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翼 作者:猫扑白领

字体:[ ]

 
 
      “你终于出现了,翼!这次你休想在逃出我的手掌。”漆黑房间的落地窗前一个修长的身影喃喃自语,然而语气中的坚定和透露出的杀气让人震撼。紧握的拳头显示出男人此刻的激动心情,终于找到他呢,那个躲避了3年的人...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怎么会事,翼被什么人带走了?”文化的男人举止优雅的点燃一根高级香烟放到嘴里,脸色平静到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深蓝的眼睛淡淡地少了一下旁边冷汗直冒的属下。虽然男人表面平静,可是浑身上下却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那是老大暴怒之前的预兆,罗尼直感觉浑身的衣服都要湿透了,胆战心惊的小声回答:“绑架展先生的人是...”“是什么?”眉毛一挑,男人不耐烦地问道。“是...是展先生的表哥。”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表哥?翼,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男人深深地吸了口烟,眉头紧锁、一种不好的预感,让男人目光变得复杂和担心。◎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浑身剧疼,展翼是在毫不留情的皮鞭的抽打下醒来的。看到前面3米远那个斯文坐着的男人时,展翼马上有所领悟。平静的看着对方,淡淡的开口说:“好久不见了,表哥。”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听到久违的那依然冷淡的声音,展御的心中一震。三年不见了,翼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头发更长了,此刻那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那双自己非常讨厌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一切,展御人很讨厌那种感觉,像被吸引到万丈深渊般,不喜欢被人看透,不喜欢被人掌控,自己才是那唯一的强者。强烈的恨意顿时汹涌而来。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你终于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了,我曾经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得意地笑了笑,展御人非常期待展翼的惊恐和害怕,因为那是他最想看到的,非常想撕破那一张永远平静的脸...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御人,三年不见,我以为你会成熟些,没想到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幼稚。”有着成熟斯文的外表,可是内心却扭曲到了变态。这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表哥似乎永远把自己当成肉中钉、眼中刺。为什么呢?展家的权利,金钱,就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都让给他了,他为什么还不放过之际,真的那么狠吗?展翼非常的无奈,逃离了3年在阿莱克斯的庇护下还是让展御人找到了自己,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 源自猫扑白领频道: 
      听着展翼似乎嘲讽的话,展御人顿时大怒。站起身,走到展翼面前,连慢慢的靠近,直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金边眼镜后的双眼狠毒的盯着面前北大的遍体鳞伤的男人,手突然的恨恨掐住了那优美纤细的脖子。呼吸越来越弱,展翼也丝毫不挣扎,乌黑的眸子直视着。为什么?他总不向自己投降?看着手中的人渐渐失去意识,那张优美的嘴唇变得毫无血色,展御人仿佛被蛊惑般的低下了头吻上了去。
      
      2
      就在快要窒息的一刹那,突然感觉有股热流涌了进来,湿热的物体轻轻的舔蚀著自己的唇,即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围绕在鼻间,但那绝不是三年来拥抱自己的那个炙热熟悉的怀抱。展翼猛的从意志模糊中惊醒,睁开的双眼看到的是展御人那斯文俊秀的脸。此刻他象对待恋人般的深情和温柔,那双上一刻还恶毒的眼睛此刻正闭著,长长的睫毛在镜片後微微抖动,眉头紧锁,双手也松开了先前的禁锢,转而捧著展翼的脸峡。象是小心翼翼的对待极其心爱之物般,为什麽他会有如此的表情?复杂和难以理解以及心慌正逐渐汹涌而来,来不急多想,身体便做出更快一步的反抗。激烈的挣扎如同是将展御人从美妙的梦镜中抽醒,他楞楞的看著面前的人脸上写满了鄙视、愤怒、不解以及一丝慌乱。静静的仓库里只有沈重急剧的呼吸声,就连身後的那一群部下也为展御人刚才的举动倒抽了口气,因为知晓展翼的身份,所以更加为刚才的诡异心惊胆跳。 
 
