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哑巴哥哥 作者:月见初音

字体:[ ]

 
 
《我的哑巴哥哥》BY:月见初音
 
 
 
 
 
 
  1
 
 
  今天是我高一开学的第一天,原本奢望可以摆脱那件事,我的人生能有新的开始。
 
  没想到班上还是有一群爱嚼舌根的人。
 
  一轮到我上台自我介绍,下面一群人就开始交头接耳,虽然心情很不爽,但在老师的催促下我还是开口了,「大家好,我叫覃博,我的兴趣是……没有,没有外号。」随便说完,我就冲下台去,被大家盯著看的感觉真差,这种事永远都不会习惯。
 
  「喂喂!你以前不是叫婊子弟弟吗?怎麽说没外号啊?」走道上,一个同学拉住我的袖子。
  他是我的国中同学,赵安!真是阴魂不散啊!!
 
  「恶!你别碰他啦!小心爱滋,哈哈!」他旁边的同学一脸厌恶接著说。
 
  「你说谁得爱滋啊你?!你妈才得爱滋勒!」我一时愤怒用力拍了他的桌子。
 
  「嘻嘻……他跟他哥哥像不像啊?」
 
  「真的假的?好恶心哪!」
  其他同学议论纷纷的样子真叫人火大!随便一听就知道他们在谈论我,不!是我哥哥的事。
 
  我有一个哥哥大我一岁,原本四个人组成的小家庭幸福美满,但是就在我读国小五年级的某天,我那瘦弱的哥哥被绑架了,说好听点是绑架,其实根本就是一群变态看上了我家落单的蠢蛋哥哥长得眉清目秀,一夥人将他强行带走。一群男人轮女干一个小男生,这种事情从医院很快的蔓延了整个地方,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被男人轮女干过的哥哥,我爸妈有一个被人轮女干过的儿子。
 
  一怒之下,我爸不愿再让哥哥留在医院继续接受心理治疗,就把他接回家,情愿把他每天关在家里,也不让他再出门。
 
  虽然人是回来了,但是他却变得不会说话,医生说,那是他受到很大的惊吓,所以身体潜意识的拒绝说话,也许会好,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开口,连爸爸毒打他,他都说不出话来,後来,我们都习惯了!
  家里有一个哑巴的存在。
 
  但是,我的家再也不幸福和睦了,爸爸每天大小声和妈妈吵架,最主要的还是责备他没带好小孩,最後妈妈离家出走了。
  家里只剩三个男人,却只有爸爸有工作能力,所以他很理所当然的说在外面工作不回家。
 
  家里总剩下我们兄弟俩。
 
  说来我也真恨他!男人会被强女干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就是他!害得我得过这种日子!!
 
 
  好不容易撑到放学,一路上无聊的踢著碎石子,回到那栋令人打从心里厌恶的屋子,远远的我就看到我那哑巴哥哥在门口给我挥手了!
 
  一看到他,我的心更是沉重百倍。
 
  一到家门口我像贼一样四处张望,「拜托!你就给我乖乖待在家里不行吗?出来乱晃干什麽?!」我口气很差的说。
 
  哥哥的眼神净是一派无辜,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瞅得我真想一全把他打飞出去,装什麽无辜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闪开啦!」恶狠狠瞪他一眼,我就迳自进屋去了,一进客厅就闻到阵阵饭菜香,他跟在我身後进屋,示意我先将书包给他拿去放,就可以先去吃饭。
 
  我冷冷说了句,「不用了。」就背著书包上楼。
 
  随便冲个凉,换件衣服来到饭厅,看到哥哥已经盛好饭,正襟危坐的等著我开动,我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说到食量,我们两个还真是明显对比,他的碗永远盛不到三分之二的饭,吃东西老是慢吞吞,我三两下把饭菜扒完了,看他还没吃几口,积了很久的气不知怎地冲了上来,开口就骂,「你是娘们啊?!猪吃饭都比你快。不想吃就不要吃啊!没人勉强你!」
 
  他有点慌张的指了指饭又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不吃的意思。
 
  「既然这样你就给我吃快点!」我拿起瓢羹,舀了一大匙饭,另一手扳开他的嘴,强行喂他吃下。
 
  他不停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两手不断挥舞著,等我一放开他,只见他嚼没几口,竟冲到洗手台吐了起来!
 
  强喂食物这种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几年他吃不下东西的情况更严重,几乎是吃什麽吐什麽,妈也曾经一怒之下,灌他吃下任何食物,不过他总是吃得少吐得多。
 
  他吐得很凄惨整个脸都涨成猪肝色,看他吐成这样我哪有心情再吃啊!
 
  「我先回房了!」随口说了声。
 
  回到房间,从书包里拿出几本新课本翻看著,想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好好用功说不定成为好学生大家都会尊敬我一点。
 
  看著看著没多久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覃博啊覃博,你根本是痴人说梦!以你这种脑袋就算读到要死要活有一天给你变成好学生了那又怎样?你永远都是覃祥的弟弟!还是摆脱不了那些嘴巴烂到发臭的人!!
 
