤柔手指挑逗我,一边满脸挑衅地瞪着旧情人,我突然没了兴致,我可以放纵可以玩,但不能被人当猴子似的旁观,我轻轻推开身上的女人,虽说男人的欲火不能说停就停,但要玩成人游戏,眼前这个并非唯一的人选。 
门在这时却被阿森反手锁上,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大波动,但隐含着侵略性,我感觉得到。他脱去黑T恤,露出线条匀称的身体,邪笑着一步步走上来,艾莉没有阻止也没有再看他,直到他轻轻抚上她的后背,低头在她耳朵边说:“你想跟他玩,还是跟我做?或是——一起?” 
艾莉浑身一颤,又一次纹丝不动地抱住我,她很紧张,手指越掐越严,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力可见一斑。阿森的右手这时有力地拥住了她优美的腰身,我想挣脱他们离开,却被他的另一只手阻止,他的腕力惊人。 
他沿着女人优美的背部曲线有技巧地一路吻下去,她弃甲投降……女人始终拒绝不了一个她深爱的男人。艾莉发出呻吟,洁白的手臂却攀住我的脖子,异常煽情。那个男人居然开始解开牛仔裤,整个人重重靠过来,艾莉的身体全压在了我身上,我的背贴上了墙,有点凉,脑子乱起来,再经验老道也不知道眼前这情形属于几级状况。阿森有节奏地用身体挤压着艾莉,我也起了反应,那个“停”是怎么也没法脱出口,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的自制、我的忍耐在这一刻都化成了浆糊。 
 
当年最放纵的时候都没有玩过3P,总觉得与别人分享一个女人很恶心,但这次,我见识了赤裸裸的欲望,完全出自于本能的娱乐,男人的眼神、女人柔软的身体,都让我不由得一阵兴奋,没有压力、不顾后果、卸下责任,只有肉体的回应、原始的需索,倾巢而出的兴奋支配了全身…… 
一只手探入我的后腰直接划入底裤,我的臀部肌肉一阵紧张,那个掌心的触感绝对不是属于女人的,难道——我猛地睁开眼睛,吃惊地望着正在我眼前投入地爱抚艾莉的男人,妈的,他到底在干什么?! 
他接触我身体的手正有节奏地徘徊不定,时而回到腰际,时而又转战臀部,最后竟然往前直捣中心!当时真有点懵了,我发誓我可从没给个男人这么摸过,顿时浑身僵直,又生怕艾莉发觉。我伸手一把扯住他的头发,他抬起头邪邪一笑,伸出舌头舔了我制住他的手臂,我像被烫了一下似地放开他,艾莉还在我们之间,无力地趴在我胸口闭着眼喘息。这时,阿森伸出左手猛地扼住我的后颈,一个用力,吻住了我,紧紧的,用灵活的舌头搅着我的,那时的震惊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述,肺部的氧气都像被他瞬间吸尽似的,唇舌因他近乎固执地纠缠吮吸而麻痹,潮热沉闷的呼吸伴着罪恶的诱惑拉我进到一个黑暗无边的欲望深渊…… 
在没断气之前,终于挣脱了他——缓缓擦去嘴角的银丝,有些狼狈,他则一脸促狭地看着我的反应。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三秒钟,我的心阵阵不安,即使谈判桌上也没这么失常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