      展御人为自己的举动懊悔不已,为什麽会情不自禁的去吻他?心里深处仿佛有什麽连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正在生根发芽,而且还快速繁殖越掩越裂之势。迷茫和惊慌占据著大脑,但是当对上那双唾弃、鄙视仿佛自己象肮脏之极的东西时心中的愤怒象火山一般的暴发,他激动的抓住展翼的双肩大力摇晃。失去理智般的吼叫。 
 
      “不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听见没。我不准。。不准”疯狂般的大叫,突然又象想起了什麽,呆呆的看著伤口被大力扯动表情痛苦的人。忽然诡异一笑,那笑容让展翼觉得被毒蛇盯主一般。 
 
      “哈哈!我差点忘记了,你是出卖自己身体给那个男人换取三年庇护下贱的娼妓!怎麽不习惯别的男人碰触了?那我今天到要看看你被调教出什麽样的风情!”嫉妒和愤恨让展御人想毁了眼前的人。他退後几步伸手召唤一名属下过来,“一号,你过去好好的享受下。”一号机械般的点了点头,便向被铁链捆著双手的展翼走了过去。
      大手抓住胸前被血染红的衬衣用力一扯,顿时雪花飞舞般的散落。展翼立刻激烈的挣扎,抖动的铁链声清脆的在潮湿、阴暗的仓库中响起,双腕被摩擦的火红,甚至带著一丝丝血迹。 
 
 
      冷冷的扫了一眼在自己身上肆虐的男人,马上视线转移到远处那个抱臂观赏的狠毒男人。轻蔑的一哼,仰起下巴挑衅的说道:“你想用这种方式侮辱我吗?够卑鄙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我以为高傲的你从来是不削一故的。” 
 
      “卑鄙?我展御人的字典里从来没这两个字,有的是不责手段,这样才能成为最强的人。”兴奋的脸扬起得意的笑容,仿佛诉说著自己的强大和成功以及展翼的落末。看著一号的手停了下来,马上冷漠的说道:“停下来做什麽,还不给我快点,大家都等著好好欣赏呢!” 
 
      一号不敢违抗命令,手向下移动,迅速的将展翼的黑色长裤以及内裤一并扯下,顿时一具美丽修长完美的身躯赤裸裸的暴露在众人面前,白色的肌肤和胸前的血迹形成奇异的画面,仿佛盛开的玫瑰。肌肉细致不夸张,完美的躯线,修长结实的双腿。加上早已凌乱的乌黑长发,和那张精致俊美略显苍白的脸显现出凄凉喋血的美感。所有人都呼吸加速,一号也感到身体发热,一股热流迅速向下身涌去,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手颤抖的向展翼的下身摸去。
 
 
 
 
 
      3 
      粗壮的手指探入狭小的後*,干涩的内部让手指无法畅行无阻。一号有些控制不住般的粗鲁起来。手指用力的穿插,立刻鲜血顺著大腿流了下来。直直的滴落到硬壤的水泥地上,甚至有一顺间,听到嗒的一声。即使被人正侮辱著,展翼依然是昂首挺胸笔直的站立著,脸上还是云淡风清般的仿佛什麽事也没发生,只是偶尔才能在他的眉宇间捕捉到一丝闪过的痛楚。即使是再怎麽反抗,展御人也不会放过自己,那麽不如去轻松面对,对於任何事情,展翼向来是随遇而安。可能在别人眼里他的这种漠然其实是一种挑衅。然而个性如此,从来也不想去改变。要自己去求饶也是不可能的事,自尊和傲气不容许向任何人低头,哪怕因此付出再大的代价,甚至是性命。 
 
      他的这种姿态无疑是对展御人的轻视和不削。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的交会著,包含了太多的情绪。展御人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手中的拳头,这个远远躲避了自己三年的人,就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对他到底是抱有什麽样的情感。真的是恨吗?但是仿佛也夹杂了其他的东西,那种莫明的心疼,和夜深人静之时的寂寞和思念,如果说无时不刻都在想著一个人的话,那麽那种情绪应该叫做思念吧!还有那控制不住的嫉妒,就象现在。。。 
 
      一号的手掌在展翼身上激烈的抚摩著,光滑的肌肤似乎带来的手感比女人还要好。他象一只美丽的野兽高高在上,高傲的鄙视著任何人。那种神情让人想狠狠的去折磨去摧毁。再也受不了难受的燥动,一号解开裤子的拉链,将黝黑硕大的欲望对准了展翼的後庭。。。 
 
      “住手!”就在男人丑陋的欲望要进入展翼身体的一刹那,展御人突然的大吼了起来,愤怒的双眼通红,象要杀人般的喋血。“住手,你没听到吗?给我滚出去!全部给我滚出去!” 
 