  我开始自暴自弃的拿出藏在柜子里的色情漫画出来看,再怎麽说我也是青春期的叛逆少年,在学校受够了那些窝囊气,自然更不会有女孩子对我有好印象,看这些漫画变成我发泄的方法之一,逐渐的随著激情画面的刺激我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拉开拉鍊,我很自然的靠著我的左手和右手帮自己安慰了起来。
 
  我闭上眼睛幻想著漫画里的美少女出现在我面前的模样,手不停的上下撸动,越来越快,喘著气觉得脑经快要一片空白的时候,房间的门竟然开了!
 
  我那哑巴哥哥从门缝探出一个头,原本微笑的脸僵成一片,与我四目相对著。
 
  「你白痴啊,干麻不先敲门!」我立刻站起来背过身去将拉鍊拉好,「你要干麻?」
 
  「呃……」他把手上的纸条交给我。
 
  上头写著,希望我能把新课本借给他看,他很快就会还我。
 
  我看了看他,「借书?上次借你的都看完了?」
 
  他点点头。
 
 
 
  2
 
  今天的哥哥穿著对於他的身材过度宽大的背心,高出他快一个头的我很轻易的就看到他藏在衣服底下若隐若现的胸口,许久未出门的他,皮肤十分苍白,配上他那张小到只有我巴掌大的脸,看得我刚刚未消的欲火竟然又窜了上来!
 
  突然我脑筋一转。
 
  「想借书?没这麽简单,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他有点不安的看著我。
 
  「你应该知道我刚才在做什麽吧!进别人的房间没敲门不说还打断了我的事……你说可不可恶啊?」最後几个字我刻意放慢速说得又轻又柔。
 
  他有点内疚的把头垂下。
 
  「如果……你愿意用嘴帮我,我就原谅你,还把书借给你,怎麽样?」
 
  祥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有点站不住扶著旁边的书桌。
 
  「给你十秒钟考虑,不要就算了!我今天有带世界地理回来唷!」
  我知道他特别喜欢地理,每次捧著地里课本就盯著里头的图片不放,一副满足模样的笨蛋。
 
  他那双圆眼睛盈著水光,看向书桌,拿了张纸笔,飞快的在上头写了几个字「这麽做能让你快乐吗?」
 
  『快乐?』这两个字映入我眼帘,有些许陌生。
 
  「也许吧!」我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麽样的表情,只见他缓缓点点头。
 
  我坐在床边,老实说心里还真有点慌,毕竟我从未与人有这方面的接触。
 
  我主动的半脱下裤子,「过来啊!杵著干麻!」
 
  他跪在地上,颤抖的手抚上我的下体,瞪著它看了一阵,脸上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
 
  「快点含啊!我可没时间跟你耗。」挺动了下身体,抵住他的嘴。
 
  他闭上眼睛,缓缓张开粉色小嘴纳入我的,祥起先皱了皱眉只含了一半抬头看著我。
 
  「全部给我吃进去!」一声令下,我将整个分身塞进他的嘴里,疯狂的*插。
 
  「唔……唔……。」他似乎是无法呼吸一直挣扎著,两手抓著我的膝盖,越掐越紧。
 
  肿胀的分身将他的腮庞撑得鼓鼓的,无法咽下的唾液从嘴边流出,构成一幅无比艳丽的春色,他逐渐缺氧的脑袋开始混沌,再也无力反抗我的挺动,只有乖乖的逆来顺受。
 
  鼻子不断翕张想获取更多的氧气,脸上满是一道道的泪水与汗水。
 
  他呜咽的声音惹得我一阵更加兴奋,加速在他嘴里横冲直撞,一瞬间我的顶点来临在他嘴里抖了抖泄了出来。
 
  他感受到有东西流入,喉咙一阵收缩,剩馀的混浊从嘴角流出。
 
  我一抽离,他立刻冲进浴室狂吐了起来,彷佛想将刚刚吃下的全都吐出。
 
  「喂喂喂!要吐去别地方吐,吵死了!」我穿起裤子,走进浴室将他推出我的房间。
 
  他胀红的脸颊,沾著水的长睫毛让我有一种错觉,我终於知道那群变态为什麽会想要强女干他了……。
 
  将书拿给他要他出去之後我坐在刚刚的床边,心理一阵罪恶油然而生,我这麽做……岂不是跟那群变态没两样!?更何况他还是我哥哥!!
 
  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凌晨三点整,我就这样凝视著它一夜无眠。
 
  昨天我竟然一时冲动要哥哥帮我口*……罪恶感倒只是一部分,真正令我忧心的是我竟然对一个男人有感觉!更渴望进一步侵犯他!
 
  难道是我的性向有问题吗?一想到这里我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走出房间,经过他的房门,灯还亮著,他一直很怕黑,所以连睡觉都开著大灯。
 
  轻轻的我转开把锁,果然,他已经像只虾米一样缩在床上睡熟了。
  试探性的唤了他两声。
  我站在床边看他的睡颜,两道浓眉之间有著深深的摺痕似乎是在忧虑什麽……。
 
  微颤的双睫,让我害怕他随时会醒来,就快速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