      一号手扶著自己的欲望僵硬在那,不明白主人为何的突然发火和阻止他。扼生生的发泄突然被打断,难受的冷汗从额头上直冒。几秒後,一号还是恢复了冷静般穿起衣裤退了出去。仓库的大铁门被关闭,发出巨大的响声,只留下两人对视著。
 
 
 
 
      4 
      坐在私人飞机上的金发男子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无比的不安和急噪,一颗狂跳的心脏恨不得立刻飞到香港,那个自己心爱的人被带到的地方。年轻、英俊、狂傲无比的脸孔回想到自己和翼的相遇的情景时眼光不由的变柔了许多。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自己还是会豪不犹豫的爱上他,那个第一眼便深深吸引了自己的男人。。 
 
      阿莱克斯.维克多.西里尔英国第一黑道家族的掌控者,年仅十六岁便叱嚓风云的人物,阴冷、无情、狠毒是他的特征。在权利斗争疯狂的家族中能将其他人狠狠的踩到脚下便能充分的说明了他的手段和实力。外表风光,其实也难掩盖内心的寂寞。生长在那样的家庭的孩子多少都有些变态,从小被训练各种技能,在危险中生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喋血的因子深深的注入到身体之中,早已麻木。男人对他羡慕、嫉妒、痛恨、甚至畏惧。而女人则被他深深吸引。金色的发丝随意飞扬,显示著主人的喋傲不驹。英挺的五官和强壮性感完美的身躯,配上狂放冷漠的气质,他象一个高傲的王者。女人都爱野性英俊的男人,更何况他不光有出色的外表,他的身份更是让人兴奋。哪怕当上他一夜的情妇,也在所不惜。他对女人也非常的慷慨,出手大方,只要不犯到他的禁忌,多给那些愚蠢的女人一点钱花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因此愿意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可以排到地球另一半去。。。夜夜勾魂,在花丛中寻找安慰,给对手死命一击,寻找喋血的刺激这些都满足不了内心的烦躁。也许心里只是渴望有那麽点阳光,让阴暗的世界能有一丝光明和希望。 
 
      春天的伦敦是春意盎然的,空气新鲜,让人不由的心情大好。站在小桥边,看著天空飞翔的白鸽和听著过往行人的欢笑声让展翼觉得十分的满足。这美丽温馨的一刻能持续多久并不知道,但是能暂时逃离自己不想面对的人对於展翼来说已经是一种很大的幸福。也许上天还是善良的。 
 
      “叔叔,你能帮我拿下气球吗?它飞了!”一个脸圆圆的金发小女孩用小手轻轻的拉了下展翼,展翼低下头来,看到小女孩有著碧蓝的大眼睛,此刻有些泪水正在眼圈里打转。不由的微微一笑,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轻柔的说到,“别哭,叔叔帮你拿!”帮小女孩子拿回了气球,她便甜甜的笑了,道了声谢就开心的跑开了。望著小女孩的身影,展翼在心里微微的犯起甜意,也许这里就是自己以後的安家之处,娶个温柔的外国妻子,生个可爱的金发孩子。幸福的过完下半辈子,远离分争和烦扰。忘记自己曾经付出的那份情感。可为什麽心还是那麽痛呢,也许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洒脱。地球的另一角,那个男人也许正嘲笑著自己的懦弱和无能,可那又怎麽样呢?只是不想让任何人都受到伤害,亲人和自己深爱的女人。她幸福吗?她的选择是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实,如果她幸福,自己愿意放弃一切,为了她,也为了自己,彼此放手,飞翔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